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张虎:于无声处见赤诚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 法制网发布时间:2015-08-25 10:00:43

  法制网记者 阮占江 通讯员 帅标 禹爱民

  在法院工作的26年里,他主审结案1912件,参与办案2000多件,无一错案,无一违法违纪案,无一案被举报或投诉;26年里,他穿过最好的衣服是制服,用过最好的交通工具是自行车,用过的唯一一台手机是2005年购买的诺基亚;他经常连续加班加点,最终因劳累过度,倒在了办公桌上……

  连日来,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法院法官张虎的感人事迹,在三湘大地上广为传颂。

  1990年10月,张虎从湖南省司法学校毕业分配到长沙市郊区人民法院(1996年更名为雨花区人民法院)。随后,他先后在岳麓山法庭、经济审判庭、民事审判庭、速裁法庭、立案庭、法警队、执行局等审执一线工作,历任过书记员、助理审判员、审判员。

  “作为一名基层法官,虽然每天面对的大多是债务、邻里、婚姻纠纷等各类小案,但他从未轻视过。不管是立案送达、开庭审理,还是文书制作、执行措施实施,他都是全心全意地投入其中。”据雨花区法院院长王均全介绍,张虎在法院工作的26年里,先后主审结案1912件,参与办案2000多件,所承办的案件保持了“三无”记录,无一错案,无一违法违纪案,无一案被举报或投诉,多次获过嘉奖。

  “张虎是个好人,是个好人,我从他身上相信法律是公正的。”被执行人张孝兵说起张虎,嘴巴总是说个不停。张孝兵是一名做建材生意的生意人,欠生意伙伴朱春良10万多元。朱春良在民间借贷纠纷胜诉后申请强制执行。执行时,张孝兵确实一时拿不出这么多钱,申请执行人请求将他的房产评估拍卖,张孝兵就四处躲避,张虎带着警员连续几天蹲守在张家附近,连晚饭都顾不上吃,一直到第四天晚上八点才等到张孝兵出现。张坚决不同意评估房子,面对张的强硬态度,张虎并没有放弃,而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跟张认真讲解法律规定,细心分析利弊,并打电话做申请执行人朱春良的工作。小区门外,张虎苦口婆心足足讲了两个小时,当事人双方最终达成了分期付款协议,张孝兵当即表示:“张法官为了我的事,这么费心费力,我一有钱就马上还,并尽可能早日还上。”对此,同去的法官拍着张虎的肩膀笑着说,这事情没有你,可还真办不好。

  在张虎的遗物中,有一台老旧的IBM手提电脑,那是11年前张虎为了方便办案,自己出资购买的,他不玩电游也不炒股,平日里就专门用这台电脑办案,打开电脑,满屏都是法律资料和诉讼文书。其实张虎对电脑打字并不在行,速度很慢,因此他的文书都是自己一个字一个字在电脑手写板上写出来的。尤其是近两年,他的视力渐渐下降,常常是手持一个放大镜逐字逐行查看案卷材料,电脑上的字号也比别人设置得大得多。但他一直都是坚持自己制作文书,从不让书记员或法警帮忙,他觉得只有自己才能更好地理顺法律关系,才能将文书写得更加让当事人信服。

  不过,这样导致他需要花费比别人更多的时间在办案上。对此,他的妻子埋怨说:“他经常是在家里写文书,家里所有的家务活都是我在做,连煤气罐都是我喊邻居帮忙背的。”

  “在办案中,张虎始终坚持着自己的原则,从不接受案件当事人及委托人请吃和送礼。”雨花区法院执行局长聂志强介绍说,在执行岗位上,具体到案件的财产保全、审理和执行,往往需要承办法官全国各地出差,少数人错误的理解为“出差就是去旅游”。张虎的出差也很经常,尤其是当事人常常点名要他承办,这倒不是因为他是谁的“熟人”,而是他在律师和当事人中有口口相传的良好口碑。为了节约诉讼成本,他常常选择价格低廉的火车车次或“红眼”航班飞机,为此要半夜登车或者凌晨归来他都毫不介意;在外出差他常住廉价的招待所,一日三餐常常是简单的粉或面对付。

  2012年6月,法院民事案件的送达和保全工作调整到法警队进行。张虎作为有经验的老同志,不仅将自己的专业知识和职业经验及时总结,传、帮、带新人,悉心热忱地指导年轻人,而且针对“送达难”问题,带头加班加点,以“5加2,白加黑”的灵活送达方式,确保了每一件案件的法律文书都能及时准确送达到当事人手中。至2013年9月,他带领的送达组就完成送达民事案件庭前材料共计3411案,其中公告案件552案,保全案件398案,无一差错。

  “张虎把工作看得太重,却将自己看得太轻,就连自己的身体出了问题仍浑然不知,院里组织的体检,他也经常因为办案开庭而错过。”雨花区法院法官王长红介绍说,从2011年开始,张虎的视力开始模糊,他只能借助放大镜看清楚电脑屏幕上和案卷上的文字,这时候办案对他来说已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为赶在结案期限前写出文书,他经常加班到凌晨。可他不仅坚持办案,还保证了高质量的办案水平:2014年院里评选的十大优秀裁判文书有张虎的一份;2014年湖南省高院专文向雨花法院院长通报表扬该院张虎等同志2014年在全省法院办案数名列前茅。

  2015年年初,虽然身体偶尔出现肢体不协调、语言障碍等问题,但张虎仍未放在心上,同事们劝他看医生,他只说自己没大事,等有空了就去看。直到2015年5月21日,正在办公室写文书的张虎突然栽倒在办公桌旁,同事们将他扶起来,他恍惚一下又拿起笔继续写,但手已不听使唤无法握笔。同事意识到问题严重,要送他去医院,他却连称自己是没有休息好,桌子上伏一下就好了,结果舌头打结,开始有失语症状,最后是几个同事合力将他“绑”到了医院。

  入院检查后,医院对张虎作出了恶性胶质体脑瘤诊断。为了不影响他的情绪,医生与家属沟通后一方面以“脑梗塞”病由善意瞒住张虎,一方面紧急讨论治疗方案,可张虎时刻嚷着要出院回办公室赶写他未写完的文书。2015年1月至5月,张虎已经结案71件,他不足半年时间的结案数已远超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年7月发布的全省法官1至6月人均结案数,而且他是在这样的身体状况下完成的。住院期间,很多同事都去医院看望他,他当时说话已十分困难,可还是抓着同事的手问自己手上案子的办案进度。

  因其脑瘤扩散快,失语、失明、眩晕、无法进食等症状交替发生,医院暂无可行救治方案,洞察力强的张虎已猜到自己去日无多,他不想给家人和单位添麻烦,于是主动要求回家调养。在家人强烈的不放弃治疗意愿的情况下,他坚持请求从床位十分紧张的湘雅附一转入了条件相对简陋的中医附一,转院前他还特意向同病室的病友每人捐助了200元生活费,甚至连医院食堂饭卡内的余额他都转赠给了他人。

  2015年7月15日晚十九点,张虎因恶性脑瘤医治无效,不幸去世,享年45岁。

  “朴实无华匆匆走过留佳话,看透红尘静卧九泉常含笑。”同事秦晓梅告诉记者,张虎遗体告别会上的一副挽联,就是对他质朴一生的真实写照。

  

(责任编辑:沈思宇)
我要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视频推荐
 明确律师行为 ...
 最高法规范民 ...
 法制网访谈.直...
 第二批139家网...
 2.5天短假 只 ...
 120首网络音乐...
 9月1日起 ...
 多批次不合格 ...
 中国烟草总公 ...
 网站和互联网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