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频道
法制网首页>>
文化频道>>首页文化
耶鲁大学法学院: 法学教育之巅峰
发布时间:2017-06-14 16:31 星期三
来源:法制日报——法制网

  □ 虞平

  耶鲁大学坐落在美丽的纽黑文市。与很多大学城一样,纽黑文市的主要“工业”就是耶鲁大学,毫不夸张地说,纽黑文市是围绕着耶鲁大学建造的,而耶鲁大学法学院(YLS)就位于城市的中心。耶鲁法学院长期以来不仅在各大排名榜上高居榜首,而且被公认为学术性最强的法学院之一,因为它强调法学教育的重要性,并鼓励学生任教法学院,结果,耶鲁法学院的毕业生成为美国各大法学院教授的比例是全美法学院中最高的,达10%左右,因此说它是法律教育的“巅峰”一点也不为过。

  但是有谁成想,就是这个法律教育的圣地却起始于一个小小的律师事务所。1820年代,纽黑文的一位名叫Seth Staples的律师因为拥有一个不错的法律图书馆,便突发奇想开始培训律师。要知道在那个法律书籍奇缺的年代,有一个门类齐全的法律图书馆对未来的律师的吸引力是巨大的。Seth Staples利用他的法律图书馆创造了纽黑文法学院,吸引了大批法律学徒,这就是后来著名的耶鲁法学院雏形。几经周折,到了1870年代后,耶鲁大学法学院在Francis Wayland院长的带领下,成为了美国现代法学教育的重要摇篮。

  到了上个世纪末,耶鲁法学院在一些重大的法律领域中,如铁路交通法以及合同法等引领美国的法学理论和实践,并确立了其统治地位。耶鲁法学院的学术名声一点也不影响其对司法实践的高度重视。实际上,美国上个世纪异军突起的“现实主义(Legal Realism)”法学运动在很大程度上与耶鲁法学院密切相关。现实主义法学派强调法律的研究不能局限于对条文和理念的研究,要分析所有与法律实践有关的现实因素,包括法官的个人态度、心理以及影响司法裁决的其他环境因素。这一法学派别的出现彻底改变了二十世纪美国法学教育与实践,而该运动的发起人和贡献者中相当多数与耶鲁大学法学院有关,例如卡尔·卢福林(Karl Llewellyn)、杰罗姆·弗兰克(Jerome Frank)以及昂德黑尔·摩尔(Underhill Moore)等现实主义法学派要么是其毕业生要么为其教授。可以说,现实主义法学派的崛起改变了长期以来以哈佛法学院为代表的理论法学占统治地位的现状,开创了美国特色的法学理念。在众多的法学流派中,耶鲁法学院的另一重大贡献是造就了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盛行一时的批判法学运动(Critical Legal Movement)。该运动的创始人之一邓肯·肯尼迪(Duncan Kennedy)就是耶鲁法学院的高材生,可惜的是,由于当时耶鲁法学院教授们的排斥态度,导致才高八斗的肯尼迪转任哈佛法学院,引起一时唏嘘。另一值得一书的是,耶鲁法学院在国际法领域也有傲人的“业绩”:其著名教授迈尔斯·麦克杜克尔(Myers McDougal)所创立的“政策学派”至今仍在美国乃至世界国际法学派中占有一席地位,笔者于1993年参加过耶鲁法学院的一个小型会议,有幸与麦克杜克尔教授交谈,彼时他已经坐在轮椅上,但是依然侃侃而谈,展现其大师之风采。

  耶鲁法学院的一大声誉是为美国政界和司法界贡献了一大批人才。为人们津津乐道的当然是美国总统职位。耶鲁法学院毕业生中最为著名的当为克林顿总统。美国在其领导下步入了经济繁荣,不仅消除了里根时代以来积累的巨额财政赤字,而且国际地位也得以飙升。然而不幸的是,也正是在他的任内出现了美国历史上最令人难堪的一系列丑闻,特别是莱温斯基性丑闻,这对克林顿一世英名也是一个不小的污点。另一位来自耶鲁法学院的美国总统是杰拉德·福特,虽然对其政绩褒贬不一,但他在帮助美国度过艰难的水门事件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是不争的事实。而其他政坛人物包括,第一位主要政党女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第一位主要政党犹太裔总统候选人乔·李伯曼,以及众多的参议院、内阁成员、以及州长们。令耶鲁最为骄傲的是它培养了很多著名法官,特别是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现任最高法院大法官中就有三位是耶鲁的毕业生:托马斯·克莱瑞斯(Thomas Clearance)、塞缪尔·阿利托(Samuel Alito)以及宋妮亚·索托马约尔(Sonia Sotomayor),导致目前的最高法院大法官不是哈佛就是耶鲁毕业生之奇观。

  但是,并非所有耶鲁法学院的杰出毕业生在耶鲁大家庭里都得到了一致的认可。如克莱瑞斯大法官,他是美国第二位黑人大法官,原本理应得到耶鲁大家庭的一致支持和拥戴。然而,在参议院提名听证会上,同样是黑人的耶鲁毕业生安妮塔·希尔(Anita Hill)却指控克莱瑞斯利用职权对其进行性骚扰,在参议院上演了一出“同门相戕”的戏剧,她的指控得到了耶鲁众多毕业生的支持。时至今日,克莱瑞斯大法官到底是否对希尔女士实施了性骚扰尚未水落石出,但是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克莱瑞斯大法官之所以遭到同门的反对与其保守的意识形态密切相关。在耶鲁法学院里保守势力永远是少数派。最后他在参议院共和党人的强力运作下得以低票(52票对48票)通过任命,成为历史上最有争议的大法官之一。

  耶鲁法学院是一个小型精英化的法学院,它招收的新生是哈佛的三分之一左右,其中包括180名左右的JD学生和20至30名左右的LL.M.和S.J.D.学生。自然,其对新生的要求就非常之高:3.90以上的绩点,170以上的LSAT考试成绩,此外,它更注重学生的社会背景和潜在的发展。据说,面向全球的LL.M.项目每年只招收20人左右,中国学生被录取概率在个位数之间,通常以中国名校学生为主,使得很多国内学子望之兴叹。

  值得指出的是,耶鲁法学院非常强调服务公众和提升影响力的理念,在其数百门课程中,有相当部分是公法和人权课程,其有关公共利益的诊所课程也经常是学生们的热门选择。正因为如此,耶鲁法学院培养出了一大批政治家和公务员。耶鲁法学院前韩裔院长高洪祝(Harold Hongju Koh)出生于一个流亡美国的难民家庭,也是一个著名的人权法专家,用他的话来说,耶鲁法学院鼓励学生用他们的法律技巧和激情服务社会,建设一个更加美好的世界。

责任编辑:孙燕
我要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