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仲裁频道>>
仲裁制度创新供给与国际仲裁中心城市建设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来源: 仲裁圆桌 发布时间:2019-05-13 14:48:49

首先感谢社科院国际法研究所、对外经贸大学以及上海政法学院3家主办单位,给我们提供了非常好的平台。我今天要讲的主题跟前面一个主题的关联性非常强。刚才沈老师、敬东教授讲了很多问题,其实我也有共鸣。

1 01司法部主管全国仲裁工作为仲裁制度供给打开了新局面

3月28日,司法部在上海召开了全国仲裁工作会议。这次会议上我印象最深的还是傅政华部长讲话时说的第一句话:“这是《仲裁法》实施以来第一次全国仲裁工作会议,我们干成了多年想干而没有干成的事。”仲裁制度创新,随着去年的国务院机构调整,由司法部主管全国仲裁工作,形成了仲裁制度供给的新局面。为什么说是仲裁制度供给的新局面呢?在2017年第九届中国仲裁公信力论坛上,我讲过一个观点:包括仲裁法修订等一系列问题都需要顶层设计,仲裁事业的进一步发展要打开局面,就必须有一个明确的主管部门。在中国目前的国情和体制下,一个行业如果没有一个主管部门来非常清晰明确地履行推动行业发展的职责的话,那么很多事情是做不起来的。

2 01仲裁制度顶层设计必须关注仲裁区域发展不平衡的现实

关于仲裁法的修订,关于仲裁机构的性质,大家以往讨论得很多了。前两天,傅政华部长来我们机构调研,我们给他汇报了1988年市政府批复我们机构设立时的文件,文件的核心内容是三点:一是行政上贸仲上海分会隶属于上海市贸仲会;二是经济上为独立核算的事业单位,并要逐步做到自负盈亏;三是对外是独立的民间仲裁机构。值得一提的是,这三点内容都是在1988年提出的。第四届仲裁圆桌论坛是去年10月份举办的,但是那个时候跟现在相比有了较大的差别。去年底,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完善仲裁制度提高仲裁公信力的若干意见》,明确规定仲裁机构的性质是公益性非营利法人。在接下来仲裁法修订的时候,我们一定要关注和重视仲裁区域发展不平衡的现实。目前全国仲裁机构的发展有很大差异性,修法等顶层设计要充分考虑到这种差异性,应当鼓励具备条件的机构和所在城市的发展定位结合起来先行先试,做一些与国际接轨的探索和创新。仲裁行业的发展应当避免“一刀切”,避免全国250多家机构推行一种模式。对于这个问题,我们机构的工作人员体会是比较深的。

3 01仲裁制度创新供给推动国际仲裁中心城市建设

国务院关于自贸区深改方案对上海明确提出了打造面向全球的亚太仲裁中心这一目标,其实也涉及到的一些仲裁法修订的问题,也涉及到仲裁制度创新供给的很多具体问题。比如说,境外机构在国内仲裁作出裁决的效力问题,讨论了很多年,最高院也有一些案例。这其实就涉及到仲裁市场开放的问题。前些年,因为我本人工作经历的关系,在自贸区方案1.0版本的时候,关于法律服务业特别是律师行业的具体方案,我是深入参与的。涉及到密切中外律师事务所业务合作的方式和机制,最终起草了互派法律顾问和联营的文件。在自贸区方案2.0版本的时候,又涉及到允许国际知名仲裁机构入驻上海自贸区的问题。随后就有了港仲、ICC、新仲、KCAB等机构的入驻。对于这样的问题,本地的仲裁机构应该怎么来看待?有一种说法,包括有些国内的其他仲裁机构就说,你们一定要向有关部门反映,通俗地讲他们就是来争夺仲裁市场的。但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我觉得有一点是必须要考虑的,那就是上海这座城市的品格。在去年的进口博览会上,总书记在主旨演讲中专门讲到,一个城市有一个城市的品格,上海背靠长江,面向太平洋,长期开中国风气之先,上海之所以发展得这么好,同其开放的品格、开放的优势紧密相连,所以说开放、包容是上海最鲜明的品格。所以,我们必须从开放、包容的视角来看待仲裁市场的开放问题。原来在开放上海律师服务市场的时候,我们已经关注到,当时上海70%以上的涉外律师是外资所培养出来的。中国加入WTO之后,国务院在2001年底出台了境外律师事务所驻华代表机构管理条例,进一步放开了外国律师事务所进入中国地区和数量方面的限制。这么多年来,上海国内律师业的发展速度是远远高于外资所的,从律师业来看,开放带来的效应远远大于业务竞争的作用。但是,对于外国律师事务所直接聘用中国律师、提供中国法律服务的这些方面到现在也没有放开限制。因此,在这一点上,同为法律服务业的律师业的开放历程值得我们仲裁业界充分借鉴。

回应刚才大家说的很多问题,上海除了城市品格,除了以往在律师领域开放的传统以外,还有就是上海目前是法律服务资源、律师资源,尤其是仲裁资源最多的一个城市。从数据上看,2018年的时候,司法部发布公告全国的外国律师事务所驻华代表机构一共是230家,其中上海有122家,占到了53%。其实像上海国际仲裁中心,我们的仲裁条款基本上都是律师和公司法务推荐和草拟的。这是一个庞大的法律服务的资源。从仲裁机构的角度来讲,除了我们本地的机构之外,还有4家境外著名的机构在上海设立办事处,所以上海比国内其他城市更具有打造国际争议解决中心的优势。

对于国际争议解决中心城市,从发展历程来看,一种是自发形成的,像伦敦就是随着其金融中心、航运中心的建设,法律服务资源、争议解决资源不断集聚,逐步形成了它在国际仲裁中心城市方面的地位。还有一种就是亚太地区的政府主导型,例如新加坡、香港、首尔等。去年,日本在大阪也成立了国际争议解决中心,接下来在东京也会成立。反观上海,如果政府不主导的话,这个发展过程将是非常长的。2013年,“一带一路”倡议提出来的时候,对于这个愿景,很多人都没想到能够取得目前那么大的成就。对于国际仲裁中心城市,我觉得上海有条件去做这件事。对于所涉及的仲裁制度创新供给,就需要解决好一些具体问题。例如,对于境外仲裁机构的问题,就不能回避境外机构在内地进行仲裁的讨论,这也涉及到法院对于这些裁决的承认和执行问题,又关系到我国加入《纽约公约》时所作的保留问题。还有临时仲裁的问题,境外不少机构很多时候是作为仲裁员指定机构的,香港为了支持香港仲裁中心的建设,在《香港仲裁条例》中授权港仲作为临时仲裁的仲裁员指定机构,不少国家和地区是法院作为仲裁员指定机构。境外机构本来在境外可以做的,它到上海来开展业务,它可不可以做,如果它可以做,那么国内的机构怎么办?这是接下来需要明确的一些问题。

(责任编辑:买园园)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