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仲裁频道>>
“网络主播独家合作协议”具有可仲裁性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来源: 临时仲裁ADA发布时间:2019-01-09 15:02:31

审理法院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号

(2018)粤01民特1208号

裁判日期

2018.12.26

当事人

申请人:张威凯

被申请人:广州虎牙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虎牙公司)

案情

申请人张威凯请求确认其与虎牙公司于2018年3月1日签订的《虎牙主播独家合作协议》(以下简称《合作协议》)中的仲裁条款无效。理由:

2018年3月1日,张威凯与虎牙公司签订了《合作协议》,其中第十三条第2款约定:“因本协议引起的相关争议,各方应友好协商解决,若协商不成,各方同意将纠纷提交至广州仲裁委员会,按照该机构有效的仲裁规则仲裁解决”。张威凯认为,双方签订的上述协议实际是一份《劳动合同》,双方构成了劳动关系,应当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仲裁法》的相关规定。根据法律规定,上述协议所约定的仲裁条款应属于无效。

被申请人虎牙公司答辩称:

一、双方是平等的商事合作关系,而非劳动关系。张威凯利用网络自由安排,为虎牙公司的游戏平台提供游戏解说业务,无需到虎牙公司工作,不需要接受虎牙公司的考勤、人事管理和劳动纪律约束。

二、《合作协议》是双方真实的意思表示,合法有效,不存在任何无效情形。双方之间因履行该协议产生争议,依法应依约定由中国广州仲裁委员会仲裁。张威凯的申请没有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予以驳回。

申请人张威凯提交了《合作协议》作为证据,拟证明该协议为劳动合同,双方之间构成劳动关系,不属于中国广州仲裁委员会受理范围,所以涉案仲裁条款无效。虎牙公司的质证意见为:对该协议的真实性、合法性予以认可,关联性不予认可。

法院查明和认定

经审查查明:

2018年3月1日,虎牙公司(甲方)与张威凯(乙方)签订《合作协议》。其中约定:“甲方是一家文化娱乐公司,旗下运营的“虎牙直播”是国内领先的互联网直播互动平台。乙方作为网络直播内容发布者(主播),是一名具有直播及演艺特长,有志于长期在虎牙直播平台上发展的主播。二、合作内容:1.甲方向乙方提供直播分享技术和服务,提供大量的平台用户资源,维护和优化直播平台,并对乙方进行独家宣传包装和商业推广。2.乙方在本协议约定期间在甲方及其关联公司运营的虎牙直播平台及其平台、网站、软件上进行直播,并积极配合甲方的宣传推广和安排的商业活动。3.在乙方直播过程中获取的收益的基础上,甲方按约定向乙方支付额外的合作费用。4.乙方授权甲方在本协议有效期间为乙方进行独家全权商业代理和行纪安排,甲方有权以乙方名义对外签订合同,为乙方安排商业活动。5.甲、乙双方通过本协议建立独家商业合作关系,乙方作为甲方直播平台用户应当遵守甲方平台规则,不代表双方存在任何法律或事实上的雇佣、劳动关系。乙方直播过程中受到和造成的任何人身、财产损害,及在甲方平台上与第三方之间的任何纠纷,均与甲方无关。……四、合作费用:1.乙方在合作期间满足甲方直播要求且无违约行为,甲方将向乙方支付合作费用。2.本协议的合作费用包括【基础合作费用和道具(礼物)分成】两部分。……(2)道具(礼物)分成:乙方在甲方平台进行网络直播获得用户赠送的虚拟道具(礼物)、守护、贵族等,按照甲方平台兑换规则获得的分成部分收益。……十三、争议解决条款:……2.因本协议引起的相关争议,各方应友好协商解决,若协商不成,各方同意将纠纷提交至广州仲裁委员会,按照该机构有效的仲裁规则仲裁解决”等。虎牙公司在甲方处加盖合同专用章,张威凯在乙方处手写签名并捺指模。

后双方因上述《合作协议》发生争议,虎牙公司向中国广州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申请。

本院认为:

劳动关系是双方当事人通过合意,由劳动者提供劳动,用人单位给付报酬所形成的具有经济人身从属性的权利义务关系。确定是否属于劳动关系,其核心是在劳动关系存续的情况下,劳动者在劳动的地点、内容、方式、过程等方面是否均受用人单位的约束,约束的方式既包括规章制度,也包括具体的管理行为。本案中,首先,涉案《合作协议》明确约定甲、乙方通过本协议建立商业合作关系,乙方作为甲方直播平台用户应当遵守甲方平台规则,不代表双方存在任何法律或事实上的雇佣、劳动关系。乙方直播过程中受到和造成任何人身、财产损害,及在甲方平台上与第三方之间的任何纠纷,均与甲方无关。可见,张威凯与虎牙公司并没有订立劳动合同的合意。其次,张威凯利用虎牙公司提供的技术,在虎牙公司的平台上进行直播,双方约定合作费用包括基础合作费用和道具(礼物)分成,其中道具(礼物)分成是张威凯以自己的名义接受游戏用户赠送的虚拟道具,然后再按照虎牙公司制定的兑换规则获得收益。同时,张威凯自主决定工作时间、地点、内容和方式,不受虎牙公司规章制度约束。鉴此,本院认为,涉案《合作协议》实质为服务合同,双方之间权利义务关系的约定不符合劳动关系的特征,双方不构成事实劳动关系。

