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仲裁频道>>研究专题>>仲裁文化>>
“确定的法律关系”与仲裁协议效力:比利时法院的最新实践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来源:上海国际仲裁中心官方微信发布时间:2018-11-09 12:46:35


编者按:足球运动的商业化、职业化和全球化发展使其在人类生活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由于足球运动的国际体育争议频增,针对足球运动的争议解决实体法律和程序法律研究,也逐渐成为理论和实务界人士共同关注的课题,这其中不可忽视的是仲裁在解决足球运动所涉相关商业和法律争议时所扮演的重要角色。在2018年8月29日的一份判决中,比利时布鲁塞尔上诉法院认定尽管在国际足联(“FIFA”)章程中有约定提交国际体育仲裁院(“CAS”)仲裁的条款,但因该仲裁条款未能识别任何“确定的法律关系”(defined legal relationship)而无效。尽管有关“确定的法律关系要求”很少在实践中引起问题,但鉴于《国际足联章程》在足球法律领域的巨大影响力,布鲁塞尔上诉法院在本案中作出的判决意见,显然对于体育仲裁法律制度未来的发展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本期资讯将简要对此予以介绍,以飨读者。

案件背景

2015年,隶属于比利时足球协会(“URBSFA”)的第三级足球俱乐部,瑟兰皇家足球俱乐部(“RFC Seraing”)与一家来自马耳他的Doyen Sports Investments Limited(“Doyen Sports”)签订了两份球员第三方所有权协议(Third Party Ownership,以下简称“TPO协议”)。i 

经调查,国际足联纪律委员会认为,瑟兰皇家足球俱乐部签订TPO协议的行为同时违反了国际足联现行规定中的第18条b款和18c款的规定,即“签署使第三方能够在球员工作或转会中影响球员使其丧失独立性的协议,……,与第三方订立协议的合同中,第三方有权获得某些球员未来转会的相关的补偿,同时被授予取得转让或未来转让相关补偿的权力。”因此,国际足联纪律委员会决定禁止瑟兰皇家俱乐部在四个连续注册期内在国家及国际级层面上注册球员,并处以150,000瑞士法郎的罚款。  

2016年3月9日,瑟兰皇家俱乐部针对国际足联的决定,向国际体育仲裁院提出上诉ii,认为国际足联关于第三方所有权的禁止性规定违反了欧盟法律,要求国际体育仲裁院撤销国际足联的处罚决定。国际体育仲裁院审查后确认了国际足联现行规定中第18条b款和18c款的效力以及欧盟法和瑞士法下的球员转会制度(自由转会,竞争法和人权)。但考虑到对瑟兰皇家俱乐部施加的制裁过于严厉,国际体育仲裁院最终裁决将禁令持续时间缩短减少为三个连续注册期。此后,瑟兰皇家俱乐部向国际体育仲裁院所在的地的瑞士联邦法院申请撤销该仲裁裁决,瑞士联邦法院于2018年2月20日驳回了该申请。iii 

与此同时,瑟兰皇家俱乐部和Doyen Sports在比利时法院启动了对比利时足协、欧足联(“UEFA”)和国际足联的诉讼,其主张国际足联禁止TPO协议与欧盟法律不相容。国际足联遂以国际足联章程中存在仲裁协议约束其与瑟兰皇家俱乐部为由,向比利时法院提出管辖权异议。

比利时法院的认定

2018年8月29日,布鲁塞尔上诉法院第18审判庭在其第二份中间判决中就管辖权问题作出了决定,认定其对本案有管辖权。

布鲁塞尔上诉法院认为,根据比利时法典(Code Judiciaire Belge)第1681条的规定,有效的仲裁协议应当明确其所处理的争议具有“确定的法律关系”。同时,根据国际商事仲裁理事会(“ICCA”)关于《纽约公约》的适用指南,这一要求旨在阻止当事人将他们之间可能出现的任何和所有争议提交仲裁。这与欧洲人权法院第6.1条和欧盟基本权利宪章第47条所规定的诉诸司法的权利、尊重当事人意思自治原则(特别是有必要避免当事人对未经预期的争议适用仲裁),以及防止处于更强谈判地位的当事人将争议解决管辖场所强行施加于另一方的法律原则是相吻合的。

