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仲裁频道>>仲裁案例>>
以欺诈或违反公共政策为由申请撤销仲裁裁决门槛要求很高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来源:万邦法律发布时间:2019-04-28 14:41:20

导语

仲裁过程中, 被申请人没有要求某些关键证人提供证据,也没有披露某些文件。据此,申请人主张被申请人隐瞒真实事实,扣留和隐藏关键证据,故意在仲裁中做出虚假陈述,并以裁决系因欺诈做出或违反公共政策为由申请撤销仲裁裁决。被申请人的一名雇员还提交了一份宣誓证词,以支持申请人的撤销申请。申请撤销仲裁裁决能否成功?

2019年3月13日,在BVU v BVX [2019] SGHC 69一案中,新加坡高等法院根据《新加坡国际仲裁法》的规定驳回了申请人以欺诈或公共政策为由撤销仲裁裁决的申请。

本案案情

本案的仲裁是一家南美洲货物供应商(申请人)针对一家韩国国有公司(被申请人)提起的,理由是被申请人违反购买协议。仲裁中争议的两个关键问题如下:其一、对协议的解释,即是否要求被申请人完成最低数量的订单,以及是否存在违约行为。其二,根据韩国法律,被申请人是否有义务在向申请人购买之前进行公开招标,因此导致被申请人无法直接向申请人下达订单。

在上述两个问题上,仲裁庭多数意见均支持了被申请人。首先,他们发现协议没有规定被申请人的最低数量订单义务,因此没有违约。其次,依照韩国公共采购法,被申请人在向申请人购买之前都要求进行公开招标,申请人无法提供任何相反的专家证据予以推翻。

裁决做出后,申请人以裁决系因欺诈做出或违反公共政策为由申请撤销仲裁裁决。申请人主张,被申请人没有要求某些关键证人提供证据,也没有披露某些文件。据此,申请人认为被申请人通过隐瞒真实事实,扣留和隐藏关键证据,故意在仲裁中做出虚假陈述。被申请人的一名雇员还提交了一份宣誓证词,以支持申请人的撤销申请。

其后,申请人申请传票,要求该雇员出示四类文件(均属于被申请人的内部文件)。被申请人申请撤销该传票。

新加坡高等法院裁判及其理由

新加坡高等法院对申请人的撤裁申请以及被申请人的撤销传票申请进行一体审查,理由是如果法院未采信申请人的撤销裁决申请,则传票调取文件则无必要。经过审理,新加坡高等法院驳回了申请人撤销裁决的申请,并准许被申请人撤销传票的申请。

法院认为,必须达到较高的门槛才能以欺诈或违反公共政策为由撤销裁决,这一点没有争议。只有在有令人信服的有力证据的情况下才能推断出存在欺诈行为,而且,必须有很高的举证标准证明裁决是以欺诈或不合情理的手段作出的,并因此违反公共政策,才能构成撤销仲裁裁决的事由。

法院认为,根据

Swiss Singapore Overseas Enterprises Pte Ltd v Exim Rajathi India Pvt Ltd [2010]1 SLR573

和Dongwoo Mann Hummel Co Ltd v Mann Hummel GmbH [2008]3 SLR(R)

两个判例,以不披露或隐瞒证据以撤销裁决必须满足三项要求:

首先,必须证明存在蓄意隐瞒以欺骗仲裁庭的行为;

第二,故意隐瞒与有利于隐瞒方的决定之间必须有因果关系;

第三,不披露没有充分理由。

关于撤销传票,法院认为,同样要满足很高的门槛要求,但如果所申请的文件显然不相关,或者传票申请是滥用程序或用于其他目的,就满足门槛要求。

此外,如果在申请撤销仲裁裁决阶段提出新的证据来证明欺诈,申请人必须证明在仲裁时该证据不存在或经过合理的努力无法获得该证据。

(一)关于是否存在蓄意隐瞒以欺骗仲裁庭的行为

法院认定,不存在蓄意隐瞒以欺骗仲裁庭的行为。

首先,被申请人没有义务在仲裁期间传唤雇员作为证人或提供传票中列出的文件。这是因为仲裁庭没有做出此类命令,而且2010年《国际律师协会国际仲裁取证规则》也没有规定披露所有文件或出示证人的一般义务,除非依赖这些文件或证人。

其次,仲裁庭已经审查了是否应在仲裁期间传唤该雇员为证人的问题,并决定不命令被申请人传唤他为证人。法院认为,这类决定是争端解决程序中常见的现象,并没有欺诈性隐藏证据以欺骗法庭行为。

最后,如果申请人确实认为这几类文件根据《国际律师协会国际仲裁取证规则》第3(a)(2)条至关重要,在仲裁过程中可以要求对方提供所涉的文件,但申请人没有这样做。

(二)关于是否故意隐瞒与有利于被申请人的决定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

法院也不认为雇员的证据和内部文件会对仲裁庭作出有利于被申请人的裁决产生影响。法院认为,雇员的事实证据极不可能改变多数仲裁员就韩国采购法问题做出的决定,因为这是一个法律问题,而不是事实问题。关于协议规定的义务,法院认为,双方当事人的立场均是协议应以客观的方式解释,因此雇员的个人和主观意见不会影响仲裁庭的裁决。

(三)关于是否有充分的理由不披露

被申请人有充分的理由不披露自己的内部文件和通信,也不传唤雇员作为证人,被申请人认为这些文件和通信在法律上无关紧要,这一立场符合法律规定。被申请人已向仲裁庭清楚地解释了其立场,并决定冒由此可能被作出不利决定的风险。

(四)传票应否作废

关于传票申请,法院认为,基于上述理由,这些文件显然与上述程序无关。法院还认定,传票是滥用程序。法院认为,申请人试图通过就案情实体问题提出后门上诉来重新审理仲裁已经处理的争议。申请人没有能够解释,既然其认为这些文件如此重要,为什么在仲裁期间没有依照《国际仲裁法》第13条要求法院协助调取文件。因此,法院撤销了传票 。

本案启示

新加坡《国际仲裁法》(IAA)第24(a)条规定:“......除了示范法第34条第(2)款规定的理由外,高等法院还可以撤销仲裁庭的裁决,如果裁决的做出受到欺诈或腐败的诱导或影响的。”联合国贸易法委员会示范法第34(2)(b)(ii)条规定“只有当法院认定裁决与该国的公共政策相冲突时,才可以撤销仲裁裁决。”本案说明了在新加坡以欺诈或公共政策为由申请撤销裁决需要达到极高的举证标准,包括需要证明故意隐瞒与裁决之间的因果关系。而本案对于当事人和代理人的启示则是,在仲裁期间,当事各方如果认为相关证据极为重要,应充分利用《新加坡国际仲裁法》或任何可适用的规则从其对手处获取证人证言和文件。如果当事人在仲裁期间没有申请调取而是等到申请撤销裁决时才提出申请,就容易被法院认定属于滥用程序提出的后门上诉,导致败诉。

(责任编辑:买园园)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