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清远视窗>>法制日报记者看广东>>
广东高院改判一命案嫌疑人无罪
广东高院改判一命案嫌疑人无罪
法官详解“死刑到无罪”改判理由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法制日报——法制网发布时间:2015-08-18 23:02:30

    □ 法制网记者  章宁旦

    □ 法制网通讯员 曾洁赟

    今天,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一起14年前抢劫杀人案作出宣判,认定指控原审被告人陈传钧犯抢劫杀人罪证据不足,本着疑罪从无的刑法精神,宣告被告人无罪。

    2001年9月25日6时许,广东省东莞市一杂货店老板娘方清花正根据一名顾客的要求取货时,突然被人从背后袭击,失去知觉。随后,歹徒进入卧室,用铁锤猛击熟睡中的店主方允崇的头部和他两个分别为7个月、3岁的女儿,造成一死三重伤,其中二人九级伤残、一人六级伤残的惨剧。歹徒取走店主装有500元现金的钱包后逃离现场。

    2010年4月23日,犯罪嫌疑人陈传钧被缉拿归案。2011年12月19日,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抢劫罪判处被告人死刑。陈传钧不服,以没有实施犯罪为由提出上诉。

    此案历时近五年,经过二审、重审、再次二审,直至今日。

    一审判决有证据支持

    被告人陈传钧为什么会从死刑改判无罪?

    广东省高院刑四庭法官、此案承办人石春燕记者告诉《法制日报》记者,当初一审法院判处被告人死刑,有一定的证据支持。

    据介绍,当年案发后,东莞市公安局沙田分局调查走访发现,案发时,有证人见到一名男子在在店铺门口喊“救命”。经过对附近工厂的摸查,警方确定曾在附近打工的陈传钧与证人所述男子的外形特征相符,且案发后下落不明;被害人方清花经抢救苏醒后也辨认出案发当时来店铺买东西的顾客是陈传钧。综合上述线索,公安机关确定陈传钧有重大作案嫌疑并进行抓捕。

    此外,还有多个证据证明被告人陈传钧发案时在现场出现。被告人陈传钧在有罪及无罪供述中均始终承认其到过案发现场,但对自己是否实施了抢劫则供述不稳定,其中供述案发现场提取到带血的衬衫是其在现场换下。

    “陈传钧本人做过六次有罪供述,在作案时间、地点、作案工具、打击对象、打击部位、抢得财物、作案后见到证人来到现场等主要事实要素上与现场勘查笔录、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证人证言等证据基本吻合。”石春燕说。

    此外,陈传钧的无罪辩解不合常理。陈传钧关于其去现场已见到凶案发生、为救助被害人而衬衣染血、因害怕别人认为是其作案而在现场换衣的辩解,与正常人在与己无涉的犯罪现场的正常反应有差距,且陈传钧案发后9年不回老家的异常举动也指向陈传钧具有躲避的心态。

    现有证据链条不完备

    既然有这么多证据指向被告人,为什么广东省高院改判无罪?石春燕对此解释称,现有证据达不到确实、充分,并且排除合理怀疑的程度:

    首要的是客观证据缺乏。现场提取到的铁锤、衬衫因没有进行血迹、毛发等痕迹物质提取、鉴定,且随后原物被遗失,难以确认铁锤就是作案工具、衬衫就是被告人陈传钧所遗留。认定作案人与案发现场之间具有直接联系的最有力物证灭失,这是本案证据链条上无法补救的硬伤;

    被害人不能直接证明被告人实施抢劫犯罪。被害人方清花是本案唯一幸存的成年被害人,但其仅能指认陈传钧于案发时来店里购买东西,其去货架拿货时被人从后面打晕,没有见到行凶者。即被害人仅能证明陈传钧在案发时间出现在案发现场,不能证实陈传钧实施抢劫犯罪。且方清花的陈述在被告人归案前后不一,发生多处改变,证据的可信度降低;

    证人证言也只能证明被告人当时出现在现场,且证言之间有矛盾。第一个进入现场证人方某盼证明,其听被害人方允崇死前说凶手是“广西仔”,方某华也印证了方某盼当时的这一说法。但是,陈传钧是福建人,户籍间存在重大矛盾。方某盼于案发当年证明在现场未见到可疑人员,在陈传钧归案并供述自己跟随方某盼出入现场后,方某盼改称其在现场见到一名可疑男子。证人冯某于案发当年证明,其驾摩托车搭载两名身高170厘米的男子离开现场,在身高约160厘米的陈传钧归案后,改称搭载的其中一名男子身高160厘米。可见,证人证言在被告人归案后发生向被告人供述内容及其个体特征靠近的改变,正是这些改变,降低了证言的可信度;