在此背景下,布鲁塞尔上诉法院继续分析《国际足联章程》中的仲裁条款。法院认为,《国际足联章程》中关于诉诸国际体育仲裁院仲裁的条款内容范围非常宽泛,即仅仅表述为国际足联与其联盟、联盟成员、俱乐部、俱乐部成员、球员、官员和其他协会官员等之间的所有争议将提交国际体育仲裁院仲裁【FIFA recognises the independent Court of Arbitration for Sport (CAS) with headquarters in Lausanne (Switzerland) to resolve disputes between FIFA, Members, Confederations, Leagues, Clubs, Players, Officials, intermediaries and licensed match agents】,但没有任何规范或表明有关的争议所涉及的法律关系。

国际足联在案件中主张,其章程中的仲裁条款本身涉及的属物管辖权(ratione materiae)范围,是可以通过一些外部因素直接或间接予以确定的,比如,这些条款涉及的是国际足联的具体活动及其与成员之间的关系,而且国际体育仲裁院仅能受理“体育纠纷”。但布鲁塞尔上诉法院认为,国际足联的法规或活动的性质以及国际体育仲裁院只能处理与体育相关争议的事实,都得不出“确定的法律关系”。相反,国际体育仲裁院作为一个独立的机构,完全可以在不受制于《国际足联章程》的情况下修改其自身的章程来调整其受案范围。此外,法院认为尽管瑟兰皇家俱乐部在其章程中承诺其将遵守比利时足协、欧足联和国际足联的章程、规定、指令和决定,但这仅表示其接受仲裁的义务来源,而不能代表《国际足联章程》中已经明确了仲裁的具体事项。法院还认为,支持仲裁的原则固然重要,但其前提是不能偏离法律规定的要求。最后,法院也不予认同国际足联关于将公司章程中仲裁条款类比适用于本案的观点,因为这类条款仅涉及公司与股东之间的基于公司法纠纷。

最终,布鲁塞尔上诉法院认为,仲裁条款即使只涉及双方当事人,也只能涵盖该双方当事人之间特定的法律关系,而不能涵盖双方将来可能发生的所有争议;在没有任何“确定的法律关系”的情况下,《国际足联章程》将提交国际体育仲裁院仲裁作为其与相关主体之间任何争议的一般解决方法,并不构成比利时法律下的有效仲裁协议。

简要评论

从本案中可知,按照国际足联过往的做法,其通常会向直接向国际体育仲裁院申请仲裁,而不会确定其提交仲裁的争议。同时,根据其章程,国际足联也会要求其各下属的足协、会员协会和联盟承认国际体育仲裁院的管辖权,并且必须在其章程或条例中包含一项规定,即有关争议必须通过仲裁解决,除非国际足联另有规定。

但根据《承认和执行外国仲裁裁决公约》(“《纽约公约》”)第二条第 (1)款的规定,《纽约公约》下各缔约国应当承认其效力的仲裁协议涉及产生于“确定的法律关系”的争议,不论是不是合同关系。根据该规定,一个仲裁协议如果仅仅表述为把将来双方之间可能发生的基于任何事项所产生的所有争议提交仲裁,那么这个仲裁协议是不生效的;换言之,仲裁协议应当明确其处理的争议所涉及的法律关系,包括但不限于合同法律关系。对此,包括《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商事仲裁示范法》在内的大多数仲裁立法均予以明确规定,即要求当事人在其仲裁协议中确定他们希望将争议提交仲裁的“明确的法律关系”。

布鲁塞尔上诉法院在本案中的认定意见事实上是在告诉相关主体,必须在《国际足联章程》以外找到直接的要素来明确存在“确定的法律关系”,并根据适当的程序权利确定其重要性,而坚持这一标准的目的正是基于广泛适用的适当程序(due process)的一般原则。从另一个角度上看,布鲁塞尔上诉法院的意见本质上并未排除足球俱乐部通过自身章程遵守国际足联规定而签订仲裁协议的能力,也没有否定诉诸仲裁解决足球争议的程序价值,其强调仲裁协议所涉争议必须具备“确定的法律关系”,反而可以视为法院对仲裁法律制度价值的充分尊重,以此促成国际足联今后重新调整其相关文件中仲裁协议的表述方式,以确保其合法性和可执行性。

(责任编辑:买园园)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