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仲裁频道>>
内地和香港仲裁的跨境保全问题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来源:中国仲裁 发布时间:2019-04-09 17:37:12

一裁仲案组由一裁律师事务所及其他跨平台的仲裁员、律师和青年仲裁人组成,专注境内外商事仲裁,主要领域为金融资本房地产高科技建设工程和仲裁司法审查。首席专家:林一飞 邮箱:info@cnarb.com

一裁:内地和香港仲裁的跨境保全问题

一、《安排》出台前商事仲裁的跨境保全二、海事仲裁的跨境保全

三、《安排》关于跨境保全的规定

四、简易流程图

保全是仲裁实务中经常采用的一种诉讼措施,当事人可能出于执行裁决的考虑,也可能出于保障和促进仲裁程序进行的考虑,甚至可能出于仲裁策略的考虑,在仲裁程序开始前、进行中甚至是结束后申请保全措施。在内地进行的仲裁案件并在内地申请保全的,无论是财产保全、证据保全或是行为保全,都有相应的法律依据,通常不会引起当事人太大的担忧。但在涉外或跨境仲裁实务中,则可能产生保全的问题。尤其作为经常要处理涉外仲裁的从业者而言,面临相关客户的财产全球化分布的情况下,经常要考虑的一个问题是——对方企业在其他法域境内,是否有可保全的财产,保全的程序复杂与否?境外保全的法律和实践不一,往往需要咨询相关的当地专家。但在这诸多境外之地中,与中国内地的仲裁实践最密切相关的法域之一,是香港特别行政区(以下简称“香港”)。涉港的仲裁案件(无论在内地或是香港进行仲裁程序)在保全上如何处理也是我们在实务中经常要去触碰和讨论的问题,但囿于相关规定,往往不能完全尽如人意。

但今后这一方面的跨境保全将有了较为充分的法律依据。2019年4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和香港政府律政司在香港签署《关于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就仲裁程序相互协助保全的安排》(以下简称“《安排》”),首次明确允许香港仲裁程序的当事人向内地法院申请保全,以及内地仲裁程序的当事人向香港法院申请强制令和其他临时措施。

为了更好地了解内地和香港仲裁涉及到跨境保全的规定,本文将首先阐述《安排》出台前商事仲裁的跨境保全和具有一定例外性的海事仲裁的跨境保全,再就《安排》关于境外保全的具体规定进行简要分析。

一、《安排》出台前商事仲裁的跨境保全

实务中最常见的涉及香港的跨境保全主要包括以下两种情形:(1)仲裁在内地进行,但当事人希望在香港进行保全;(2)仲裁在香港进行,但当事人希望在内地进行保全。

就第一种情形而言,案件在内地仲裁而当事人向香港申请保全在香港法上有法律依据。香港《仲裁条例》(第609章)第45条第2款明确规定了不论仲裁是否在香港进行,香港原讼法庭都可依当事人的申请颁发临时措施,并且在仲裁程序启动前也可以颁发临时措施。[1]该条第5款还规定了香港原讼法庭就在香港以外的地方进行的仲裁程序允许作出临时措施的条件有二:(1)该仲裁程序能引起一项可根据香港《仲裁条例》或任何其他条例在香港强制执行的仲裁裁决(不论是临时裁决或最终裁决);以及(2)当事人申请的临时措施属于原讼法庭可就仲裁程序而在香港颁发的临时措施的类型或种类。[2]

Chen Hongqing v Mi Jingtian &Others案即是近期的一个例子。[3]在该案中,被告将持有的香港公司China Shanshui Investment CompanyLimited (CSI)的股票质押给原告,作为被告借款合同的担保;质押合同规定,被告在履行借款合同义务前不得未经同意转让质押的股票。然而,未经原告同意,被告将CSI的股票卖给Asia Cement Corporation(ACC);ACC向CSI申请登记注册成为股东,但未获同意。质押合同的管辖法律为中国法,争议被提交至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原告在内地开展仲裁,同时要求香港法院颁令任命接管人来接管涉案的CSI股票,直至仲裁裁决。被告认为原告应该向仲裁庭或内地法院申请临时措施,若香港法院颁令,则僭越(usurping)内地法院的管辖。但香港法院最终颁令委任接管人,认为尽管内地法院作为国内仲裁监督机构,最为适合判断质押协议的效力等问题。但不意味着香港法院就不能颁令合适及需要的临时措施,来协助内地进行的仲裁程序.

