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仲裁频道>>业界动态最新动态>>
“农村土地承包仲裁裁决书点评”征文活动
30份仲裁裁决书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来源:法制日报——法制网发布时间:2018-07-09 14:12:19

“农村土地承包仲裁裁决书点评”征文活动

30份仲裁裁决书 

农村土地承包仲裁裁决书①

某市某区A与丙村土地承包纠纷仲裁裁决书

申 请 人:A,某区甲镇乙村村民

被申请人:某市某区甲镇丙村经济合作社

法定代表人:Bf,甲镇丙村经济合作社社长

委托代理人:Bd,甲镇丙村会计

一、案由

申请人A诉被申请人某区甲镇丙村经济合作社土地承包经营权纠纷一案,本会依法组成仲裁庭进行了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称:1985年4月9日申请人与甲镇丙村村民A1结婚,1989年申请人将户口从某省迁入甲镇丙村,于同年分得口粮田1.2亩,梨树15棵,年收入1500元。1996年因夫妻感情破裂二人离婚,但申请人户口未从丙村迁出,所分得的土地暂由A1进行耕种。2007年申请人再婚,2009年将户口迁至甲镇乙村,在乙村未享受土地承包经营权。2010年国家发放土地差额补偿款时,申请人到乙村领款时得知,以前的补偿款在原户籍地的丙村,随后申请人到被申请人索要补偿款,被告知申请人的土地在1998年土地确权时就没有了。为此申请人多次找被申请人主张权利,但被申请人一直不能落实申请人的合理要求,双方由此产生纠纷,特向贵委提出仲裁申请:

1、要求被申请人依法对申请人进行土地确权;

2、要求被申请人给付申请人拖欠至今的土地收益补偿款6万元。

被申请人称:1996年A离婚后便离开丙村,但户口未迁出,1998年初村里重新分地、分树。A分得一等地0.53亩,二等地0.33亩,果树一份,都在A1名下。同年A户口从A1家迁出,当时甲镇肖场村书记A2(A的表弟)找到丙村,说A户口没地方放,先放在丙村散户里,以后她什么东西都不要,权利义务也不享受,所以就将A的户口暂时放在了丙村的散户里。1998年“五河十路”工程开工,要求统一种植黄金梨,所以集体将一等地统一收回种植,种好后再按在册人口重新分配,每人分得21.7棵树(近半亩地),因之前A2的承诺,所以没有给A分地。A所分得的二等地0.33亩从1998年至今还在A1名下。

查明:申请人A原系某省涿洲市义和庄乡陶营村人,1985年与甲镇丙村村民A1结婚,1989年1月19日将户口从某省涿洲市迁入甲镇丙村。1996年因夫妻感情破裂二人离婚,离婚后申请人不在丙村居住,但户口未从丙村迁出。1998年土地二轮延包时丙村按在册农业户籍人口进行土地确权,申请人分得一等地0.53亩,二等地0.33亩,分在其前夫A1的名下。同年申请人的户口从A1家迁出,因户口没地方放,暂时放在丙村散户里。2002年“五河十路”工程开工,某区要求“五河十路”沿线统一种植黄金梨,故丙村将确权到户的所有“一等地”统一收回种植了黄金梨,种好后又按2002年在册农业户籍人口进行了重新分配,每人分得21.7棵树(近半亩地)。当年丙村以申请人已不在村里居住和甲镇肖场村村民A2的承诺(A在丙村不享受任何权利义务,只将户口暂放在丙村)为由,没有给申请人分树。庭审过程中丙村提供了甲镇肖场村村民A2出具的申请人不在丙村享受任何权利义务的亲笔证明。1998年申请人分得的二等地0.33亩从l998年至今还在申请人前夫A1的名下。

2007年申请人再婚,嫁到了甲镇乙村,2009年12月22日将户口从甲镇丙村迁至乙村。申请人将户口迁至乙村后,该村土地确权工作已完成,故申请人在乙村没有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2014年3月17日,甲镇乙村民委员会出具了申请人在乙村没有享有土地承包经营权的证明。

2010年申请人到甲镇乙村领取国家发放的粮食直补资金,乙村告知申请人应到原户籍地丙村领取,随后申请人到丙村领款时才得知,自己的土地已于2002年就被收回了,双方由此产生纠纷,遂到我会提出仲裁申请。

二、仲裁决定

本会认为:申请人要求被申请人依法对其进行土地确权一事,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本庭予以支持;申请人要求被申请人给付申请人拖延至今土地收益补偿款6万元,因理由不充分,证据不足,本庭不予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纠纷调解仲裁法》第二条第五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三十条内容之规定裁决如下:

(一)被申请人在接到本裁决书之日起30日内,将2002年收回的0.53亩土地继续确权给申请人。申请人在现居住地甲镇乙村没有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之前,被申请人在土地二轮延包工作到期前不得单方收回申请人的土地承包经营权;

(二)被申请人在接到本裁决书之日起30日内,将申请人的二等地0.33亩从申请人前夫A1名下剥离出来,交由申请人耕种;

(三)被申请人在接到本裁决书之日起30日内,参照甲地区每年每亩1200元的平均土地流转费标准,支付申请人0.53亩、2002—2013年共12年的土地流转费7632元。

三、执行期限

双方当事人对仲裁决定不服的,可在接到裁决书之日起30日内向某区人民法院起诉。当事人一方期满不起诉又不履行裁决的,另一方可向某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首席仲裁员:x

仲 裁 员:x

x

书 记 员:x

2014年4月3日

 

农村土地承包仲裁裁决书② 

某市某县乙村与B土地承包纠纷仲裁裁决书

申 请 人:某市某县甲镇乙村民委员会

法定代表人:Af 乙村民委员会委员

被申请人:B 某市某县甲镇乙村村民

申请人某市某县甲镇乙村民委员会为与被申请人B果园承包合同纠纷一案,向本委申请仲裁。本委于2010年月1日受理后,依法组成仲裁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称:1、申请人2001年4月4日与被申请人签订了果树承包合同,双方当事人就合同主要条款达成一致,合同生效后,被申请人B违反合同约定主要条款,擅自将原承包果树改种农作物经营,改变原合同性质。2、承包方B自2008年开始拖欠2009年、2010年承包费1380元(每年690元承包费)。

被申请人B收到农裁字第7号应诉通知书和仲裁申请副本后拒签字,并未在规定时间内做答辩,视为放弃申诉权。

经查:1.被申请人所承包的果园现已改种为其他农作物,改了原合同性质。2、经甲镇农经站查对本镇乙村收入账,查到该村村民B承包该村河西张家坟土地两年(2009年和10年)承包费单据入账。

仲裁员认为,被申请人既不按合同约定发展果园,又不履行义务按期缴纳承包费,属严重违约。为维护农村正常的经济,保护集体和农民的合法权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农利地承包法》第五十六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条、八条之相关规定,裁决如下:

一、解除申请人与被申请人签订的果园承包合同。

二、被申请人立即交出所承包的果园土地,并清理走地上所有附着物。

三、被申请人立即付清所欠申请人2009年、2010年两年承包壹仟叁佰捌拾元整。

根据《农村土地承包经营调解仲裁法》第四十八条规定,当人不服仲裁裁决,可在收到裁决书之日起30日内向人民法院诉,逾期不起诉,本裁决生效。

仲 裁 员:x

x

书 记 员:x

2010 年 5月 27 日

 

农村土地承包仲裁裁决书③

 某省某县A与乙村等土地承包纠纷仲裁裁决书

申请人:A,男,56岁,汉族,某县甲镇乙村村民,现住本村。

被申请人:乙村村民委员会。

法定代表人:Bf,男,62岁,汉族,某县甲镇乙村村民委员会主任。

被申请人:B,男,44岁,汉族,某县甲镇乙村村民,现住本村。

案由:申请人称,1999年8月村委会在第二轮土地承包过程中,申请人进城经商对已承包多年土地交付村委会,经队长Bf经办将申请人4.4亩承包土地口头约定转包B耕种,承包期限十年,现实际耕种十一年(已超期限),被申请人(B)实分地人口6人应分承包土地13.2亩,现超耕种2人土地,占地面积4.4亩,申请人要求村委会终止与被申请人(B)口头承包协议,要求被申请人(B)承包的申请人的4.4亩土地,返还承包人。

土地座落在村西4.4亩,南至道,北至李刚,西至道,东至道。

被申请人(B)承包土地到期后,申请人曾多次找村委会主张收回土地承包权,经村委会,乡政府与被申请人(B)多次协商未果,故纠纷发生。

综上所述,依据土地法的相关规定,申请人要求村委会及被申请人(B)返还土地承包权之请求合理合法,被申请人(B)据绝返还申请人承包土地4.4亩,之行为违犯了土地法及法律相关规定,侵犯了申请人合法承包权,特向仲裁机构提出仲裁申请,请依法仲裁。

被申请人B辩称,1999年,我村实行二轮土地承包,经村委会同意,本小队全体社员会议讨论通过承包方案,本户承包到30年不变责任出25亩,权利义务明确,公粮、提留三提五统、打井、上电、义务上等一律依法交纳和承担。

当时村委会成员是支书C、主任C1,请调查具体承包情况,A说我转包其地是无理取闹,试问,你当时放弃承包权,把地交付村委会,与我何干,没有地何来转包,其严重违犯《土地承包法》第十八条、二十条、三十五条、五十七条、六十二条,违犯《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管理办法》第十六条,违犯《中共中央关于推进农村改革发展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十七届三中全会通过(2008.10.12日)之,现有土地承包关系要保持稳定并长久不变,按相关法律规定,在承包期内,无论承包方发生什么样变化,只要做为承包方的家庭述存在,发包方就不得收回承包地,你们这是单方撕毁合同,属侵权行为,依法承担侵权赔偿。

综上,望你会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公正裁决。

某县农业承包合同仲裁委员会由首席仲裁员x,仲裁员x、x组成仲裁庭,于2011年6月1日依法对本案进行仲裁,开庭时申请人与被申请人B和村委会法定代表人B均到庭,申请人的委托代理人本村Ad同志和被申请人B的委托代理人某县法律援助中心律师Bd同志到庭参加了辩论。

在庭审过程中,村委会主任Bf支持被申请人B将代耕的土地返还给申请人耕种。

本会通过审理和对有关人员的调查核实,现已查明;

1、申请人与被申请人B系同一村民小组成员。

2、1999年8月该村民小组调整土地时,申请人跑运输,家中4口人,要了3口人的土地,因缺少劳动力,于是将3口人土地交于时任队长B,这时有的群众报名想多种地,自愿报名想多种地的包括被申请人B,于是原队长Bf把申请人的3口人土地交被申请人B代耕,当时被申请人B家中6口人,要了9口人的地,口头约定承包期10年。

3、2010年申请人找被申请人B要地时,被申请人B说自己的姐姐户口还在,但没地,要顶1口人的地,这样,被申请人B多种着2口人土地4.4亩。

4、现在申请人已在集体的机动地中获得了1口人的土地。申请人要求被申请人B1返还2口人土地4.4亩。

5、2011年4月25日甲镇乙村村民委员会提供的证明(1)被申请人B代耕申请人A2人土地4.4亩;(2)经村委会研究不动B一二等好地,动三四等地,从B村西4.64亩土地中返还4.4亩,坐落利西,北至李刚(道西)、李井楼(道东),东至道,南至道,西至道。

6、自1999年8月至今该村民小组没有调整过土地。

7、2010年4月30日某县甲镇司法所证明:“乙村二队村民B与A二人因耕地种植树纠纷一事,经甲镇司法所详细调查;土地二轮承包中,A放弃该地承包权,由B耕种。因‘三提五统’由B交纳及该地粮食直补存折也由其拥有。因此,该地承包权归B1所有”。

本会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条“承包方交回承包地不符合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二十九条规定程序的,不得认定其为自愿交回”;和中共某省委办公厅、某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妥善解决当前农村土地承包纠纷的意见》(冀办字【2004】64号)第二条:“尊重和保障外出务工农户的土地承包经营权,对于外出务工农户在二轮延包中已扶得了土地承包经营权,发包方又将其承包地发包给其他农户,应当归还承包地。对于户口在本地因外出务工没有参加二轮延包,目前又要求承包土地的农户(与发包方有协议自愿放弃承包权的除外),要区别情况按以下办法处理:如果该农户在一轮承包中所承包的土地,在二轮延包时被发包方发包给其他农户(以下简称受让户),而受让户已按照家庭承包方式承包了土地(一户二份地),应将外出务工农户原承包地予以返还”。本案纠纷双方所争执的土地,是被申请人B1在1999年8月调整土地时,顶别人名额多要了3人土地,至今多种着2人土地4.4亩;2010年4月

30日甲镇司法所出具的“证明”,所得结论依据的主要证据不足,本会不予采纳。因此,被申请人B应将承包地返还给申请人。

以上土地承包合同纠纷,经某县甲镇人民政府和乙村民委员会调解,未达成协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和中共某省委办公厅、某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妥善解决当前农村土地承包纠纷的意见》等有关法律法规,特仲裁如下:

被申请人B1于2011年1O月15日前,从村西地块4.64亩中靠近南道边一侧,将4.4亩承包地返还给申请人A耕种。给被审请人B留南北道以西,靠近李刚一侧的剩余承包地。

当事人如不服本裁决,可在收到裁决书之日起30日内,向某县人民法院起诉,逾期不起诉的,本仲裁裁决书即发生法律效力。

首席仲裁员:x

仲 裁 员:x

仲 裁 员:x

2011年6月8日

书 记 员:x

 

农村土地承包仲裁裁决书④

 某省某县A与B、乙村第四居民小组土地承包纠纷仲裁裁决书

申请人:A,男,1961年4月12日出生,满族,农民,住某县甲镇乙村四组。

被申请人:B,男,1964年8月1日出生,满族,农民,住某县甲镇乙村四组。

委托代理人:Bd,男,1961年9月21日出生,满族,住某镇丙村16组。

被申请人:某县甲镇乙村第四居民小组。

负责人:B1。

案由:申请人某县甲镇乙村四组A申请B、乙村第四居民小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纠纷一案,于2014年8月7日向某县农村土地承包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请求:1、要求二被申请人停止侵权,并要求被申请人B返还申请人位于松树台子、西大安等二块地计1.5亩的承包经营权。2、要求被申请人B赔偿因侵占申请人承包经营权而给申请人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10462.50元(按正常年1.55亩玉米,每年亩产1500斤,每斤按0.50元计算,2005至2014年共9年)。3、要求被申请人赔偿申请人多年上访找有关部门解决此事所造成的经济损失1400元。4、仲裁费由被申请人负担。本会依法由仲裁员x,仲裁员x、仲裁员x组成仲裁庭对此案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称:2005年5月1日,我与甲镇乙村村民委员会订立了《土地承包经营合同》,合同编号为101,并经某县甲镇人民政府鉴证,承包了本村第四居民组8.798亩土地,承包期自1999年1月1日至2028年12月31日,其中包含申请人岳父A1、A、C、C1、C2、C3计六口人的承包地。2005年春季,申请人岳父去世,小组以其去世为由强行拿出申请人的一口人承包土地1.55亩,其具体四至为:松树台子地1.4亩东至坟、西至道、北至林长荣关界、南至坝界;西大安0.15亩东至山、北至山、西至B关界、南至道,申请人自始至今曾经多次找组、村、镇解决此事。要求经营本属于我的承包土地均未有结果。我与村民委员会订立的《土地承包经营合同》手续合法且真实有效。可被申请人在承包期内,强行将属于我的承包土地拿出给被申请人B经营。其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十四条关于土地承包期限30年的相关规定,并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承包法》的有关规定,侵害了我的合法经营权,给我本人造成了严重的经济损失。为此请求农村土地承包仲裁机关依法维护我的合法承包经营权。

被申请人B当庭辩称:申请人的仲裁申请超过法定仲裁时效,被申请人并没有侵占申请人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被申请人耕种的土地是从小组取得的,理由是申请人岳父A1和B的父亲先后去世,于2003年春居民组将二人所承包份额承包地拿出,2004年开始耕种A名下的A1的那份承包地。

被申请人乙村第四居民小组未提出答辩。

本会于2014年8月27日依法公开开庭对此案进行了审理。申请人A,被申请人B,委托代理人Bd均到庭;被申请人乙村第四居民小组未到庭。

经审理查明:

2000年5月1日乙村村民委员会(发包方)与本村四组居民A(承包方)签订《土地承包经营合同》,将该村四组8.798亩土地承包给申请人。承包期30年,自1999年1月1日至2028年12月31日。其中包括松树台子地1.4亩东至坟、西至道、北至林长荣关界、南至坝界;西大安0.15亩东至山、北至山、西至B关界、南至道。此合同有承包方A、发包方村民委员会及法定代表人的签章;并有作为鉴证机关的甲镇人民政府的盖章。

上述承包合同中包含A1(已故)、A、C、C1、C2、C3(已故)计六口人的承包地。

庭审中被申请人B承认:1、2004年后其耕种的位于松树台子地1.4亩东至坟、西至道、北至林长荣关界、南至坝界;西大安0.15亩东至山、北至山、西至B关界、南至道;合计1.55亩土地是A所承包该村四组8.798亩中A1的那份承包地。2、其所经营两块争议地的四至与申请人申请书中所提四至一致。3、两块争议地由其耕种后未与发包方签订任何承包合同。

被申请人所出示的乙村第四居民小组《土地承包明细帐》中第100页承包人A名下位于松树台子和西大安两块承包地有“2003年4月13日注销”字样。

被申请人乙村第四居民小组对个别农户之间承包的耕地进行调整,不属《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二十七条中所规定的特殊情形;且其调整未报乡(镇)人民政府和县级人民政府农业行政主管部门批准。

本会认为:

申请人2000年5月1日与乙村村民委员会所签订的书面《土地承包经营合同》内容具体、真实,是双方(承包方、发包方)意思的真实表示,也符合法律、法规的相关规定。此合同自发包方与承包方签字或盖章之日起即告成立,自成立时生效。同时自此合同成立之日起,申请人即取得了合同中约定的所有土地的承包经营权。申请人对位于松树台子地1.4亩东至坟、西至道、北至林长荣关界、南至坝界;西大安0.15亩东至山、北至山、西至B关界、南至道;合计1.55亩争议之地享有的承包经营权受法律保护。

被申请人乙村第四居民小组在2003年4月13日(农村土地承包法施行后)对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间进行土地调整时,违反有关法律的规定;且其相关做法违反1998年10月14日《中共中央关于农业和农村工作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要坚定不移地贯彻土地承包期再延长三十年的政策,同时要抓紧制定确保农村土地承包关系长期稳定的法律法规,赋予农民长期而有保障的土地使用权。对于违背政策缩短土地承包期、收回承包地、多留承包地、提高承包费等错误做法,必须坚决纠正”的政策规定。

被申请人B对本属于申请人A承包经营范围内的土地进行耕种,其行为侵害了申请人的土地承包经营权,应当承担民事责任。

被申请人B不能举出对争议之地已取得合法承包经营权的有利证据,应承担举证不利的后果。

被申请人B当庭出示的乙村第四组居民李某文、李某林、林某海、刘某海等4人的证明,因有涂改、非本人书写等原因不予采用。

被申请人B当庭出示的甲镇人民政府2014年5月21日做出的《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不能证明其主张的合法性,本会不予采用。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二十二条、第三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五十三条、第五十四条,现裁决如下:

1、申请人A对位于本组松树台子地1.4亩东至坟、西至道、北至林长荣关界、南至坝界;西大安0.15亩东至山、北至山、西至B关界、南至道;合计1.55亩争议之地享有合法承包经营权。

2、被申请人B应在本《仲裁裁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将位于本组松树台子地1.4亩;西大安0.15亩;合计1.55亩争议之地全部返还给申请人,由申请人经营管理。

3、申请人的其它仲裁请求,本会不予支持。

当事人对本仲裁裁决不服的,可以在收到本裁决书之日起三十日内向某县人民法院起诉。逾期不起诉的,裁决书即发生法律效力。

首席仲裁员:x

仲 裁 员:x

仲 裁 员:x

二○一四年八月二十八日

书 记 员:x

 

农村土地承包仲裁裁决书⑤

 某省某县A与B土地承包纠纷仲裁裁决书

申请人:A,男,汉族,某县甲镇乙村人。

代理人:Ad,男,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B,男,汉族,某县甲镇乙村人。

B1,男,汉族,某县甲镇乙村人。

代理人:Bd,女,汉族,某县甲镇乙村人。

申请人A与被申请人B、B1土地承包纠纷一案,向本委申请仲裁。本委受理后,依法组成仲裁庭,于2011年5月4日开庭审理了此案。申请人A及代理人Ad与被申请人B和B1的代理人Bd到庭参加仲裁活动。当事人陈述了己方的观点,分别对对方提出的证据予以质证并进行了辩论。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A称:在2000年11月1日申请人与乙村村委会订立《土地承包合同书》,并经某县公证处公证,将位于乙村村西方的10亩土地承包给我,该土地东至小路、西至小路、南至路、北至闫银福。2001年10月20日村委会又在该承包土地与申请人续订了《承包合同书》,合同限顺延期为2010年11月1日至2025年11月1日,并一次性交清这15年的承包费。可是在2011年3月25日晚,二被申请人却非法把这10亩承包地的西边的5亩用拖拉机给旋耕了,二被申请人之行为严重侵犯了我的土地承包经营权。

申请人A为了证明其主张的事实,提供了如下证据:

1.2000年11月1日,乙村委会与A签订的承包合同书。

2.2001年10月20日,乙村委会与A签订的土地承包合同书(续)。

3.证明土地的现状的五张照片。

被申请人B、B1辩称:我们是2008年1月20日与村委会签订了土地承包协议书,证件齐全,每亩每年200元,我们两户是二个土地承包协议书。

被申请人B、B1为了证明其主张的事实,提供了如下证据:

1.2008年1月20日,乙村委会与B1、B签订的土地承包协议书。

2.2008年1月20日,B1、B交款手续。

仲裁庭经审理查明,在2000年11月1日申请人与乙村村委会订立《土地承包合同书》,并经某县公证处公证,将位于乙村村西方的10亩土地承包给申请人,该土地东至小路、西至小路、南至路、北至闫银福。2001年10月20日村委会又在该承包土地与申请人续订了《承包合同书》,合同顺延期为15年,自2010年11月1日至2025年11月1日。2008年1月20日乙村委会与被申请人B1、B签订了土地承包协议书,承包期限为15年,自2010年11月1日至2025年11月1日,该土地东至承包地,南至腰路,西至石秀中人口地,北至大路。被申请人B1、B协议书约定位置的南头5亩和申请人A合同书约定位置的西头5亩重叠。

本庭认为:2001年10月20日村委会与申请人A续订了土地的《承包合同书》又在2008年1月20日乙村委会与被申请人B、B1签订协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法释[2005]6号第二十条第二款,发包方就同一土地签订两个以上承包合同,生效在先合同的承包方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

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法释[2005]6号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四条之规定裁决如下:

二被申请人停止对申请人5亩土地承包经营权的侵害。

根据《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纠纷调解仲裁法》第四十八条规定,当事人不服仲裁裁决的,可以自收到裁决书之日起三十日内向人民法院起诉。逾期不起诉的,裁决书即发生法律效力。

首席仲裁员:x

仲 裁 员:x

仲 裁 员:x

书 记 员:x

2011年5月10日

农村土地承包仲裁裁决书⑥

 某省某县A与乙村土地承包纠纷仲裁裁决书

申请方:A,男,56岁,某县甲镇乙村村农民

被申请方:某县甲镇乙村村民委员会

案由:果园承包合同纠纷

本台依法由仲裁员x、x、x、x、x钦组成仲裁庭进行审理。通过对当事人提供的资料以及对历、现任村干部和部分村民进行调查核实,现查明:

2000年3月18日申请人A与乙村村委会签订了果园承包协议,承包期限预定为4年,每年承包费6000元,当年3月份交清当年生效,约定果树自然死亡率不超15%,必须适时除草,施肥施药等必要的管理措施。承包经营第二年村委会考虑果园荒芜、部分果树毁损枯死、果园效益不好,村干部通过喇叭广播果园以3000元重新承包,A得知后交纳3000元取得2001年果园承包经营权。2002年3月15日在当年承包期满(2001年3月18日)之前村支两委决定将果园收回、另行调整发包于本村16户村民,导致该果园承包协议终止。

