“沙发客”眼中民主的细节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 法治周末发布时间:2014-07-15 14:10:56

余涛

  美国政论家扎卡里亚《自由的未来》一书用清醒的态度思考关于自由和民主的平衡及相关问题,并直面民主可能存在的黑暗面。

  在澄清民主与自由概念的基础上,扎卡里亚讨论了二者的关系。在他看来,虽然二者之间存在一定的联系,但并不像常人想象的那样联系紧密。要知道,经历过“新文化运动”洗礼的国人,通常是把这两个词汇打包处理的,支持民主的人士往往错误地把自由当作民主来看,反对民主者也会把一些问题的原因归结于民主化。

  但实际上“民主不一定能够带来自由,自由也不必借助民主才能实现”。“自由的民主政体”、“不自由的民主政体”、“不民主的自由政体”和“既不民主又不自由的政体”四种政体划分方法,诠释了作者关于自由和民主的新认识。事实上,民主和自由对于社会的良好运作意义重大,但它们在各自的内涵下又蕴含了不同的公共价值。有时候,“过度民主化”或“过早的民主化”可能会影响到国家的政治稳定与社会发展,但需要具体分析,不能将两者的价值相混同。

  那么所谓的“民主”国家的面貌究竟是什么样的?如果说扎卡里亚是在严肃地讨论学术问题,《“民主”的奇形怪状》一书就有点奇闻异事的意思,似乎是在用老百姓的眼睛在生活中给扎卡里亚的论点寻找依据。

  作者陆人,中文系毕业,是一个从媒体人身份中逃离出来的“沙发客”。一张小小的床铺成为他了解世界的窗口,来自15个国家的39个普通人,用自己的一言一行向作者传递着不同民主国家的政治、经济和日常生活信息。沙发客们有的热情、有的拘谨,学历有高有低,家境有好有坏,身份也千差万别。但这些警察、记者、白领、教师和女招待们都在同作者的短暂交往中阐释着关于民主的细节,让我们加深了对民主的认识。

  陆人不是法律人,也不是政治学家,但这不妨碍他畅谈自己关于政府、特权、社会保障、腐败等问题的理解。虽然“沙发客”群体并不能代表民主国家各个阶层的全貌,旅行中的人在待人接物方面难免和原本的生活脱节,美化的成分或许是在所难免的,而且作者的理解有时候也掺杂了不少的个人臆想和猜测。这种对“民主”的体验式解读,本身不就是一种“自由”吗?

  事实上,自由作为一种重要的公共价值,已经被世界主流意识形态所接受,政治文化上是这样,在更广泛意义的人类文化研究上也是如此,只要特色显著并推动进步,就能逐渐成为主流,这一点中西皆同。余英时的最新文集(《余英时文集》第十一、十二卷)其实就是在对国学的坚持和对西学的对比中解释人类文化传播规律的大同小异:中国文化具有自己的特色,自有西方文化所不及之处,人类文化也只有在比较中才能互相借鉴和认知。

  在西方强势文化的挑战下,固然要通过吸收外来学说提升自身的竞争力,但“尊西人若帝天,视西籍若神圣”的态度是不可取的。在不忘民族根本的前提下进行积极的自我调整与转化,或许方是正途。

  我们阅读扎卡里亚、陆人之作,不是为了鼓吹“西方中心论”,而是为了在本土视域中应对现实问题,最终还是要回到本国政治体制、文化认同、现代身份的重建。中国传统文化能够在近百年受到西学冲击之下仍然弦歌不绝,原因不仅在于本土“文化身份”的坚定,也在于它在某些方面能更融洽地解释中国问题。中西相比之下,这不仅是“自由的未来”、中国文化的未来,恐怕也是世界的未来。 出处:法治周末

(责任编辑:王映)
我要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视频推荐
 七日无理由退 ...
 江西:大学生 ...
 上海警方查获 ...
 地铁“咸猪手 ...
 反腐显成效 预...
 31省(区市) ...
 群众合力制服 ...
 7月1日起部分 ...
 事业单位实行 ...
 公安部全国举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