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仲裁频道>>
申请撤销仲裁裁决中隐瞒证据的司法认定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来源:万邦团队 发布时间:2019-05-13 14:30:45

编者按

本案讨论了关于“对方当事人向仲裁机构隐瞒了足以影响公正裁决的证据”的实务认定标准以及价值取向。同时,本案特色还在于首度公布了合议庭成员的多数及少数意见。

文书编号:厦门海事法院(2019)闽72民特39号 民事裁定书

裁定时间:二〇一九年四月二十日

合议庭:陈延忠、陈 耀、郑贤宇(附多数意见及少数意见)

申请人福建省中际远洋渔业有限公司(下称中际公司)向厦门海事法院提出申请:撤销福州仲裁委员会(2018)榕仲裁字第337号仲裁裁决,其理由如下:

其一,被申请人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连江支行(下称连江工行)隐瞒了仅其才知晓的《最高额保证合同》具体的签订时间,而虚假陈述该合同是2月2日由双方签订的,即隐瞒了该合同“倒签”事实,导致福州仲裁委认定“被申请人于2018年2月2日签章,故《最高额保证合同》于2018年2月2日已经依法成立并生效”。仲裁过程中,申请人多次提及上述合同签订“时间点”并非真实的签订时间,但福州仲裁委未进行调查取证,轻信形式证据进而径行作出足以影响公正的裁决;

其二,被申请人连江工行隐瞒了双方达成交易的初衷,不顾双方约定购买/置换船舶之目的,采取“张冠李戴”的方式,将申请人拖入连带担保人的行列,福州仲裁委也是受连江工行单方说辞的蒙蔽进而作出足以影响公正的裁决;

其三,申请人至今也未收到上述《最高额保证合同》,从要约与承诺角度而言,申请人于3月28日(即连江工行承诺)之前就已发出撤回要约的通知,且提供了要求撤回要约的录音证据,同时申请了证人出庭,何谈《最高额保证合同》已成立?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下称《仲裁法》)第五十八条第(四)、(五)项的规定,特申请撤销上述裁决。

被申请人连江工行辩称:

一、本案案由为申请撤销仲裁裁决,应围绕本案仲裁程序中是否存在《仲裁法》第五十八条规定的六种可以撤销仲裁裁决的情形进行程序审查;

二、本案中并不存在《仲裁法》第五十八条第(四)、第(五)项规定的可以撤销仲裁裁决的情形。本案中,申请人所提供的证据均为仲裁程序中已经提供过的证据,并未提交任何新的可以证明本案存在可以撤销仲裁裁决情形的证据。关于申请人所述的被申请人隐匿足以影响案件裁决的证据并不存在,关于本案《最高额担保保证合同》的签订时间,被申请人一方已经在仲裁程序中提供了双方签订的合同文本作为证据,该证据已经能够证明合同签订的时间,所以本案中被申请人并不存在隐匿证据的情形。最后,申请人的代理人称,其在仲裁程序中曾向仲裁员申请调查取证,但是因仲裁员以无法调取为由劝其放弃而撤回申请,但是关于该事实申请人一方并未提供任何证据予以证明,而且据此可以推断即使申请人确实提出过调查取证申请,也已经自愿撤回,即应视为其未提出过相关的申请,而并不存在仲裁员拒不调查取证的情形存在;

三、本案中被申请人方何时盖章并不影响合同的成立及生效时间,因此,被申请人盖章时间并不对本案申请人承担担保责任的认定有影响;

四、申请人要求被申请人为其主张的合同签订时间提供证据的意见违背了民事诉讼“谁主张谁举证”的基本原则。

综上所述,本案应紧紧围绕仲裁裁决是否存在可以撤销的情形而进行程序性审查。如申请人无证据证明裁决程序中存在可以撤销的情形存在,则应当驳回其申请。

厦门海事法院经审理查明:

2018年2月2日申请人与被申请人签订《最高额保证合同》,自愿为福建省连江县远洋渔业有限公司对被申请人发生在2014年1月1日至2018年4月30日期间的借款提供最高额为1800万元的连带保证担保。第十一条约定纠纷解决方式为提交福州仲裁委员会仲裁,按提交仲裁申请时该会有效之规则,在福州进行仲裁。仲裁裁决是终局性的,对双方均有约束力。第十四条第一款补充约定适用简易程序。

2018年7月3日,申请人中际公司就其与被申请人连江工行之间的最高额保证合同纠纷,向福州仲裁委提起仲裁,请求撤销0140200018-2018年连江(保)字0004号《最高额保证合同》,福州仲裁委予以受理,案号为(2018)榕仲受字第308号。经开庭审理,福州仲裁委员会于2018年11月20日作出(2018)榕仲裁字第337号裁决,驳回申请人的仲裁请求。

本案询问结束后,本院要求连江工行提交案涉《最高额保证合同》合同的审批文件记录以及用章记录,但连江工行其后提交银行系统网页,显示合同录入的时间为2018年2月2日,并说明工行用印已经不再实行登记簿审批。因本案《最高额保证合同》是在保有原有担保的基础上新增加的担保增信项目,不需要市行审批。连江工行负责人于2018年2月2日签署了合同,随后完成了盖章手续。

厦门海事法院经审查认为:

本案案由为申请撤销仲裁裁决。依照《仲裁法》第五十八条规定,当事人提出证据证明裁决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向仲裁委员会所在地的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撤销裁决:(一)没有仲裁协议的;(二)裁决的事项不属于仲裁协议的范围或者仲裁委员会无权仲裁的;(三)仲裁庭的组成或者仲裁的程序违反法定程序的;(四)裁决所根据的证据是伪造的;(五)对方当事人隐瞒了足以影响公正裁决的证据的;(六)仲裁员在仲裁该案时有索贿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决行为的。人民法院经组成合议庭审查核实裁决有前款规定情形之一的,应当裁定撤销。人民法院认定该裁决违背社会公共利益的,应当裁定撤销。又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规定,当事人以不属于《仲裁法》第五十八条规定的事由申请撤销仲裁裁决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因此,撤销仲裁裁决的事由具有法定性,只有符合第五十八条规定情形方可撤销,以《仲裁法》第五十八条规定以外的事由申请撤销仲裁裁决的,不予支持。

