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瓯海法院创新破产案件审判机制
优化处置“僵尸企业”促经济重生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 法制网发布时间:2016-02-18 16:29:16

  法制网记者 蔡长春

  一家东部沿海基层法院,近4年年均审理的破产案件,约占全国同类案件年总数的1%。

  浙江省温州市瓯海区人民法院正是这一出色业绩的缔造者,并已将这个记录连续保持了3年。

  今年1月22日召开的中央政法工作会议指出,要加强企业破产案件依法审理工作,推动用法治办法化解产能过剩、处置“僵尸企业”,努力维护优胜劣汰的市场竞争环境。

  2月18日,瓯海法院院长周虹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说,多年来,瓯海法院努力加强人才队伍建设,积极探索创新破产审判机制,走出一条具有瓯海特色的破产审判新路子,为当地社会经济持续向前发展清理了航道,带来了活力。

  平稳处置棘手难题

  瓯海法院副院长叶建平形象地打了个比方:“如果将整个社会经济比作航道,企业就像行使于其中的轮船,一些企业经营陷入困境后,会逐渐阻塞航道,不仅浪费自身资源,还会影响其他企业甚至影响整个社会经济的健康稳定。”

  很多温州人至今清楚地记得,信泰集团董事长“出走”事件,揭开了温州中小企业资金链断裂、民间借贷危机和老板“跑路潮”,被视为“温州民间借贷风波第一案”,成为当年中国实体经济的标志性事件之一。

  2011年9月20日,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温州最大眼镜企业——信泰集团因资金链断裂引发债务危机,董事长胡福林出走美国20天,后经动员回国。

  当时摆在胡福林面前的,是一个凭其一己之力无法收拾的“烂摊子”——法院确认债权达24.5亿元。

  就在胡福林绝望之时,转机出现了。

  2012年10月12日,信泰集团的关联公司——浙江信泰集团有限公司、信泰光学有限公司、温州兴泰光学有限公司、温州美通达进出口有限公司、温州市瓯海梧田眼镜厂5家企业向瓯海法院申请破产重整。同月23日,瓯海法院裁定受理5家企业的破产重整申请,并指定管理人。

  2012年12月25日,瓯海法院合并召开5家企业第一次债权人会议,会上表决通过了5家企业合并重整决议,确立区别对待原则,明确重整企业采取“综合运用营业重整+债务重整+股权重整”等模式。

  重整计划显示,相关公司正在转变营业模式,努力建设“信泰皮革鞋料市场”,力图将其打造成为“中国合成革国际交易中心”,形成百亿元产值规模的生产资料大市场,从根本上使信泰集团等5家重整企业资产最大化。

  同时,初步计划引进已有意向的战略投资者,信泰集团以“海豚”品牌、设备出资组建温州海豚光学有限公司,精减原有眼镜工厂,保留销售团队及核心技术管理人员,重新规划产品类型,重塑海豚品牌形象。

  2013年6月,瓯海法院裁定,批准信泰集团关联企业合并重整计划,平稳、理性地处置了棘手难题。

  据叶建平介绍,这是瓯海法院当年受理的当事人人数最多、涉案金额最高、社会影响最大、法律关系最复杂的案件。

  创新破产审判机制

  瓯海法院院长周虹告诉记者,温州是市场经济也是市场风险的先发地区,只有自觉推进破产审判工作,有力化解市场风险,积极盘活社会资源,才能实现凤凰涅槃,不断促进经济转型升级。

  叶建平坦言,金融风波骤起,房地产急速下跌,企业面临严峻考验,大量纠纷涌向法院,其中最具挑战性的就是破产案件。瓯海法院之所以能够在破产案件办理方面取得如此成绩,与多年来大胆探索创新破产审判机制的努力息息相关。

  这一点在瓯海法院法官郑拓主审的温州中城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城公司)破产重整案中,表现得尤为突出。

  中城公司曾是当地建筑企业中的佼佼者,两次位列全国民营企业500强。因经营不善等多重原因,2014年,中城公司以资产不足清偿全部债务为由,向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

  2014年3月14日,经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批准,温州中院将中城公司破产重整案交瓯海法院审理。

  2014年5月12日,瓯海法院受理此案后,首次向温州中院申请,以竞争方式选任管理人,指定两家律师事务所和一家会计师事务所担任中城公司管理人。

  叶建平说:“之所以采取竞争方式,是为了确保选任到合适的管理人。法院充分考虑到案件特点,提出在实力基础、管理经验以及专业能力等方面的诸多要求,最终通过竞选方式产生联合管理人。”

  为最大化挖掘中城公司在无形资产、品牌效应等方面的资源潜力,瓯海法院协助管理人对中城公司以全部股权、未履行完毕的合同以及少量资产为主要标的进行转让,最终征选引入较为合适的战略投资人和5800万元资金,使清偿率由最初的0调整为5.45%,基本实现各方利益最大化目标。