就第二种情形而言,仲裁在包括香港在内的境外进行而当事人向内地法院申请保全的,就除海事之外的传统商事仲裁案件而言,法院一般不予支持。

在株式会社DONGWONF&B与上海乐韩商业有限公司货物买卖合同纠纷案中,申请人株式会社DONGWONF&B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递交财产保全申请书,称就其与被申请人之间的货物买卖合同纠纷,已向大韩商事仲裁院提起仲裁申请,大韩商事仲裁院已正式受理。为防止被申请人转移或隐匿财产,确保仲裁裁决的顺利执行,申请人申请对被申请人的财产进行保全。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七十二条规定,当事人申请财产保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涉外仲裁机构应当将当事人的申请,提交被申请人住所地或者财产所在地的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因申请人并非在中国申请仲裁,故申请财产保全,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不予受理。”[4]

在《安排》出台之前,香港商事仲裁在内地申请保全应当是没有成功的案例,实际上,内地仲裁到香港申请保全未见较多数量的公开案例。但实务界和理论界相应的讨论却从未停止过。这种情形,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相互执行仲裁裁决的安排》出台之前,颇有类似之处。    

二、海事仲裁的跨境保全

海事仲裁的情况比较特殊。在《安排》出台之前,事实上已经存在相应的法律和实践,对于境外海事仲裁的当事人向内地法院申请保全的情形,内地法律的态度是有限度的允许。允许的范围仅限于海事请求保全,不能扩大至其他非海事请求保全;保全对象也仅限于船舶、船载货物、船用燃油和船用物料,不能扩大至其他财产。

相关的规定包括:《海事诉讼特别程序法》第12条规定,“海事请求保全是指海事法院根据海事请求人的申请,为保障其海事请求的实现,对被请求人的财产所采取的强制措施。”第14条规定,“海事请求保全不受当事人之间关于该海事请求的诉讼管辖协议或者仲裁协议的约束。”《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事诉讼特别程序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8条规定,“海事诉讼特别程序法第十二条规定的被请求人的财产包括船舶、船载货物、船用燃油以及船用物料。对其他财产的海事请求保全适用民事诉讼法有关财产保全的规定。”第21条规定,“诉讼或者仲裁前申请海事请求保全适用海事诉讼特别程序法第十四条的规定。外国法院已受理相关海事案件或者有关纠纷已经提交仲裁,但涉案财产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当事人向财产所在地的海事法院提出海事请求保全申请的,海事法院应当受理。”

从以上规定可以看出,一般情况下:第一,对于船舶、船载货物、船用燃油和船用物料,无论是国内仲裁、涉外仲裁或者约定境外仲裁,海事请求权人都有权向海事法院申请海事请求保全;第二,对于其他财产保全,比如冻结被请求人银行存款、查封房产等,以及证据保全和行为保全,适用《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实务中,法院对于海事仲裁的保全,或许倾向于采取更为宽松、更加开放的支持的立场。

这方面有不少的案例。例如,在CAI国际公司(CAI International,Inc.)与大新华物流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诉前财产保全一案中,双方当事人就集装箱租赁合同产生的争议已提交美国仲裁协会仲裁,该案件正在仲裁审理过程中。后CAI国际公司向天津海事法院提出海事请求保全申请,请求依法冻结大新华物流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所属银行存款1000万美元,或查封、扣押、冻结其他等值财产。天津海事法院认为该海事请求保全申请符合我国有关民事法律规定,裁定准许该保全申请。[5]类似地,在诺登轮船有限公司与大新华物流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申请诉前财产保全案、[6]舟山××海运股份有限公司与Han某某买卖合同纠纷一案,[7]以及厦门西凌海运有限公司与非洲海上承运人有限公司(AFRICAN MARITIME CARRIERS LTD)海事请求保全申请案中,[8]申请财产保全的主体均为境外仲裁的当事人,涉案海事法院均裁定准许保全申请。

《安排》的出台,将进一步充实内地法院的法律依据,同时也将进一步便利国内海事仲裁在香港申请临时措施。

三、《安排》关于跨境保全的规定

从内容上看,《安排》共十三条,主要规定了保全的种类、可适用的仲裁程序的范围、受理申请的管辖法院,以及当事人应提交的申请材料等内容。

(一)保全的种类

根据《安排》第一条的规定,《安排》所称“保全”在内地和香港的范畴不完全一致。在内地,保全包括财产保全、证据保全、行为保全三种类型。在香港,保全则包括强制令以及其他临时措施。保全措施涉及当地程序法,也可能在实务操作上存在不同难度,不同类型的争议,应当采用何种合适的保全方式,需结合具体情况征询确定。