本案中,申请人以“裁决所根据的证据是伪造的”以及 “对方当事人隐瞒了足以影响公正裁决的证据”为由申请撤销案涉仲裁裁决,依照上述规定应提出证据予以证明。

2018年3月1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仲裁裁决执行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下称《执行规定》)第十五条规定,符合下列条件的,应当认定为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七条第二款第四项规定的“裁决所根据的证据是伪造的”情形:(一)该证据已被仲裁裁决采信;(二)该证据属于认定案件基本事实的主要证据;(三)该证据经查明确属通过捏造、变造、提供虚假证明等非法方式形成或者获取,违反证据的客观性、关联性、合法性要求。第十六条第一款规定,符合下列条件的,应当认定为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七条第二款第五项规定的“对方当事人向仲裁机构隐瞒了足以影响公正裁决的证据的”情形:(一)该证据属于认定案件基本事实的主要证据;(二)该证据仅为对方当事人掌握,但未向仲裁庭提交;(三)仲裁过程中知悉存在该证据,且要求对方当事人出示或者请求仲裁庭责令其提交,但对方当事人无正当理由未予出示或者提交。

本案虽然系撤销仲裁裁决审查程序而非不予执行仲裁裁决的审查程序,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七条第二款关于不予执行国内仲裁裁决的规定与《仲裁法》第五十八条关于撤销国内仲裁裁决的规定基本一致,故《执行规定》第十五条关于“裁决所根据的证据是伪造的”以及第十六条第一款关于“对方当事人向仲裁机构隐瞒了足以影响公正裁决的证据”的认定标准也可参照适用于撤销国内仲裁裁决案件中。

一、关于“裁决所根据的证据是伪造的”问题

本案中,申请人主张《最高额保证合同》关于签订时间为2018年2月2日的记载系被申请人伪造,并提供了通话录音加以证明。

合议庭多数意见(陈延忠、郑贤宇)认为,上述合同关于签订时间的记载已被仲裁裁决采信;也属于认定案件基本事实的主要证据;但“伪造”证据的证明标准很高,申请人提供的证据尚无法证明该证据确属通过捏造、变造、提供虚假证明等非法方式形成或者获取,以此为由申请撤销涉案仲裁裁决不能成立,故不予支持。

合议庭少数意见(陈耀)认为,合同用章、签字时间是否为2月2日的认定既是仲裁庭对证据的认定,也是用章、签字时间是否虚假的判断。前者法院没有权力审查,但后者法院应该审查。本案询问过程中合议庭最后要求连江工行提交案涉《最高额保证合同》合同的审批文件记录以及用章记录,但连江工行其后仅提交银行系统网页,显示合同录入的时间为2018年2月2日。银行未提交银行用章以及贷款抵押审批手续,可以认定其持有相关证据而拒不提交,并可推定申请人中际公司主张成立,结合录音,应认定合同盖章系伪造,案涉仲裁裁决应予以撤销。

二、关于“对方当事人向仲裁机构隐瞒了足以影响公正裁决的证据”问题

依照《执行规定》第十六条第一款规定,申请人应举证证明如下:存在其所称被隐瞒的证据,且该证据属于认定案件基本事实的主要证据;该证据仅为对方当事人掌握,但未向仲裁庭提交;仲裁过程中知悉存在该证据,且要求对方当事人出示或者请求仲裁庭责令其提交,但对方当事人无正当理由未予出示或者提交。上述要件缺一不可。申请人在申请书中先是主张被申请人隐瞒了《最高额保证合同》具体的签订时间及双方达成交易的初衷,在其后提交的代理词又明确表述为被申请人隐瞒了合同未成立的事实,其陈述并不一致。申请人所称被申请人隐瞒《最高额保证合同》具体的签订时间、隐瞒相互交易初衷以及隐瞒了合同未成立的事实均未指向具体证据,其在本案询问过程中主张曾向仲裁庭申请调取被申请人的用章记录,但未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本院查阅仲裁笔录也未见此申请,故申请人未能按上述要求举证证明存在被隐瞒的证据以及仲裁过程中知悉存在该证据,且要求对方当事人出示或者请求仲裁庭责令其提交,但对方当事人无正当理由未予出示或者提交,对其主张不予采纳。申请人如认为这些证据对本案纠纷审理至关重要,则在仲裁过程中应要求对方当事人出示或者请求仲裁庭责令其提交。其未提出这一申请,应视为放弃自身程序权利,其要求被申请人为其主张的合同签订时间提供证据也违背了“谁主张谁举证”的基本原则。

此外,本院亦注意到申请人提供的证据在仲裁程序中均已提供,仲裁庭亦对其证明力作了审查和认定,并在此基础上就实体问题作出判断,这是法律赋予仲裁庭的合法及正当权力,在申请人未提供新的补强证据情况下,要求本院对原有证据证明力作出不同于仲裁庭的判断,实质属于对仲裁裁决的实体内容进行审查,与仲裁一裁终局的基本原则相悖,也是本案审查所要力图避免的。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五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申请人福建省中际远洋渔业有限公司关于撤销福州仲裁委员会2018年11月20日作出的[2018]榕仲裁字第337号仲裁裁决的申请。

案件申请费400元,由申请人福建省中际远洋渔业有限公司负担。

(责任编辑:买园园)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