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教育频道>> 今日聚焦>>
高考之后遇见自己
发布时间:2020-07-14 12:14 星期二
来源:中国青年报

丁鹏(29岁) 《诗刊》社编辑,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高考前最后一次模考,我数学考了30分,低调地打破了快班数学最低分的纪录。

数学老师把我叫起来提问:“听同学说你喜欢写诗,你最喜欢的诗人是谁?”夏天的风混合着怅惘的气息,我猜测老师看到我的分数发蒙了,以为自己是在上语文课。

“普希金。”我回答。老师点点头:“普希金的诗读一首就够了。”说着在黑板上用力写下:“《假如生活欺骗了你》。”全班被老师金句逗笑,我没心没肺跟大家一起笑。

那时,我每天都装作玩世不恭的样子,直到高考成绩出来,我再也装不下去了。因为一位每天说吃喝玩乐是自己志向的同学,低调地考入了全市前十。很显然,他明白一个道理,考得好才能吃喝玩乐。像我这种二本都没考上的,只能回家种田了。

这一句并非玩笑。每次从寄宿学校回到家都能感到强烈的落差,因为我们家太破旧了。父亲从地里回来,身上穿着我初中穿旧了的校服。我想起一部电视剧《真情不眠之血债》。主角是位农民,全家卖血供儿子上学,儿子却在学校装富二代,将学业荒废。当父母拿卖血换来的钱去学校找儿子,儿子反而责骂他们给自己丢脸,拿了钱就赶他们回家。

其实我和这个儿子有什么区别呢?父亲患有癫痫还起早贪黑地种菜供我读书,母亲也一身病,摆地摊贴补我零花钱。他们在乡下那么努力地生活着,我在环境优美的学校里嚷着谁的青春不迷茫,感觉自己是全世界最痛苦的人。用我姥姥的话说,真的就是“吃饱撑的”。

我没有参加毕业聚餐,我想出现在大家面前是脱胎换骨的样子。我填报了一所远方的大学,想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重新开始。

原来大学真的很大,即使是三本,也有那么多舞台可以施展才华。学习好的可以拿奖学金;有领导才能的,可以进学生会;多才多艺的,参加了各种社团;甚至有一位学长在创业比赛中获得了50万元奖金。

高中时我数学、英语很差,但获得过全国中学生语文能力竞赛三等奖。大学时,酷爱写作的我做了文学社社长,文学作品也接连被知名刊物发表,毕业那年还加入了省作家协会。后来考研,发现英语也没想象中那么难,只是当时不够刻苦,也不重视学习方法。高考英语没及格的我,考研时英语比单科线高了8分,不多,但也没有拖后腿,考上了北京大学。

后来,我终于明白高考前那节课,老师的良苦用心。老师说得真好:我高中时的状态真的就像普希金所说:“心儿永远向往着未来;现在却常是忧郁。”但人不应该自怜地自恋地陷在忧郁的情绪里。唯有努力精进,用心生活,才能渐渐地找到自信,找回自我。

责任编辑:田琦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