    被告人翻供,且有罪供述与其他证据有不合之处。被告人陈传钧在侦查阶段先否认犯罪,后承认犯罪,后又否认犯罪,在审判阶段全面推翻有罪供述。且其有罪供述中关于取走钱包后将被害人的沙滩短裤留在现场的内容,与现场勘查笔录及现场照片未见到沙滩短裤的内容不符;关于在床上击打两名小女孩的供述与被害人方清花在案发当年关于已将7个月大的女儿抱到外面地板上的陈述不符;关于作案后为避嫌疑跟随方某盼出入现场并督促报警的供述与方某盼关于当时没有见到任何可疑人员的陈述不符。

    “上述四个方面的因素,不能得出陈传钧是实施本案犯罪的唯一结论。”石春燕说。

    不等于刑事责任消失

    广东省高院刑四庭庭长郑岳龙向记者介绍,为查明事实,广东省高院在发回重审时对有关事实和证据的补查与补强提出了具体要求,但毕竟相距8年,时过境迁,难以取得实效。此次审理期间,针对被告人及其辩护人提出的刑讯逼供问题,一审法院和广东省高院均启动了非法证据排除程序,分别以通知侦查人员出庭、当庭有针对性地播放审讯录像等方式,对被告人供述这一证据收集的合法性进行了法庭调查并予以确认。二审合议庭还重新找被害人方清花及重要证人方某盼、方某做了调查,重点了解案发时的有关情况及前后接受侦查人员询问时的情形。上述三人均表示,对于案发当时的情况记忆已经模糊,但每次接受询问时都没有受到不良影响。

    判决之前,广东省高院再次就此案的事实认定、证据判断问题书面征求广东省人民检察院的意见,该院书面答复:本案在侦查取证工作上存在诸多问题,主要证据存在瑕疵,对陈传钧作案不能作出唯一认定。

    郑岳龙告诉记者,最后,我们认定,此案目前无法通过证据体系还原客观事实、认定法律事实,在对于上诉人陈传钧是否此案真凶既无法证实亦无法证伪的两难局面下,人民法院应恪守证据裁判规则,本着“疑罪从无”的刑法精神,“宁可错放,不可错判”,宣告被告人陈传钧无罪。

    郑岳龙同时表示,宣告陈传钧无罪,不等于此案的犯罪行为和刑事责任消失,在刑事科学日益发达、侦查手段日益精进的时代,此案欠缺的证据链条一旦出现新的弥补和完善,司法机关还可再次启动司法程序,严惩犯罪,以民众看得见的方式来抚慰被害方,以法治的精神和途径来推进公平正义的实现。

    “广东省高院已经根据被害方因此案造成经济损失的事实、家庭经济困难的情况以及暂时未能获得民事赔偿的状态,为其申请了必要的司法救助金,从经济上部分弥补被害方所遭受的创伤。同时,也已告知被告人陈传钧,可以依法申请国家赔偿。”郑岳龙说。

    法制网广州8月17日电

郑小琼
 
视频推荐
战士向前进> 战士向前进
深圳市盐田法院接力举行深圳法院“万场直播 当庭宣判”活动暨法院开放日> 深圳市盐田法院 ...
赵大程做客中央台全程录音> 赵大程做客中央 ...
“守望初心——新时代最美法律服务人”揭晓仪式晚会精彩瞬间-情感故事> “守望初心—— ...
“守望初心——新时代最美法律服务人”揭晓仪式晚会精彩瞬间-明星采访> “守望初心—— ...
“守望初心——新时代最美法律服务人”揭晓仪式晚会精彩瞬间-韩磊献唱> “守望初心—— ...
“守望初心——新时代最美法律服务人”揭晓仪式晚会精彩瞬间-歌曲联唱> “守望初心—— ...
强化“雪亮工程”深度应用 促进平安深圳建设> 强化“雪亮工程 ...
深化便民利民措施 提升群众满意度> 深化便民利民措 ...
杭州互联网法院揭牌> 杭州互联网法院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