  瓯海法院民二庭庭长夏旭丽说:“法院将重整与清算有机结合,重整计划中包含清理内容,剥离不良资产债务,将原有资产、债权、债务进行整体平移,最大限度提高资源利用价值,避免情况继续恶化的同时,为企业争取更大的发展空间。瓯海法院平移式不良资债剥离处理这一做法,目前在国内尚属首例。”

  针对当前破产案件较少,列入管理人名册的机构、人员大都缺乏实践经验的情况,瓯海法院坚持监督与指导并重,为管理人创设合理的流程图和法律文书模板,将全部破产管理要素和工作点囊括其中,对相关人员的法律文书业务进行全面深入地指导。

  夏旭丽认为,程序复杂周期较长,是当前影响破产效果的最大问题。

  为实现社会效益最大化,瓯海法院积极追求效率,努力提高工作实效,实行精细化审判管理。一方面,确定由专门的法官进行审理,并搜集与破产相关的法律、法规等内容,建立破产专业文件夹,供内部参考;另一方面,在现有法律框架内,适用简化程序、合并环节、快速处置等方式,以提高破产审判效率。

  以温州市雅尔达鞋业有限公司破产清算案件为例,瓯海法院审结此案仅用时40天,由股东代为清偿,清偿率为50%,效果明显。

  促进经济健康发展

  瓯海法院破产审判已喜结硕果。

  2012年1月至2015年12月,瓯海法院共受理破产案件80件,已审结68件(其中重整10件,和解1件)。

  据统计,所有案件平均审理天数为160天,涉及债权人1738人,涉及担保债权8.06亿元,化解银行不良资产21.9亿元,解决职工债权2.8亿元,盘活资产总数11.58亿元,激活土地面积数约165.5亩,盘活厂房面积数约16.82万平方米。

  值得一提的是,瓯海法院近4年审理的破产案件平均数,约占全国年破产案件数的1%,处理的债权金额,接近瓯海法院全部诉讼标的额的一半。

  据悉,瓯海法院审结的68件破产案中,21件有产可破的案件,普通债权平均清偿率为13.14%,最高清偿率为100%,让众多债权人利益获得较高额度的补偿。

  瓯海法院最大限度地利用企业优质资产,通过破产程序,积极促进企业资产整体评估和价值转换,助力相关企业破产重整。

  作为温州市农业龙头企业,温州市米醴琼酒业有限公司就是通过存续性保壳重整方式,使得名下资产价值得到有效利用,因此涅槃重生。

  不仅如此,瓯海法院通过破产重整,统一处理可能产生的众多诉讼、执行案件,有效节省了诉讼资源,减轻了债权人、债务人等各方负担,有效保护了破产企业职工的合法权益,维护了社会稳定。

  做好破产审判工作是化解和预防风险的有力手段,是去产能、去杠杆、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有力抓手,在结构性改革中意义重大。叶建平相信,将破产审判工作进一步发扬光大,能够为经济社会健康发展做出更多贡献。

  周虹认为,目前我国破产案件还在低位徘徊,破产审判经验尚有欠缺,唯有以拼搏意识和实践精神才能创新破产审判工作,进而推动经济转型升级,实现平稳健康发展。

  破产企业财务混乱涉罪问题普遍

  瓯海法院近4年受理前30年20倍破产案件

  破产企业财务混乱涉罪问题普遍

  □ 本报记者 蔡长春

  近年来,浙江温州地区法院受理的破产案件数量和标的额不断上升。

  浙江省温州市瓯海区人民法院统计显示,2012年1月至2015年12月近4年间,瓯海法院共受理破产案件80件,申报债权金额127亿余元,而瓯海法院在1982年成立至2011年的30年时间里,总共只受理破产案件4件,申报债权金额6155万余元。

  瓯海法院民二庭庭长夏旭丽说,近4年破产案件数与申报债权额,分别是前30年此类案件总和的20倍和183倍。

  温州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地区,也是我国民营经济的发祥地之一,很多家庭型小作坊均发展成为具有一定规模的公司,民营企业数量相对较多。

  据了解,瓯海法院2012年以前总共受理的4件破产案件,均为全民所有制企业或国有企业;2012年至今受理的80件破产案件中,仅1件为国有企业,其余均为民营企业。

  夏旭丽说,近年来,破产案件不仅数量众多,处置难度也相对较大。瓯海法院在审理中发现,破产企业财务管理混乱、管理人员疏于履行经营职责问题突出,企业涉罪问题普遍。

  据介绍,如果企业股东下落不明又无法提供企业财务账册等会计资料,或是企业股东虽然能联系到,但无法提供账册或提供账册不完整导致无法清算,这种情况下,上述企业股东就可能存在涉嫌销毁会计凭证、会计账簿、财务会计报告的行为。