经本仲裁庭多次主持调解,于2012年7月13日双方达成调解协议,调解协议生效后被申请方没有履行义务。本仲裁庭认为:申请人在承包经营果园期间由于毁树事件造成部分果树腐烂枯死,经营管理不善果园荒芜,导致果园状况发生较大变化,经营效益不佳,村委会无奈降低了承包费也是事实,承包方在经营期间没有按照合同完全履行管理义务,已使集体财产遭受重大损失,对合同不能继续履行负主要责任。在当年承包经营收获期已经结束,乙村村委会收回调整果园承包经营权也合乎情理,但没有与承包方A达成一致意见的情况下收回、调整了承包地,提前终止了果园承包协议,存在一定过错,应承担部分责任。本庭依据获取的证据材料、认定的事实仲裁裁决如下:

一、乙村村委会退还承包方2001年承包费3000元的30%,计900元。

二、申请人的其他请求不予支持。

如不服本仲裁,请在接到本仲裁裁决书之日起30日内,向某县人民法院起诉。逾期不起诉的,本仲裁裁决书即发生法律效力。

某县农村承包合同仲裁委员会(印章)

2013年4月23日

 

农村土地承包仲裁裁决书⑦

 某省某县乙村与B土地承包纠纷仲裁裁决书

申请人:某县甲镇乙村民委员会

委托代理人:Ad,男, 汉族,1983年5月8日生,某县甲镇乙村党支部副书记,现住某县甲镇。

被申请人:B,男,汉族,1949年3月27日生,某县甲镇东关村村民,现住某县。

委托代理人:Bd,男,汉族,现住某县甲镇,电话:x;Bd1,男,汉族,现住某县甲镇,电话:x。

申请人某县甲镇乙村民委员会与被申请人B土地承包经营权纠纷一案,2014年4月18日乙村委会向某县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纠纷调解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本委受理后,依法组成仲裁庭,于2014年4月21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申请人某县甲镇乙村民委员会委托代理人Ad,被申请人B及委托代理人Bd、Bd1均到庭参加了仲裁活动,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称:2014年3月的一天,村民C、C1有等人到各自位于本村大道南、大旺西、东南湾小外排耕种的地里进行春耕生产时,遭到自称是该地承包人的阻挠。村民C随后向村委会作了反映,村党支部副书记A出面了解情况后,得知位于本村大道南、大旺西、东南湾小外排的90.42亩耕地已于2007年由时任村委会主任的C2发包给了被申请人某县甲镇东关村村民B,并签订了承包期限30年的机动地承包合同。申请人反映到甲镇人民政府,镇政府会同乙村委会进行了调查了解,并对被申请人提供的乙村“村委会研究关于乙村机动地承包事宜会议”会议记录、乙村委会原主任C2开具的81000元机动地款收据、《某县甲镇乙村机动地承包合同》三个证据进行了查证核实。经查,乙村委会会议记录薄上没有关于承包一事召开会议的记载,在会议记录上签字的村委会委员及村民代表经查证部分人员未参加机动地发包议事会议;被申请人提供的《机动地承包合同》未经镇经管站鉴证;被申请人提供的承包费收据未入集体账户。据此认为,2007年4月16日乙村委会与东关村村民B签订的《机动地承包合同》无效,并向本委提出仲裁申请。

双方当事人争议的主要焦点为:

乙村委会与东关村村民B2007年4月16日签订的《机动地承包合同》是否有效。

举证期限内,申请人和被申请人围绕主要争议焦点问题都进行了举证。

申请人委托代理人A针对争议焦点出示了下述证据:

1号、某县甲镇经营管理站证明一份,拟证实:甲镇经营管理站没有对甲镇乙村委会与甲镇东关村B于2007年4月16日签订的《机动地承包合同》进行过鉴证;甲镇东关村B出示的关于2007年4月16日上交给甲镇乙村委会的机动地承包款81000元的收据(编号为2402441)记载的业务,村委会财务账上未有显示。

2号、乙村民D《集体土地农业用地使用证》复印件一份,拟证实:D位于唐之洼乡(现甲镇)乙村15.12亩农业用地使用年限30年。

3号、乙村民D1《集体土地农业用地使用证》复印件一份,拟证实:D1位于唐之洼乡乙村东南湾1.51亩、大道南三块4.71亩农业用地使用年限分别30年,发证时间1999年3月。

4号、乙村民D2《集体土地农业用地使用证》复印件一份,拟证实:D2位于唐之洼乡乙村大道南1.73亩农业用地使用年限30年,发证时间1999年3月。

5号、乙村民D3《集体土地农业用地使用证》复印件一份,拟证实:D3位于唐之洼乡乙村大道南1.05亩农业用地使用年限30年,发证时间1999年3月。

6号、乙村民D4《集体土地农业用地使用证》复印件一份,拟证实:D4位于唐之洼乡乙村13.73亩农业用地使用年限30年,发证时间1999年3月。

7号、乙村集体土地台账复印件一本,拟分别证实:D3位于大道南耕地1.05亩,使用期限30年;D5位于东南湾耕地1.86亩、大道南耕地1.71亩,使用期限分别30年;D6位于大道南北排耕地1.11亩,使用期限30年;D7位于大道南耕地两块2.96亩、东南湾耕地1.07亩,使用期限分别30年;D8位于大道南耕地0.92亩,使用期限30年;D9位于大道南耕地0.7亩,使用期限30年;D2位于大道南耕地1.73亩,使用期限30年;D10位于大道南耕地0.7亩,使用期限30年;D11位于大道南耕地1.39亩,使用期限30年;D12位于大道南耕地0.67亩,使用期限30年;D13于大道南耕地2.2亩,使用期限30年;D14位于大道南耕地1.25亩,使用期限30年;D15位于大道南耕地1.25亩,使用期限30年;D16位于大道南耕地1.76亩、东南湾耕地1.25亩,使用期限分别30年;D17位于大道南耕地2亩,使用期限30年;D18位于大道南耕地0.7亩,使用期限30年;D19位于大道南耕地0.7亩,使用期限30年;D20位于大道南耕地1.65亩,使用期限30年;D21位于大道南耕地0.86亩,使用期限30年;D22位于大道南耕地1.56亩,使用期限30年;D23位于大道南耕地三块2.79亩,使用期限30年;D24位于大道南耕地2.73亩、东南湾耕地1亩,使用期限分别30年;D25位于大道南耕地0.7亩、东南湾耕地两块3.85亩,使用期限分别30年;D26位于大道南耕地4.71亩、东南湾耕地1.51亩,使用期限分别30年;D27位于大道南耕地1.11亩,使用期限30年;D28位于大道南耕地0.46亩,使用期限30年;D29位于大道南耕地1.5亩,使用期限30年;D30位于大道南耕地1.9亩,使用期限30年。

8号、关于乙村机动地承包一事调查情况一份,拟证实:某7人没有参加过乙村关于机动地承包议事会议。

9号、关于乙村机动地承包一事调查情况一份,拟证实:某 8人没有参加过乙村关于机动地承包议事会议。

10号、乙村委会出具的B身份证明一份,拟证实:B不是乙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

11号、某县甲镇人民政府出示的乙村委会与东关村B经营权属案件证明材料移送书一份,拟证实:甲镇人民政府对乙村委会与甲镇东关村B签订的《机动地承包合同》营权属纠纷上访案件进行过调查核实,并多次调解未果。

12号、乙村委会出具的证明材料一份,拟证实:2007年村委会会议记录薄上没有“关于乙村委会2007年与B签订土地承包合同”的会议记录。

13号、乙村村民C3的妻子出具的证明一份,拟证实:C3已于2006年3月死亡。

被申请人对申请人出示的证据当庭进行了质证。

对申请人出示的3号、4号、5号、7号、10号证据表示没有异议;对1号证据表示有异议,认为国家没有明文规定农村土地承包合同必须经过镇经管站鉴证,不鉴证就视为无效合同,无法可依,81000元承包地款入不入帐是村委会的事,与我无关;对2号证据表示有异议,认为该土地使用证显示的土地面积15.12亩不能全部证明都在大道南;对6号证据表示有异议,认为该土地使用证显示的土地面积13.73亩不能全部证明都在大道南;对8号证据表示有异议,认为申请人出示的《关于乙村机动地承包一事调查基本情况》并不能完全证明这些人都没有在《村委会研究关于乙村机动地承包事宜会议》上签过字,因为没有司法机关出具的笔迹鉴定书;对9号证据表示有异议,认为申请人出示的《关于乙村机动地承包一事调查基本情况》并不能完全证明这些人没有在2007年4月6日乙村《村委会研究关于乙村机动地承包事宜会议》上签过字,因为没有司法机关出具的笔迹鉴定书;对11号证据表示有异议,认为甲镇人民政府没有对该案进行过调解;对12号证据表示有异议,认为我又不是乙村民,无法参加会议,只能拿到乙村委会原书记C2盖了公章的会议记录复印件,我无法判断真伪;对13号证据表示有异议,认为会议记录都是C2拿来的,至于C3死不死我不知道,谁在上面签字,我无权过问。

被申请人B针对主要争议焦点问题出示了下述证据:

1号、《某县甲镇乙村机动地承包合同》复印件一份,拟证实:2007年村委会与B签订机动地承包合同的事实;

2号、公示栏影印件复印件一份,拟证实:村委会与B签订的《某县甲镇乙村机动地承包合同》经过公示程序;

3号、2007年4月6日乙村《村委会研究关于乙村机动地承包事宜会议》复印件一份,拟证实:村委会研究关于乙村机动地承包事宜召开过会议,有记录,遵循了民主原则;

4号、B交款单据复印件一份,拟证实:2007年村委会与B签订机动地承包合同后承包方B交过合同款的事实;

5号、2007年3月8日乙村《关于乙村机动地承包事宜》会议记录复印件一份,拟证实:村委会关于发包机动地一事召开过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会议;

6号、发起人C4拟成立的“某县泰山种植专业合作社”的《某县组建农民专业合作组织审批表》复印件一份,拟证实:现任的乙村委会在《某县组建农民专业合作组织审批表》上加盖了公章,应该视为申请人对被申请人承包机动地的真实性、合法性的默认。

申请人对被申请人出示的证据进行了质证。

对1号证据表示有异议,认为《机动地承包合同》是伪造的,发包方加盖的村委会公章是真的,法定代表人、承包人签名是被申请人伪造的,而且合同没有经过镇政府经管站鉴证,视为无效合同;对2号证据表示有异议,认为公示栏不是村里的公示栏,内容是被申请人伪造的;对3号证据表示有异议,认为机动地承包事宜的会议记录是被申请人伪造的,会议记录上村“两委”班子成员签名、村民代表签名都是伪造的;对4号证据表示有异议,认为收款单据内容是被申请人伪造的,本笔业务根本不存在;对5号证据表示有异议,认为已经调查证实,本村会议记录薄中没有找到原件,该份会议记录是伪造的;对6号证据表示有异议,认为该审批表登记的合作社发起人C4与本案没有直接关系。

上述证据经本庭认真审核,结合双方当事人提出的质证意见,认证如下:申请人出示的1号证据,内容真实,形式合法,本庭予以采信;申请人出示的2号证据,内容真实,形式合法,但该证据显示的土地亩数不能证明全部属于被申请人机动地承包合同内的地,且申请人又无其他证据佐证,故本庭不予采信;申请人出示的3号证据,内容真实,形式合法,且有7号证据相印证,本庭予以采信;申请人出示的4号证据,内容真实,形式合法,且有7号证据相印证,本庭予以采信;申请人出示的5号证据,内容真实,形式合法,且有7号证据相印证,本庭予以采信;申请人出示的6号证据,内容真实,形式合法,但不能证明全部属于被申请人机动地承包合同内的地,且申请人又无其他证据佐证,故本庭不予采信;申请人出示的7号证据,内容真实,形式合法,本庭予以采信;申请人出示的8号、9号证据,由于被申请人提出异议,且申请人又无其他证据佐证,本庭不予采信;申请人出示的10号证据,内容真实,形式合法,本庭予以采信;申请人出示的11号证据,被申请人对“调查核实,并多次调解未果”提出异议,申请人又未对此出示佐证,本庭不予采信,其他内容予以采纳;申请人出示的12号证据,内容真实、形式合法,本庭予以采信;申请人出示的13号证据,内容真实,形式合法,本庭予以采信。

被申请人出示的1号证据,关于乙村民委员会发包给被申请人B的《机动地承包合同》,违反了农村土地发包程序规定,本庭不予采信;被申请人出示的2号证据,公示栏内没有标明承包金额、公示日期、公示地点等主要公示项目,不予采信;被申请人出示的3号证据,没有找到原件予以佐证,不予采信;被申请人出示的4号证据,收款业务办理不符合农业部、监察部《村集体经济组织财务管理制度》规定,且乙村集体财务账中查无原件(收据编号2402441),现在C2已死亡,死无对证,无法认定;被申请人出示的5号证据,没有找到原件予以佐证,不予采信;被申请人出示的6号证据,与本案无关,不予采信。

另外,本庭经过调查核实,甲镇人民政府从未对乙村委会与东关村B机动地承包一事进行过审批(证据:甲镇人民政府出具的证明一份)。

本庭认定以下事实:2007年4月16日,乙村民委员会发包给东关村村民B的90.42亩机动地一事,没有选举产生专门的承包工作小组,没有拟定并公布承包方案,没有经过甲镇人民政府批准,而且《机动地承包合同》的30年承包年限(起止时间2007-2037)超过二轮承包期的剩余年限(在《机动地承包合同》标的中的D1、D2、D3等户土地承包的起止时间1999年—2029年)。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四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三十三条第三款之规定,裁决如下:

2007年4月16日乙村民委员会与B签订的《机动地承包合同》无效。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纠纷调解仲裁法》第四十八条规定,当事人不服仲裁裁决的,可以自收到裁决书之日起30日内向人民法院起诉。逾期不起诉的,裁决书即发生法律效力。

首席仲裁员 x

仲 裁 员 x

仲 裁 员 x

二O一四年四月二十八日

书 记 员 x

农村土地承包仲裁裁决书⑧

 某省某县A与B土地承包纠纷仲裁裁决书

申请人:A,男,汉族,1955年2月24日出生,某县甲乡乙村民,农民,身份证号码:x,现居住本村,联系电话:x。

委托代理人:Ad,女,汉族,1957年1月2日出生,某县人,农民,现住某村。身份证号x,联系电话:x。

被申请人: B(已故B1之妻),女,汉族,1955年8月11日出生,某县甲乡乙村民,农民,现住某县城,联系电话:x。

第三人:B2,女,汉族,70多岁,某县甲乡乙村人,农民,现住某县甲乡乙村,系被申请人B的舅母,联系电话:x。

委托代理人:Bd,男,汉族,现住某县,联系电话:x。

申请人A为与被申请人B承包本村东圪洞院6亩耕地的承包经营权纠纷一案,向本委申请仲裁。本委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10月17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申请人A及其委托代理人Ad,被申请人B及其委托代理人Bd均到庭参加了仲裁活动,第三人B2经仲裁委传唤未到庭参加仲裁活动。双方当事人及其委托代理人都陈述了自己的观点,分别对对方提供的证据予以质证并进行了辩论,同时回答了仲裁庭的提问。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A称:本人自1997年春乙村委会就将本村东圪洞院6亩耕地的承包经营权交于我经营(分地前是荒地,无人经营),并登记在本村土地承包经营登记簿中,一直经营至今。分地后耽误了土地证的发放,所以本人在乙村所有承包经营的土地都没有土地证,2014年4月被申请人B携同其舅母B2无视申请人作为该地块合法承包经营者的事实,以无端理由抢占申请人之承包地。申请人于2014年4月16日下午开拖拉机拉着肥料去耕地,被申请人B与B2突然爬到申请人开的拖拉机车头上,制止申请人耕地,并说“不弄死她不能种此地,此地是她的“。严重妨碍了申请人对该土地的经营使用权,侵害了申请人对物权的行使,经申请人与之交涉,但被申请人置之不理,并继续无理侵占该块土地。后经乡、村相关部门组织调解,期间乡党委书记把土地经营权相关规定给被申请人看,告知被申请人该土地经营权属于申请人,但被申请人态度恶劣,拒不执行。被申请人B与本村高文明(已故B1之舅)现已在该地块种植了葵花。严重妨碍了申请人对该土地的经营使用。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向县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

在举证期限内,申请人A为了证明其主张的事实,提供了如下证据:

1、A本人的居民身份证和本人的农业户口和委托代理人Ad的户籍证明复印件。

2、原任村支书(承办人)C和原任村委主任C1的证明。

3、甲乡政府和村委会的调解意见。

4、村委会的土地承包经营登记簿复印件。

5、乙村委会的证明复印件。

6、乙村村民等八人的证明材料复印件。

7、1997年11月份A交付半径村的农税款、机动地款收据和1997年11月份忻州地区农民承担费用统一收据收取得合同兑现款复印件。

8、原乙大队二小队的土地承包登记簿复印件。

被申请人辩称:乙村原老住户B1(被申请人B丈夫已故),1983年分得地名为海子土地3亩,后来本村村民C2为了耕种方便,提出拿东圪洞院6亩耕地换B1海子3亩土地,当时只是口头说的,没有写换地协议。被申请人丈夫B1在乙村居住时一直耕种此地,后因孩子读书不方便, 大约在1991年迁往本县义井镇居住,在此期间一直跑着耕种。在1994年至1995年期间因在义井养了个车,种地不方便就不种了,但我们也没退,也没有和村委会打招呼,东圪洞院地一直有人种,摊派和提留一直也交的了,从没有荒过。2013年10月份我丈夫B1因车祸去世,2014年春因我无生活能力想回村耕种东圪洞院土地及我原来的全部土地时,才知前任支书C把东圪洞院土地转给A耕种。A属井沟人,后搬迁到乙村,搬迁时土地二轮承包已结束,不能分到任何土地。A说土地是他的,纯属无理。申请人A严重妨碍了被申请人对该土地的经营权,望仲裁委员会查明事实,依法办事。

在举证期限内,被申请人B为了证明其主张的事实,提供了如下证据:

1、1984年11月份和1985年12月份B1交付乙村的合同兑现款收据和1993年、1995年、1999年忻州地区农民承担费用统一收据收取得合同对现款复印件。

2、原乙大队二小队的土地承包登记簿复印件。

庭审中对仲裁员以职权调取的三份取证笔录,组织双方当庭进行了质证(现任支书张某、村民高某、村民C3等人的证言证词)。

申请人辩称:我1993年全家搬到乙村,第二年申请上户,当时没有申请成。在1994年向当时任支书的C租的这块地耕种,到1997年我户落在乙村,12月底经村委会C、C1等同意把东圪洞院6亩耕地顶成了我的人口地,一直到现在。小杂粮直补款也一直领到现在,共计40亩,包括这块地。

被申请人辩称:我丈夫B1是土生土长的乙村人,我的孩子30多岁了,也没有土地,A1993年来到乙村,怎么能分上土地,当时村支书C是怎么给分的?我找过好几次C,他说:“你的地什么时候回去种都行”。A没有土地证他为什么能领上小杂粮直补款,我认为不是他A领的。东圪洞院这块地就是我和C2换的,是我B的地。

经庭审质证,对双方提供的证据认定如下:

申请人及其委托代理人对被申请人提供的1984年11月份和1985年12月份B1交付乙村的合同对现款收据和1993年、1995年、1999年某地区农民承担费用统一收据收取得合同兑现款等证据认为说明不了问题。对原乙大队二小队的土地承包登记簿认可。

被申请人及其委托代理人对申请人提供的一切证据都不认可,均有异议。

经审理查明:申请人A和被申请人B两家争议的承包本村耕地东圪洞院在1982年农村实行家庭承包责任制时,该东圪洞院地由村委会发包给本村村民C3承包经营。C3种了两三年,因耕地离村较远、地力差、又要打摊派,C3不想种了,所以退回村委会。村委会将东圪洞院6亩耕地作为机动地,期间被申请人B和已故丈夫B1在东圪洞院地种过几年,就不种了,也没有办任何手续。1997年申请人A全家将户口落到乙村后,村委就将东圪洞院以机动地确权给申请人A一直到2013年,并登记在本村土地承包经营登记簿中,在1999年全县二轮土地承包时申请人A耽误了土地证的发放,所以争议两家都没有土地使用证。2014年春被申请人B和舅母B2在没有和乡、村打任何招呼的情况下,强行将东圪洞院地种上了葵花,引发纠纷。纠纷发生后,乡、村两级积极组织调解解决。2014年5月31日乙村村委对该纠纷的处理意见是:因该地是机动地,分给A至今,还应由A继续承包,其他人无权干涉。乡政府于2014年6月14日做出了同意村委意见的决定。另查明申请人与被申请人争议的土地是同一块地。该争议地的种粮直补款一直由申请人A领取。

本庭认为:申请人与被申请人争议地块属于同一块耕地,该块地自农村实行土地承包责任制以来村委会发包给本村村民C3经营,C3经营两至三年后,自愿退还村集体,属承包方自愿交回地,申请人A于1997年全家户口迁到乙村,属该村的新增人口,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二十八条之规定,将东圪洞院分给申请人A承包经营符合法律的规定。申请人A虽没有领取二轮土地延包时发放的土地承包使用证,但有村委会的土地承包经营登记簿的记载和乡、村的调解意见以及原任支书和现任支书的证明和调查笔录材料,充分证明申请人A自1997年耕种东圪洞院到2013年长达16年之久,而且摊派和合同对现款一直由A交付,该地块的种粮直补款也由申请人A独家领取。因此,申请人A所主张的权利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所承包地块的取得符合法律规定,本委决定予以采信。被申请人B虽然在该地块上耕种过几年时间,并说由她一轮承包时的海子土地和本村村民C2互换耕种,但无任何证据可以证明,所提供的合同对现款收据证据确实无法证明她耕种东圪洞院土地的事实。且又没有参加本村的二轮土地延包,未经乡、村同意回村强行占土地的做法,不符合政策法律规定。确实无生活门路想回村种地,也要通过乡、村民主协商,妥善处理,故本委不予采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十八条、第二十六条、第二十八条,《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妥善解决当前土地承包纠纷的紧急通知》(国办发明电【2001】21号),《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纠纷调解仲裁法》第二条之规定裁决如下:

申请人和被申请人所争议的本村6亩东圪洞院的承包经营使用权应当属于申请人A。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纠纷调解仲裁法》第四十八条规定,当事人不服本裁决,可以在收到裁决书之日起三十日内向人民法院起诉。逾期不起诉的,裁决书即发生法律效力。

首席仲裁员:x

仲 裁 员:x

仲 裁 员:x

二〇一四年十一月四日

书 记 员:x

农村土地承包仲裁裁决书⑨

 某地A与B等土地承包纠纷仲裁裁决书

申请人:A,女,1955年1月24日出生,汉族,甲镇乙村2组农民。联系电话:13674763057。

授权委托代理人:Ad、Ad1。

委托代理人:Ad2,某镇法律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B,男,64岁,汉族,甲镇乙村2组农民。联系电话:13081571761。

被申请人:B1,男,35岁,汉族,甲镇乙村2组农民。联系电话:13789460528。

委托代理人:Bd,某市民政局退休干部。

第三人:甲镇乙村2组,代表人:Cf。

申请人A与被申请人B、B1、第三人Cf土地纠纷。本委于2014年11月19日立案受理,由首席仲裁员x,仲裁员x、x组成仲裁庭,于2014年12月12日开庭审理了此案。申请人A、其授权委托代理人Ad、Ad1,申请人委托代理人Ad2,被申请人B、B1、其委托代理人Bd,证人D、D1到庭参与庭审。第三人甲镇乙村2组代表人Cf因故没有到庭,视为缺席。当事人陈述了己方的观点,分别就对方提出的证据予以质证并进行了辩论,同时回答了仲裁庭的提问。仲裁庭按仲裁程序组织调解工作,因申请方提出不予调解,仲裁庭不在组织调解。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A诉称:

