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频道
法制网首页>>
文化频道>>首页文化
长安君 舆论漩涡中理性发声维护法治
发布时间:2017-10-09 14:17 星期一
来源:法制日报——法制网

  编者按

  2015年9月23日,全国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工作会议在辽宁大连召开,微信公众号长安剑次日开通。两年来,长安剑已逐渐成长为政法信息的权威信源和司法舆论的重要引导者。近日,《法制日报》记者有幸采访到长安剑编辑团队的负责人之一——一位“85后”小伙伴,她以长安君的名义代表编辑团队接受了《法制日报》记者的采访。

  □ 法制日报记者 刘百军

  用直指人心方式讲好法治故事

  记者:目前,微信公众号长安剑运营状况如何?

  长安君:长安剑的目标读者,是政法君和对法治感兴趣、对社会热点问题感兴趣的普通网友。实际运营中,长安剑有微信公号、今日头条、一点资讯、天天快报、搜狐和百度百家这几个平台。

  就整个行业来讲,虽然现在微信公众号越来越多,其阅读量、打开率呈下降趋势,但长安剑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我们的粉丝数还在上升中,文章的打开率也比较稳定。

  记者:长安剑采取什么办法来保持文章的活力和自身的影响力?

  长安君:简单地说,是我们的速度、独特和时尚。

  新媒体的生命力之一在于快速。长安剑力图不仅快于传统媒体,也要快于绝大多数新媒体,力争成为政法议题在新媒体端口的第一“信息源”。

  独特是指长安剑的角度。尽量不说别人已经说过的话,追求把“人人心中有,个个笔下无”的法理、道理、情理点透。很多人以为长安剑独家信源很多,其实多数时候,依据的都是公开报道。长安剑的文章,胜在不仅要敏锐地抓住网友的关注,还要能把握住全网刷屏背后的社会背景、民众心态。长安剑的思考,追求有“历史的纵深感和时代的大局观”。

  时尚,考验的是讲故事的能力。在自媒体平台上,读者的阅读是轻悦化的,去抽象、去宏大叙事。但长安剑的时尚,不仅是会灵活使用“洪荒之力”或驾驶“友谊的小船”,更要能做到“观点故事化,故事细节化”。出身传统媒体,具有长期新闻训练的长安剑采编团队,用接地气、直指人心的方式“讲好法治故事”,是其根本要求。

  例如,有些关于英雄的报道传播效果不好,不招人待见,为什么?因为长期以来我们在宣传上喜欢用一些又大又空的模式化语言,缺少故事和细节。

  去年,我们在网上看到了一篇关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阿克苏地区公安局副局长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的报道,但是感觉没有写到位。于是,我们在原有事迹的基础上进行了重新采访和改写。于是就有了2016年5月6日的文章《爸爸(含泪读完)》。这篇文章的传播效果比原先的那篇要好很多。我们在语言表达上不是使用很大的话语,而是通过故事、细节,同时综合运用新媒体的图文,从敬业和人性的视角展现了买买提江的感人事迹:

  两个星期后,领头的那位维族大叔,再也没有回来。

  他死了。

  死在了天山南麓脚下的一个洞穴里、暴恐分子的刀下。他用命,去换4个牧民的命。死后,暴恐分子甚至剥走了他唯一一双登山鞋。他就这样,光着脚躺在雪地里。

  杨威不会想到,他无意中用镜头录下的,竟是这位51岁维族英雄最后的背影。

  ……

  “爸爸是个骗子,这次,他又骗我。因为这一别,就是一生……”

  喀伊热·买买提江说,她一直记得爸爸穿制服的样子,两杠三星,胸前的警号是141866。

  “起初我恨爸爸,他太自私了,平时扔下妈妈和我们姐妹不管,现在连自己的命都搭进去。但我又很想他。”

  我们不是去写一个硬邦邦的人,而是从一个有血有肉有丰富情感的普通人的角度去塑造他。这种方式才能唤起千千万万读者内心的共鸣。

  记者:除了讲故事能力,还有哪些新媒体运作理念和手法可以分享?

