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教育频道>> 今日聚焦>>
“十三五”:青年乐享中国新经济红利
发布时间:2020-10-15 11:01 星期四
来源:中国青年报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王烨捷 

2016年是“十三五”启动之年,“互联网+”是这一重大战略规划中的一大亮点。年轻人热衷于晒出自己的年度网购清单和全网排名。那时,大家还说不太清楚,到底什么才是“互联网+”。

到了2020年,“十三五”规划收官之年,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展现了“互联网+”的真正价值。青年在B站上看直播,给自己喜欢的主播点赞、打赏;他们用软件下单,新鲜蔬菜能在1小时内送货上门;他们身体不适可以“在线问诊”,省去排队挂号、往返医院的时间成本。

这就是“互联网+”,这就是新经济。它让年轻人可以深度参与,并及时享受其带来的红利。

UP主、博主的新思路

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给世界经济蒙上一层增长迷雾。最先走出阴霾的中国万众瞩目。

而中国经济复苏,上海是关键。最新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上海GDP同比下降2.6%;在一季度同比下降6.7%的基础上,二季度实现正增长。拉动经济的“三驾马车”中,消费数据喜人——商品类网络购物交易额同比增长14.3%。今年国庆黄金周,上海全市线下实物消费额达659.9亿元,同比增长12.2%;网络零售额达358.6亿元,同比增长15.7%。

疫情下,“快递小哥”忙坏了,这成为中国新经济发展的一个独特现象。上海经济运行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上海生鲜网购交易额达174.8亿元,同比增长138.8%。

上海叮咚买菜淞虹路站点的“快递小哥”王亚旭告诉记者,他从事的生鲜配送行业工作,每个月收入能达到1.2万元,较之前做普通快递员多出了五六千元。该站点的“哥王”一天能送100多单,月收入约1.5万元。

“快递小哥”享受到新经济的红利,各类自由职业者也找到新的生存之道。

周赟昀是浙江德清莫干山民宿归欤山居的主人。“十一”假期,她接到多个“包栋”订单。该民宿的日常工作日包栋价为6300元、周末包栋7900元,春节、“五一”“十一”节假日包栋8300元。

她的客流来自自己在种草平台上的预售直播分享。“我自己做文案、拍视频、上传、销售。”周赟昀说,疫情前,在某民宿自媒体平台上发头条宣传要3万元;疫情后,通过做博主,她找到一条不花钱展示自己的新办法,“只要你的分享有意思,照片视频文案做得好,不愁没有粉丝关注。”

记者注意到,疫情期间,网红博主、UP主、“快递小哥”等的集中涌现,其实都是上海多年布局在线经济成果的“集中爆发”。比如,在线问诊、远程医疗成为疫情之下的“需求爆发点”,阿里健康今年在线义诊访问用户超过280万人;哔哩哔哩二季度营收比2019年同期增长70%;叮咚买菜仅春节7天就完成400万单业务量;华为远程办公疫情期间每天新开通企业数增长50%。

政府与新经济企业“互相欣赏”

10月13日,上海专门为在线新经济企业举办了一场论坛峰会。上海市长宁区区长王岚现场发布的区域“在线新经济白皮书”称,到2025年末,该区将集聚10家行业领先的龙头企业、100家具有相当能级的创新型企业,营造1000个有引领示范效应的应用场景,推动1万家企业“上云用数赋智”,集聚一批市值或估值万亿级的龙头电商平台。

“十三五”以来,长宁区服务业税收占该区税收比重约98%,其中现代服务业占比超3/4。在线新经济发展势头强劲,今年1-8月相关企业实现全区税收80.9亿元,占该区税收比重35%,较2016年的21%提高14个百分点。“高成长性、高贡献度”是该区对在线新经济的评价。

活跃在长宁区的企业既有互联网头部企业这类“参天大树”,也有众多创新企业组成的“茂密森林”,具有丰富的在线新经济产业生态圈。

基层政府在支持和配合新经济发展的过程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记者注意到,基层政府与新经济企业正在步入“互相欣赏”的“蜜月期”。

今年4月,上海市率先在全国印发“促进在线新经济发展行动方案”,聚焦在线医疗、金融服务等12大领域,重点打造4个“100+”,开辟数字经济新跑道;10月,上海市人民政府与阿里巴巴集团、蚂蚁集团在沪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将围绕在线新经济、数字新基建、金融科技、跨境业务等方面开展合作,加大对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技术的研发。

而企业给出的反馈也相当给力。10月,长三角区域合作办公室及沪苏浙皖农业主管部门联合拼多多及众多螃蟹供应商,严打“洗脚蟹”;携程租车联合2000多家线上租车公司推出“无忧租”产品,为消费者提供免费取消、信用双免、油量保障等承诺,订单增长超过20%。

“实惠”背后是一系列制度创新

每天上午,在上海市黄浦滨江歌斐中心工作的小杨都会到地铁世博会博物馆站早餐点取货。这是“盒小马自助取餐点”的全球首店,只需用手机点餐下单,就能自助取餐。上班族所享受的实惠、便利生活背后,是一系列制度创新和突破。

“上海是全国第一个给盒马发证的城市,我们的首店、首单都在上海。”上海盒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沈丽说,“十三五”期间,盒马在上海取得了全国第一张新零售《食品经营许可证》。“这在过去,根本不可能。”沈丽说,盒马鲜生的门店既销售包装食品,又可以直接购物、现场做菜,这涉及到两张证,“一张证允许吃饭、就餐,另一张证允许像超市一样卖东西。”

正是上海开出的全国第一张“两证并一证”,使盒马从上海走向全国。如今,上海又为“网订柜取”早餐销售新模式颁发了首张餐饮证书,下一步,将尝试“一证多址”。

此外,上海还出现“一址两证”的食品许可创新业务。东航食品公司第一个拿到这张新证。同一生产加工场所,东航食品既有海关颁发的《国境口岸卫生许可证》,又有市场监管部门核发的《食品生产许可证》。

此前,东航食品每日供餐量由原来的4.5万份锐减到2000份,产量下降95%。公司决定转型“空餐地享”,开拓市场。但东航食品位于机场红线内,属于海关管辖范围,而在上海海关核准的同一生产区域内发放《食品生产许可证》,尚无先例。

在得知企业困境后,长宁区市场监管部门多次赴现场调研,围绕机场红线内能否发放《食品生产许可证》以及如何开展证后监管等问题与海关沟通磋商。最终,两部门达成一致,在上海海关核准的同一生产区域内错时生产加工,共享生产场所内叠加区市场监管局发放的《食品生产许可证》。

这一过程中,市场监管部门和海关联手利用“互联网+视频”动态监管,保证形成24小时食品生产全程闭环管理。

创新的业态需要政策包容。长宁区委书记王为人说,未来将加强“容缺、容错、容新”机制,以打造在线新经济发展的标杆。

责任编辑:田琦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