1、1990年,农民土地实行两田制,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在分地时,为集中连片,方便耕种,经双方协商,两家自愿同意用一个号抓阄分地,分地后申请人则承包经营着在金家坟分得两家8口人的2.65亩土地,被申请人B则承包经营着在庙后分得两家8口人的相应面积的土地。1997年实施二轮土地承包时,双方各自耕种的土地没有做任何调整至今。申请人在金家坟耕种的地块北邻张明南邻C,2014年7月1日小组重新测量亩数,核准申请人家庭在金家坟的土地亩数为2.65亩。2014年金家坟地块全部被征用,但小组在11月14日期公示征地补偿面积时,无故将申请人金家坟地块中的1.1 7亩登记到被申请人B名下,导致申请人少得1.17亩土地。

2、2002年为了耕种方便,经协商,申请人与被申请人B1进行地块互换,申请人用南地0.65亩互换被申请人西顺沟0.5亩,东邻张某友,西邻张某明,已形成互换事实多年,并一直耕种至今。2014年西顺沟土地被征用,小组无故将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在西顺沟互换的O.5亩土地登记到了B1名下,导致申请人少得0.5亩征地补偿面积。

以上与两位被申请人及某地甲乙村二组发生的土地纠纷,对方侵害了申请人的土地承包经营权,不得已申请人向贵仲裁委员会提请仲裁,请求贵委员会依法裁定:1、申请人在金家坟的2.65亩耕地享有承包经营权。2、申请人西顺沟地与被申请人B1互换0.5亩的土地享有承包经营权。

在举证期内,申请人为了证明其申请主张的事实,提交以下证据:

证据1:小组在2013年实际丈量金家坟每户亩数,复印件一份。证明申请人在1990和1997年两次土地分配中和B在土地互换后获得了2.65亩土地,有该组组长Cf的签字。

证据2:该组组长D4出具土地台帐复印件一份。证明小组在1997年二轮承包后,重新丈量后的实际亩数与台帐不符,与西顺沟的B1实际差了0.5亩。

证据3:张明的证言材料复印件一份:证明如同申请人在申请书中所说在金家坟地北邻张明,申请人在1997年二轮承包后与B互换后就耕种了金家坟地,被申请人耕种庙后。

证据4:D2的证言材料复印件一份。证明申请人在金家坟和西顺沟的两块承包地具有承包经营权,这两块地由D2租种着,D2说的非常详细,就是租种的A家的地。

证据5:D2的证言材料复印件一份:证明互换地的实际情况。

证据6:C的证言材料复印件一份。证明是地邻关系,金家坟地一直是A耕种。

被申请人B答辩辨称:

首先,从事实来看: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在分地的时候两家自原同意用一个号抓阄,阄中共包括两个地块:即金家坟的一块地和庙后的一块地。这就证明了被申请人B和申请人A两家对金家坟和庙后这两块地都具有无可争议的承包经营权,申请人与被申请人无论哪一方都无权对其中的一块地(金家坟或庙后)独自拥有全部的承包经营权,因为,这属于两家人对这两块地共有共享,这已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其次,从证据上来看:

被申请人为本仲裁庭提供了两份都有经过甲镇乙村民委员会加盖了公立和鉴证单位甲镇乙村民委员会加盖了公章和鉴证单位甲镇农业经营管理站(即土地所)颁发的两份土地登记证:一个是被申请人B的,另一个是申请人A(即A)的,(当然是复印件,但经过与原件核对无异)。这两份土地登记证上已经明确登记了B和A(A)双方各自都对金家坟和庙后两块地拥有土地承包经营权和详细的亩数。A(A)在金家坟有0.63亩承包地,B在金家坟有0.84亩承包地。而在庙后那块地中,也没有给B登记独自的承包经营亩数(B只有0.72亩),也有A在庙后那块地中拥有的承包经营份额,直到今天秋天,被答辩人B还将A(A)在庙后的那份地以空垄撂荒的形式留置在一旁。如果金家坟的那块地只归申请人A(A)独自拥有,那么已经登记在土地证上的被申请人B的那份金家坟的土地到哪里去了呢?至于如申请人所说的“为集中连片也好,为方便耕种也好,协调互换耕种也好”,但是无论怎样变化,都是耕种的人在变化,只要土地登记不发生变更,其承包经营权就不会发生改变!

还有,按照“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被申请人认为:双方纠纷的核心内容就是对金家坟的那块土地如何确权的问题。而对金家坟的承包经营权属最能直接说明问题的就是双方申请人的土地登记证。白纸黑字,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一目了然,具有充分的法律证明力。

不仅如此,乙村二组征地补偿款《分配方案》中所提出的“以上11个地块均按1982年应分地人口的应分面积为准进行分配”这个决定既代表了民心也反应了民意,并得到了全组村民绝大多数人的拥护和支持,稳定和维护了社会的安定。

答辩人认为,申请人的申请不符合实际情况,也缺乏法律依据,更提不出有力的证据,因此其主张不能成立,应该放弃独家占有金家坟土地承包经营权的错误主张,并撤回对被申请人进行财产保全的申请。

我们深信,只要把持“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原则,通过这次仲裁,一定能澄清事实,明辨是非,使被申请人的合法权益得到维护,做出一个维护法理的公正裁决。

B:所述是事实,有土地合同本,大家商量着分的,不单是我们两家换的,大家都换了。

被申请人B1答辩辩称:

一、据申请人A所述“2002年,为方便耕种,申请人与被申请人B1进行地块互换,已形成事实多年,并一直耕种至今”。申请人的这种说法(即双方互换地块之行为)只能说明互换的只是由谁来耕种,并未有互换承包经营权。

事实上早在1998年3月西顺沟(即西过沟)的0.5亩土地就已经登记在被申请人张振堂(B1)名下,其承包经营权自然属于被申请人B1。

二、申请人称:“已形成事实多年,并一直耕种至今”这一说法不能说明问题。既然“事实多年”、“耕种至今”,那么申请人在这么多年里为什么不做土地承包经营权属变更登记呢?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十二条:“依法改变土地权属和用途的,应当办理土地变更登记手续”和第十三条:“依法登记的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受法律保护,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侵犯”的明文规定,申请人A的主张不能成立。

为此请仲裁庭查明事实,依法作出公正裁决。

B1:我不在家,父母在家,我有些情况不知道,但是有合同本,我们以合同本为准,我们母亲因为有病没了,父亲也有病不能来,换地已经成事实,我只能以本为准。

在举证期内,被申请人B为了支持其答辩理由,提交以下证据。

证据1:被申请人B的土地承包合同复印件一份。证明B在金家坟有0.84亩的承包经营权。从1982年进行土地登记的,官方的就这一份土地承包合同。

证据2:乙村分配方案公示表复印件一份。证明以上十一个地块均按1982年应分地人口的应分面积为准。合同本登记多少也就拥有多少,也就是分配多少。

证据3:土地分配公示表复印件一份。证明乙村2组一共有村民41户,那家有多少承包亩数,写得一目了然。证明B在金家坟拥有经营权1.1 7亩,A在金家坟拥有1.1 7亩承包地,B1在西过沟有7亩土地。

被申请人B1为了支持其答辩理由,提交以下证据。

证据1:张某堂的土地登记证:在西过沟有B1的耕种亩数。

Ad2:真实性不持异议,承包期限从1997年12月31至2025年的12月31日至,这份证据是在1997年鉴定的,对申请人西过沟的2.4亩的说法,B1的亩数不敢肯定了,亩数不准了,被申请人本身有多少面积,他自己也不清楚。否定了这个承包合同的证明效力。

证据2:小组的公示表:证明问题同以上公示表相同。

证人D、D1出庭作证。

经庭审质证,仲裁庭对双方提供的证据认定如下:

1、认定B、B1的土地承包合同的是真实的,证实了1997年土地调整的事实。

2、认定证人张明、D2、C证言关于换地耕种的真实性。

经审理查明:

甲镇乙村第二村民组在1990年和1997年进行的土地承包时,部分农户为了耕种方便,对所承包的耕地进行了口头约定互换,互换的土地亩数有相等同的和部分有差异的,但都是相互自愿的,互换后相互耕种至今。

仲裁庭认为:

本案系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引发的纠纷,当事人均系同一村民组村民,因方便耕种,双方自愿口头将承包的土地互换给对方经营使用,当事人双方对当初的口头约定不持异议,互换的事实发包方已经知晓,且互换经营的土地已实际履行多年,互换关系即告成立,该互换行为有效。当事人一方仅以土地互换未报案为由,确认口头约定无效,仲裁庭不予支持,《农村土地承包法》第37条规定“土地承包经营权采取转包、出租、互换、转让或者其他方式流转,当事人双方应当签订书面合同。采取转让方式流转的,应当经发包方同意;采取转包、出租、互换或者其他方式流转的,应当报发包方备案。’’农村土地经营权流转方式中,除转让须经发包方同意外,互换、转包、出租并要求经发包方同意,只报备案即可。本案双方当事人互换承包的土地是双方当事人的自主决定,备案是为了便于土地经营权流转管理,起着告知、登记和备查的作用。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13条、第14条的规定:采取转让方式流转土地承包经营权,未经发包方同意的,转让合同无效。但采取互换等方式流转承包土地经营权的,未报发包方备案或同意,不影响合同的效力。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三十二条、第三十七条之规定,裁决如下:

1、申请人A与被申请人B在1990年调整土地时在金家坟和庙后互换的土地有效。

2、申请人A与被申请人B1在2002年在南地和西过沟互换的土地有效。

3、驳回申请人的其它仲裁请求。

根据《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纠纷调解仲裁法》第四十八条之规定,当事人如不服裁决,可在收到裁决书之日起三十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逾期不起诉的,裁决书即发生法律效力。

首席仲裁员:x

仲 裁 员:x

x

书 记 员:x

2015年2月16日

 

农村土地承包仲裁裁决书⑩

 某省某市A与乙居民委员会土地承包纠纷仲裁裁决书

申请人A,男,1960年10月26日出生,汉族,农民,现住甲区乙一组。

委托代理人Ad,系申请人妻子。

被申请人甲区乙居民委员会,住所地甲区乙居委会。

法定代表人Bf,系该居委会主任。

申请人诉被申请人甲区乙居委会土地承包合同纠纷一案,向本委申请仲裁。本委受理后,依法组成仲裁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申请人委托的代理人Ad,被申请人甲区乙居民委员会法定代表人Bf均到庭参加仲裁。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诉称,申请人于1995年从某镇某村迁入某市甲街道乙一组,落户费每人1000元,共四人,计4000元整,每人分得水田0.6亩,至今没有签订家庭承包合同,1997年及2002年乙居委会会议研究每人补交落户费可以分得家庭承包地,但是由于本人没有得到通知,导致已耕种多年的土地始终没有签订家庭承包合同,请求完善二轮土地承包合同,取得家庭承包经营权。被申请人辩称,93年到97年,居委会制订了一个村规,对于外迁户每人交纳1000元落户费可落户,但不享有土地承包经营权,但后来我们又改了规定,除交纳l000元外,再补交500元就可以分配土地,享受土地承包经营权,至于申请人为什么没有完善合同,是村民组的责任,与我们村里无关,我们村里已经将政策传达给了村民组。

经查,申请人家庭四口人,于1995年7月户口迁入乙居委会一组,l996年初按人均0.6亩水田地标准在该组取得四人份承包地2.4亩。l998年该组进行二轮土地承包,申请人家庭重新取得2.4亩土地经营权,未签订家庭承包合同。

另查,为解决后进户与老住户间的人地矛盾,被申请人乙居委会先后于l997年、2002年召开会议规定:后进户3人以内(含3人)的家庭,每户补交l.500元、后进户家庭超过3人的每超过一人再补交500元,可以取得二轮土地承包经营权,并签订家庭承包合同。该组原组长未向后进户的申请人传达会议规定,也未向申请人收取补交款。

上述事实,有庭审笔录及相关证明材料在卷,已经庭审质证和本委审查,可以采信。

本委认为,申请人的户口迁入乙居委会一组后,一组按照该组后进户人均0.6亩水田地标准,给申请人分配了承包地,虽未履行民主议定程序,但耕种多年,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从未提出异议,默认了这种分配方式。经营期间,该组原组长未向申请人传达被申请人关于后进户取得二轮土地承包经营权的有关规定,也未向申请人收取补交款,申请人因此未履行有关规定,责任不在申请人,被申请人以此为由不与申请人签订家庭承包合同,理由不成立,本委不予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二十一条一款之规定,裁决如下:

申请人A在本裁决书生效后十日内,向被申请人一次性交清2000元整,被申请人于收款当日同申请人A完善签订家庭承包的二轮土地承包合同。

当事人对本裁决不服的,可在接到本裁决书之日起三十日内,向某市人民法院起诉,逾期既不起诉又不执行本裁决处理的,另一方当事人可申请某市人民法院强制执行。

首席仲裁员:x

仲 裁 员:x

仲 裁 员:x

二○一一年七月二十日

书 记 员:x

农村土地承包仲裁裁决书⑪

某省某县乙村丙村民组与B土地承包纠纷仲裁裁决书

申请人:某县甲镇乙村丙村民组全体村民

代表人:A 性别:男年龄:77岁 身份:农民

A1 性别:女 年龄:63岁 身份:农民

A2 性别:女 年龄:45岁 身份:农民

A3 性别:男 年龄:59岁 身份:农民

A4 性别:男 年龄:80岁 身份:农民

住所:某县甲镇乙村

代理人:Ad 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B 性别:男年龄:57岁身份:农民

住所:某县甲镇乙村

申请人某县甲镇乙村丙村民组全体村民(代表人A、A1、A2、A3、A4)与本村村民B四荒地经营权纠纷一案向本委申请仲裁。本委受理后,依法组成仲裁庭于2014年6月17日开庭审理了此案。申请人、代理人及被申请人均到庭参加了仲裁活动。双方分别陈述了己方观点,举证质证并进行了辩论,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方请求依法裁决被申请人退还“四荒”土地。诉称:1984年3月1日,乙村丙村民组与被申请人B签订了承包四荒合同书。合同约定承包期限30年,同时约定了双方的权利义务。2014年3月1日该合同履行期限届满。丙村民组全体村民协商决定,收回四荒地,按现有村民人数进行新一轮承包。然而,当村民代表找到被申请人,通知其村民决定时,被申请人却拒绝退还。为避免发生不必要矛盾,村民代表请求村委会及镇政府进行调解,但均未能调解成功。为此,请求依法仲裁以维护我们丙组全体村民的合法权益。

被申请人B辩称:我于1984年3月份与村委会签订了承包四荒合同书,在履行合同期间,我如约执行,并投入了大量人力、财力,现已将生地改造成熟地。我同意按合同的界定面积返还,但如果此山继续发包,我有优先承包权。此山如何发包要按法律规定,通过民主议定程序实施,不能仅凭几个村民串联百姓,起哄调整。申请人没有申请仲裁的主体资格,村民小组不能独立承担民事责任。该合同中有7亩地属于口粮田,不属于承包荒山的合同内容,并且我按规定交了农业税,现在该7亩地的承包合同应该按农业家庭承包土地合同计算,期限30年,现未到期。综上,驳回申请人的仲裁请求。

在举证质证过程中,申请方为了充分证明自己的主张向本庭提交了二份证据材料。一是丙村民组与被申请人B签订的《承包“四荒”合同书》一份,意在证明合同书中约定的开发项目是植树、种草,而不是开荒种地,且证明被申请人应承担相应的征派购任务及农业税。二是乙村委会书证一份,证明被申请人的承包合同范围内,原有耕地面积在生产队时期统一栽果树了。被申请人发表了四点质证意见:1、申请人说我没按合同经营,没栽树,我已交了违约罚款。2、原合同中有7亩地我交过农业税,纳税面积应归我经营,其它面积我有优先承包的权利。3、签订的承包四荒合同中,没标明有土地。4、村委会的书证是假的。

被申请人B为了充分证明自己的主张向本庭提交了六份书证材料:一是甲镇政府(1995)3号文件复印件,特别指出第五条,意在证明本人对其合同内的开荒地有承包优先权。二是中共某县委(1998)42号文件复印件,指出第六条证明意图同上。三是孙某为其出具的收取84—94年农业税535.80元收据复印件一份,证明合同内有7亩地是计税面积。四是违约罚款单据一张,证明因违约交罚款1770元。五是B、胡某岐、安某会、刘某立联名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一份,意在证明分别对证上载明的土地面积具有承包经营权,承包期限至2028年12月31日。六是刘某杰、靳某仲的书证材料,意在证明分别在被申请人承包四荒范围内为被申请人开过荒。申请方针对被申请人提交的证据材料提出四点质证意见:一是甲镇政府(1995)3号文件,证明被申请人的开荒地应由村全部收回,若继续承包应签订合同。二是义委发(1998)42号文件是用于第二轮土地调整那个特定时期的,不适用现在这个时候。三是被申请人出示的农业税收条,罚款是被申请人应缴的税收和违约应交的罚款。四是被申请人的经营权证是假的,指出一个经营权证发给四家是不合法的,应一家一个才对,且村委会没有盖章。

为查清事实,本庭工作人员于2014年5月22日在镇村相关人员的陪同下,亲自勘查了本案纠纷现场并绘制示意图一份,对查明本案起到一定作用。

仲裁庭经审理查明:申请人某县甲镇乙村丙村民组同被申请人B于1984年3月1日签订了《承包四荒合同书》,将座落在西沟里的四荒面积100亩承包给被申请人经营,合同载明:承包期30年;承包费为7500元,分三期付清;开发项目为植果树、种草;四至清楚,权利义务明确。合同签订后,被申请人即实施了对承包四荒范围内土地的经营管理。期间,申请人在承包范围内自行开垦荒地20多亩,由本家耕种并受益。交纳了1984年—2003年间的农业税约1742.55元,1994年至1999年间分别由村委会、镇农经站收取被申请人违约金1320元、1770元。2014年3月1日《承包四荒合同书》期限届满,丙村民组的村民代表找到被申请人通知要收回其《承包四荒合同书》四至范围内土地进行新一轮的发包。被申请人同意合同期限届满,但主张原合同中由其交过农业税的耕地面积和自行开荒的土地面积要继续经营不予返还。双方为此发生纠纷,经村委会、镇政府调解未果,故诉至本委。

以上事实的确认,有《承包四荒合同书》、部分缴纳农业税收条、合同违约交款收据及双方当事人当庭陈述笔录在案为凭,经审查,可以采信。

本庭认为:申请人乙村丙村民组同被申请人B于1984年3月1日签订的《承包四荒合同书》标的准确,四至清楚,双方权利义务明确,双方当事人签字、捺印,符合法律规定;《承包四荒合同书》经实际履行已于2014年3月1日期限届满,合同按约定终止;《承包四荒合同书》中没有注明含有计税耕地面积数量,被申请人缴纳农业税,是按照合同约定应尽的义务;被申请人在合同四至范围内自行开垦的荒地已受益多年,合同期满后不予返还给发包方没有法律依据,所谓的承包优先权是同等条件下的相对优先,而不具绝对优先权。被申请人现持有的B、胡某奇、安某会、刘某立四户联名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标定的土地承包期限,超出了《承包四荒合同书》的承包期限,不具法律效力。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管理办法》第四条、第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一条之规定,裁决如下:

一、自本裁决书生效之日起,被申请人B立即将原《承包四荒合同书》四至范围内的土地经营权返还给乙村丙组全体村民。

二、乙村丙村民组依法取得本案诉争地块的土地经营权后,要依照法律规定确定新一轮的土地发包方案,报镇人民政府农经主管部门审核批准后方可实施。

三、建议甲镇农经主管部门,依照法定程序,注销乙村村民B现持有的B、胡某岐、安某会、刘某立四人联名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

根据《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纠纷调解仲裁法》第四十八条规定,当事人不服仲裁裁决的,可以自收到裁决书之日起三十日内就本案向人民法院起诉。逾期不起诉的,裁决书即发生法律效力。

首席仲裁员:x

仲 裁 员:x

仲 裁 员:x

二○一四年六月二十七日

书 记 员:x

农村土地承包仲裁裁决书⑫

 某省某县A与乙村六组、乙村土地承包纠纷仲裁裁决书

申请人:A 现住所:甲镇乙村六组

代理人:Ad 现住所:甲镇乙村六组

第一被申请人:甲镇乙村六组,法定代表人(居民组长)姓名:Bf 现住所:甲镇乙村六组

第二被申请人:甲镇乙村委会,法定代表人(村委会主任)姓名:Bf1,现住所:甲镇乙村

申请人A与被申请人因申请人要求被申请人退回2005年违法收回的承包地水田1.725亩、旱田0.225亩经营权一案,向本委申请仲裁。本委受理后,由x为首席仲裁员与仲裁员x、x,书记员x依法组成仲裁庭,于2014年6月13日上午开庭审理了此案。申请人A、第一被申请人代表Bf以及本组村民代表和第二被申请人法定代表人Bf1到庭参加仲裁活动,当事人陈述了己方的观点,分别对对方提出的证据予以质证并进行了辩论,同时还回答了仲裁庭的提问。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代理人Ad诉称:2000年申请人与原丙村六组签订了农业土地承包合同,分得了两口人地份,分别是“石球子”水田0.78亩、“下头”水田1.07亩、“八十亩”水田1.65亩、“江边”旱田0.45亩。2003年8月申请人女儿A1病故。2005年被申请人以调地的名义将申请人女儿的承包地收回,其中收回位于“石球子”水田0.58亩,“下头”水田1.07亩,江边旱田0.225亩。当时申请人不同意,随即找到组长,又找到村里和镇里,始终没有得到解决,后来丙村并为乙村。《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承包法》第三条明确规定农村土地承包采用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内部的家庭承包方式,明确了土地承包以户为单位;第26条又规定:承包期内,发包方不得收回承包地。申请人女儿虽然病故,但申请人的家庭依然存在,所以被申请人收回承包土地的行为违反了法律规定。故申请人依法申请仲裁,请求裁定位于乙村“石球子”的0.58亩水田、“下头”水田1.07亩水田、“江边”0.225亩旱田土地承包经营权归申请人所有。

在审理过程中,申请人出具了以下证据:

1、申请人一家户籍证明及其女儿A1死亡证明,证明申请人在土地二轮延包时,是一个户口和申请人女儿于土地二轮延包后病故。

2、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原六河乡下古城村)签订的农业承包合同书一份和土地台账各一份,证明二轮土地延包时,申请人女儿合法取得家庭联产承包田。

二被申请人辩称:因2005年小调地时,经村组同意,并且有各户签字同意才调地,到现在已成事实,如果再次调地大多数村民不同意。

经审理查明:2000年春,根据国家土地承包政策,申请人及其女儿共分得承包地水田3.5亩、旱田0.45亩(土地承包合同记载面积)。2003年8月,申请人女儿A1在某市病故。2005年春,村组调整土地时,因申请人女儿A1病故原因,被申请人将申请人女儿A1的承包地其中水田1.65亩、旱田0.225亩给收回,一直到现在。申请人的承包田被收回期间,申请人多次到村委会和镇政府要求将收回的承包地归还给申请人,一直没有结果。

在审理期间,本庭对申请人出具的证据进行了查证,对申请人出具的证据,本庭予以认定。

本庭认为:被申请人2005年收回申请人女儿A1的承包地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二十六条规定:承包期内,发包方不得收回承包地;第二十七条规定:承包期内,发包方不得调整承包地。所以本庭对申请人提出的事实和理由予以认定,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六条第二款规定做如下裁决:

被申请人归还申请人在2005年被违法收回水田1.65亩,旱田0.225亩的土地承包经营权。

根据《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纠纷调解仲裁法》第48条规定,当事人不服仲裁裁决的,可以自收到裁决书之日起三十日内向人民法院起诉,逾期不起诉的,裁决书即发生法律效力。