  夏旭丽说,针对一些涉案企业债务人或债务人股东涉嫌犯罪的情形,目前瓯海法院发现并移送公安机关审查处理的已有3件,但由于刑民交叉情形至今并没有统一的审查标准,给案件及时有效处置带来较大不利影响。

  企业涉税问题也较严重。破产企业与民间资金运作有关的税务问题较突出,尤其是与民间借贷高额利息直接关联的税务问题严重。

  夏旭丽介绍说,如信泰集团民间借贷达10亿余元、支付利息多达数亿元,虽然积累多年但都没有入账,这样从提供给税务机关、银行的财务报表上看是有盈利的,而一旦将支付的高额利息真实入账,将导致巨额税务问题。

  除涉及利息的所得税外,高于银行利率标准的企业所得税、债务豁免所得税等,也在破产企业中普遍存在。较大的企业需承担的税款甚至高达数亿元,这类问题也是影响企业主不愿破产的重要原因。

  此外,大量企业普遍存在两本账册现象,谎报、瞒报统计信息,财务账册明显不完整;大多企业缺乏完善的会计归档制度,导致出现财务资料丢失时责任追究不明;还有企业经济来往以口头合同为主,或者签订的合同不规范等多种问题广泛存在。

  瓯海法院副院长叶建平认为,问题的存在虽然给眼前的工作开展带来较大压力,但换个角度思考其实也是件好事,因为法院恰恰可以坚持问题导向,有针对性地优化破产审判机制,为将来开展工作打造更为坚实的智力支撑。

  全面认识破产制度重振市场活力

  资深法官建言多元优化破产审判机制

  全面认识破产制度重振市场活力

  □ 本报记者 蔡长春

  “不破不立,不破不化,以破止损,以破化险,转危之机,涅槃之道。”一直以来,叶建平都认为自己与破产问题间有不解之缘。

  身为浙江省温州市瓯海区人民法院副院长,叶建平在这个岗位上工作了12年,参与过瓯海法院历史上全部破产案件的审理,是院里出了名的破产问题专家。

  叶建平曾主审温州破产重整第一案,被称为“敢吃螃蟹”、最有担当的法官。此后,信泰光学、中硅科技、中城建设……一系列重大破产重整案件,叶建平都亲任审判长,带出一支堪当重任的法官队伍。

  虽然瓯海法院破产审判工作取得了一定成绩,但叶建平仍感到,目前破产法对于市场秩序的积极调整作用,还没有充分发挥。

  叶建平认为,社会有关方面对企业破产法的功能认识还不全面。只有全面认识破产制度,充分运用破产制度止损、化险功能,积极修复、再建被风险损坏的活力机制,才能更好地推动社会、市场更加健康发展。

  让叶建平感到欣慰的是,在瓯海法院所受理的多个案件中,相关企业法定代表人都已意识到破产制度带来的切实好处。

  叶建平认为,想要更好地为破产企业做好服务,法院的破产审判机制要不断完善升级。

  破产案件往往会出现涉嫌刑民交叉问题,影响案件的审理难度,若先移送公安机关侦查,可能出现因时间的拖延使破产财产贬值。

  叶建平建议,破产审理过程中同时侦查涉嫌犯罪情况,同步进行刑民审查。但这需要具体的操作流程及公、检、法3家协调,需要统一的审查标准,以便处置涉嫌犯罪的案件。

  法院的人才队伍建设也要跟上,这是叶建平正在思考的又一个问题。

  叶建平认为,要不断加强破产管理人专业培训,通过培训,使管理人具备法务、财务、税务、商务、政务5种能力;破产案件数量较多或者有条件的法院,还可以专门成立破产案件合议庭,合议庭单独制定绩效考核标准。

  叶建平意识到,想要更好地发挥法院破产审判工作优势,需要政府部门与法院之间深入密切地合作。

  他说,鉴于社会公众对破产制度认知仍较少,政府应该运用法治思维,规范引导企业进入破产程序。这就需要政府建立预警提醒机制,构建信息共享平台,密切关注辖区困难企业的欠薪、欠税、欠费、涉诉等问题和动向,启动政府服务,发挥司法能动,主动回应困难企业的呼声与需求。

  法院开展破产审判工作中,十分需要政府政策资源方面的协助和支持,共同营造企业破产审判的良好环境。叶建平说,这就需要健全政府、法院之间的良性互动配合机制,充分发挥协调功能。

  叶建平说:“解决好现有问题,将破产审判机制发扬光大,将为社会经济发展带来更多助力。”

 

(责任编辑:沈思宇)
我要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视频推荐
 黑龙江正在调 ...
 政府绩效考核 ...
 迪士尼门票免 ...
 春节微信红包 ...
 读懂"四个全面...
 孝敬父母不能 ...
 节日期间防范 ...
 春节催婚衍生 ...
 公安部推出28 ...
 云南辱骂游客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