《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十六条规定:“仲裁协议包括合同中订立的仲裁条款和以其他书面方式在纠纷发生前或者纠纷发生后达成的请求仲裁的协议。仲裁协议应当具有下列内容:(一)请求仲裁的意思表示;(二)仲裁事项;(三)选定的仲裁委员会”。涉案《合作协议》第十三条“争议解决条款”第2款约定:“因本协议引起的相关争议,各方应友好协商解决,若协商不成,各方同意将纠纷提交至广州仲裁委员会,按照该机构有效的仲裁规则仲裁解决。”由此可见,协议签订各方对以仲裁方式解决合同争议以及由中国广州仲裁委员会管辖合同争议的意思表示真实明确,该仲裁条款合法有效。

如前所述,涉案合同属于商事合同而非劳动合同,因此,基于该合同所产生的争议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二条规定的仲裁管辖范围。因此,张威凯以涉案合同实际上是劳动合同、双方构成劳动关系为由,请求确认合同中的仲裁条款无效的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二条、第十六条、第二十条之规定,裁定如下:驳回张威凯的申请。

评案

《仲裁法》第2条规定:“平等主体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之间发生的合同纠纷和其他财产权益纠纷,可以仲裁。”这是我国商事仲裁中有关纠纷可仲裁性的规定,根据前述规定,仲裁适用范围仅限于合同纠纷和其他财产权益纠纷。同时,《仲裁法》第3条从反面对纠纷的可仲裁性进行了规定,“下列纠纷不能仲裁:(一)婚姻、收养、监护、扶养、继承纠纷;(二)依法应当由行政机关处理的行政争议”。《仲裁法》77条进一步就劳动争议的可仲裁性进行了规定,“劳动争议和农业集体经济组织内部的农业承包合同纠纷的仲裁,另行规定”。本案所涉争议是否具有可仲裁性,关键在于涉案《虎牙主播独家合作协议》的定性。如果前述合同属于劳动合同,则根据《仲裁法》第2条及第77的规定,涉案纠纷不具有可仲裁性;相反,如果涉案合同属于一般性的服务提供合同,则根据《仲裁法》第2条的规定,涉案纠纷具有可仲裁性。从实务来看,判断是否属于劳动合同关系,关键在于当事人之间是否存在身份、人格上的从属性,如在(2015)沪高民一(民)申字第1022号中,上海高院指出,“双方也不具有身份、人格上的从属性……均不足以证明双方存在劳动关系”。这一点与本案法院作出的有关“确定是否属于劳动关系,其核心是在劳动关系存续的情况下,劳动者在劳动的地点、内容、方式、过程等方面是否均受用人单位的约束”的表述相一致。本案中,既然双方之间并非劳动合同关系,根据《仲裁法》第2条的规定,所涉纠纷则具有可仲裁性。

纠纷事项的可仲裁性要求在仲裁司法审查环节也有体现。在申请确认仲裁协议效力方面,根据《仲裁法》第17条第1项的规定,纠纷事项不具有可仲裁性的,仲裁协议无效。在申请撤销或不予执行国内仲裁裁决方面,根据《仲裁法》第58条、《民事诉讼法》第237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仲裁裁决执行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13条的规定,纠纷事项不具有可仲裁性的,构成“仲裁机构无权仲裁”的撤裁或不予执行仲裁裁决事由。另外,在外国仲裁裁决的承认和执行方面,根据《纽约公约》第5条的规定,涉案纠纷不具有可仲裁性的,人民法院应当不予承认和执行该仲裁裁决,且可仲裁性同公共政策一并属于法院可依职权主动予以审查的事项。

虽然《仲裁法》第2条、第3条分别从正、反两个方面对纠纷的可仲裁性进行了规定,但对于可仲裁性的识别或判断标准,现行法并未予以明确。同时,现行法有关仲裁适用范围的规定相对保守,与国际先进做法和国际商事仲裁的发展趋势存在一定的差距。以反垄断争议为例,“欧美一些国家的立法与司法实践中,已不将公共政策作为反垄断争议可仲裁性问题上的决定因素,部分国家已将反垄断争议纳入仲裁事项的范畴……我国现阶段对能否通过仲裁途径进行垄断纠纷的权利救济尚无法律明确规定,而且至今尚未见垄断纠纷进行仲裁的实践”[(2015)苏知民辖终字第00072号]。对于此类问题,希望《仲裁法》修改时能够给予关注。

(责任编辑:买园园)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