首席仲裁员:x

仲 裁 员:x

仲 裁 员:x

2014年6月20日

书 记 员:x

农村土地承包仲裁裁决书⑬

 某省某县乙村第三队13户成员与乙村土地承包纠纷仲裁裁决书

申请人:乙村第三队集体经济组织13户成员。

代表人:A,男,1956年12月16日出生,汉族,农民,现住某县甲镇,公民身份号码:x。

A1,男,1955年8月15日出生,汉族,农民,现住某县甲镇,公民身份号码:x。

委托代理人:Ad,男,1963年9月7日生,汉族,甲镇司法所法律工作者,公民身份号码:x。

Ad1,男,1954年2月9日生,汉族,农民,现住某县甲镇,公民身份号码:x。

Ad2,男,1942年2月28日生,汉族,农民,现住某县甲镇,公民身份号码x。

被申请人:某县甲镇乙村村民委员会。

法定代表人:Bf,系村主任。

被申请人:B,男,1961年7月3日出生,汉族,农民,现住甲镇,公民身份号码:x。

2012年5月3日,申请人乙村第三队集体经济组织13户成员以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纠纷为由诉至本委,本委受理后依法由首席仲裁员x、仲裁员x和x组成仲裁庭,并于2012年5月22日和6月11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申请人代表人A和A1、被申请人乙村村民委员会法定代表人Bf和B及申请人的委托代理人均到庭参加仲裁,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诉称:该120亩耕地位于水库屯北侧珠子河东岸,北至珠子河东至水沟,南至水库屯,西至珠子河,位于地中间有40亩地撂荒。该地依法归三队集体组织成员集体所有,于一九八三年由三队发包,承包到农户,(有所有权证书,村主任证笔,时任村支书证笔,村委会存有集体所有权土地台帐和承包到户的承包方案,请求Bf主任举证)一九八六年电站筑坝涨水,不方便过河耕种,交水库屯村民代耕,一九八七年村委会没有征得三队村民同意将该地租给C经营30年,于二零零三年收回该地,没有归还三队村民,仍没经村民同意,又包给B经营24年,村委会的做法,违犯了下列法律规定:1、侵犯了三队村民集体所有权,改变了土地性质,《农村土地承包法》中第十二条中规定,村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委员会发包的,不得改变村内各集体经济组织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所有权,第十三条发包方享受下列权利:发包本集体所有的或者国家所有的依法有本集体使用的集体土地,这二条说明只有有了所有权才有发包权。根据《某省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管理条例》第六条规定组、社集体经济组织不健全的由村民小组发包或者村民委员会代行发包,村委会对村民土地没有直接支配权和发包权,只能代表集体经济组织行使权利。中共中央国务院办97年通知第二条第二款中规定不能将原来的承包地打破重新发包,不能随意打破原生产队土地所有权的界限,在全村范围内重新发包,村委会以村集体所有的名义发包了三队集体的土地,这在B合同中有说明,土地所有权归甲方所有(村委员会所有),并扣缴截留了土地承包费和粮食直补款,完全剥夺三队村民的集体所有权。《物权法》第二条规定,本法所称物权是指权利人依法对特定物享有直接支配和排他的权利,包括所有权。《物权法》第一百零六条,无处分权人将不动产或者动产转让给受让人的,所有权人有权追回,三队村民以物权人的地位追回土地的集体所有权是合理合法的。2、在承包期内违法收回村民的承包地,该地因为非人为的因素,暂时不方便耕种,村委会没有采取积极的态度找水电局要求解决过河种地的问题,村委会就把该地包给了C耕种三十年。《土地管理法》第三十七条中规定承包经营耕地的单位和个人连续二年弃耕和撂荒,原发包单位应当中止承包合同,收回发包的耕地,《某省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管理条例》第十条也有同样的规定,三队的土地找人代种了一年,没有弃耕和撂荒二年以上的收回承包地的条件,说明村委会是在承包期内侵权收回承包地,原发包单位是乙村三队(有第一轮承包证为证)。

3、强行流转村民承包地,未经多数村民同意强行流转了村民的承包地,《某省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管理条例》第十五条规定未经承包方委托不得代承包方签订流转合同。《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五十七条规定任何组织和个人强迫承包方进行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的该流转无效,村委会强行流转村民的承包地等同于强迫。4、把承包地当机动地发包,在C1证词中说因为之前已经发包过一次,村里面又把这块地变为机动地,我们就没有与三队的村民商量就发包出去了。C1明知是三队的村民的承包地并且在承包法颁布之后将承包地变为机动地是违法的,违反了《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六十三条规定,本法实施后不得再留机动地。5、违反了土地承包原则和程序,《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三条中规定“农村土地承包采取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内部的家庭承包方式,不宜采取家庭承包方式的荒山、荒沟、荒丘、荒滩等农村土地,可以采取招标、拍卖、公开协商等方式承包”,村委会发包该地均不属于以上两种承包方式,违反《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十八条中“民主协商,公平合理原则”,违反了《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十九条中所有五项规定,违反了第四十七条中“以其他方式承包农村土地,在同等条件下,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享有优先承包权”,违反《某省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管理条例》第十九条公示时间不少于十五日的规定,《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四十八条中规定“要对承包方资信情况和经营能力进行审查后再进行承包”,当时C1明知B没有经营一百亩地的能力情况下而包给了B。6、B违反合同约定,转包土地。涂改承包合同,按法律规定私自涂改承包合同该合同无效。7、国办发2004年通知第五条中各地不得为租赁的企业和大户利益而侵犯农民的土地承包权益。请求依法裁决乙村村委会发包程序违法,村委会与B签订的承包合同无效,归还三队村民80亩耕地的承包经营权。

被申请人乙村村民委员会答辩称:2003年乙村村委会与B签订的土地承包协议是根据土地承包管理法进行的,是合乎法律规定的,因为三队社员已将土地弃荒,无人管理,无人耕种。证明有:1986年春第一承包人C证实,1985年11月底,他由亲属介绍,承包了乙村珠子河东80亩耕地,包括荒地在内,每年1000元承包费,后逐年增加承包费,当时他承包该土地后,1986年春,收拾地时,地里早已长满了荒草和蒿子1米多高,已成为荒地,当时C1是书记,魏某宝当时任村长,C2任村会计,都可以证明。在收缴每年承包费时,与村委会成员发生一些小矛盾,所以,原村委会主任C3,在没有征得承包者的同意下,村委会单方收回C的承包地,发包给了三组村民B承包发展经济作物葡萄园,B已承包土地8年,上缴承包费4万元,经村委会成员讨论同意该承包地由B继续承包经营管理。凡签30年不要地协议的不应再回来要地,户口在分地后迁入的不应要承包地。三组社员集体经济组织已不存在,即没有管理能力,所以村委会代行将土地发包,土地不能荒废,原村委认为当时没有开村民代表大会议定,认为是错误的发包,那么就由原村委会成员来解决该土地的经营办法,乙村共4个生产小组,都有机动地,要是对该地进行仲裁,其他3个小组均有机动地,谁来处理,问题就无法解决。

被申请人B答辩称:1、申请人已明确说明法律规定组、社不健全的集体经济组织可有村民委员会代行发包,代行权利,所以村委会发包土地是合法有效的,不存在违法行为;2、申请人讲他们是非人为原因暂时不方便耕种,是不符合实际情况的,并讲找人代种更不合实情,并讲村委会没有找水电局解决过河种地问题,事实上水电局给船了。村委会将此地块发包给了C耕种多年,申请人还讲法律明确规定连续二年弃荒承包地的,原发包方应当收回耕地,终止合同另行发包,并收取荒芜费,那么三组村民将此地弃耕荒芜多年,柳树都有20厘米以上粗大是否已够成弃耕荒芜二年以上?所以该村委会收回弃耕荒地另行发包是合法有效的,不存在违规问题。

本会根据申请人的申请与被申请人的答辩总结的无争议事实为:1、现此80亩耕地的四至及面积无争议,归乙村三队集体经济组织所有;2、此80亩地2003年12月5日村委会以其他方式发包给B,承包期限至2027年12月5日。3、在此之前1987年C承包该土地,也是其他方式承包。4、乙村第一轮土地承包是1982年、二轮延包是1997年,二轮延包申请人未实际取得经营权。本案争议的焦点为:1、乙村村委会与B签订的“协议书”是否有效;2、此80亩地谁有承包经营权。

围绕争议焦点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当庭进行了举证、质证。

申请人向本庭递交十四份证据:

证据一:乙村村民上访信一份,来源:三队村民,证明三队村民多年来始终争取土地经营权,并通过正常有理上访请求解决。

证据二:乙村村委会土地所有权确认证明一份,来源:乙村村民委员会。证明:申请人均为乙村三队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该案所争议的120亩土地及另外50亩土地自人民公社时期一直属于乙村三队经济组织成员集体所有。

证据三:乙村村委会报甲镇政府说明一份,来源:乙村村民委员会(2011年3月14日)。证明:乙村原村委会领导二零零四年春将乙村原第三生产队村民承包地120亩其中80亩有承包合同。乙村原村书记C1证实乙村在二零零四年对本土地发包过程中没有召开村民代表大会进行投票同意,也没有通知三队村民并且得到三队村民同意,只是经村领导班子研究以带动村民致富为由将土地发包给B。经村民代表大会讨论表决,确认该土地属三队所有。

证据四:乙村村委会证明一份。来源:乙村村民委员会。证明:B承包的80亩耕地,40亩荒地属乙村三队集体耕地。

证据五:协议书一份。来源:乙村村民委员会。证明:乙村村民委员会于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五日违法发包。协议书没有标明该地的所有权,B错误承包并向村委会每年缴纳5000元现金应承担一定责任。双方协商达成协议,忽略了三队村民承包事实的存在,侵害了三队村民的合法权益。

证据六:合同书一份。来源:B,葛某巨手书。证明:B对该土地不具备经营能力和私自将该土地转包给葛某巨耕种,宁可每年赔付1千元承包费也要无理霸包耕地。且作为村书记的Bf又给作中间人,属知法犯法。

证据七:宗地图一份。证明该地被破坏现状。

证据八:C4证明一份。来源:C4手书。证明该地发包时只有C1、C3(主任)、C4(妇女主任)三人商议,没经村民同意也没召开村民代表大会。

证据九:证明材料3份。来源:D、D1、D2个人手书。

证据十:D3个人手书。

证据九、十D、D1证明靖安三队河东土地1986年因河水上涨,三队社员无法过河耕种,水库屯社员代耕,没有撂荒,也就是说没有放弃经营权。原村干部D2、D3证明,此耕地开放后给本组村民耕种,由于涨水暂不能耕种,由水库屯的村民代耕始终没有荒置,后村委会单方考虑,不能让别人白种,村里租出去还能得到一些包地费,就包给了外地人耕种,此举明显违反了《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三十五条之规定。

证据十一:司法所调查笔录一份,来源:甲镇司法所。证明:被调查人C1证实B在包地时他是村书记,这块地是三队村民的,没有召开村民大会,也没有征得村民同意,仅有C1,C3,C4三人商议后就发包了,而且是以村里机动地发包的。而《农村土地承包法》明确规定农村土地以机动地承包的承包期限不得超过三年。

证据十二:村民上访情况汇报一份。来源:甲镇司法所。证明:甲镇司法所以最贴近“三农”最服务“三农”的司法行政部门,亲自进行了司法实践,以法律的形式做出了公正的司法认定,认定了该承包地确实归乙村三队集体所有。土地面积约120亩是无争议事实,同时根据法律政策及国务院第二轮土地承包的相关政策、土地管理法第十六条规定和司法所进行的调查核实,并提出处理意见。

证据十三: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一份。证明:Bf是现任村主任。

证据十四:申请人自制土地台帐一份。证明:村委会将83年家庭联产承包的土地台帐丟失,只是由村民回忆对比自制的台帐,反映83年分地时的户数、人口和土地面积。

被申请人B向本庭递交三份证据。

证据一:乙村村民委员会和B的土地承包合同一份,证明乙村村民委员会与B的承包合同是合法有效的。

证据二:某省某县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1)靖民一初字第416号判决书一份,证明乙村村民委员会与B的承包合同是合法有效的。

证据三:(1)乙村村民委员会与C5的土地承包合同一份;(2)C6交费票据3份,2007年6月11日,2009年11月11日,2010年12月2日3张交款收据;(3)乙村村民委员会证明:2007年6月11日,2009年11月11日,2010年12月2日3张C6交款票据系C5承包地转包C6的交款票据证明一份。证明:乙村村民委员会发包的土地承包合同都没有召开村民代表大会,乙村村民委员会与B的土地承包合同转包一事是经村委会同意转包的,合同中明确规定:“荒地乙方可以开发利用”所以说,B不存在违约行为。

被申请人乙村村民委员会向本庭递交十四份证据。

证据一:D4协议书一份

证据二:D5协议书一份

证据三:D6常住人口登记表一份

证据四:D7(D6姐夫)常住人口登记表一份

证据五:D8常住人口登记表一份

证据六:A1常住人口登记表一份

证据七:D5常住人口登记表一份

证据八:D9证明一份

证据九:D10证明一份

证据十:D7证明一份

证据十一:D证明一份

证据十二:D11证明一份

证据十三:B与村委会协议书一份

证据十四:三队社员要地户的具体情况

这十四份证据所证明的问题是没有理由要地的就不要来要地。

经当庭质证:被申请人B对申请人第五份证据本身无异议,对证明的问题有异议,说我将土地转包违约,我的证据三乙村村民委员会和C5土地承包合同一份并由C5转包给C6包地交款收据三张,证明当时村委会是同意转包的,因为原村主任C3是C5的亲弟弟,当时我提出转包问题C3即找出C5与乙村的承包合同,并C5转包给C6,我的情况和C5的一样,对其它证据无异议。被申请人乙村村民委员会对申请人前十三份证据本身无异议,对第十四份证据有异议,对这十四份证据证明的问题均有异议,对十三户申请人有异议,第一户D4有三十年不再要承包地的协议,他承认是本人签的,他的人口也不符合,他户口三人,台帐是六人;第二户D5与D4是一个性质的,当时家庭联产承包时是七口人,包括王某生和王某红,第十四份证据台帐上是八口人,再说他们本人放弃承包地了;第三户D11已经被列为无保户,由政府管;第四户C2现在是由社区和民政一个月给他三百元低保;D6当时她户口在她姐夫D7的户口中,她的地已经分到她姐夫的份内了;C5现有40亩承包地;D8他是1983年11月16日分地后入户,地已分完怎么要地;A1证据上是六口人,79年的户口证明是他一个人;A是Ad1家属,只是本人户口在乙村,只有一口人。

申请人对被申请人B这组证据认为只证明B与村委会签订了承包合同,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也认定了B与村委会签订了承包合同,但是均没有认定村委会的发包是合法的,也没有否认83年乙村三队村民以家庭联产承包形式取得经营权的事实,证实村委会违法发包才导致村委会与B签订协议的不利后果,村委会发包程序违法,该协议必应作为无效合同。B第三份证据与本案无关,C5是交承包费租赁土地,有交承包费的票据为证,还有粮食直补款为证。被申请人村委会对B的证据无异议。

申请人对被申请人乙村村民委员会十四份证据本身无异议,对十四份证据证明的问题均有异议,认为证据一、二、七96年签订三十年不要地协议书,96年时候三队成员无承包地,何来不要地协议,根据党的共同富裕政策在减免农业税之前弃耕不要承包地农民要求返还一定要支持,D5和D4有要地的权利;证据三、四D6已经经村文书证实D7的承包地不包括她的,她有要地的权利;证据五D8是1972年加入靖安三队,当时村支书D3和文书证实D8于1977年户口迁入到乙村三队,经集体组织成员证明他是三队集体组织成员,有要地的权利,王某贵76—77年任三队队长,D8已经是三队社员;证据六A1在83年第一轮承包时是六口人,分得六口人承包地;证据八、九、十、十一他们证明的问题与本案无关;证据十二D11是无保户,没有法律规定无保户没有要回承包地的权利;证据十三2011年春天村委会文书已经承诺我们找到B外转包土地合同就中止B合同,结果我们找到B合同后Bf反悔了,并说B的合同后面有一句条款允许他承包,因此就没有终止B的合同,说明B涂改合同增加了条款,村委会已经承认涂改合同是违法无效的;证据十四C2虽然有了低保户待遇,政策也没有规定必须收回他们的承包地,他是三队村民,当过小队会计和大队会计,现在是脑血栓后遗症,现在生活困难,保留他的承包地是符合扶持贫困户的政策要求的A在83年第一轮承包地时是六口人;C举证证明86年村天开始承包三队耕地80亩,三队村民实际耕种到85年,C86年才开始耕种,中间没有弃耕、撂荒之说。

根据申请人与被申请人举证、质证,本会认证如下:

申请人证据1能证明申请人非人为的因素,当时不方便耕种,村委会未经村民同意便将此地长期发包出去,致使三队村民未取得二轮延包权,申请人始终主张维权,本会予以采信;证据2能证明乙村村民委员会承认申请人均为乙村三队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该120亩土地所有权归乙村三队集体经济组织所有,本会予以采信;证据3能证明村委会2003年对该地发包过程中未经民主议定、三队村民不知情,只是经村原领导班子研究决定,本会予以采信;证据4对证据2加以佐证,本会予以采信;证据5能证明此地的面积和四至,合同约定不得转包、不得造成土地流失,同时证明未经民主议定、未经招标、未经鉴证,违反法律规定,本会确认其证明力;证据6证明B转包该机动地的事实,本会确认其证明力;证据7能证明该地被破坏现状,本会确认其证明力;证据8对证据3加以佐证,本会予以采信;证据9、10能证明由于涨水暂不能耕种,由水库屯的村民代耕始终没有荒置,本会确认其证明力;证据11对证据3、8加以佐证,本会确认其证明力;证据12对证据1、2加以佐证,本会确认其证明力;证据13能证明Bf是现任村主任,本会予以采信;证据14能反映83年分地时的户数、人口和土地面积,本会确认其证明力。

被申请人B证据1只能证实这120亩地村委会发包给B不是家庭承包属其他方式承包(非平均承包),此80亩耕地属于机动地,村委会违法发包才导致村委会与B签订协议的不利后果,村委会发包程序违法,该协议必为无效合同,无效的承包合同至始无效,本会不确认其证明力;证据2法院未判决合同的效力,本会不确认其证明力;证据3与本案无关,本会不确认其证明力。

被申请人乙村村民委员会十四份证据能证实申请人二轮土地延包时,未取得经营权,根据吉政发[2005]11号文件精神,土地延包时未得到承包地的农户,要求承包的,原则上应同意其承包土地,承包地可在收回的机动地中经民主议定程序妥善解决,本会确认其证明力。

经审理查明,现此80亩耕地的四至及面积无争议,所涉及到的120亩地归乙村三队集体经济组织所有,位于水库屯北侧珠子河东岸,北至珠子河、东至水沟、南至水库屯、西至珠子河,位于地中间有40亩地撂荒。此地2003年12月5日村委会以其他承包方式发包给B,承包期限至2027年12月5日,在此之前1987年C承包该土地,也是其他方式承包。乙村第一轮土地承包是1982年、二轮土地延包是1997年,二轮土地延包申请人未实际取得经营权。该地于1983年由三队发包,承包到农户,1986年电站筑坝涨水,不方便过河耕种,交水库屯村民代耕,1987年村委会没有征得三队村民同意和三队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私自将该地租给C经营30年,于2003年收回该地,没有归还三队村民,仍没经三队村民同意,又私自包给B经营24年。

本会认为,依据《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十二条“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依法属于村农民集体所有的,由村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委员会发包;已经分别属于村内两个以上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农民集体所有的,由村内各该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小组发包。村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委员会发包的,不得改变村内各集体经济组织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所有权”的规定此80亩耕地所涉及到的120亩地归乙村三队集体经济组织所有。依据《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十八条“土地承包应当遵循以下原则中第(三)款‘承包方案应当按照本法第十二条的规定,依法经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村民会议三分之二以上成员或者三分之二以上村民代表的同意’;第(四)款‘承包程序合法’、《某省农村集体资产管理条例》第二十一条“集体经济组织的重大经营项目及集体资产承包、租赁、联营、股份合作经营,须经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大会或者成员代表大会讨论通过”、《某省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承包合同条例》第九条“承包不同的生产资料,按照下列规定确定承包者中第(二)款‘非平均承包的生产资料,通过招标的方式在该组织成员中,择优确定承包者;第(三)款‘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均不承包的生产资料,通过招标的方式在该组织以外,择优确定承包者’”、第十七条“......其中承包非平均承包的生产资料的以及当事人要求鉴证或者公证的,经过鉴证或者公证之后,承包合同方告成立”、第二十三条第二款“非平均承包的生产资料,不得转包和转让,承包者不继续承包时,由发包方收回重新发包”、第三十三条“承包合同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为无效承包合同中第(一)款‘违反法律、法规以及国家指令性计划和政策的’;第(三)款‘违反集体经济组织的章程或者决议的’;第(五)款‘发包方无权发包的’”、第三十五条“无效的和被撤销的承包合同,从订立时起就没有法律约束力”和《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六十三条“本法实施前已经预留机动地的,机动地面积不得超过本集体经济组织耕地总面积的百分之五”及《某省人民政府关于妥善解决当前农村土地承包纠纷的意见》(吉政发[2005]11号)“集体机动地,要在村民大会或村民代表大会民主商议的基础上,采取公开招标或公开协商方式发包,严禁暗箱操作或仗权承包。同等条件下,机动地优先发包给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为了切实保证机动地合法、合理、公开发包,保护广大农民合法权益,凡是机动地发包合同,必须经乡镇农村经济管理机构进行依法鉴证。承包的机动地,任何人不得转包、转让他人。土地延包时,未得到承包地的农户,要求承包的,原则上应同意其承包土地,承包地可在机动地中解决”的规定,这120亩地村委会发包给B不是家庭承包属其他方式承包(非平均承包),此80亩耕地属于机动地,乙村三队集体经济组织的机动地远远超过本集体经济组织耕地总面积的百分之五,被申请人村民委员会与B签订的承包合同未经民主议定程序、未经招标、未经鉴证,违反法律规定,且B违约私自转包挖坑毁地,此承包合同无效,无效的承包合同,从订立时起就没有法律约束力,村民委员会应于2012年12月5日终止合同收回土地,经民主议定程序妥善解决申请人的承包地。

综上所述,根据《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十二条,第十八条第(三)、(四)款,第六十三条;《某省农村集体资产管理条例》第二十一条和《某省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承包合同条例》第九条第(二)、(三)款,第十七条,第二十三条第二款,第三十三条第(一)、(三)、(五)款,第三十五条及《某省人民政府关于妥善解决当前农村土地承包纠纷的意见》(吉政发[2005]11号)的规定,特裁决如下:

一、被申请人乙村村民委员会与B2003年12月5日签订的“协议书”无效;

二、被申请人乙村村民委员会于2012年12月5日终止该“协议书”收回土地,依法发包。

根据《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纠纷调解仲裁法》第48条规定,当事人不服仲裁裁决的,可以自收到裁决书之日起三十日内向某县人民法院起诉。逾期不起诉的,裁决书即发生法律效力。

首席仲裁员:x

仲 裁 员:x

仲 裁 员:x

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九日

书 记 员:x

农村土地承包仲裁裁决书⑭

 某市某区A与乙村土地承包纠纷仲裁裁决书

申请人:A,男,汉族,x

住 所:某市某区甲镇乙村

委托代理人:Ad,男,汉族,x

被申请人:某市某区甲镇乙村民委员会

主要负责人:Bf,村委会主任

某市某区农村土地承包仲裁委员会(以下简称仲裁委)根据申请人A(以下称申请人)2013年8月7日提交的仲裁申请书,及申请人与被申请人某市某区甲镇乙村民委员会(以下称被申请人)签订的《土地承包合同》中的仲裁条款,于2013年8月12日受理了上述土地承包争议仲裁案。案件受理后,仲裁委向申请人发送了受理通知书及附件、《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纠纷仲裁规则》(以下简称《仲裁规则》)和仲裁员名册,向被申请人住所地寄发了仲裁通知书、仲裁申请书副本及附件、《仲裁规则》和仲裁员名册。

依据《仲裁规则》的规定,本案适用一般程序,由三名仲裁员成立仲裁庭进行审理。在《仲裁规则》规定的期限内,申请人选定x为仲裁庭首席仲裁员,x为仲裁庭仲裁员;被申请人选定x为仲裁庭首席仲裁员,x为仲裁庭仲裁员。因双方当事人未共同选定仲裁庭的仲裁员,仲裁委主任依据《仲裁规则》的规定指定x仲裁员为仲裁庭的首席仲裁员。本案由x、x和x仲裁员成立仲裁庭进行审理。

