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仲裁频道>>
中国仲裁史话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来源:法制网发布时间:2019-05-14 12:12:47

中国仲裁有史可考的历史可追溯到汉朝,那时叫"公断",说的是乡里纠纷解决交由辈份高有威望的人来裁决。民国时期有了现代仲裁的模式。新中国最早的机构仲裁产生于1956年,由当时的政务院批准设立,随着1987年加入的《纽约公约》,新中国成为了世界仲裁史上唯一的先有涉外仲裁后有仲裁的国家。改革开放使得涉外仲裁有了迅猛的发展,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成为和伦敦仲裁院、斯德哥尔摩仲裁院并驾齐驱的世界三大仲裁机构。这也是新中国仲裁发展历史60余年说法的出处。

1994年《仲裁法》颁布实施,中国仲裁正式进入到了有法可依的新时代。国内仲裁机构如雨后春笋般建立。中国仲裁正式进入到辉煌发展的黄金二十年。二十余年间,国内仲裁案件由年受案不足千件到55万件。从全盘照搬西方的规则到中国规则在全球40多个国家得到运用。中国发明的调仲结合被西方誉为东方经验得到广泛的传播。"少敲锤子,多解扣子","茶桌仲裁","仲裁的最高境界是没有输赢"等具有中国特色的和谐仲裁理念得到了西方仲裁界的高度认可,对西方传统仲裁产生了颠覆性的影响。这一切成绩的取得,得益于党和政府对仲裁实行的是"发展为要"的宗旨,宽松的扶持政策和"需要决定方式"的理念。反观西方仲裁却出现了规则老旧,中间环节过多,程序冗长的弊端。曾有当事双方在程序阶段就耗时近一年,花费在千万美元以上,导致还未进入到实体仲裁阶段一方当事人因已宣告破产而退出仲裁的大笑话。笔者曾有幸参加过一次西方举办的世界级的仲裁大会,逾来自世界各地的二千多仲裁从业者中竟无一人来自仲裁的最终用户-企业界,几天的会议讨论的是如何把仲裁程序拉得更加冗长。

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中国仲裁已经真正完成了从单纯学习西方到超越的过程。在网络仲裁、投资仲裁、紧急仲裁制度等前瞻领域取得了引领的地位。瑕不掩瑜,在飞速发展的过程中,中国仲裁或多或少地还是留下西方仲裁的少许痕迹,存在着程序相对冗长,仲裁最终用户-企业参与度不够,当事人自我救济措施不足,准司法化严重等诸多问题,严重制约了仲裁这种"未来社会最重要的解决纠纷方式"(前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语)的普及。2018年全国法院系统受理民商事案件达2700万件,彰显出"与诉讼是并蒂莲双色花"(最高院院长周强语)的仲裁还有很大的发展潜力,与真正实现多元化解纠纷为司法减负的目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随着两办《关于完善仲裁制度提高仲裁公信力的若干意见》发布,中国仲裁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我们相信在更加宽松政策的指引下,仲裁的又一个春天必将到来。

在仲裁高速发展的二十余年,是百花齐放的二十年,也是百家争鸣的二十年,出现并遗留的最大历史争议是仲裁的国际化、民间化、去行政化的问题。西化派观点认为中国仲裁的发展方向应效仿西方,成为完全民间化的产物,去除政府和行政的干预,尽快成立行业协会,实现民间的自律,尽快修改《仲裁法》,去除仲裁机构由政府组建一条,实现民间的自冶。而本土派观点认为:党的四中全会提出了仲裁事业发展的十三字方针,其中最不同于西方也是最核心的是"公信力"一词,由设区市的人民政府牵头组建,由国家最高行政机关联系、扶持仲裁界,由人民法院监督保障实施是不同于西方仲裁机构私信化的创新,是中国仲裁发展的基石。全面的民间化,去行政化会导致公信力的丧失。仲裁的国际化绝不是全盘西化,而应是取其精华去其糟粕,致力于仲裁的本土特色化,从而更有尊严地融入并引领国际仲裁。行业协会的主要职能是监管而不是发展,全民间化的自律是做不到的,变脸的行政化协会为了不到百分之一的错案率加强行使监督和管控职能不仅得不偿失而且与政府和人民法院的监督职能重叠,最重要的是将会对仲裁发展的马车产生枷锁效应,毕竟仲裁在相当长的阶段,发展还是第一要务。《仲裁法》由于颁布时间较早,在第三人参与仲裁、涉内外案件的管理、司法监督、是否建立统一的仲裁规则等方面需要完善。但完善不等于修改,毋庸置疑的是《仲裁法》是一部超前的良法,是二十年仲裁事业成就的取得的基础。如第三人参与仲裁等个案完全可以通过邀请制等规定在工作层面予以解决。至于各机构依据《仲裁法》,根据本地区的发展情况制定个性规则是符合国际惯例的。中间派提出了仲裁是企业长期实践活动中形成的一种解决纠纷的自愈手段,而不是第三方主宰企业命运的手段的观点,建议加强企业在仲裁活动中的话语权。同时提出仲裁应走社会化的新思路。认为仲裁的灵活机制与双方和谐结果的重要性应排在以法律为准绳之前,这是优于和不同于诉讼的重要特点。仲裁活动应着力去准司法化,避免变成二法院。另外提出由于仲裁不同于诉讼,具有无审级管辖和地域管辖的特色,应在仲裁机构中引入竞争机制,建立全国一盘棋的思想,避免地域垄断和地方保护主义滋生蔓延。为有发展理念的机构提供平台,同时倒逼一些不思进取的机构进行改革,改变仲裁机构良莠不齐的弊端。

春秋是我国乃至世界史上最为辉煌灿烂的时代,留给后人最大的遗产就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环境。中国仲裁黄金二十年的发展期算得上是中国仲裁事业的春秋。

现在,随着我国从贸易大国向贸易强国的转进,从被投资国向全球最大的投资国发展,参与全球治理的底气的增强,客观上,中国商人有了更多的话语权,仲裁作为世界经济的护航者,作为中国法学走向世界的排头兵,正如毛主席诗词中所描述的:它是站在海岸,遥望海中已经看得见桅杆尖头的一只航船;它是立于高山之巅,远看东方已见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日;它是躁动于母腹中的快要成熟了的一个婴儿。

中国国际商会仲裁研究所副主任郭峰

(责任编辑:买园园)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