(二)可适用的仲裁程序的范围

《安排》的总体思路是适用于香港仲裁程序与内地仲裁程序。但是,由于两地实行的仲裁制度存在差异(例如,香港既存在机构仲裁,也有临时仲裁,而内地只有机构仲裁),故《安排》对于可适用仲裁程序的范围进行了界定。而在《安排》的框架下,目前只适用于存在机构管理的仲裁案件。对于内地仲裁程序而言,仲裁机构应为依《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成立的仲裁机构。然而,内地仲裁程序是否包括仲裁地在中国内地的其他境外仲裁机构进行的仲裁程序?例如,当事人约定国际商会仲裁院(ICC)管辖,同时约定仲裁地为上海。

对于香港仲裁程序,《安排》第二条有明确的规定,即可适用《安排》向内地法院申请保全的香港仲裁程序须以香港为仲裁地,且由以下机构或者常设办事处管理:(一)在香港设立或者总部设于香港,并以香港为主要管理地的仲裁机构;(二)中国加入的政府间国际组织在香港设立的争议解决机构或者常设办事处;(三)其他仲裁机构在香港设立的争议解决机构或者常设办事处,且该争议解决机构或者常设办事处满足香港政府订立的有关仲裁案件宗数以及标的金额等标准。由该条可知,若无机构介入,当无法适用《安排》提出保全申请。

(三)受理申请的管辖法院

根据《安排》第三条第一款的规定,如香港仲裁程序的当事人欲在内地申请保全,则其应向被申请人住所地、财产所在地或者证据所在地的内地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申请。此外,如上述地点在不同人民法院辖区的,当事人应选择向其中一个人民法院提出申请,不得分别向两个或者两个以上人民法院提出申请。在内地的仲裁实务中,实际上同一当事人向不同法院申请保全的做法。这在内地现行法下亦是可行的。值得一提的是,该种做法不适用于《安排》项下的香港仲裁程序当事人向内地申请保全的情形。

根据《安排》第六条的规定,如内地仲裁程序的当事人欲在香港申请保全,则其应向香港高等法院作出申请。

《安排》第八条还规定,被请求方法院在收到当事人的保全申请后,应尽快审查当事人的保全申请,经审查申请符合法律规定的应作出保全裁定或命令。

(四)当事人应提交的申请材料

根据《安排》第四条的规定,向内地法院申请保全的香港仲裁程序当事人应提交以下材料:

(一)保全申请书。根据《安排》第五条的规定,保全申请书应载明(i)当事人的基本情况;(ii)请求事项;(iii)请求所依据的事实、理由和相关证据;(iv)申请保全的财产、证据的明确信息或者具体线索;(v)用于提供担保的内地财产信息或者资信证明;(vi)是否已在其他法院、有关机构或者常设办事处提出本安排所规定的申请和申请情况;(vii)其他需要载明的事项。

(二)仲裁协议;

(三)身份证明材料。申请人为自然人的,应当提交身份证件复印件;申请人为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的,应当提交注册登记证书的复印件以及法定代表人或者负责人的身份证件复印件;

(四)在有关机构或者常设办事处受理仲裁案件后申请保全的,应当提交包含主要仲裁请求和所根据的事实与理由的仲裁申请文件以及相关证据材料、该机构或者常设办事处出具的已受理有关仲裁案件的证明函件;

(五)内地人民法院要求的其他材料。

根据《安排》第七条的规定,向香港法院申请保全的内地仲裁程序当事人应提交申请、支持申请的誓章、附同的证物、论点纲要以及法庭命令的草拟本,并应当载明下列事项:

(i)当事人的基本情况:当事人为自然人的,包括姓名、地址;当事人为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的,包括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的名称、地址以及法定代表人或者主要负责人的姓名、职务、通讯方式等;

(ii)申请的事项和理由;

(iii)申请标的所在地以及情况;

(iv)被申请人就申请作出或者可能作出的回应以及说法;

(v)可能会导致法庭不批准所寻求的保全,或者不在单方面申请的情况下批准该保全的事实;

(vi)申请人向香港法院作出的承诺;

(vii)其他需要载明的事项。

除以上明确提出的各项申请材料外,当事人在申请相应的财产保全时,需要根据具体法院的要求准备其他相应的材料。例如,内地法院可以要求申请人提供担保等,香港法院可以要求申请人作出承诺、就费用提供保证等。

四、简易流程图

结合上述分析,香港仲裁程序当事人向内地法院申请保全的流程如下图:

内地仲裁程序当事人向香港法院申请保全的流程如下图:


(责任编辑:买园园)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