在《仲裁规则》规定的期限内,被申请人向仲裁庭提交了答辩书,同时提交了证据材料。仲裁庭审阅了申请人提交的仲裁申请书、证据材料、相关资料,还审阅了被申请人提交的答辩书、证据材料后、相关资料,于2013年9月23日、10月22日先后二次在仲裁委本部仲裁庭,即某区某镇人民西路300号404室审理本案。申请人的委托代理人Ad,被申请人甲镇乙村村民委员会主任Bf出席了庭审。庭审中,申请人陈述了仲裁请求事项及事实与理由,被申请人陈述了答辩意见及事实与理由;申请人为说明仲裁请求事项及事实提供了证据及相关资料,被申请人为说明答辩意见及事实提供了证据及相关资料;双方当事人对证据材料进行了质证,回答了仲裁庭的提问;双方当事人进行了辩论,对相关资料进行了说明,并分别作了最后陈述。庭审中,仲裁庭主持双方当事人进行调解,但未能达成调解协议。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称:申请人于1999年9月10日跟村委会签订的土地承包合同共享受承包期为30年不变,实际确权确地2.8亩地。因申请人从1998年起一直在某常熟承包鱼塘养鱼,家里事情都有妻子辛苦操劳。但妻子于2000年病逝,大儿子Ad又在福建参军。妻子病故后,小儿子随申请人到常熟生活。直到2007年底申请人和小儿子才回到南汇老家。申请人出去养鱼的这几年时间里,曾暂时把承包地给隔壁邻居临时耕种,租金不收,只帮忙交农业税。但2002年8月村委会不经申请人的同意,擅自涂改其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把2.8亩土地变更到仅剩0.91亩。其中0.26亩权证土地(实际土地面积为0.3亩)由申请人后面一家人家C在没有跟申请人商量,不经申请人允许的情况下全部种了梨树(当时国家有优惠政策,种果树的农户可享受三年经济补贴)。申请人2007年底回来发现权证上的改动,至村委会讨要说法,但只还给申请人承包地2.54亩,还有0.26亩土地无法要回。当得知土地承包法规定:家庭承包的土地承包经营权可以依法转包、出租或者以其他方式流转。任何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都无法干涉农村土地的承包,不得变更和解除承包合同,更不得擅自变更或者涂改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为尊重《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承包法》的司法公正性和维护申请人承包土地的合法权益,向某区农村土地承包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请求:1、乙村村委会把擅自变更涂改权证上少的面积0.26亩地还我们。2、2002年8月28日至2010年把1.89亩地划去的,村委会以什么方式流转出去的,要求给予流转费。确权确地的土地流转费按照下述标准计算,2002—2005年为800—900元/亩.年;2005—2008年为1000—1200元/亩.年,2008—2010年为1500-1600元/亩.年;2010年—2013年2000—2200元/亩.年。确权确利的土地流转费按照2010年土地流转指导价1000元/亩.年标准计算。

被申请人在庭前提交了答辩书,庭审中作了答辩。答辩意见如下:申请人提出的乙村委会擅自涂改变更给他人的0.26亩承包地归还给他的请求不符合实际。1999年10月土地二轮延包时申请人承包卡上面积是2.8亩。当时由于申请人长期在外养鱼,所以基本没种植作物,特别在申请人与C宅边之间的土地都长满杂草,由于无能力种田,申请人曾多次向生产队长和村委提出过不要该土地,因为当时要交农业税和管理费,为此2002年初,村派当时的村委委员方正国,队长杨福官去现场查看后,发现抛荒严重。与申请人商量之后,村委会同意申请人在原承包地的2.8亩面积上减去1.89亩。自2002年起实际缴税面积为0.91亩(减去1.89亩中0.3亩划分给C种植)。C缴税面积从1.55亩增加到1.85亩。其余减下来的面积申请人则少交农业税及管理费,土地保持原来不动,根本不存在村委会擅自涂改A的承包面积。2002年8月28日A承包卡上2.8亩承包面积减少1.89亩,是经申请人本人同意,并是他自己口头向村、队提出之后,把自己的承包卡交到村财务及村委主任处改动的,申请人的承包卡是自己保管的,如他不同意村里会拿得到申请人的承包卡吗?2002年申请人农业税少交1.89亩他知道吗?2010年土地进行完善工作,结合乙村的实际,再经村二委及9人工作小组召开多次会议,村民代表征求意见、党员大会通过,并在各组公布实施方案后展开完善工作(土地按原来种植的面积不变),进行确权确利的方式来换证。申请人调整好的确地面积为2.54亩。其余缺的面积为确利,申请人全家共4人,乙村4组的人均面积为1.45亩,申请人全家合计面积为5.8亩,此事申请人是知道的。2002年到现在又十年的时间,申请人一直没提出过此事,最近与C之间有点小纠纷之后再来村里提出向C要回0.26亩承包土地(实际土地面积为0.3亩)。2010年在土地完善工作中,村与农户签订了变更合同,并填写了一户一表,是经申请人本人签字同意更改,并在更改前队长将村的实施方案到农户家征求意见时申请人也签字同意这样做的。既然已签字确认,那么按照《合同法》、《土地承包法》有关条文规定法律效力已生效。村委会经过研究商定:1、申请人提出的少0.26亩土地(实际当时划出土地面积0.3亩),在2010年完善过程中,已签订办理过相关手续,并经申请人签字确认。并按乙4组人均面积计算到户,不存在申请人少份额的问题。2、原划给C0.3亩土地,也作为其本户的份额,计算到其承包的总面积之内。总之,我们认为,申请人提出的要回0.26亩土地没有根据和理由。变更合同他签字确认,按法律规定,已经生效。对于承包土地流转费,乙村总耕地面积约3600亩,在1999年第二轮土地延包时,有1000多亩土地未做入权证(是鱼塘农户放弃、折地闲置地等)。在2010年土地完善时,乙村将所有耕地面积做入农户权证(分确权确地、确权确利二种)。当时根据村的实际情况确地给地,确利给政府补贴,是经过村二委、9人小组、村民代表会、党员大会及征求农户意见等,得到大多数农户同意后进行实施的,但该方案做好后,有农户反映确利的土地现在属农户的土地了,所以凡是确利的土地村里所有的租金要归确利农户收入。为此,乙村自2011年开始在流转土地上所收到的租金按队分给确利农户收入。2010年之前的流转地收入暂时留村按组记账,申请人该组由于各种原因没有实施方案,暂还留在村账上(鱼塘租金每亩按水面收费900元)。总之,被申请人认为申请人的请求是缺乏依据的。

申请人为证明自己的主张,向仲裁庭提交了如下证据材料:

证据1、1999年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证明前任村长私自涂改权证。证据2、1999年土地承包合同,证明土地承包30年不变。证据3、承包土地计税面积核对表,证明实际减少的面积与保留的面积。证据4、承包土地原始面积表,证明事项同证据3。证据5、流转费资料一组,说明确权确地流转费标准和确权确利流转费标准。

被申请人对申请人所举证据的质证意见为:对证据2—4的真实性和合法性无异议。但对证据1、1999年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证明前任村长私自涂改权证不认可,承包面积是经申请人同意并由申请人自己将承包权证交至村委会改动的,这是他自己保管的承包权证,如果他自己本人不交,村委会不可能改动。对证据5不认可,与本案无关联。

被申请人为证明自己的主张,向仲裁庭提交了如下证据材料:

证据1、甲镇乙村稳定完善二轮土地延包工作实施方案决议,证明2010年完善后村里如何做法。证据2、乙村稳定和完善二轮延包工作方案公示照片,证明该完善承包方案经过法律程序,公开进行。证据3和4、甲镇乙村4组稳定完善二轮延包工作实施协议和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变更合同,证明对先前的承包合同作了变更。证据5、某市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农户信息表,证明村委到农户家庭征求意见,签订一户一表。

被申请人提交了乙村关于土地流转费(确权确利)情况说明资料。

申请人对被申请人所举证据1-5的质证意见为:对证据1-5的真实性和合法性无异议。但申请人对证据4、变更合同不认可,当时前任村长对我父亲说你这些更改的面积已经无法变动。

经庭审质证,仲裁庭认为,申请人提供的上述证据材料1至4和被申请人提供的上述证据材料1至5-9本案所涉合同有关联,且经庭审质证对真实性均无异议,确认上述证据材料可以作为本案的定案依据。

经审理,仲裁庭确认本案事实如下:1999年申请人与被申请人签订了《土地承包合同》,申请人承包土地为2.8亩。当时,因为申请人家庭原因,申请人向村委提出不要地,故村委同意申请人少承担部分土地的农业税和管理费,将申请人承包地划出1.89亩,减少至0.91亩。2002年起申请人实际承担0.91亩农业税面积,并将实际承担农业税面积变动情况在土地承包权证上注明。2010年稳定完善二轮延包工作中,被申请人与申请人签订了《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变更合同》,变更后的土地承包面积为5.8亩,其中确权确地2.54亩,确权确利3.26亩。对于承包土地流转费,自2011年开始在流转土地上所收至的租金按队分给确利农户收入;2010年之前的流转地收入暂时留村按组记账,申请人所在组的流转费还留在村账上。以上事实,有申请人和被申请人提交的证据材料、说明资料及庭审笔录等予以佐证。

仲裁庭认为:

一、系争合同的性质和效力

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分别在1999年9月和2010年11月签订的《土地承包合同》和《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变更合同》,双方对1999年签订的《土地承包合同》没有争议,申请人不认可2010年11月签订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变更合同》。

庭审中,被申请人提供的证据1-4,证明签订《变更合同》的做法符合《农村土地承包法》第18条、第19条的规定要求。本案审理期间仲裁庭调查到,被申请人乙村稳定完善二轮土地延包工作实施方案,经民主决策程序同意达70%以上,并办理相关手续,符合《农村土地承包法》第27条规定的程序。

庭审中,双方认可以下事实:1999年申请人与被申请人签订了《土地承包合同》,承包土地为2.8亩。当时,因为申请人家庭原因,申请人外出常熟从事鱼塘养鱼工作,向村委提出不要地,故村委同意承包人少承担1.89亩土地的农业税和管理费。将申请人0.3亩承包土地划给C种植。2002年起申请人实际承担0.91亩农业税面积,并将实际承担农业税面积变动情况在土地承包权证上注明。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妥善解决当前农村土地承包纠纷的紧急通知》(国办发明电[2004]21号)明确:“乡村组织已经将外出农民的承包地发包给别的农户耕作的,如果是短期合同,应当将承包收益支付给拥有土地承包权的农户,合同到期后,将土地还给原承包户耕作。如果是长期合同,可以修订合同,将承包地及时还给原承包户;或者在协商一致的基础上,通过给予或提高原承包农户补偿的方式解决。”《某市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稳定完善农村土地承包关系建立健全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市场的指导意见》(沪府[2009]34号)文件明确“对少数农民廷包时不要或少要承包地,现在要求重新落实土地承包经营权的,应区别不同情况,通过民主协商,妥善处理。有书面承诺自愿不要和少要土地的,按照自愿放弃土地承包经营权处理。没有书面承诺的,应予以调剂解决;无法调剂解决的,可采用给予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费等方法解决。”因此,通过相应的程序,对减少申请人确权确地的份额以确权确利的方式予以补偿,符合国家和某市相关规定的精神。

被申请人在二轮延包时有1000多亩地没有确权承包给村民。在稳定完善二轮延包工作中,结合村里的实际情况,将这1000多亩地通过法定程序进行确权承包,对原承包合同作调整,符合《农村土地承包法》27条第二款规定的精神。

另外,虽然申请人不认可《变更合同》,但又没有提供相应的证据。庭审中也未发现《合同法》第52条规定的合同无效情形。

综上,仲裁庭认为《变更合同》符合《合同法》第44条的规定。《变更合同》是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的表示,符合相关法律和政策的规定精神,合同签订后,对双方当事人均具有约束力,双方当事人应当按约履行。

二、关于申请人的仲裁请求

(一)关于要求乙村村委会把擅自变更涂改权证上少的面积0.26亩地还给我们的仲裁请求。1999年申请人与被申请人签订了《土地承包合同》,明确申请人承包土地为2.8亩。2010年稳定完善二轮廷包工作中,被申请人与申请人签订了《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变更合同》,变更后的土地承包面积为5.8亩,其中确权确地2.54亩,确权确利3.26亩。仲裁庭认为,依据1999年签订的《土地承包合同》第五条约定:“凡发生下列情况之一的可协商变更合同或解除合同……2、土地承包合同标的发生变化的……4、因人口、劳力、土地面积发生较大变化,经社员大会或代表会议讨论决定进行土地适当调整的。”申请人和被申请人依据约定可以协商变更合同。另外根据农村土地承包法第27条第二款的规定“承包期内,因自然灾害严重毁损承包地等特殊情形对个别农户之间承包的耕地和草地需要适当调整的,必须经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村民会议三分之二以上成员或者三分之二以上村民代表的同意,并报乡(镇)人民政府和县级人民政府农业等行政部门批准。”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可以依据相关情况变化按照约定依法签订变更合同。因此,申请人与被申请人于2010年签订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变更合同》,变更1999年签订的《土地承包合同》约定的土地承包数量和情形,符合法律规定。2010年签订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变更合同》已经发生法律效力,双方应按约履行。申请人依据1999年的《土地承包合同》主张承包地亩数不能得到支持。

(二)关于2002年8月28日至2010年把1.89亩地划去的,村委会以什么方式流转出去的,要求给予流转费的仲裁请求。申请人减少了确权确地的份额,被申请人通过确权确利予以补偿,申请人请求土地流转费照理可以得到仲裁庭的支持。但是庭审中,申请人只是提出请求和流转费标准的证据,没有提供流转合同或其他证据证明其土地流转数量、期限及流转费金额的约定,由于缺少相关证据,因此本案中仲裁庭难以支持。

据此,仲裁庭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44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27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纠纷调解仲裁法》第44条第一款的规定,裁决如下:

一、对申请人A要求乙村村委会把擅自变更涂改权证上少的面积0.26亩地还给我们的仲裁请求不予支持。

二、对申请人A要求2002年8月28日至2010年把1.89亩地划去的,村委会以什么方式流转出去的,要求给予流转费的仲裁请求不予支持。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五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纠纷调解仲裁法》第四十八条、第四十九条规定,当事人不服仲裁裁决的,可以自收到裁决书之日起三十日内向某市某区人民法院起诉。逾期不起诉的,裁决书即发生法律效力。当事人对发生法律效力的裁决书,应当依照规定的期限履行。一方当事人不履行的,另一方当事人可以向某市某区人民法院申请执行。

首席仲裁员:x

仲 裁 员:x

x

2013年11月7日

农村土地承包仲裁裁决书⑮

 某市某县A等与B土地承包纠纷仲裁裁决书

申请人1:A,男,汉族,身份证号码,x

住址:某县甲镇乙村惠光427号

代理人:Ad,男,汉族,身份证号码x

住址:某县某镇

申请人2:A1,男,汉族,身份证号码,x

住址:某县甲镇乙村惠光405号

代理人:Ad1:女,汉族,身份证号码,x

住址:某县甲镇甲公路1151号20室

申请人3:A2,男,汉族,身份证号码,x

住址:某县甲镇乙村惠光416号

代理人:Ad,男,汉族,身份证号码x

住址:某县

申请人4:A3,女,汉族,身份证号码,x

住址:某县甲镇乙村惠光430号

代理人:Ad,男,汉族,身份证号码x

住址:某县

被申请人:B,女,汉族,身份证号码 x

住址:某县甲镇乙村惠光438号

被申请人代理人1:Bd,男,汉族,身份证号码,x

住址:某县

被申请人代理人2:Bd1,女,汉族,身份证号码x

住址:某市

第三人:C,男,汉族,身份证号码,x

住址:某省某县(暂住地:甲镇乙惠光405号)

2003年开始申请人四人共计4.3亩承包地由被申请人B种植使用,后于2010年被申请人将该土地有偿流转给第三人C种植。申请人多次与被申请人交涉要求收回承包地未果。现申请人依据“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主张收回承包地,经乙村村委会、甲镇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纠纷调解委员会多次调解未果,故向某县农村土地承包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

本委于2013年5月21日受理后,依法组成由仲裁员陈昌担任首席仲裁员,仲裁员陈健、胡耀忠参加的合议庭审理本案。2013年7月16日进行了开庭审理,申请人A、A2、A3、申请人委托代理人Ad、申请人A1委托代理人Ad1,被申请人B,被申请人委托代理人Bd、Bd1,到庭参加庭审。第三人C开庭通知书本庭按照《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纠纷仲裁规则》之规定已经书面送达,并通过电话询问后确认,第三人因故缺庭。申请人、被申请人双方陈述了各自的观点,提供了相关证据,分别质证了对方的证据并进行了辩论,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A申请称,2003年将2亩承包地无偿流转给被申请人B经营,该土地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编码为4-74,第一块1.65亩,四址:东至A1承包地界,南至陈锦标承包地界,西至泯沟,北至C4、沈亚平承包地界,第二块0.35亩,东至A1承包地界,南至A3,西至B,北至6号河。2010年被申请人B在没有征得申请人同意的前提下又将土地有偿流转给了本案第三人C种植。

申请人A1申请称:2003年被申请人B丈夫B1多次到申请人处要求承包申请人的土地。土地分别是,第一块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编码为1-17,面积为0.36亩,四至范围为:东至仓库,南至A1,西至泯沟,北至B;第二块权证编码为3-13,面积0.8亩,四至范围为:东至泯沟、南至C4、西至路、北至施卫平;第三块权证编码为4-78,面积0.27亩,四至范围:东至泯沟、南至施卫平、西至路、北至A2。被申请人取得土地后用于开蟹塘,2006年被申请人B丈夫B1去世后,B将该1.43亩土地流转给隔队农户顾某郎继续开蟹塘,2010年被申请人将蟹塘平整后有偿流转给C种植。申请人认为被申请人将无偿流转来的土地有偿多次流转从中得渔利。

申请人A2申请称:申请人与被申请人系同村同组农户,被申请人于2003年要开蟹塘,将申请人的0.58亩承包地无偿流入后经营,该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编码为4-75,四址:东至电灌泯沟、南至A1承包地界、西至路、北至A3承包地界,申请人为索回0.58亩承包地与被申请人屡次交涉未果。

申请人A3申请称:申请人与被申请人系同村同组农户,被申请人于2003年将申请人的0.29亩承包地无偿、不定期的流入后经营,该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编码为4-76,四址:南侧A2承包地界,北侧A承包地界,东侧严兴平承包地界,西侧A宅基。申请人为索回0.29亩承包地与被申请人屡次交涉未果,据此申请人向本委提出如下仲裁请求

申请人1:A:请求仲裁裁定被申请人B归还申请人A2亩面积的土地承包经营权。

申请人2:A1:请求仲裁裁定被申请人B从2013年6月起归还申请人A11.43亩面积的土地承包经营权。

申请人3:A2:请求仲裁裁定被申请人B归还申请人A20.58亩面积的土地承包经营权。

申请人4:A3:请求仲裁裁定被申请人B归还申请人A30.29亩面积的土地承包经营权。

申请人向本委提供了如下证据:

1、A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

2、A1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

3、A2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

4、A3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

5、A埭土地承包示意图

6、乙惠光4生产队的地块编码

7、C2的情况说明

8、C3的情况说明

被申请人辩称:1、原有一亩蟹塘,在A宅基地南头中路路西,当时我们想把蟹塘面积扩大,幸好C2愿意把邻近的0.8亩土地转让给我们,签订了书面协议书,发包方及时作了变更手续,该地块归到我名下,该地块就是A1申请书中所提到的第二块地(该地块是A1母亲转让给C2的)。A1申请书提到的第一块土地是A1母亲把该土地给严备英种植,后C3不愿意种植后给了C4种植,后C4又将该土地一分为二,0.36亩给了我种植,发包方作了变更手续,期间我还交了四年的各项税费。至于第三块地是A1母亲硬塞给我的,发包方也相应作了变更手续。

2、A所说的土地是因为我蟹塘要扩大面积,想把A宅前的中路移到东边,起初A不肯,后经交涉后A同意了,但要有条件的,说第一块地给你可以,要搭上大河沿的第二块地,我同意后通过村会计签订了协议书,办理了变更手续,同时归属到我名下。

3、同样因为养殖蟹塘要扩大,A3和A2也把申请书中提到的土地转让给了我,同时发包方也作了变更手续。

4、申请人A1的母亲Ad1于1999年4月5日向发包方提交了放弃30年土地承包权的申请书,按照农村土地承包法相关法条规定,放弃土地后不应该再承包土地。

被申请人向本委提供如下证据:

1、与A签订的农户土地经营权流转协议书;

2、与C2签订的农户土地经营权流转协议书;

3、与A2签订的农户土地经营权流转协议书;

4、与A3签订的农户土地经营权流转协议书;

5、申请人Ad1向发包方提交放弃30年土地承包权的申请书;

第三人述称,在三年前B将七亩多土地流转给他种植,当时没有签订过流转协议书,但是当时该土地是蟹塘平整后的土地,所以我们口头约定我要承包三年时间,今年现在是最后一年了。你们仲裁不管将土地裁决给谁,我都愿意交出来的。第三人没有其他意见和要求。

第三人未向本委提供证据。

鉴于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双方说法不一,本委通过对本案的调查取证、庭审核实后认为:

1、申请人A、A1、A2、A3,被申请人B都分别于1999年某县二轮土地延包时签订了土地家庭承包合同,并各自以家庭户为单位取得了承包权证。在2010年我县完善二轮农村土地承包关系时,通过村民代表会议同意、公示后,统一换发新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双方也都认可了相应的承包关系和承包面积,并且都领取了新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所以并不是被申请人所说的已将A、A1、A2、A3所转让给其经营的承包地转入其名下。双方之间就系争土地是属于土地流转行为。

2、申请人A、申请人A2、申请人A3和C2与被申请人在2003年签订的“农户土地经营权流转协议书”没有明确约定流转期限,应视为不定期流转关系,依据相关法律规定,可以认定该流转期限无效,当事人可以随时解除合同,但双方解除合同因给予被申请人一定的准备期限。

3、根据C2、C3的情况说明和申请人A1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证明申请人A1与被申请人B所争议的1.43亩土地属申请人的合法承包地,并不是被申请人所讲的该争议土地已变更到被申请人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上。现申请人A1依据 “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主张收回承包,被申请人应该归还A1所主张的1.43亩承包地。鉴于目前该土地由第三人C耕种,故由第三人归还土地。

4、1999年4月5日申请人A1母亲Ad1向发包方提交了放弃30年土地承包申请书,当时该村多户农户提交放弃土地申请,因当时耕种土地需要缴纳各项税费,所以当时发包方并没有同意申请人的申请请求。并且在1999年签订了“农村土地承包合同”和领取了“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

5、鉴于目前系争土地已由第三人租赁用于种植水稻,且第三人与被申请人B并没有签订土地流转协议书,双方口头约定三年后归还,鉴于今年口头流转期限到期。被申请人B与第三人C之间的口头流转协议书与2013年11月10日前解除。根据申请人的申请请求,由第三人C在2013年11月10日前(即本茬水稻收获后)将4.3亩土地归还申请人。

据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三十三条第一、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管理办法》第二条、第二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三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管理办法》第二条之规定,裁决如下:

一、在2013年11月10日前(即本茬水稻收获后),第三人将坐落于某县甲镇乙村惠光4组的2亩承包地归还申请人A,其中第一块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编码为4-74,面积为1.65亩,四址:东至A1承包地界,南至陈锦标承包地界,西至泯沟,北至C4、沈亚平承包地界;第二块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编码为4-74,面积为0.35亩,东至A1承包地界,南至A3,西至B,北至6号河。

