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经济与法>> 公司>>
强化合规管理推进企业可持续发展
发布时间:2020-12-04 14:12 星期五
来源:《深圳法治评论》2020年第3期

文 / 王志乐(北京新世纪跨国公司研究所所长,全国企业合规委员会副主席,联合国全球契约组织第十项原则专家组成员)

合规竞争力是中国企业发展的短板

2018 年可谓中国企业合规元年,出了四个影响巨大的合规要案。

2018 年 5 月,在世界 500 强排名中位居第139 位的安邦保险集团因违法违规经营被第一次宣判。2019 年 9 月,针对此案的执行裁定书显示,安邦保险集团原董事长吴小晖被判处有期徒刑 18 年,没收财产人民币 105 亿元,追缴违法所得 752.5 亿元,两项合计 857.5 亿元。违规经营让这个排在全球前列的企业顷刻崩塌。

2018 年初,香港特区民政事务局前局长何志平到美国出差,因向乌干达外长、乍得总统、塞内加尔前外长合计行贿 290 万美元,触犯美国《反海外腐败法》而被美国警方扣住。最终,何志平获刑 3 年,罚款 40 万美元。由何志平案牵出华信能源董事长叶简明向两位省部级干部行贿获得上百亿贷款一事。彼时,中国华信集团已经位居世界 500 强排行榜第 222 名,叶简明违规败露被捕,华信能源从此走上末路。2018 年 4 月 16 日,中兴通讯由于被认定在过去一年的整改中存在虚假陈述,遭到美国政府第二次处罚,罚金从 2017 年第一次处罚的 12 亿美元增至 22 亿美元,并处 5 年监管。

2018 年 8 月,国务院调查组公布吉林长春长生公司狂犬病疫苗造假案调查结果。最终,长春长生遭到严厉处罚,罚款 91 亿元人民币,几个主要管理人员全部判刑。至年底,中国证券监管委员会宣布长春长生退市。

上述四个影响巨大的案例都触及合规问题。所谓“合规”,是指履行组织的全部合规义务,包括合规要求与合规承诺,有以下三种形态:

(1)法规:遵守公司总部所在国和经营所在国的法律法规及监管规定,包括国际通行规则和非国际通行规则等外部规定;

(2)规制:遵守企业内部规章制度,特别是响应合规监管和体现合规承诺的制度准则等内部规定;

(3)规范:职业操守道德规范,如诚信守约等。

合规与法律相关,但二者有不同之处。法律是法不禁止皆可为,但合规比合法标准要高,合法的事不一定合规。

从企业合规可进一步引出“合规风险”概念。这一概念来自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是指企业因未能遵循法律、监管规定、规则、自律性组织制定的有关准则,而可能遭受法律制裁或监管处罚以及重大财务损失或声誉损失的风险。合规管理是现代企业一项核心的风险管理活动。

我们研究所提出“合规竞争力”概念,指企业通过建立有效的合规管理体系能够防范和化解合规风险,从而保障企业可持续发展,为企业和企业利益相关方创造价值的能力。合规竞争力是世界一流企业的软实力,这也是中国企业当前最突出的短板之一。

 强化合规是全球企业发展的新趋势

20 世纪 90 年代,随着美苏冷战结束,跨国公司全球经营加速。产业链在全球布局,企业面临如何遵守不同国家和地区监管规则的挑战。其中,既有国际通行规则,也有非国际通行规则。实际上,合规风险加剧与经济全球化密切相关。

当公司从母国走向全球,就会面临不同的监管规则。构建全球价值链最早的美国最先发现这一问题,早在 1977 年就出台了《反海外腐败法》。 1991 年,美国联邦量刑委员会颁布了《组织量刑指南》,其中针对企业犯罪的量刑规定是,如果企业设立了企业合规方案或者计划,可以在量刑时给予企业减轻处罚。由此,“企业合规”概念被写入法条,并逐渐被各国应用。