  长安君:从编辑报审流程看,目前长安剑日采编流程,大致以报选题-约稿-编辑-送审-制作-发送为主,选题每日由值班编辑在工作微信群中提建议,由领导圈定,来稿精编后在工作微信群中发领导审核,制作后领导再过目一遍,然后由值班编辑推送微信。

  由于约稿、编辑、审核均需时间,面对一些重大突发事件,要及时在微信文章中有所体现,就必然影响上线时间。目前,长安剑基本上做到了对当日热点“无遗漏”。

  微信是基于粉丝的阅读模式,今日头条等媒体平台不是基于粉丝,而是基于标题模式,这些平台的编辑们觉得标题好就会加大推荐力度,我们也在摸索相关规律。

  对于选题,我们会去追求轻悦化的新媒体表达,会选择读者普遍关心的社会热点问题,但我们不会去刻意迎合粉丝,我们会基于媒体人的视角和情怀去选择内容,传达现代法治精神和理想,情怀在新媒体这里不应退场。

  《郭伯雄被起诉 为什么舆论场上“静悄悄”》就很能说明问题。这篇稿件在微信公号的阅读量没有做到十万加,但是在四大商业门户网站和今日头条上阅读量到了千万级以上。

  这篇稿件不是独家稿件,但我们的视角、视野是独家的。我们想通过这个稿件传达媒体人的思考:

  这其中,固然有“和颐酒店女子遇袭”等新闻冲击的影响,但长安君看到的另一个维度是:当人们转变“选择性反腐”或“运动式反腐”的既有观念,摒弃“派系斗争”“交易黑幕”等阴谋论,面对“大老虎”被依纪依法查处的消息时,所呈现出的那种对常态反腐的习惯,对司法程序的尊重,对司法机关的信任,对公平正义的耐心,还有对法治的信仰……

  记者:在重大涉法舆论事件、敏感案事件面前,长安剑是怎样应对的?

  长安君:长安剑在功能介绍上说“长安论剑,习武修文。安邦护民,德成郅治。庙堂江湖,共梦太平”。我们时刻勇敢地迎着舆论的风口浪尖,不回避不失语,希望能在舆论旋涡中发出理性的声音,维护法治的精神。

  魏则西事件甚嚣尘上时,“吊打”百度、莆田系,是最讨巧的做法,但长安剑没有跟风。在事件行将落幕时,长安剑刊发了一篇《“魏则西之死”:该说的话都说完了?最本质的问题在这里!》文章从法治角度,重新分析了百度、莆田系、军队医院等各方在其中的责任,“在将魏则西推向死亡的这一路上,环节太多、犬牙交错。在该讲法律的时候,先别讲自律;在该讲法律的时候,先别讲道德;在该讲法律的时候,先别谈情怀……让法律的归法律,舆论的归舆论——放在这个标尺下,很多问题能看得更清楚。

  今年3月25日,关于山东“辱母杀人”案,我们直面问题,出了一篇文章《“辱母杀人”案,司法如何面对汹涌的舆论?》。在这篇文章中,长安君在梳理了一遍事实后,态度鲜明地表明了立场——在这个一切还在“进行时”的时刻,长安君有三句话想说:第一句:虽然风声四起,政法人应当感谢舆论监督,因为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第二句:在鼎沸舆论面前,事实和法律仍应是司法工作者的“定海神针”。第三句:愿关切最终形成力量,让那位儿子有一个兼具“法理情”的结局。

  这几句话是我们编辑集体讨论的成果,既不迎合也不包庇,体现了媒体和法律两方面专业的思维,找到了司法规律和新闻规律的平衡点,从而实现了官民舆论场良性互动而不是撕裂。反响非常好。

  之后,《南方周末》发表了社论《舆论与司法良性互动,提升公平正义获得感》。很多人说,现在“标题党”和“辣鸡汤”更容易霸占网友的手机屏幕,理性克制的声音不容易在舆论场脱颖而出。而长安剑一直坚持自己的追求没有改变,相信互联网的自净能力,相信舆论场的正能量正在生长。

  记者:长安剑是怎样调动编辑部内外作者资源,以快速回应社会热点问题的?