二、在2013年11月10日前(即本茬水稻收获后),第三人将坐落于某县甲镇乙村惠光4组的1.43亩承包地归还申请人A1,其中第一块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编码为1-17,面积为0.36亩,四址:东至仓库,南至A1,西至泯沟,北至B;第二块承土地包权证编码为3-13面积为0.8亩,四址:东至泯沟、南至C4、西至路、北至施卫平,第三块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编码为4-78,面积为0.27亩,东至泯沟、南至施卫平、西至路、北至A2。

三、在2013年11月10日前(即本茬水稻收获后),第三人将坐落于某县甲镇乙村惠光4组的0.58亩承包地归还申请人A2,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编码为4-75,四址:东至电灌泯沟、南至A1承包地界、西至路、北至A3。

四、在2013年11月10日前(即本茬水稻收获后),第三人将坐落于某县甲镇乙村惠光4组的0.29亩承包地归还申请人A3,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编码为4-76,四址:南侧A2承包地界,北侧A承包地界,东侧严兴平承包地界,西侧A宅基。

如不服本裁决,可在收到本裁决书之日起三十日内向某市某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逾期不起诉,本裁决书发生法律效力。

首席仲裁员:x

仲 裁 员:x

仲 裁 员:x

二〇一三年七月十六日

书 记 员:x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

第三十三条 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应当遵循以下原则

(一)平等协商、自愿、有偿,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强迫或者阻碍承包方进行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

(三)流转的期限不得超过承包期的剩余期限;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管理办法》

第二条 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应当在坚持农户家庭承包经营制度和稳定农村土地承包关系的基础上,遵循平等协商、依法、自愿、有偿的原则;

第二十三条 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合同一般包括以下内容:

(一) 双方当事人的姓名、住所;

(二) 流转土地的四至、座落、面积、质量等级;

(三) 流转的期限和起止日期;

(四) 流转方式;

(五) 流转土地的用途;

(六) 双方当事人的权利和义务;

(七) 流转价款及支付方式

(八) 流转合同到期后地上附着物及相关设施的处理;

(九) 违约责任

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

第十七条 当事人对转包、出租地流转期限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的,参照合同法第二百三十二条规定处理。

四、《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二百三十二条 当事人对租赁期限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视为不定期租赁。当事人可以随时解除合同,但出租人解除合同应当在合理期限之前通知承租人。

五、《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管理办法》

第二条 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是农村土地承包合同生效后,国家依法确认承包方享有土地承包经营权的法律凭证。

农村土地承包仲裁裁决书⑯

 某省某市某区乙村委丙村民小组与B土地承包纠纷仲裁裁决书

申请人:某区甲镇乙村委丙村民小组(以下简称丙组),住所地甲镇乙村委丙村

法定代表人:Af,丙组组长。

委托代理人:Ad,某区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申请人:B,男,1952年5月27日生,汉族,某区人,农民,住某区甲镇乙村委丙村。委托代理人:Bd,丙村村民。

申请人丙组为与被申请人B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纠纷一案,于2014年4月9日向本委申请仲裁。本委于2014年4月10日受理后,依法由仲裁员x、x、x组成仲裁庭,x担任首席仲裁员,并于2014年5月5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申请人的法定代表人Af及委托代理人Ad,被申请人B及委托代理人Bd到庭参加庭审活动。当事人及委托代理人陈述工各自的意见,分别对对方提出的证据予以质证并进行了辩论,同时回答了仲裁员的提问。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丙组称:农村实行土地承包制后,为解决本组部分农户弃耕抛荒,1991年丙组与B订立承包抛荒土地合同,扶持其为种田大户。1992年B退掉土地约20亩,现实际有土地18.59亩,承包到期后合同未续订,二轮承包时B家庭承包土地为3.77亩,要求B退还多余的土地。

被申请人辩称:本人是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依法享有土地承包权;1991年集体动员我做种田大户是为集体挑重担,为国家作贡献;1992年因本人无力耕作已退给集体20亩地,后自行流转农户部分土地与集体无关;1998年的家庭承包合同未盖公章,不是本人签名,同年的农村粮食定购、经济上交分户方案也是合同,应以此确认我家庭承包田。不同意退还土地。

经审理查明:国家实行农村土地承包制后,丙组于1982年将集体土地发包到农户。被申请人B当时家庭成员5人,取得承包地6.058亩。1991年,因该组部分农户种地积极性不高出现弃耕和抛荒,丙组为落实上交任务动员B将丙村大道东西两侧的土地种植并扶持其为种田大户。双方于当年5月订立承包合同,约定土地33.38亩(其中含B原有的家庭承包田)由B种植8年,由承包方完成上交,集体不收取其他费用。次年,因B无力耕种,从丙村大道西侧退还给集体19.8亩土地。后B又自主与农户协商流转部分土地,但未提供双方流转依据及亩分数量。从春定方案表计算,共调进土地3.01亩。二轮承包后,丙组为了使B的经营土地连成片,以便于生产和管理,又将部分抛荒地调给B,但未提供确凿数据。从2003年至今,B实有土地为18.59亩。B成为种田大户后,起初种粮,后改为种植树木。按当时政策规定,基本完成了各项上交任务直到各项上交农税取消,国家对农田的优惠补贴也由其享受至今。随着农田效益的提高和国家各项优惠补贴政策的落实,该组部分弃耕抛荒农户产生不平衡心理,自发要求B退还土地未果,并挖出和毁坏了B种植的部分树木造成损失(已另案处理)。丙组认为,1991年集体为解决农户抛荒,B按合同约定取得土地经营权,但不是家庭土地承包权。按约定的期限已超过,后又未续订合同。国家农业政策调整后,B又不同意偿付承包金,应解除合同,停止种植归还土地。

另查明:该组分配土地零散多块,承包后农户自行对调互换,时间一长,无法确认原始田块。集体经济组织为落实上交任务,根据农户实际耕作面积制定分户方案,实行动态管理。丙组在土地二轮承包中与农户订立的合同不规范,承包地只有亩分数,未注明四址,农户签名不全。

上述事实有申请人提供的历年春定方案分户表,被申请人初次家庭承包土地数据和二次调给B土地现场图证实。双方未提供1991年的原始承包合同,但被申请人对申请人扶持其为种田大户双方订有合同的基本事实予以认可。

双方发生纠纷后,经镇村多次调解未果,申请人遂向本委提出申请仲裁。

本委认为:农村实行土地承包制后,部分农户抛荒是当时农村的客观现实。集体经济组织将抛荒地动员一人或多人种植符合当时农村常理,被申请人也为集体起过一定的积极作用。集体经济组织为加强管理,落实各项上交任务,根据农户的实际种植面积每年制定定购上交方案表。双方经协商订立的合同,被申请人按约定取得土地经营权,不是家庭承包权。合同期满又未续订,应停止经营。集体经济组织提出要求,收回土地经营权,符合国家政策规定。被申请人与申请人订阅合同为经济合同,不适用30年不变的规定。同时,由于国家农业政策调整,土地效益提高,由被申请人长期无偿占有集体土地,从事经营活动,显失公平。集体经济组织为落实各项上交任务每年编制的分户方案是一种经济管理方式,不是家庭承包的法定依据,对被申请人的辩解意见不予采信。被申请人一直从事农业生产,家庭原有土地应当在二轮承包中得到延续承包,其自行流转所得土地可继续种植,其余土地应当退还集体。双方未提供原始承包经营合同,被申请人未提供流转农户土地数量,确切数字应以丙组春定方案为准。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七条、五十二条、《某省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保护条例》第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一条、六十二条、二百三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纠纷调解仲裁法》第四十四条的规定裁决如下:

一、解除申请人和被申请人之间的农村土地经营合同。

二、被申请人B现有土地18.59亩,保留9.068亩由被申请人继续经营(B原有家庭承包田6.058亩,其自行流转3.01亩)。剩余土地在2015年12月30日前由其将树木清理完毕,退还给申请人(如B原有承包田不足,则从丙村大道东侧田块以西丈量补足)。

如不服本裁决,可以在收到仲裁裁决书之日起30日内向某市某区人民法院起诉,逾期不起诉裁决书即发生法律效力。

首席仲裁员:x

仲 裁 员:x

仲 裁 员:x

二○一四年七月四日

书 记 员:x

农村土地承包仲裁裁决书⑰

某省某市A与乙村土地承包纠纷仲裁裁决书

申请人:A(曾用名x),男,汉族,1959年1月15日生,身份证号码x,住某市甲镇乙村。

委托代理人:Ad,男,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某市甲镇乙村经济合作社,住所地某市甲镇乙村,法定代表人Bf,乙村经济合作社社长,乙村党组织书记,乙村村民委员会主任。

第三人:C,男,汉族,1964年3月9日生,身份证号码x,住某市甲镇乙村。

委托代理人:Cd,男,1952年7月16日生,汉族,居民,住某市。

申请人A为与被申请人某市甲镇乙村经济合作社及第三人C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纠纷一案,向本委申请仲裁。本委受理后,依法组成仲裁庭,于2015年5月8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申请人A及其委托代理人Ad、被申请人甲镇乙村经济合作社法定代表人Bf、第三人C及其委托代理人Cd到庭参加仲裁活动。当事人陈述了己方的观点,分别对对方提出的证据予以质证并进行了辩论,同时还回答了仲裁庭的提问。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称:1998年二轮承包时,申请人取得4.21亩承包地。1998年8月1日某市人民政府向申请人签发了农村集体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含争议土地“东片”2.09亩。2009年8月14日台南镇乙村四组《某市农村土地承包农户信息卡》申请人户记载争议土地归申请人享有。2014年8月14日,甲镇乙村四组《某市农村土地承包情况核定清册》中,确认申请人承包地4.82亩含争议土地。2004年1月1日,被申请人在未经村民议事程序讨论同意和申请人书面退包的情况下,将第三人代种的争议土地调整发包给第三人承包。2014年5月,申请人要求第三人返还争议土地而发生纠纷,经村、镇调处未果,故申请仲裁,请求依法裁决确认争议土地“东片”2.09亩土地承包经营权归申请人享有。

被申请人辩称:争议土地承包权归申请人享有,经营权归第三人享有。乙村于2004年1月1日与申请人、第三人补签承包合同,是按照上级统一要求进行的,不是违法违规。

第三人辩称:由于申请人弃耕、抛荒争议土地,村已交给第三人种植,且第三人承担了税费上交等经济义务。2004年1月1日,被申请人与第三人签订了土地承包合同,承包面积7.44亩土地中含争议土地2.09亩;被申请人亦与申请人签订了土地承包合同,承包面积1.14亩,不含争议土地2.09亩,故争议土地承包经营权应由第三人享有。

为证明其主张,申请人提供了如下证据:

证据1、《农村集体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某市人民政府1998年8月1日签发,户主姓名A,证书第3页《承包耕地登记表》中有争议地块面积、四至记载。

证据2、甲镇乙村四组《某市农村土地承包情况核定清册》。2014年8月14日制作,承包农户姓名A,其中“承包地块情况”栏有争议地块面积、四至记载。

证据3、台南镇乙村四组《某市农村土地承包农户信息卡》,2009年8月14日制作,户主姓名A,其中“承包地信息”栏有争议地块面积、四至记载。

上述3份证据拟证明争议土地承包经营权属申请人家庭所有。

证据4、台南镇乙村四组《某市农村土地承包农户信息卡》。2009年8月21日制作,户主姓名C,其中“承包地信息”栏无争议地块面积、四至记载。拟证明第三人对争议土地不享有承包经营权。

证据5、被申请人与第三人签订的《土地承包合同书》。格式合同,2004年1月1日签订,承包面积7.44亩,包含争议土地。

证据6、被申请人与申请人签订的《土地承包合同书》。格式合同,2004年1月1日签订,承包面积1.14亩,不包含争议土地。

证据5和证据6,拟证明被申请人违背规定,将争议土地调整发包给第三人,侵害了申请人合法权益。

证据7、争议地块四址示意图。拟证明争议土地四至范围。

被申请人未提供证据。

为证明其主张,第三人提供了如下证据:

1、被申请人与第三人签订的《土地承包合同书》,内容同申请人提供的证据5。

2、被申请人与申请人签订的《土地承包合同书》,内容同申请人提供的证据6。

上述证据拟证明争议土地是发包方发包给第三人承包经营,争议土地承包经营权属第三人所有。

3、《关于C土地承包合同前后情况说明》。反映人为第三人,樊德祥、张翊平签章,证明“反映情况属实”。主要内容:1998年第三人承包争议土地2.09亩,当时该地呈弃耕抛荒状态,村明确谁上交谁种田,从1998年交钱耕种至2003年底后,被申请人与第三人签订土地承包合同,承包面积包含2.09亩争议土地,争议土地是经村组集体流转而取得,合法有效,与申请人无关。拟证明争议土地是因抛荒,第三人缴纳了相关税费,发包方与第三人签订承包合同合法取得。

4、2015年度农民负担监督卡,2015年4月25日某市供(排)水管理处发票。发票载明第三人稻麦田7.44亩。拟证明第三人承担了争议土地的相关经济义务。

被申请人对申请人、第三人举证未提出异议。但对申请人所称的村与第三人补签承包合同,增减二轮承包时承包面积,未经村民议事程序讨论通过,属违法调整给第三人有异议。

第三人对申请人证据2、证据3、证据4的真实性提出异议。

申请人对第三人提供的证据1和证据2的合法性和关联性提出异议,称被申请人未经申请人同意,与第三人签订包含争议土地的承包合同,与申请人持有的经营权证书、信息卡、核定清册相悖,所签合同不合法,无效。对证据3,质证称因证人未出庭,该证据无效,且称争议土地在1998年二轮承包前就一直有农户代为耕种,在二轮承包前后,被申请人也称是接手于其他农户后实际耕种并承担税费等经济义务。对证据4,提出关联性异议。

经庭审调查,举证质证,本庭对申请人提供的证据1、证据2、证据3、证据4、证据7予以认定;申请人提供的证据5与第三人提供的证据1内容相同,申请人提供的证据6与第三人提供证据2内容相同,对该两份证据中涉及本案争议土地部分的合法性和关联性不予认定;对第三人提供的证据3,因相关证人未到庭作证,不予认定;对第三人提供的证据4,因缺乏关联性,不予认定。

仲裁庭经审理查明:1998年8月1日,申请人取得某市人民政府签发的含争议土地坐落“东片”(东至槽子、西至张一早、南至槽子、北至槽子)2.09亩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JX320908003010),承包期30年。一轮承包期间,因申请人外出经商,争议土地由同组其他村民代种,1998年二轮延包前后,争议土地先在第三人父亲手中耕种,后由第三人实际耕种并承担相关经济义务。2003年,被申请人根据上级要求,开展“两补一健”(补签合同、补发证书、健全土地承包档案)工作。被申请人在申请人未提交书面退包申请,申请人未与第三人签订有关争议土地转让合同协议,且未经村民议事程序讨论同意的情形下,以农户实际种植面积、实际承担相关税费面积为基础,于2004年1月1日,与第三人签订土地承包合同书(N0.0458)中承包面积7.44亩,包含争议土地2.09亩,与申请人签订土地承包合同书(N0.0412)中承包面积1.14亩,不含争议土地2.09亩。2009年8月14日乙村四组《农村土地承包信息卡》中记载争议土地归申请人享有,2014年8月14日乙村《农村土地承包情况核定清册》中记载申请人承包地4.82亩含诉争土地。2014年春,申请人要求第三人返还争议土地引发纠纷,经村、镇相关方面调处未果。另查明:“A”即本案申请人,申请人与第三人原所在村民小组为台南乡翻身村三组,现为甲镇乙村四组。

本庭认为:依据相关法律法规,农村土地家庭承包经营权实行物权保护。依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规定,土地二轮承包期限为30年,承包农户二轮承包时取得的家庭承包土地承包经营权,在承包期内,非法定情形,发包方不得收回、调整承包地。为稳定农村土地承包关系,从严认定土地家庭承包经营权转让方式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规定的土地承包经营权可能发生变更的法定情形:一是承包农户书面表示自愿交回承包地,发包方收回承包地。二是依据依法自愿有偿等原则,承包户与本集体经济组织其他农户,采取转让方式流转承包地并经发包方同意,原承包户丧失转出土地承包经营权,该土地承包经营权归转进户所有。三是承包农户自愿互换承包地,互换农户之间相互交换土地承包经营权。四是承包方全家迁入设区的市,转为非农业户口,发包方可以收回承包地。五是承包地被依法征收,取得相应补偿,原承包经营权灭失。特殊情形对个别农户之间承包地需要适当调整的,严格按照《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二十七条规定执行,不符合该条规定程序不应确认调整效力。在处理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纠纷,出现与相关法律法规冲突时,优先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及其相关规定。

一、关于农户弃耕撂荒承包地,发包方能否终止承包关系、收回农户承包地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三十七条第三款“承包经营耕地的单位或者个人连续二年弃耕抛荒的,原发包单位应当终止承包合同,收回发包的耕地”。2004年4月30日国务院《关于妥善解决当前农村土地承包纠纷的紧急通知》规定:“要严格执行《农村土地承包法》的规定,任何组织和个人不能以欠缴税费和土地撂荒为由收回农户的承包地,已收回的要立即纠正,予以退还。”2005年9月1日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六条规定:“因发包方违法收回、调整承包地,或者因发包方收回承包方弃耕,撂荒的承包地产生的纠纷”,发包方已将承包地另行发包给第三人,承包方以发包方和第三人为共同被告,请求确认其所签的承包合同无效,返还承包地并赔偿损失的,应予支持。”本案中,第三人辩称,争议土地1998年二轮承包前后,呈抛荒状态,但未能提供有效证据证明。依据前述相关规定,即使申请人有弃耕撂荒行为,但申请人没有书面通知发包方自愿交回承包地、未与本组其他农户签订书面转让合同协议等法定情形,依照法律和政策规定,申请人二轮承包取得的土地承包经营权并未丧失,被申请人不得单方终止或解除与申请人既已存在的二轮承包时确定的承包关系,不得收回申请人土地承包经营权并重新发包给第三人。

二、关于被申请人与第三人补签的农村土地承包合同中包含争议土地面积部分是否合法有效的问题。被申请人与申请人、第三人补签的承包合同须符合《农村土地承包法》的相关规定要求。此两份合同,减少了申请人争议土地的承包经营权,增加了第三人争议土地的承包经营权,实质上收回了申请人争议土地承包经营权、调整增加了第三人争议土地承包经营权。被申请人根据上级要求,为完善1998年二轮承包工作,于2004年1月1日与第三人及申请人补签土地承包合同时,申请人未以书面形式通知发包方自愿交回承包的争议土地,申请人未与第三人签订合法有效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转让合同协议,且未履行对特殊情形个别农户之间调整承包地,村民会议三分之二以上成员或三分之二以上村民代表同意,未报乡(镇)人民政府和县级人民政府行政主管部门批准等程序,以实际承担经济义务、实际耕种情形为依据,补签承包合同,将申请人承包的争议土地发包给第三人承包经营,违反了《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二十六条“承包期内,发包方不得收回承包地”、第二十七条 “承包期内,发包方不得调整承包地”之规定,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五条、第六条之规定,故依法认定2004年1月1日被申请人与第三人补签承包合同中涉及争议土地2.09亩家庭承包经营权取得的部分无效。

三、关于被申请人与申请人补签的农村土地承包合同是否合法有效的问题。2004年1月1日被申请人与申请人补签的土地承包合同,减少了申请人争议土地承包面积,实质上是收回了申请人争议土地承包权,违反了《农村土地承包法》相关规定。该合同与申请人1998年二轮承包时取得的农村集体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确权面积相悖,无相关证据证明申请人《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登记承包面积有法定变更情形。且被申请人在2009年及2014年相关工作中,也实际上将争议土地确权给申请人,事实上否定了2004年1月1日与第三人和申请人签订的土地承包合同,故被申请人与申请人补签的农村土地承包合同中涉及争议土地2.09亩的部分无效,以该合同不含争议土地面积而认定申请人丧失争议土地承包经营权依据不足。

综上所述,申请人主张确认争议土地承包经营权,符合相关法律政策规定,本庭予以支持。第三人辩称的,因申请人抛荒,并已与被申请人签订了包含争议土地在内的土地承包合同,取得争议土地承包经营权的主张,本庭不予支持。

庭审中,当事人表示愿意调解,因当事人意见分歧较大,本庭主持调解,未果。休庭后,本庭给予当事人7个日历日和解宽限期。当事人未能在和解宽限期内向本庭递交和解协议。其后,经第三人申请,申请人和被申请人同意,本庭于2015年5月19日再次主持解调,当事人未能和解,未能达成调解协议。

为稳定农村土地承包关系,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四条、第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五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六条、第十条之规定,裁决如下:

坐落于某市甲镇乙村四组的名为“东片”的2.09亩争议土地承包经营权归申请人A所有,四至为:东至槽子,西至张一早,南至槽子,北至槽子。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五十二条、《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纠纷调解仲裁法》第四十八条规定,当事人不服仲裁裁决的,可以自收到本裁决书之日起三十日内向人民法院起诉。逾期不起诉的,本裁决书即发生法律效力。

首席仲裁员:x

仲 裁 员:x

仲 裁 员:x

二○一五年六月十九日

记 录 员:x

农村土地承包仲裁裁决书⑱

 某省某市A与乙村土地承包纠纷仲裁裁决书

申请人A,女,1954年11月10日出生,汉族,某市人,住某市甲镇乙村。

委托代理人Ad(特别授权),某律师事务所某分所律师。

被申请人某市甲镇乙村村民委员会;

法定代表人Bf,系村委会主任。

委托代理人Bd,系乙村村双委成员;

委托代理人Bd1(特别授权),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申请人A与被申请人某市甲镇乙村村民委员会因其他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纠纷一案,申请人于2011年1月17日向本委申请仲裁。本委受理后,依法由仲裁员x任首席仲裁员,与仲裁员x、x组成仲裁合议庭,于2011年3月1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申请人A及其委托代理人Ad和被申请人某市甲镇乙村村民委员会的委托代理人Bd、Bd1到庭参加了仲裁庭审。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称:申请人系被申请人村村民,于1978年农历正月按农村习俗与被申请人村村民A1结婚。婚后不久,申请人的户口便从娘家迁至乙村,2003年11月19日因夫妻感情不合离婚。1998年12月30日申请人作为A1户的家庭成员参与了被申请人村的二轮土地承包,共同承包土地0.64亩。近年来,村里大量土地被征用,2002年间申请人分到被申请人发放的第一期征地补偿款10000元。最近,被申请人组织分配第二期征地补偿款,但被申请人以申请人已离婚为由未将申请人列入分配名单,也未分配给申请人第二期征地补偿款。故向本委申请仲裁,请求:1、确认申请人具有乙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享有与本村其他村民同等的村民待遇;2、裁决被申请人支付申请人第二期征地补偿款40000元。

被申请人辩称:

1、申请人不具有乙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

2、本村的征地补偿款分配方案经村民代表会议以34票否决了申请人参与分配这样一个决议,而且这决议符合有关法律规定。

针对申请人与被申请人的陈述和答辩,仲裁庭认为本案双方争议的焦点为:1、对A是否具有乙村民资格;2、A是否享有乙村第二期土地补偿款的分配权益。

对于仲裁庭的归纳申请人和被申请人双方均无异议。

申请人为证明其主张的事实,提供了以下证据:

证据一,申请人的身份证;证据二,申请人的户口簿,证明申请人的身份及系农业户口和乙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被申请人对证据一、证据二的真实性没异议,并认为只能证明申请人的身份情况,只能说明2003年申请人与A1离婚后,户口分开了,不能证明申请人具有乙村集体村民资格;本委认为,身份证和户口簿系公安部门对申请人户籍现状进行登记管理的行政行为,被申请人同意申请人参加村第二轮土地承包,在发放征地第一期补偿费有申请人应得一份权益,已证明申请人具备被申请人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

证据三,某市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审批表,证明表中所述土地系申请人与其家庭成员所共同承包;被申请人对证据三真实性没异议,认为这份证据现因人民政府征地作废了;该审批表系申请人及其家庭成员承包被申请人发包的相关土地的依据,已经土地承包相关主管部门的登记和审批,符合土地承包的实际和法律规定,本委予以采纳。