1997 年,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出台法律把反海外腐败纳入监管。2000 年,联合国出台全球契约组织十项原则,包括人权、劳工、环境等。2003 年,联合国出台《反腐败公约》,2005 年中国也加入其中。

2008 年,西门子公司因违反《反海外腐败法》遭到美国政府调查,可能涉及百亿美元罚款。西门子新经营班子上台后,通过与美国沟通,最后减轻处罚到 16 亿美元,监管 4 年。西门子痛定思痛,花费巨额重建合规体系,并由此建立了被美国执法当局称作“超一流”的合规管理体系。

此后,几个主要的发达国家也都出台了相关法规,加强合规监管。例如 2011 年英国《反贿赂法》颁布实施,2017 年法国《萨宾第二法案》颁布实施。

总结来看,国际合规监管发展有两个趋势:

越来越强调预防违规,关口前移。原来合规监管重点关注的是违规查处,现在英国《反贿赂法》规定,如果公司员工违规,要追查企业是否有相关预防员工违规的合规措施,如果没有,企业要承担连带责任。法国则进一步规定,只要发现公司管理体系不健全、无效,就可以处罚。

合规监管要求越来越广泛。从最开始的反腐败、社会责任和环境责任的监管,已经发展到反垄断及反不正当竞争、反洗钱、反恐怖融资、尊重维护人权、出口管制、知识产权规则、数据保护规则等。

根据国际合规监管形势,我认为中国企业正面临以下合规风险:商业腐败、参与洗钱、项目舞弊、走私逃税、财务造假、出口管制、知识产权、数据保护、社会责任、国家安全等。

 从“要我合规”转变到“我要合规”

外部形势倒逼中国企业强化合规管理。中国企业不能仅为适应外国监管而被动建设合规体系,要转变态度,主动合规。

从企业规模看,中国企业越来越大。2001年进入《财富》世界 500 强排行榜的中国企业有11 家;2008 年增至 37 家,超过德国、法国、英国;2010 年,超过了日本(50 多家);2020年,124 家中国企业进入世界 500 强,超过了美国(121 家)。

但是“大”不等于“强”。安邦保险集团(139位)、华信能源(222 位)、海航集团(170 位),都因为违规违法而遭破产清算或资不抵债。究其原因,这些企业的共性问题是它们远未达到我国《公司法》以及相关监管部门对上市公司、金融机构要求的公司治理原则和准则。

因此,中国企业“大”而不“强”,主要是软实力出了问题,合规做得不够好,缺乏合规竞争力。

2008 年,西门子遭到美国政府处罚,国际大企业由此纷纷设立首席合规官。开始大规模走出去的中国企业还没有意识到,世界的竞争规则已经发生改变,而企业原有的纪检监察、风控、内审管理体系各自为战,缺乏协调整合,不能遏制海外合规监管风险。

中国企业另一个严重问题是缺乏企业合规文化。即使最好的企业在引进市场经济之后重视了市场竞争的原则,但是依然缺乏规则意识、合规意识。有些企业甚至干脆投机取巧、绕开规则,有的企业则弄虚作假、违反规则,还有的企业奉行潜规则、破坏规则。

即使没有发达国家合规监管的压力,中国企业从自身发展需要出发,也到了注重合规经营的发展新阶段,需要从过去的“要我合规”向“我要合规”转变。

 企业如何建设合规体系

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于 2016 年组织中国石油、中国移动、东方电气集团、招商局集团、中国中铁等五家中央企业开展试点工作。中国中铁把党内监督体系、法律风险防范体系、内控体系、全面风险管理体系协调整合起来,建立了一个大合规体系。这是本轮试点比较成功的经验。