  长安君:从作者队伍看,目前长安剑作者有四五十人,分布在公检法等各个系统内,同时,也有专家学者、媒体人、金融界人士等参与。当天约稿,当晚来稿。

  大的选题,主要依靠思想、逻辑和信息量取胜。这就需要依靠我们专业的外部作者资源,比如今年5月23日“蛟龙号”下水,我们紧急向作者苏航约稿。苏航平时喜欢写作,搜集资料半个小时,一个小时写完,于是有了这篇《下潜4811米作业9小时!为什么“蛟龙”出征大海最深处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铿锵的短句加上图文运用,读起来有种散文诗的感觉,容易激发读者的爱国情怀、自豪感。

  反恐和互联网领域都是十分专业的领域,我们一般都是约请相关领域的专家作者来完成。

  今年6月,美团点评、京东、360、新浪、搜狐、快手等互联网企业正式公布《反商业诋毁自律公约》,相互承诺在公平环境下正当竞争,不通过造谣“互黑”。我们请朱巍写了一篇《这群互联网“冤家”们在一起签了个约,要终结“互黑”的混乱江湖!》,于6月15日发布。

  2016年7月14日,一辆卡车冲入人群,造成至少84人死亡、50余人受伤。法国南部城市尼斯惨案发生。一年后,被称作恐怖主义“大本营”的ISIS,近日连遭两个重创:一是伊拉克政府武装经过半年多的鏖战,终于收复了被这个组织控制了数年之久的西部最大城市摩苏尔;另一个则是ISIS组织的头目巴格达迪,被ISIS宣布死亡。

  ISIS羽翼被削,是否意味着全球恐怖主义要偃旗息鼓了?我们是应该“松一口气”,还是应该“保持紧张”?

  在这个时间节点,我们约请有关专家写了一篇《ISIS连遭两大“重创”,为什么说中国反恐面临新威胁?》。

  点透 “人人心中有 个个笔下无” 的情理法

  阳光温暖,天格外蓝,蓝蓝的天幕上,你甚至看不到一丝云彩——秋日的北京就容易邂逅这样的晴好天气。9月17日,上午十点,在紫竹院公园旁边的一家咖啡馆,《法制日报》记者如约见到了刚刚出差返京的长安君。她性格开朗,待人友善热情,且思维敏捷、快人快语。

  也许是在一家中央媒体做过多年新闻记者的缘故,也许是现在的“全年无休”,她对于在周日接受同行的采访感觉亦在情理之中。

  根据公开的报道,长安剑的编辑团队,由一群“80后”“90后”的年轻人组成,多数有法学背景。有的是从中央媒体的法治编辑记者中转型而来,有的则是资深论坛“版主”,也有媒体从业多年、屡获中国新闻奖的前辈指导把关。此外,长安剑在法治、经济、国际、网络等各领域,有一批顶尖作者。而记者面前的这位就是这群优秀年轻人中的一员。

  她告诉记者,这一团队现在稳定在四五十人的规模。

  长安君的自我定位是:30岁左右、生活在北京、对法律和时政感兴趣的青年知识分子。其形象为红黄相间的衣服、胸前五角星图案,火炬发型、黑框眼镜,身边一个象征司法公正的神兽獬豸(俗称独角兽),寓意为护航法治中国。

  谈及与长安剑的缘分,她向记者讲述了一件发生在两年前的事情。

  2015年年底,长安剑刚创立不久。编辑团队从网络得到一个消息,湖北省仙桃市检察官刘有道的女儿佳琪得了白血病。这位“湖北省十佳检察官”为了救女儿倾其所有、苦苦奔走,为了治病,甚至5年没有给女儿添置一件衣服。