证据四,乙村第二期征地置换补偿款分配方案,证明被申请人侵犯申请人第二期征地补偿款分配权益的事实;被申请人质证认为:正是因为被申请人不具备乙村集体成员资格,因此第二期补偿款分配中,申请人不享有,所以没有申请人的名字。该分配方案中没有将申请人列入,对此被申请人并不否认,因此该证据的真实性本委予以采信。

证据五,2003年11月19日某市人民法院判决书,证明本案申请人依法分割了享有座落在甲镇乙村的房产,而且证明申请人一直居住在乙村这样一个事实。被申请人对其真实性没异议,该证据的真实性本委予以采信。

被申请人某市甲镇乙村村民委员会为了证明其辩解的事实,提供了以下证据:

证据一,法定代表人身份证件,证明法定代表人基本情况;申请人无异议;该证据本委予以采纳。

证据二,乙村第二期征地款发放表,证明申请人所在户主A1已收到征地费;申请人对其真实性没异议,认为这张发放表只能证明A1收到80000元,被申请人代理人讲到是A1和他现任妻子的钱,这和本案被申请人没有支付申请人补偿款没有关联性。据该证据的内容反映,A1户二人领取第二期征地补偿款80000元,A2户2.5人领取10万元,结合庭审中被申请人回答仲裁庭的提问陈述,该二户的领取款项均没有申请人的分配款,与双方主张的事实一致,该证据本委予以采纳。

证据三,本村征地款补偿方案会议记录,证明其中第四条第三款经村民代表会议通过而有效。申请人对该会议记录的合法性、关联性有异议,认为乙村通过村民代表会议、分配方案是不符合农村土地承包法等有关法律规定。

证据四,第二期征地置换补偿款分配方案,证明会议的合法性及申请人做为A1的前妻已不享有征地补偿款分配的事实。申请人的质证意见同证据三。对证据三、证据四,其基本内容决定土地征用补偿款的分配,其中有合理合法的规定,也有不合法的条款,对于不合法规定,本委不采纳。

根据本案当事人的举证、质证及申请人与被申请人的陈述和辩解,本委经审理查明:

申请人A于1978年农历正月16日按农村习俗与被申请人村村民A1举行婚礼,婚后申请人将户籍也入了被申请人村,并生育一子三女,儿子取名A2。1999年5月申请人一家以A1(升)为户主,包括A1母共六人,在二轮土地承包时,承包了被申请人发包的土地0.64亩,承包期限自1998年12月30日至2028年12月30日止。二轮承包后,被申请人村大量土地被国家征用,取得一定数额的土地征用补偿款。2002年间,被申请人对依法取得部分土地补偿款进行分配,其中申请人分得10000元。

2003年8月5日申请人向某市人民法院起诉,要求与丈夫A1离婚,2003年11月19日某市人民法院以(2003)乐柳民初字第667号民事判决书判决申请人A与A1离婚,同时判决其夫妻共同所有的二间三层楼房各分得一间。2010年11月3日被申请人通过村民代表会议,决定对取得土地征用补偿款进行第二次分配,并制定了有关方案,规定:“分配方案以派出所常住农业户口为基础,男方再婚的,只能有一个妻子享受分配1.0待遇”等等条款。此后,A1和其现在的妻子二人从被申请人处领取了第二期土地征用分配款8万元,A2与其妻子及其已出嫁但户口尚在被申请人村的姐姐一共按2.5个份额(其中A2姐姐被申请人按0.5份额计算),分得分配款10万元。对于申请人,被申请人以村民代表会议决议通过的分配方案规定为由,未将申请人列入分配名单,也未分给申请人第二期的分配款。为此双方发生纠纷,申请人遂向本委申请仲裁。

根据查明的事实及本案双方争议的问题,本委认为:

一、关于A是否具有乙村村民资格问题

申请人A与乙村村民A1结婚,以加入方式取得被申请人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符合《某省村经济合作社组织条例》第十七条第(三)项规定。后虽离婚,但是(1)申请人的户籍一直在乙村;(2)申请人在乙村有房屋等固定财产,生活工作在乙村;(3)参加乙村第二轮土地承包,并享受乙村发放征地第一期补偿费1万元。因此,对申请人仍具备被申请人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是不容置疑的。

二、关于申请人要求被申请人支付第二期土地征用分配款4万元的问题。

首先,申请人A对其承包的土地享有承包经营权。1999年申请人作为A1户的一名成员,与其户中的其他五人共同承包了被申请人发包的0.64亩土地,因此,在该承包地未被国家征用前,申请人对所承包的土地依法享有土地承包经营权。

其次,承包地被征用后,土地承包人虽然丧失了土地承包经营权,但有获得相应补偿的权利。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是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依法享有的一项重要权利,既具有一定的福利性质,更具有社会保障功能。农村土地被征用后,本案所涉及的土地征用补偿款系国家对村集体土地被征用后,对丧失土地的农民集体及土地承包经营者的一种补偿方式,作为土地承包经营人,依法应当享有平等的补偿款分配权利。

第三,被申请人以申请人离婚为由,剥夺申请人的分配权不符合法律规定。被申请人以申请人A已离婚、户口未迁出等为由,而作出男女不平等的规定,并以分配方案和村民代表决议的形式对申请人的分配权附加条件予以限制,甚至剥夺,其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第三十三条规定“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妇女未婚、结婚、离婚、丧偶等为由,侵害妇女在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中的各项权益”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七条第二款规定:“村民自治章程、村规民约以及村民会议或者村民代表会议的决定不得与宪法、法律、法规和国家的政策相抵触,不得有侵犯村民的人身权利、民主权利和合法财产权利的内容”。根据上述事实和法律规定,申请人A的合法权益应当予以保护,申请人A应当享有与其他村民平等的分配权利,被申请人应当按其他村民一样的标准和金额向申请人分配土地征用补偿款。因此根据本案所查明的事实与分配标准,被申请人应当要支付申请人A第二期土地征用补偿分配款4万元。

综上所述,申请人A要求被申请人给付土地征用补偿分配款计人民币4万元,事实清楚,与法有据,应予支持。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第三十二条、第三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六条、第十六条之规定,裁决如下:

一、被申请人某市甲镇乙村村民委员会应在本裁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申请人A土地补偿款计人民币4万元。

二、驳回申请人的其他仲裁请求。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纠纷调解仲裁法》第48条规定,当事人不服仲裁裁决的,可以自收到裁决书之日起三十日内向人民法院起诉。逾期不起诉的,裁决书即发生法律效力。

首席仲裁员 x

仲 裁 员 x

仲 裁 员 x

二O一一年三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x

农村土地承包仲裁裁决书⑲

 某省某市A与乙村土地承包纠纷仲裁裁决书

申请人A户。户主A,男,1954年4月11日出生,汉族,某市人,住某市某区甲街道,代表本户A、A1、A2、A3等4人。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Ad,某市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申请人某市某区甲街道乙村经济合作社(股份经济合作社),住所地某市某区甲街道乙村。

法定代表人Bf,系该经济合作社负责人。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Bd,男,1976年3月12日,汉族,某市人,住某市某区甲街道,系某市某区甲街道乙村村民委员会主任。

申请人A承包经营户为与被申请人某市某区甲街道乙村经济合作社(股份经济合作社)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纠纷一案,向本委申请仲裁。本委受理后,申请人、被申请人未在规定时间内指定仲裁员,依法由本委主任代为指定x、x为仲裁员,x为首席仲裁员组成仲裁庭,分别于2014年8月15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申请人户主A及其委托代理人Ad与被申请人法定代表人Bf及其委托代理人Bd到庭参加仲裁活动。当事人陈述了己方的观点,分别对对方提出的证据予以质证并进行了辩论,同时还回答了仲裁庭的提问。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诉称:第一轮土地承包期间,申请人承包了位于甲街道乙村陈湾104国道边2.474亩、后边垟谢云龙屋后0.2亩、水潭垟0.459亩等三个地段共3.133亩农田。1989年申请人户主A及家人开始出国工作、生活。1999年,第二轮土地承包开始后,被申请人在申请人未表示放弃承包的情况下,没有和申请人继续签订承包合同,致使申请人丧失了应享有的土地承包经营权。申请人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请求:一.裁决确认位于甲街道乙村陈湾104国道边2.474亩、后边垟谢云龙屋后0.2亩、水潭垟0.459亩共3.133亩农田的承包经营权归申请人;二.裁决被申请人和申请人补签上述三个田块的第二轮农村土地承包经营合同。

在举证期限内,申请人为了证明其主张的事实,提供了如下证据:

1.申请人户主身份证、申请人户口本,原各一份,证明申请人身份证资格;

2.同村人员证明,原件一份,证明同村同队同组人员,均可证明第一轮时该承包地由申请人承包;

3.申请人户主与案外人的协议书,原件一份,证明申请人于2010年将其承包经营的2亩土地出租给他人使用;

4.乙村委会证明,原件一份,证明申请人A父亲属于A户第一轮土地承包时的户内成员之一;

5.甲派出所证明,原件一份,证明A4系A的父亲。

被申请人辨称:1.已过仲裁时效,事发至今已经15年;2.请求不符合事实,申请人全家出国后,在第二轮土地承包开始时,申请人已经主动交回一轮土地证,没有要求第二轮承包,且村里已经有明确约定,自动交回一轮土地证,不再与村集体签订承包合同的,视为自动放弃;3.申请人提供的协议系无效协议,不能证明其享有承包经营权。

在举证期限内,被申请人提供了如下证据:

1.申请人的第一轮土地承包证《某县土地使用证》;原件一份(原件已由被申请人取回)证据来源于某县甲乡人民政府,证明1990年申请人户主A委托其父亲向村集体交回第一轮土地使用权证,并证明申请人放弃了第一轮土地承包剩余承包期限;

2.1997年国家粮食任务与各项经济负担计算表,原件一份(来源村集体,原件已取回),证明1990至1999年申请人放弃承包权证后,国家每年的粮食征购任务有村集体承担,且村里各年的计算表都有存档。

经当庭质证,被申请人对申请人提供的证据认定如下: 1.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无异议;2.第一轮承包期间确实有3.133亩承包地承包给申请人;3.申请人与案外人单某、王某约定放建筑木料一事,村里知晓,但签订协议一事并不知晓,且一直要求案外人将建筑木料搬出,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有异议,并非真实情况。对补充提交的两份证据,被申请人认为真实性无异议,但与本案不存在关联性;4. 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无异议;5. 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无异议。

经当庭质证,申请人对被申请人提供的证据认定如下:1.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关联性不能说明申请人户主委托其父亲将承包权证交回村集体的事实,只能说明申请人为防止遗失才交回村集体,且交回权证不能说明就是申请人放弃了承包经营权,且不能否认申请人享有承包权;2.真实性、合法性有异议,该证据没有章,即使是真的也不能反映出申请人没有承担征购任务。

仲裁庭结合庭审查明和仲裁庭认为两个部分内容一并阐述和认定。

经仲裁庭审理查明:申请人A承包经营户系某市某区甲街道乙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在第一轮农村土地承包期间,申请人户内成员共6人,分别是:A、A1、A2、A3、姜某和A4,共承包土地3.133亩,分别位于乙村陈湾104国道边2.474亩、后边垟谢云龙屋后0.2亩、水潭垟0.459亩等地块。期间依法履行承包的相关义务。1989年申请人户主A及家人开始出国工作、生活,申请人承包经营户内只剩下A4一人。1999年,被申请人开始第二轮农村土地承包,采取在第一轮农村土地承包的基础上“直接延长”承包期限的方式,但被申请人在申请人未表示放弃承包的情况下,没有和申请人继续签订承包合同。另,被申请人未将申请人第一轮农村土地承包的土地另行发包。以上事实,由申请人、被申请人相关证据及庭审调查予以佐证。

经仲裁庭评议认为:我国法律明确规定,依法保护农户土地承包经营权。申请人系被申请人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依法享有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申请人在第一轮农村土地承包期间依法享有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在1989年后申请人户内成员部分出国工作、生活,申请人的户内成员仍有A4一人,根据“按户承包、按人计算”和“增人不增地、减人不减地”等原则,能够说明申请人的承包经营户仍然存在,它不受人口减少而减少或者丧失承包经营权。《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五条:“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有权依法承包由本集体经济组织发包的农村土地。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剥夺和非法限制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承包土地的权利。”和第十五条:“家庭承包的承包方是本集体经济组织的农户。”的规定,申请人依法享有第二轮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申请人的仲裁主张依法有据,应得到支持。

仲裁庭曾组织双方当事人调解,但未能达成一致意见。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五条的规定裁决如下:

一、依法确认申请人享有位于乙村陈湾104国道边2.474亩、后边垟谢云龙屋后0.2亩、水潭垟0.459亩等地块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

二、被申请人应在本仲裁裁决书生效十个工作日内与申请人依法签订农村土地承包合同,并向某区农业行政主管部门申领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纠纷调解仲裁法》第四十八条和第四十九条的规定,当事人不服本裁决的,可以自收到裁决书之日起三十日内向某市某区人民法院起诉。逾期不起诉的,裁决书即发生法律效力。

首席仲裁员 x

仲 裁 员 x

仲 裁 员 x

二〇一四年九月十三日

书 记 员 x

农村土地承包仲裁裁决书⑳

 山东省某县A与乙联村、B等土地承包纠纷仲裁决定书

申诉人:A,男,62岁,汉族,某县甲镇乙联村丙村村民;

代理人:Ad,男,汉族,律师,某市居住;

代理人:Ad1,男,汉族,甲镇乙联村丙村村民;

被诉人:某县甲镇乙联村村民委员会,

法定代表人:Bf,男,乙联村村民委员会主任;

被诉人:B,男,汉族,乙联村丙村村民;

被诉人:B1,男,汉族,54岁,乙联村丙村村民;

被诉人:B2,男,汉族,乙联村丙村村民;

被诉人:B3,男,汉族,乙联村丙村村民;

代理人:B4,男,汉族,甲镇镇政府司法所干部。

申诉人甲镇乙联村丙村村民A诉乙联村村民委员会-法定代表人B1及丙村村民B、B1、B2、B3土地承包经营权纠纷一案,本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纠纷调解仲裁法》第二十条之规定受理后,由仲裁员x、x、x组成仲裁庭,于2013年12月3日下午开庭进行了审理。申诉人未到庭,其代理人Ad、Ad1均到庭;被诉人B、B2、B3来到庭,被诉人乙联村村民委员会-法定代表人B1及代理人B4到庭参加了庭审,该案现已审理终结。

申诉人A诉称:2002年4月15日申请人家庭以家庭承包形式承包集体土地10.8亩,并于2008年10月20日与本村村民委员会签订了书面承包合同。2010年8月申请人之子Ad1因其女儿A1考入某区新六中,故将家庭成员Ad1、A2、A1、A3等4口人户口迁至某区丁街道办事处,以方便A1、A3接受教育。申请人与妻子A4的户口仍在本村。2013年10月第一被诉人以申请人家庭4口人户口迁至某区为由,强行将申诉人所承包的耕地进行调整,并收回承包地10.8亩,重新发包给被诉人B、B1、B2、B3耕种,申请人认为被诉方丙村村民委员会的行为违反了《农村土地承包法》等法律法规及国家有关政策的规定,侵害了申请人的合法权益,故诉至贵委,请求裁决:被诉人B、B1、B3分别返还我位于村北的承包地3.56亩、2.68亩、1.5亩,计7.74亩(四至为:东至,路金奎;西至,路金忠:南至,沟;北至,道),被诉人B2返还我位于村南的承包地3.06亩(四至为:东至,沟;西至,道;南至,路金奎;北至,路金忠)。

庭审过程中申诉人提供以下证据并经被诉人质证后,本庭认为:

1、2008年申诉人A家庭《农村集体土地承包合同》一份。主要证明,2008年申诉人家庭承包人口6人,承包集体土地10.8亩,承包合同期限30年(2002年4月15日至2032年4月15日),且盖有甲镇丙村村民委员会的公章,应属有效合同。该证据经被诉人质证有异议,认为该合同属虚假合同,理由:1、2008年合同应盖乙联村的公章,因当时丙村已并入乙联村,原丙村村委会公章已上交,为此,该证据明显不属实,且2008年合同不仅未下发,村民也不知情,纯属无中生有;2、该合同为虚假合同,有证人作证。庭审过程中,证人甲镇农经站王某站长出庭作证,证人证言显示,该证据并非申请人2008年家庭承包合同,而是申请人儿子Ad1为批二胎从甲镇农经站要了一份空白合同自己填写的,当时约定只做批二胎用。本庭认为:该证据应属虚假合同,申诉人提供该证据,属弄虚作假行为,不予采纳。

2、2008年申诉人A家庭《农村集体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一份。主要证明,申诉人对证书上的承包土地具有法定的承包经营权。该证据经被诉人质证,对证据的真实性不予认可。经本会查证,该证据不仅没有盖有县政印章,且没有任何一方的签字盖章。证据信息是甲镇农经站根据乙联村村民委员会2008年抄写备案、未发放到户的虚假合同录入微机管理系统,然后从农经站微机管理系统内打印出的。本庭认为:该证据不仅不能说明申诉人对承包土地具有承包经营权,且没有任何法律效力。为此,该证据不予采纳。

3、《某县公安局甲镇派出所2008年8月签发的户口簿复印件》一份。该户口簿登记了申请人A及其妻子A4的信息,说明申请人A及其妻子A4户口自2005年至今一直在甲镇乙联村丙村,应属该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

4、《滨州市公安局丁派出所2010年8月签发的户口簿复印件》一份。该户口簿登记了申请人儿子Ad1及其妻子A2,申请人孙女A1及孙子A3的信息,说明申请人儿子Ad1一家4口人的户口已于2010年迁入滨州市丁街道办。

被诉人乙联村村民委员会-法定代表人B1辩称:2002年甲镇按照上级要求开展二轮土地承包工作,当时,丙村时任党支部书记A(申诉人)带领群众整平了土地后进行了土地大调整,按当时(按户口是否迁出)人口平均分配了土地。但是,平均分配土地后,村委会并未按国家的二轮土地承包政策执行,将家庭承包土地期延长到30年。而是按村规民约与各承包户签订了承包期为15年(2002—2017年)的土地承包合同,且合同第六条明确规定:“新生婴儿、正常的人口迁入均可增补承包土地。人员死亡、户口迁出即可退出承包土地。退出、增补承包地每年进行一次(迁出、迁入日期以户口本为准)”。2006年3月份,经A书记提议,村民民主讨论通过,补充制定了“本村凡已承包土地者必须执行支部、村委、村民议事会讨论决定的各项规定,承担本村经村民代表讨论决定的各项公益事业集资,无故不承担者,村委有权解除土地承包合同。女子出嫁在婆家已定居生活超过一年者,必须退出在本村原承包土地”的规定,这些规定全体村民都很认同,一直执行至今,不仅每年进行土地小调整,且2009年又进行了土地大调整,截止2013年,村民耕种的土地仍是2009年调整过的。

2008年,按照上级要求,甲镇开展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换发补发工作,完善二轮农村土地承包,我们村又未按上级要求开展工作,在完善合同时,时任支部书记C等村干部按原合同抄写了各户合同,并由村干部代签后送到镇政府备案了事,村民并不知情,工作又走了过场,仍按村规民约执行。至于申请人手里的2008年土地承包合同并不是村干部抄写备案的那份,而是申请人从经管站要了一份空白合同自己填写的,其目的是为批二胎用,经管站领导可以作证。再说2008年合同根本未发放到户,群众也不知道。2008年抄写上报的那份土地延包合同,法人代表是C,不是A,公章不是丙村委会而是乙村委会。丙村委公章2008年以前已上交,所以申请人提供的2008年合同不真实,也无实际意义。

2013年,济东高速从我村穿过,征占我村耕地100余亩,导致承包户耕地不均衡。为解决土地不均及征占土地补偿费的分配问题,村两委在积极向镇政府及上级有关部门请示的同时,召开全村户代表会议,一致通过了:1、按现有人口重新调整、平均分配土地;2、征占耕地补偿款按现有成员平均分配;3、征占的沟路渠补偿款归村集体所有的土地调整及补偿费分配方案,全村103户,除10户外出打工未参加会议,其余93户都参加会议,并在会议决议分配方案上签字同意(其中包括申请人妻子也签字认可)。该方案通过后,10月份我村成立了土地调整小组,制定了具体土地调整方案,经村民民主通过后,按本村现有成员平均分配了征占后剩余土地。

另外,2013年之前,我本人所耕种土地是2009年调整后的地块,是经各户抓阉、排队分得,可向村民和土地调整小组人员查证。所得土地也不是申诉人所说的前合同规定地块,其实A诉我没道理。以上情况均属实,请县仲裁委明查做出裁决。

庭审过程中被诉人提供以下证据并经申诉人质证,本庭认为:

1、B1家庭2002年《丙村集体土地承包合同书》一份。合同上盖有丙村民委员会公章及承包户代表B1的签字。主要证明,2002年二轮土地延包时,丙村未执行二轮土地承包政策,而是按村规民约规定,与各承包户签订了承包期限为15年(2002年10月—2017年10月)的合同,且按村规民约始终调整土地,合同第六条明确规定:“新生婴儿,正常的人口迁入均可增补承包土地。人员死亡、户口迁出即可退出承包土地。退出、增补承包地每年进行一次(迁出、迁入日期以户口本为准)”。该证据经申请人质证,认为该证据与本案无关。本庭认为该合同虽与申请人申请事项无关,但能从侧面证明,2002年该村未按国家政策将土地承包期延长到30年,而是与各承包户按村规民约签订了15年的承包合同。

2、《丙村集体土地承包补充意见》一份。该《意见》会议通过时间为2006年3月29日,上面盖有丙村民委员会公章、村支部章及村务督查小组章,68位村民议事会代表签字认可。意见明确规定,继续按增人增地、减人减地的村规民约执行,且女子出嫁1年者,必须退回本村承包土地。该证据主要证明,丙村始终按村规民约调整土地,且属民主通过。经申请人质证,认为从形式上看《意见》是由村民议事会代表签了字,但签字是否真实,程序是否合法,有待证明。本庭认为,《意见》上的代表签字是否真实,制定《意见》的程序是否合法,虽有待证明,但丙村自2002年以来始终按照村规民约调整土地确属事实。本庭2013年12月6日派出人员到乙联村丙村取得的调查笔录内容,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3、《丙村二○○九年果树地调整分配方案》一份。主要证明2009年丙村果树地到期后,全村又对各类土地进行了一次大调整。方案规定,本次调整后承包期也是15年(2009年10月至2024年10月),并继续按村规民约执行。该证据经申请人质证,指出该份《方案》与合同内容不一致,合同记载的是耕地,而《方案》记载的不仅有各类土地,也包括了场院、猪圈、宅基占地,且《方案》记载申请人家庭6口人的土地有出入,四至与实际也不相符。

4、2013年9月,丙村对户口迁移问题进行表决的《村民代表表决情况记录》一份。主要证明,2013年9月,全村103户中的83户参加表决会议,一致通过:不同意已迁出户口人员迁回。该证据经申请人质证,表示对户口性质及迁移情况无异议。本庭认为,申请人家庭已迁出户口人员是否能够迁回不适用村民表决形式,应按有关法律规定执行,但不管出于什么原因,申请人家庭已迁出人员户口至今尚未迁回,不符合村集体经济组织法定成员标准,即暂不属于乙联村丙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

5、2013年6月29日为调整土地及征战土地补偿费分配问题《丙村征求群众意见协议书》一份。主要证明,因济东高速征占土地,导致承包地不均,为解决该问题,村两委召开户代表会议,一致通过了:“1、按现有人口重新调整、平均分配土地;2、征占耕地补偿款按现有成员平均分配;3、征占的沟路渠补偿款归村集体所有”的土地调整及补偿费分配方案,会议除10户外出打工人员未参加外,全村103户中93户参加会议,并全部在会议决议上签字同意分配方案,其中申请人妻子也签字认可。该证据经申请人质证后认为:证据的真实性无从可知,不能证明证据上的签字是否本人所签,其中申请人的签字并非本人所签;随意调整土地的行为,虽召开过村民会议,但未经县、镇同意,也违反《土地承包法》;另外,根据协议承包户对承包土地有收益权,申请人家庭被收回的9亩多地没有补偿款,这与《协议》相违背。本庭认为,2013年甲镇乙联村丙村调整土地的行为,符合《山东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办法》第十四条规定的:因国家征收土地,放弃补偿费用的特殊调整土地情形,也符合该条规定的民主程序和法定程序。至于申请人提出的收益补偿费,不属于本庭仲裁的范围。

