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仲裁频道>>
关于代理人签订仲裁协议及特别授权问题的研究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来源:环中仲裁团队发布时间:2019-05-14 15:47:45

不同法域对特别授权的要求

不同司法管辖区的立法可能会有所不同。例如, 《瑞士债法典》(Swiss Code of Obligations)第396/3条、《法国民法典》(French Civil Code)第1989条、《比利时民法典》(Belgian Civil Code)第1989条、《奥地利民法典》(Austrian Civil Code)第1008条、《埃及民法典》(Egyptian Civil Code)第702条、《西班牙民法典》(Spanish Civil Code)第1713条均要求代理人必须取得特别授权才能代表委托人签订仲裁协议。与前述这些国家的规定相反,意大利、英国、德国、瑞典、美国和荷兰的法律则不需要代理人取得这样的特别授权。

根据《土耳其债法典》(Turkish Code of Obligations)第504/3条和《民事诉讼法》(Code of Civil Procedure)第74条,代理人必须取得特定的和/或明确的授权才能代表委托人签订仲裁协议。在此背景下,土耳其上诉法院 (the Turkish Court of Appeal,以下简称"TCA")研究了特别授权需要满足的要件,并在一些裁决中认定,由代理人未取得委托人特别授权而签署的仲裁协议无效(null and void)。在某些案件中,TCA将代理人应取得特别授权规则视为维护公共秩序(the public order)需要。尽管有这一方面的考虑,但在另一些案件中,TCA驳回了申请人基于代理人未取得特别授权而提出的仲裁协议无效的诉求,裁定这些诉求的提出并非善意(good faith)。

订立仲裁协议所需取得的特别授权的形式要件

代理人代表委托人行事的授权方式(the method of authorization)是另一个需要审视的问题。人们关注的一个问题为,有效的仲裁协议需要以书面形式作出(the written form requirement),那么代理人缔结仲裁协议所需取得的特别授权是否也需要以书面形式作出。

比较法(comparative law)在这个问题上有不同的规定。例如,《希腊诉讼法》(Greek Code of Procedure)第217/2条要求特别授权的形式必须与交易的表现形式保持一致。虽然《奥地利民法典》(Austrian Civil Code)第1008条并未要求代理人订立仲裁协议需取得书面形式的特别授权,但奥地利的法律原则和判例法(the doctrine and case law)则却认为代理人的特别授权需以书面形式作出。根据《法国民法典》(French Civil Code)第1985条以及《法国商法典》(French Commercial Code)第1103条规定,代理人订立仲裁协议所需取得的特别授权不需要符合英国、瑞典、芬兰和意大利法律规定的形式要件(the form requirement)的限制。《德国民法典》(German Civil Code)第162/2条明确规定,特别授权既不受任何形式要件的约束,也不需要与交易的形式要求保持一致。在土耳其法律中,除了缔结仲裁协议外,还探讨了与特别授权有关的其他交易的问题。然而,就上述争议事项,既没有法律规定,学者们也未达成共识。

在国际仲裁实践中,关于特别授权的形式要件这一问题也有不同的看法。有些人认为,《纽约公约》(New York Convention)对订立仲裁协议必须采取书面形式的要求应仅适用于仲裁协议,而不应适用于特别授权(the specific authorization)。反对意见辩称,《纽约公约》规定的书面形式要求应扩大到特别授权。关于这一问题的第三种意见申明,《纽约公约》在特别授权这一特定问题上的空白规定不应当理解为《纽约公约》对特别授权的形式没有任何要求。因此,对特别授权的形式要求将由各国家法律(national laws)确定,而这些法律可能规定特别授权需要以特定的形式作出。

关于特别授权要件的适用法律

对于特别授权要件应当适用哪一部法律,国家和国际立法(international legislation)都没有明确的答案。换言之,上述立法均未回答该问题是否应适用当事人所选定的法律(law to which the parties have subjected it),或者在当事人未选定适用法律的情形下,适用仲裁裁决作出地的法律(the law of the country where the award was made)或由适用于当事人的法律来管辖(the law applicable to the parties)。

为了确定特别授权的适用法律(the law governing the authority),必须对此问题进行界定。一种观点认为,代理人未取得特别授权而签署的仲裁协议的无效性应当根据仲裁协议约定的代理人实体权利范围(the scope of the merits)或仲裁协议的实质有效性(material validity of the arbitration agreement)来进行判断。该意见辩称,未授权代理人签订仲裁协议的委托人由于从未有签订仲裁协议的意愿,从而导致仲裁协议实质性无效(the invalidity of the agreement based on its merits)。另一种观点则将这一问题与缔约方的代表身份(the capacity of the parties)联系起来,并将《纽约公约》第五条第1款(a)项以包含特别授权的方式在更广泛的范围内解释。关于该问题的最后一种观点则认为,委托人通过代理人订立仲裁协议是一个代表问题(a matter of representation),该问题应当由适用于代表/代理关系或代表权限效力的法律来决定。

由于学者们对特别授权需要满足的要件没有达成共识,因而关于代理人订立仲裁协议所需要取得特别授权的法院判决和仲裁裁决也没有针对这一问题提出明确的观点。但是,我们可以对法院和仲裁庭作出的这些认定进行总结,并基于结论进行分类:(1)根据仲裁协议的实质有效性(the material validity of the arbitration agreements)来判定特别授权问题的仲裁裁决,请参见ICC Case No. 5730、ICC Case No. 6850、ICC Case No. 5065、ICC Case No. 7047;(2)根据当事人的代理人身份(the capacity of the parties)来判定特别授权问题的仲裁裁决,请参阅ICC Case No. 12073、ICC Case No. 6474、ICC Case No. 7373、ICC Case No. 6850;(3)根据代理原则(the representation doctrine)来判定特别授权问题的仲裁裁决,请参Case No. 6268、 ICC Case No. 5832、 ICC Case No. 10329。

在一些争议中,法官和仲裁员直接适用了诉讼地法的实体规则(substantive rules of lex fori),而没有对代理人订立仲裁协议的授权这一问题的适用法律进行任何论证。在一些案件中,法官和仲裁员也适用了国际惯例和国际公认原则(international practice and internationally acknowledged principles),比如适用诚实信用原则(the good faith principle)来认定代理人的特别授权问题。TCA在一些决定中也忽略了关于适用法律的讨论,而仅根据诚实信用原则进行认定。

结论

关于特别授权的问题引发了几次讨论。虽然,仲裁庭和地方法院有时通过直接适用国际公认的原则(internationally accepted rules)而直接无视适用法律这一过时的规则,但类似于土耳其仲裁法中对于代理人签订仲裁协议需要取得特别授权并以书面形式作出的这种要求仍然是一个重要缺陷,应根据国际商业惯例加以修订。我国目前尚未就代理人签订仲裁协议是否取得明确的特别授权进行明确规定,但在司法实践中,法院通常认定代理人必需取得委托人的明确的特别授权才能订立有效的仲裁协议,而特别授权亦需要以书面的形式作出。

原文参见:

http://arbitrationblog.kluwerarbitration.com/2019/04/28/arbitration-agreements-concluded-by-agents-and-the-specific-authority-issue/

(责任编辑:买园园)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