  “这位爸爸无奈之下将求助发在网上,长安剑是一个法治公号,检察官是我们自己的政法兄弟。我们,做不到无动于衷。”长安君说。

  2015年10月24日,长安剑在与仙桃检察院核实后发起了筹款,并支持这家人带着小佳琪,到北京做骨髓移植手术。那年冬天很冷,天灰蒙蒙的,佳琪第一次来北京,长安剑的编辑们集体凑钱,去她住的附近,请她吃了一顿火锅。因为这个14岁的姑娘是个“小吃货”,再不吃,手术后就吃不下了。

  “一直记得那天佳琪笑得特别灿烂,吃了很多很多涮羊肉,眼睛里,重新有了光。那天晚上,飘着薄薄的雪,我在回家路上决定了一件事:从先前供职的央媒编辑岗离开,来长安剑做专职编辑。”长安君说。

  微信公号火起来,一定不会错过热点新闻事件。在长安剑创办早期,挥舞起的“三剑”意义重大:“第一剑”是9月30日推出的《今日公祭——为习大大在联合国称赞、奥巴马哀悼过的维和女英雄!》,重在以情感人;“第二剑”是10月3日推出的《关于柳城爆炸案的四个质疑》,重在以理服人;“第三剑”是10月9日推出的《青岛大虾火了那么多天,还有三件事你没想到……》,以轻悦化的表达将抽象的法理讲得深入浅出。

  三剑之后,长安剑披荆斩棘,硕果连连,爆款文章频频露面。

  “长安剑的阅读数突破百万加乃至千万加的文章,很多。印象中,针对内蒙古自治区落马官员赵黎平的《十八大后第一个被判处死刑不缓刑的大老虎!这传递出什么信息?》,以一千多万的阅读量,创造了今日头条上政务号的一个点击纪录;评论山东于欢案的系列文章之一《“辱母杀人案”,司法如何面对汹涌的舆论?》,上线一个小时就突破了百万加;评论天津庭审“推墙派”、谨防颜色革命的文章《天津庭审四个“没想到”,让境外想闹场的人哭晕在厕所……》,不仅以轻松幽默的笔法,对境内读者进行了警惕颜色革命的引导,上线当天就达48万微信阅读数,甚至引起了外媒的讨论。他们纷纷在问:什么叫‘哭晕在厕所’,‘为什么是哭晕在厕所而不是哭晕在其他地方?’”长安君说。

  至于为什么能够推送这么多爆款文章,长安君的答案是:速度、独特、时尚。长安剑力图不仅快于传统媒体,也要快于绝大多数新媒体;独特是指长安剑的角度,追求把“人人心中有,个个笔下无”的法理、道理、情理点透;时尚,考验的是讲故事的能力。

  “目前,长安剑的四位编辑都很年轻,大多是‘80后’,也有‘90后’。我们这一代人的家国表达,是前所未有的:我们不排斥‘英雄’‘爱国’‘爱家’这样的情怀,但讨厌虚假;我们已经发育出了更多理性精神,而时刻警惕着理性演变成冷漠;我们不拒绝接收正能量,但拒绝居高临下。”长安君说。

  长安君告诉记者,他们的工作十分繁忙。从2017年七八月份开始,信息更新已经由原来的每天一次推送,变更为现在的每天三到四次推送,也有五次的时候,内容包括《三分钟法治新闻全知道》、公共舆论场热点和政法领域重大事件等。

  “作为几名全年无休、每天深夜推文的‘公号狗’,更多时候,做编辑的日子是琐细而枯燥的。也曾搜肠刮肚地寻找好题目,也曾在上线前一遍遍地修改标题、摘要,调整每一个细节;也曾在文章上线后,强迫症般地一次次点开、再点开,看阅读数到了多少。这种日常,每个‘公号狗’都懂。”长安君说。

责任编辑:孙燕
我要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