深圳的经验来自中兴通讯。在 2018 年被再次处罚后,中兴通讯在 2017 年的工作基础上又做了深刻的改革调整。出口管制是其主要问题,该公司把几十万个数据输入到电子化流程,堵住违规漏洞。在出口管制、反商业贿赂、数据保护这三大领域的合规管理上,中兴通讯是我所见到的做得最好的中国企业。

吉利的经验也值得借鉴。吉利收购沃尔沃之后,受李书福董事长邀请,我们研究所团队协助吉利建立了整套合规制度和组织架构。这个体系运行几年后,吉利的合规意识大大加强。

2017 年,吉利计划收购美国一家飞行汽车生产商。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在审查此项收购时,要求了解企业的合规制度建设情况、首席合规官是谁、是否与伊朗和朝鲜有过交易等事项。最终,CFIUS 评价吉利是合规公司,不反对收购。

2018 年,吉利收购德国戴姆勒公司接近10% 的股权,收购额为 90 亿美元,成为戴姆勒最大的单一股东。此项收购引起德国高度关注,相关部门要求审查是否合规。最终,德国总理默克尔证实吉利在参股戴姆勒过程中没有任何违规行为。

吉利经验告诉我们,中国企业一旦明白了合规重要性,就能把合规建设做好。企业的合规体系包含四个方面:制度体系、组织体系、运行机制、文化建设。建设合规体系的流程可以分六步走:首先,调查研究公司的合规风险;其次,根据风险导向健全合规制度;再次,建设相应的组织体系;第四,保障完善的运行机制;第五,持续进行体系运营效果评估,推进企业合规能力持续提高;最后,通过不断坚持,企业最终形成合规文化。

 政府部门在合规建设中的作用

政府部门在企业合规中大有可为。

首先,积极出台政策,引导、规范企业合规建设。2019 年 11 月,《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点问题的决定》发布,提出“提高党依法治国、依法执政能力”,“构建职责明确、依法行政的政府治理体系”。

2018 年 11 月,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印发《中央企业合规管理指引(试行)》;12 月底,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牵头其他六部门出台文件《企业境外经营合规管理指引》(发改外资〔2018〕1916 号)。

其次,营造合规的营商环境。2019 年 10 月国务院颁布的《优化营商环境条例》中提出,“明确优化营商环境的原则和方向。应坚持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原则。要求市场主体恪守社会公德和商业道德,诚实守信、公平竞争、履行安全、质量、劳动者权益保护、消费者权益保护等方面的法定义务”。

2019 年底,《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营造更好发展环境支持民营企业改革发展的意见》第十九条也提到“推动民营企业守法合规经营”,对政府要求“建立政府诚信履约机制”。

第三,强化自身合规行政。十八大以来,中央政府对腐败保持高压态势,反腐败正是合规的入口。无论是国际标准 ISO 19600:2014《合规管理体系 - 指南》,还是国内标准 GB/T 35770-2017《合规管理体系 指南》,其应用主体是组织,包括企业组织、非企业组织、政府组织、非政府组织。

在合规管理上,深圳已经率先示范。2017年,深圳借鉴、参考国际标准 ISO 37001:2016 《反贿赂管理体系 - 要求及使用指南》推出《反贿赂管理体系》深圳标准,将国际标准转化为深圳地方标准,成为国内首个反贿赂管理地方标准。 2020 年 6 月,深圳市纪委监委、深圳市司法局与深圳大学合作共建的深圳大学合规研究院正式成立。

2020 年 5 月,《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新时代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意见》发布,中国的改革开放将由政策导向型和要素流动型开放向规则制度型开放转变。该《意见》提出“要加快国内制度规则与国际接轨”。这一要求与企业合规管理密切相关。

当前,中国经济正在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我认为,推动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关键在于维护和发展全球产业链。而强化合规是中国企业融入全球产业链,进而维护和发展全球产业链的保障。

本文原载于《深圳法治评论》2020年第3期,该杂志由中共深圳市委全面依法治市委员会办公室、深圳市司法局主办。


责任编辑:李晓慧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