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新西兰法治观感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 人民法院报发布时间:2014-06-27 10:36:38

  □ 姚志坚

  去年12月我随团参访了澳大利亚、新西兰两国的法院及一些司法机构,时间虽短,但收获颇丰。其中有些随感,不妨拈来,与大家分享。

  尊敬的法官大人

  当月12日我们来到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最高法院参访,首席大法官汤姆·巴瑟斯特亲自接待了我们。这是一位70多岁的长者,鹤发童颜,非常友善。我们一起讨论了陪审团制度等话题,双方交流得非常愉快。一个多小时的座谈,他始终笑意盈盈而不失庄重地端坐在那里,言语睿智而不乏幽黙,显得自信而又自然,不难想象他穿上法袍戴上假发坐在法庭上的尊严。我注意到他交换给我的名片上,在他的名字前赫然印着“the honourable”字样,译成中文就是“尊敬的”。以前阅读过有关资料,介绍英美法系国家法官的名讳前有加这种修饰语的习惯,这种在国人看来有点自我欣赏的做法,不仅体现在名片上,在办公室标牌甚至会议座签上同样如此。这次算是切身领教了,但奇怪的是,我感觉这样蛮好的,没什么傲慢做作或故弄玄虚的感觉,反而有种让人肃然起敬之感。所以致答谢词的时候,我一开口就非常自然地来了个“尊敬的”,这或许就是学者们所称的“场域”或“法文化”。不管怎么说,我算是领略了英美法系法官的尊荣。

  第二天我们入境新西兰。在奥克兰海关,一名须发有些斑白的海关官员在验证了我的证件后,抬起头用非常生硬的汉语对我说:“欢迎!法官大人。”

  一句“法官大人”,让我心情大好了几天。作为职业法官,我一直还是颇以理性自诩的,今日竟因为海关官员一句发音并不标准的汉语感性了起来。美国著名法学家哈罗德·伯尔曼说:“法律必须被信仰,否则形同虚设。”法官何尝不是,英美法系法官之所以要穿黑袍戴假发,实质上就是为了被信仰,法官的装扮、法槌的使用以及法庭仪规无不是为了营造这种氛围。历史上英美法系法官一直是按照“上帝的使者”、“半人半神”的角色来塑造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法官和法律一起被公众信仰,因为法官是法律的代言人,是活的法律。很难想象在一个法官不被尊重的国度,它的法律会被国民尊重和遵守到何种程度。我想,这便是我们所追求的法治文明了,这既是一种制度文明,更是一种精神文化,一种通过长期积淀而形成的发自国民内心的对法律和法官的尊重和信任。缺乏这种文化氛围,法治国无异于空谈。新西兰海关官员脱口而出的“法官大人”,传承的正是这种法治文明,与其说我是被他对我个人的尊重感动了,不如说我是被他的法治素养所震撼了。

  当然,法官要被信仰,仅有法袍和假发是不够的,还需要精深的专业知识,还需要深厚的职业素养,还需要有足够的智慧以及必要的精气神,一如汤姆·巴瑟斯特首席大法官所展现的。我们在呼吁提升国民法治精神和法治素养的同时,作为职业法律人,对自身素质更应有所追求,要使自己越来越值得被人尊重。法治不是一日可以建成的,法官素质也不是一日可以养成的,吾辈当共勉之。

  当法治成为一种习惯

  此行在新西兰为我们开车的司机是个华人,姓王,刚入新加坡籍不久,是个勤勉能干的小伙子。他的驾驶技术不错,大家对他的服务很满意。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对交通规则的严格遵守。新西兰是英联邦国家,一整套英式交通规则,在我看来,严谨得有点繁琐,然而,他却循规蹈矩,一丝不苟。而且数日里我始终未见一个交警,其监控设施也远不如国内复杂。我为此夸奖他,他却平静地说,习惯了,大家都这样,这里犯规要坐牢的。

  清华大学教授张建伟曾写过一篇短文《街头看法治》,文中写道:一个国家,民众的守法意识如何,从十字街头一望便知。站在澳大利亚、新西兰十字街头确有此感:司机小王寥寥数语,言词质朴,却把个中原委揭示得淋漓尽致。一是习惯了,守法已成为生活习惯;二是大家都这样,法规得到了普遍的遵守;三是犯规要坐牢,违法的后果非常严重。法谚有云:法治就是制定良好的法律,并得到普遍的遵守。以上三条俨然是法治的构成要素了,“习惯了”三字更是道出了真谛:只有当守法成为国民习惯,法治成为一种国民的生活方式,方为法治建成隆昌之日。据此观之,十字街头上演的分明是一幕法治大戏,法治成,则井然有序,国民安泰;法治废,则混乱拥堵,小民惶惶。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在顶层设计和顶层推动之下,从2012年底开始交通管理制度开始发生本质性变化。大规模的整顿交通秩序的举措相继出台,史上最严交通规则从2013年元旦起生效”,令季卫东等国内一些著名学者“欣喜”,并且将这样的欣喜洋洋洒洒地写在《论法制的权威》一文中。

  从异国的十字街头悟到“法治”这样的大课题,诚谓不虚此行。

  “为什么偏偏就是我”

  日前在网上读了一篇文章,介绍了一位入籍不久的华裔加拿大公民因意外地被选为一起案件的陪审团成员而引发的烦恼,他因为担心参加陪审扰乱自己工作和生活,决定“不管这闲事”,对法庭传唤置之不理,结果被罚5000加元。这对他来说是相当大的一笔钱,为此,他抱怨道:为什么偏偏选中我?我既无后台又无背景,刚入籍一年,从来不管老外的闲事,咋就那么幸运?

  这次我在澳洲遇到了同样幸运的一位,只是我这位朋友态度要端正得多,他正满怀好奇而又不知所措地等待履职。恰逢我这位“法官大人”造访,忙不迭地把他的“奇遇”说给我听,我自然也乐得尽我所能给他一些知识背景上的帮助。但显然他最关心的还是陪审究竟要花费他多少时间精力、陪审有无补贴等现实问题。实际上,我对这些问题的了解是非常有限的,因而他的疑问激发了我深入了解英美陪审制度成本效益的兴趣,所以在此后的行程中我多次向澳大利亚、新西兰同仁请教了相关的问题。

  澳大利亚、新西兰同仁给了我相对一致的结论,陪审团制是一个昂贵的司法制度,它需要耗费相当多的司法资源来支撑,但它是“光荣法治传统”的有机组成部分,是司法独立性和正当性的渊源之一,所以即使支付较高的成本也应在所不惜。当然,应尽可能地将成本控制在合理的范围内,要注重提升陪审团的效率,给予陪审团必要的指导。为了确保这一制度的有效运转,对不尊重这一光荣传统的人给予严厉的惩罚也是必要的。

  澳大利亚、新西兰之行让我感受到,法治是文化的,也是历史的,需要长期传承积淀;法治是有成本的,甚至是成本高昂的,需要不断加大投入;法治更是一种责任,需要每个公民的参与,分担法治的成本,尽自己应尽的一份义务。

  (作者单位: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责任编辑:王映)
我要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视频推荐
 事业单位实行 ...
 公安部全国举 ...
 云南边防破获 ...
 贪图网购返利 ...
 佛山公交司机 ...
 少女遍体鳞伤 ...
 各地开展少儿 ...
 微信养生贴多 ...
 新疆:歹徒持 ...
 香港舆论强烈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