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频道
法制网首页>>
首页文化>>
年年春天来这里
发布时间:2019-03-10 18:33 星期日
来源:法制日报--法制网

□ 杨金坤

小时候学唱数九歌谣,一九到六九我总是记不住或记混,唯“七九河开,八九燕来。”记得特别牢,因为到了八九,我家的那对燕子就从南方飞来了。每当此时,我总是欣喜看着飞进飞出的燕子,拍着小手唱起“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

“莺莺燕燕春春,花花柳柳真真,事事风风韵韵。”北方的初春,刚下过几场蒙蒙春雨,杏花刚刚绽开嫩蕊,柳线恰恰吐出新绿,燕子就飞回来了。在微风中,在细雨里,在阳光下,燕子斜着身子在天空中掠过,唧唧地叫着,有的由这边的麦田上,一转眼飞到了那边的柳树下,有的横掠过湖面,尾尖偶尔沾一下水面,就看到波纹一圈一圈地荡漾开去。飞倦了,落在电线上,谱写出一支演奏春天的五线谱。

“还相雕梁藻井,又软语商量不定。飘然快拂花梢,翠尾分开红影。”燕子的翅膀长而尖,尾呈剪刀状,倏然间飘然而起掠过花梢,如剪的翠尾划开了红色花影。燕子的巢很像半个饭碗,上面的口敞着,里面铺着柔软的羽毛、干草及细软的杂屑等物。每年春天,一对燕子总在我家屋梁上盘桓,望着旧巢,叽叽喳喳地商量个不停。

“燕尔新婚,如兄如弟。”经软语相商,这对燕子开始出双入对、恩爱有加地衔泥叼草,修筑、装饰新房,不久,母燕产下了爱的结晶。两只燕子开始分工,一只在窝里孵化,另一只出去觅食。小燕子孵化出来了,这些小家伙闭着眼睛躲在窝里睡觉,只偶尔发出一两声稚嫩的鸣叫,算是它们的梦呓。有了儿女,这对燕子不得不一起出去觅食。大燕子叼着一只昆虫进屋来,燕雏们似乎老远就闻到了食物的香味,纷纷从梦中醒来,伸长脖子,露出脑袋,互相拥挤着,叫嚷着,大张着嫩黄的嘴等着被喂食。喂完食,她们来不及歇息,转身又飞了出去,继续为儿女觅食。

记得有年带女儿回老家,一进老屋,女儿便发现两只紫燕在屋内的梁檩间盘桓,在城市长大的女儿,好奇地问父亲那是什么鸟。父亲告诉她那是正在哺育儿女的燕子。

“燕宝宝的爸爸妈妈为什么不抓紧去找食物?”女儿看看巢中嗷嗷待哺的雏燕,再看看停落在外面树枝上老燕,不解地问父亲。

“老燕累了、疲惫了。”父亲深有感慨地回答。

“爸爸,你疲惫吗?”女儿歪着若有所思的小脑袋,一把抱住我的腿,仰着小脸问我。

听了女儿的问话,看着满头银发的老父亲,我心中一震。

“燕子归来衔绣幕,旧巢无觅处。”如今时令又到了“八九燕来”之际,可我的老家因新农村建设拆迁了。我可爱、可怜的燕子啊,旧巢已无觅处,你们何处安家。

(作者单位:山东省临清市人民检察院)  

责任编辑:莫亚奇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