6、《丙村二○一三年土地调整分配方案》一份。主要证明,2013年6月29日土地调整及征占土地补偿费分配《协议》(证据5)通过后,乙联村丙村成立了土地调整小组,制定了详细的土地调整方案,经村民民主通过,并进行张榜公布后,按本村现有成员平均分配了征占后剩余土地,实施了该方案。该证据经申请人质证,对证据不认可。

为进一步澄清事实和有关证据,本庭在该案庭审后,于2013年12月6日派出人员到甲镇乙联村丙村找到有关当事人及群众代表共26人,进行了调查和询问,并取得调查笔录一宗。

调查证明:1、2002年第二轮土地延包时,该村调整土地后,并未按国家的二轮土地承包政策要求,将土地承包期延长到30年,而是按照村规民约继续小调整或大调整土地,并将村规民约写入各户承包土地合同条款,与各承包户签订了15年土地承包合同(2002年10月至2017年10月)。2009年,在前15年合同未到期的情况下,该村又进行了一次土地大调整,且调整土地方案明确规定,承包期15年(2009年10月至2024年10月),并继续按村规民约执行,2013年,因济东高速从丙村穿过,征占耕地100余亩,该村制定了土地调整方案,并经民主讨论通过后(全村103户,93户参加会议,并签字认可),进行了张榜公示,按该村现有成员平均分配了土地。同时,因申请人家庭4口人户口迁出,分得2口人(申请人夫妻)承包土地。

根据庭审质证及庭外调查,本庭认定以下事实:

2002年,甲镇按照国家政策要求,开展二轮土地承包工作。该镇丙村进行了土地调整,按当时现有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平均分配土地到户。但并未按国家二轮土地承包政策,将土地承包期延长到30年。而是与各承包户签订了承包期限为15年(2002年—2017年)的土地承包合同,且将村规民约规定:“新生婴儿,正常的人口迁入均可增补承包土地。人员死亡、户口迁出即可退出承包土地。退出、增补承包地每年进行一次(迁出、迁入日期以户口本为准)”写入合同。2006年,针对妇女出嫁问题,经村民民主讨论通过,又制定了“补充规定”。2008年,开展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换发补发工作,该村完善合同时,在群众不知情的情况下,村干部按原合同为各户抄写了一份,并代签后送镇镇政府备案了事,该项工作又走了过场,仍按村规民约执行。2009年丙村果树地到期后,全村又对各类土地进行了一次大调整,本次调整后承包期又规定为15年(2009年10月至2024年10月),并继续按村规民约执行。

2013年,因济东高速征占丙村耕地,导致该村承包地不均,为解决问题,召开全村户代表会议,民主通过了:征占耕地补偿款按现有人口(按户口是否迁出)平均分配,剩余土地按现有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平均分配的土地调整及补偿费分配方案。方案通过后,进行了张榜公布,并按本村现有成员平均分配了征占后剩余土地。

根据以上事实,本庭认为:

甲镇乙联村丙村自2002年以来,不仅未将土地承包期延长至30年,且始终按照村规民约对承包土地进行大调整或小调整,应属二轮土地承包工作不完善。该村随意调整土地的行为,严重违背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承包法》第二十七条和《山东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承包法>办法》第十四条关于“承包期内,发包方不得调整承包地”的规定,应按照《山东省实施办法》第三十三条第一、六款的规定予以纠正。纠正的方法是按《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承包法》第十九条的规定执行。

按照《山东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办法》第六条第一款村集体经济成员标准,申请人家庭迁出户口的4口人,不属于乙联村丙村现有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村民委员会为其家庭分得两口人的承包土地,符合法律规定。

依据《中共滨州市委、滨州市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稳定完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制度的意见》(滨发【2003】27号),《山东省农业厅<关于某县史田庄二组土地承包问题的答复>》(鲁农经管字【2009】16号),《山东省农村集体经济承包合同管理条例》第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承包法》第三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及《山东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办法》第五条、第六条、第八条、第十四条、第三十三条之规定,本庭裁定如下:

1、申请人要求“被诉人B、B1、B3分别返还其位于村北的承包地3.56亩、2.68亩、1.5亩,计7.74亩(四至为:东至,路金奎;西至,路金忠;南至,沟:北至,道),被诉人B2返还我位于村南的承包地3.06亩(四至为:东至,沟;西至,道:南至,路金奎;北至,路金忠)”的诉讼请求,本庭不予支持。

2、第一被诉人甲镇乙联村村民委员会,应在2013年丙村按现有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调整土地的基础上,按照法律规定,与丙村各承包户签订《农村集体土地承包合同书》,以完善二轮土地承包工作,执行国家的二轮土地承包政策。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五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纠纷调解仲裁法》第四十八条、第四十九条,《山东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办法》第三十二条,《山东省农村集体经济承包合同管理条例》第三十一条之规定:当事人一方对本仲裁决定不服的,可在接到仲裁决定书之日起三十日内向人民法院起诉,逾期不起诉的,仲裁决定书即发生法律效力。当事人对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仲裁决定书,应当按照规定的期限自动履行;一方逾期不履行,另一方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首席仲裁员:x

仲 裁 员:x

x

二○一四年一月九日

书 记 员:x

农村土地承包仲裁裁决书㉑

 某省某县A与B土地承包纠纷仲裁裁决书

申请人姓名:A 又名:吕满 性别:男 生于1972年1月

住所:甲镇乙社区一组

代理人姓名:Ad 性别:男 系申请人A之父

住所:甲镇乙社区一组 电话:x

被申请人姓名:B 性别:男 生于1963年10月

住所:甲镇乙社区一组 电话:x

代理人姓名:Bd 性别:男 法律服务所律师

电话:x

第三人名称:甲镇乙社区居委会

法定代表人:Cf 性别:女 乙社区居委会主任

代理人姓名:Cd 性别:男 系乙社区居委会副书记

电话:x

申请人A为与被申请人B承包集体土地纠纷一案,向本委申请仲裁。本委受理后,依法组成仲裁庭,于2010年9月15日开庭审理了此案。申请人的代理人Ad、被申请人B及代理人Bd和第三人委托代理人Cd到庭参加仲裁活动。当事人陈述了各自的观点,分别对对方提出的证据予以质证并进行了辩论,同时还回答了仲裁庭的提问,第三人代理人也作了相关发言。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A诉称:该户第一轮承包时,家中有一块 1.3亩责任田,1996年县城修建设大道被占用。后来小组长C在“围里”(地名)紧邻路旁另一处被挖废的地块划上一块作为调整补偿。从那时起,经过平整、改造已有0.4亩,耕种至今10多年,2005年二轮延包时已签承包合同并确权发证。农村税费改革特别是种田有补贴后,与那块田相邻的户主B夫妻称该田是他家的,有承包合同和经营权证做依据,事后了解,果真如此。2009年岁末,被申请人在未告知申请人的情况下,毁埂占田,如今种上了棉花。此后,申请人多次找村干、上访到镇政府和县直有关部门,都因被申请人蛮横无理,调解无果。根据以上情况,特请求依法仲裁被申请人归还强占的责任田、恢复田岸,赔偿各项损失2600元;追加乙社区居委会为第三人,纠正双份承包合同、双份经营权证并负相应责任。

在举证期限内,申请人A为了证明其主张的事实,提供了如下证据:

1、2005年5月8日乙村与申请人签订的《农村土地承包合同》复印件,证明全家4口人,承包田地四块,面积1.85亩。其中纠纷地块“围里”面积0.16亩。

2、《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复印件,证明上述纠纷地块面积0.16亩己经确权发证。

3、2010年7月6日乙社区居委会书面证明,证明被申请人自报四至和登记员疏忽,造成双份合同双份经权证。

4、2010年6月26日村民C1书面材料:证明纠纷地块的实际耕种情况。

5、2010年6月30日原组长C书面材料:证明纠纷地块的位置和来由。

被申请人B辩称:1996年修建设大道时,小组按“方便耕种”原则将各农户路边田头多出的面积分给各人,自己田头的公用面积应是划给自己的。后经村组干部做工作,将该公用面积和自己原有“大田”让出的一部分借给申请人耕种,并不是流转给申请人。2005年将上述部分依法确权发证,且四至十分清楚,现在是收回,不是强占。再说申请人要求仲裁的面积不是0.4亩,应该是其经营权证上的0.16亩。

在举证朝间,被申请人还提供了如下相关证据:

1.2005年5月8日乙村与被申请人签订的《农村土地承包合同》复印件,证明全家4口人,承包田地两块,面积1.2亩。其中纠纷地块“围里”的田头座落南至路边。

2.2005年5月8日乙村与村民C2和C3签订的《农村土地承包合同》复印件,证明C2家田地的西至和C3家田地的东至与被申请人田地接壤而没有与申请人田地相连。

3.2010年9月13日被申请人的代理人分别对村原小组长C和村民C2的取证笔录,两份笔录均证明当时大道边零星面积归大田的事实;同时又证明被申请人经小组长做工作让出部分面积给申请人。

4.2010年9月14日乙社区居委会书面证明,纠正了原提供给申请人书面证明中“被申请人自报四至”的提法,仅承认工作失误。

第三人委托代理人当庭称:1996年末,由于申请人田地被占用,经村组做工作,将被申请人大田头边的一部分划给申请人耕种。2005年二轮延包期间,当时一组正处于新老组长交替,工作处于混乱状态,确权时由于干部失误,造成这个纠纷。事后居委会作出调解意见,双方未接受。希望当事人双方能够本着和睦相处、有利于农业生产的原则,达成调解协议。

举证期间,第三人没有提供证据材料。

经庭审举证、质证,申请人、被申请人及第三人对下列事实没有争议,本委予以认定。

1.产生矛盾纠纷的地块位置无异议。

2.申请人实际是从1996年耕种至2009年底。

3.被申请人2009年底毁掉田岸、2010年初种植棉花的。

申请人提出的“确权面积0.16亩,实际面积有0.4亩”的意见,经本委庭审调查予以认定。

被申请人提出的“纠纷地块在申请人种植时有从被申请人大田中划出的部分面积”的意见,在本委随后的庭审调查中予以认定。

在本次开庭前,本委仲裁庭人员已到乙社区及一小组了解情况,察看了纠纷地块现场,调取了4份证据材料,其中2010年9月7日村民C2的《调查取证笔录》证明:纠纷地块似三角形,东南边是C2田地(长度约10米),西南边是建设大道(长度约27米),北边与被申请人田地相连,具体可从C2田边河沟桥中点取直线经村民C3田至高压线杆方向(长度约24米)。

在回答仲裁员的提问时,第三人委托代理人确认:修建设大道没有占有被申请人田地取土;被申请人的田头面积是补偿给申请人的;2005年5月的延包期间确权有误,真实的意见确实是分给申请人的。

本委审理查明:1996年县政府修建设大道时,占用了乙村部分村民田地,申请人A家田地被占用后,小组长C应申请人要求将“围里”地处被申请人田头边荒废的面积约0.1亩地划给申请人作为补偿。由于补偿的面积太小,申请人即与被申请人B协商划出一部分,经小组投工平整和申请人改造,形成可耕面积0.4亩并一直耕种至2009年。2005年农村土地二轮延包期间,申请人依法确权发证,根据村组惯例折合确权面积0.16亩。同期,被申请人在大田确权时认为申请人以前划走了其大田的一些面积,现在应收回来,又根据别人“田头田归大田”的做法,所以他在责任田划定四至时将该方位的边界申报至紧邻建设大道路边。时值该组新老组长交接,加上登记员把关不严,故造成了“田中田”的状况,为此产生耕种纠纷。后来虽经乙社区和甲镇多次调解,但双方均以“有承包合同、有经营权证”而互不相让。故本案争议焦点是纠纷地块和面积的承包经营权确认问题。

庭审后期,本委仲裁庭根据法律规定,本着合法、自愿、解决问题的原则,组织当事人裁前调解,第三人也诚恳地拿出三套备选方案,但因双方分歧较大而放弃。

本委认为:当事人双方的《农村土地承包合同》和《土地经营权证》本身均不存在真伪问题,纠纷原因是干部不经审查、不负责任造成的。同时被申请人自毁田岸,强行耕种也是极其错误的。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五十一条和第五十五条、《申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管理办法》第十一条规定裁决如下:

1.被申请人B无条件退还现占有并经营的申请人A的确权田地(原经小组长协调划出的不退还)具体界限从村民C2田边河沟桥中线沿直线经村民C3田至高压线杆,面积不重新丈量。鉴于现茬棉花正处生长阶段,待收获后于2010年10月31日前落实到位。

2.鉴于第三方乙社区居委会工作有失误,贵令其在社区机动地中补足申请人A0.16亩的确权面积(按当地习惯折合成的可耕种面积),并依法确权。

3.纠正被申请人B《农村士地承包合同》和《土地经营权证》中座落四至的错误内容,改南至路边为 “南至A田”,具体由甲镇财政所负责落实。

4.被申请人B在占有申请人A的承包田地期间,造成了申请人的直接经济损失,责令赔偿申请人的损失费200元。其他方面的赔偿请求本委不予文持。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纠纷调解仲裁法》第四十八条规定,当事人不服仲裁裁决的,可以自收到裁决书之日起三十日内向某县人民法院起诉。逾期不起诉的,裁决书即发生法律效力。

首席仲裁员:x

仲 裁 员:x

仲 裁 员:x

二〇一〇年九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x

农村土地承包仲裁裁决书㉒

 某省某市某区A等与B土地承包纠纷仲裁裁决书

申请人A,女,1947年8月21日出生于某市某区,汉族,住某市某区甲乡乙村2村民组。

申请人A1,男,1971年9月17日出生于某市某区,汉族,住某市某区甲乡乙村2村民组。系申请人A之子。

两申请人共同委托代理人Ad,某市某区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代理权限:特别授权。

地址:某市某区

两申请人共同委托代理人Ad1,男,1940年7月13日出生于某市某区,汉族,住某市。系申请人A之夫。代理权限:一般授权。

被申请人B,女,1979年10月12日出生于某市某区,汉族,住某市某区甲乡乙村2村民组。现租住某市。

第三人C,男,1942年4月12日出生于某市某区,汉族,住某市某区甲乡乙村2村民组。

委托代理人Cd,男,1973年9月17日出生于某市某区,回族,住某市某区甲乡乙村2村民组。代理权限:特别授权。

第三人某市某区甲乡乙村村民委员会。以下简称:乙村委会。

法定代表人Cf,该村民委员会主任。

委托代理人Cd1,某市某区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代理权限:一般授权。

申请人A、A1与被申请人B,第三人C,第三人乙村委会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纠纷一案,本会于2013年9月2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仲裁合议庭,于2013年11月13日公开开庭进行审理。书记员x担任庭审记录。申请人A、A1及共同委托代理人Ad、Ad1,被申请人B,第三人C的委托代理人Cd,第三人乙村委会及委托代理人Cd1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仲裁审理终结。

申请人A、A1申请诉称:申请人A家庭第一轮土地承包面积为5.697亩(其中丘块为三块旱田、雁窝丘1.47亩,竹山丘0.2亩,鞋板板0.46亩,小计2.13亩;以及水田团二斗3.567亩组成)。由于1991年5月16日其儿子A1与被申请人B的父亲B1发生纠纷被打伤后,借钱疗伤,B1又未予赔偿。后来债主上门讨债,申请人无力偿还,万般无奈之下,就逼迫于1995年7月21日将早稻收割后全家外去打工,其承包田未交待给任何人。将所欠债务还清后,于2012年元月回家,其他人捡种的三块旱田2.13亩自愿退还了申请人。打工期间,只有团二斗被被申请人B的父亲B1占有栽种,B1去世后由其女儿B将此田转给其叔爷爷C(第三人)栽种。申请人多次找被申请人、第三人和村、乡、区组织协商调解未果。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向农村土地承包仲裁委员会提出申请,请求将团二斗面积为3.567亩的承包经营权仲裁到申请人名下,享受国家粮补政策,恳请仲裁庭为民作主,依法仲裁。

为支持其诉称,两申请人在举证期限内提交了如下证据:

1、身份证和常住人登记卡复印件2份4页,拟证明申请人的基本情况的事实;

2、常住人口登记卡信息2份2页,拟证明被申请人B和第三人C的基本情况;

3、某市中级人民法院伤情鉴定书,某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各1份,共5页。拟证明申请人之子A1与B1发生纠纷,A1经法医鉴定,已构成重伤,案件经法院判处的事实;

4、房屋买卖和屋场协议书(复印件)2份3页。拟证明申请人A1与C1达成协议的事实;

5、某省农民上交统筹提留专用收款收据复印件2份1页。拟证明分别开据日期为1998年11月13日,1999年7月2日,向本村上交各项税费的事实;

6、证明3份3页。拟证明当时任司法所长唐某对A家承包的田地,未经司法所调解的事实和现在司法所出具的申请人1994、1997、1998年的承包田土情况。2012年3月15日经村支两委调解,将三丘田2.13亩(雁窝丘1.47亩、竹山丘0.20亩、鞋板板0.46亩),已落实到申请人名下的事实;

7、上访书1份2页。拟证明申请人于2012年元月回家后,多次找被申请人,第三人和村、乡、区组织请求调解要回团二斗田地的事实;

8、调查笔录、证明和被调查人身份资料6份14页。拟证明三位证人D、D1、D2的证言证实第一轮土地承包后沿袭至今,村组未调整土地及签订承包合同,并愿意出庭作证的事实;

9、土地情况上报对照分析表1份。拟证明申请人承包土地的丘块数、丘块名称及面积的情况。

被申请人B辩称:团二斗这块田原先确属申请人A家的,申请人诉说B家占有其他家责任田团二斗不属实,91年打架后,这块田就经村组调整给B2(B3的岳父)家耕种,由当时的村干部C2、组员B2、C3及当事人达成调换协议,A家将团二斗调换B2家的南溶田、泥窝田、油菜田、上下三升(2块),后B2又用团二斗调换B1家的六斗,从92年起团二斗由B1家耕种至今。

为支持其辩称,被申请人在举证期限内提交了如下证据:

1、身份证复印件1份。拟证明被申请人的基本情况的事实;

2、户口信息3份。拟证明被申请人的户籍在乙村2组的事实;

3、某社区书面证明1份。拟证明被申请人B现租住某社区的事实;

4、乙村书面证明1份。拟证明被申请人B家庭承包面积6.925亩,粮补面积5亩(包括团二斗在内)的事实;

5、证人B3的书面证明1份。拟证实其岳父B2于91年将南溶田、泥渊地、油菜丘、上下三升(2块)共五块调换申请人A的团二斗,B1用六斗调换团二斗的事实;

6、2013年10月30日的书面证明1份,证明人附后签名。拟证明1992年上半年B的父亲B1将六斗调换B2的团二斗的事实;

7、土地情况上报对照分析表1份。此表未填写丘块数、丘块名称及面积,并说明92年上半年经组里调整,将团二斗发包给本农户至今,其他情况不清楚的事实。

第三人C辩称:2005年,被申请人B因外出打工,委托本人耕种管理团二斗,粮补、直补在户主B的名下,本人与申请人A无任何直接关系,要求本人返还团二斗没有任何根据。

为支持其辩称,第三人在诉讼期限内提交了如下证据:

1、身份证复印件1份。拟证明第三人C的基本情况的事实;

2、户籍证明1份。拟证明第三人C户籍情况的事实;

3、书证1份。拟证明被申请人B将团二斗委托第三人C管理耕种的事实。

第三人乙村委会辩称:申请人与被申请人的农村土地承包是村民小组的发包方,村委会没有发包,村委会无法提供历年发包、流转的详细资料。

第三人村委会就其仲裁辩解未向本会提交证据。

上述证据经庭审质证认证:

被申请人B、第三人C的特别授权委托代理人Cd,第三人村委会对申请人A、A1出示的证据:1、2、3、4、5、6、7没有异议,本会予以确认。对证据8、9有异议,认为团二斗是被申请人B父辈遗留的问题,92年经村、组调整互换的。申请人A、A1对被申请人B出示的证据:1、2、3、4没有异议,本会予以确认。对证据5、6、7有异议,认为证人B3的证言及组里农户签名的书面材料不具有真实性,证人应当出庭质证。B3的岳父B2及村干部C2、C3已死亡多年,他们根本没有参加调解。其证据没有法律效力。申请人A、A1、被申请人B、第三人村委会对第三人C出示的证据未提出异议,本会予以确认。

申请人A、A1申请的三名证人分别出庭作证:

证人D出庭作证,证实本人从1979年至1997年担任村支书期间,第一轮至第二轮土地承包,村、组对承包土地没有调整,从分田到户沿袭至今,村组也没有与农户签订土地承包合同,未发土地经营权证书,对农户是否调换、变更,没有登记。争议的团二斗原属A家承包,92年本人没有参与A家的土地调整。

证人D1出庭作证,证实本人从85年至2007年任村副支书(其中93年、94年、95年卸职),村干部分工分片时联系二组,91年、92年任职期间,没有给A家与其他农户调整土地。因91年A家与B1打架矛盾很大,本人多次做工作,A才同意将团二斗田埂加宽一点,能通板车的路,田地没有调整。村、组农户还是按第一轮土地承包,95年第二轮及2007年延包时都未签订土地承包合同,未发经营权证书。

证人D2出庭作证,证实本人现任二组的组长,组里从分田到户至今未调整土地,未与农户签订土地承包合同,也没有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团二斗原先是分给A家承包,95年之前没有调整。A外出打工后,B1插的团二斗,B1死后,现在B给C插的。争议调换的六斗已分两截,有一截是C插的,另一截是丁某插的,不存在用六斗调换团二斗。以上三名证人的证言内容观真实,且与案件事实具有关联性,故本会均予以确认。

对被申请人B出示的证人B3及组里签名的证明材料书证中,在该纠纷发生后参与调解的人员已经死亡,被申请人B未申请证人B3等出庭质证,质疑争议调换的六斗与上述证人证言的事实相悖,其本人与C的特别授权委托代理人Cd对丘块名称及面积情况不清楚,证实其六斗调换团二斗缺乏证据的证明力,故本会不予采信。

经本会审理查明:

申请人A、A1家庭于80年代第一轮土地承包分田到户面积为5.697亩(其中丘块三块旱田:雁窝丘1.47亩,竹山丘0.2亩、鞋板板0.46亩,小计2.13亩;以及水田团二斗3.567亩组成),1991年5月16日其儿子A1与被申请人B的父亲B1(于2004年死亡)发生纠纷,B1将申请人的儿子A1打伤(见某法院92刑初一字第84号刑事判决书)未予赔偿,申请人欠下债务,债主上门讨债,申请人无力偿还,于1995年7月21日将早稻收割后,全家外出打工,其承包田未交给任何人。1998年11月13日,1999年7月2日二张收据中,证实申请人A1将房子卖给了C1后,向本村上交了各项税费。还清债务后于2012年元月回家要承包地,后经村、乡调解其三块旱田2.13亩已退还给申请人A家庭,被申请人B的父亲B1耕种的原来分给申请人A家的团二斗没有归还。2004年其父B1死亡后,B租住某市某社区,2005年至今将家庭承包土地全部交给叔爷爷C管理耕种。被申请人B不清楚丘块数、丘块名称及面积,只有村委会出示的证明,面积为6.925亩,现实际粮食补贴为5亩(包括团二斗在内)。

被申请人B辩称认为,争议的团二斗是申请人A与B3的岳父B2(已死亡)调换的,其父用六斗调换了B2家庭的团二斗,经证人证实其六斗分两截由C与丁某各自耕种。当时的证人C2、C3、B2以及B1已经死亡,未能留下和提交调换协议,流转登记文字依据。

根据2004年4月30日,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妥善解决当前农村土地承包纠纷的紧急通知(国办发明电[2004]21号):“任何组织和个人不能以欠缴税费和土地撂荒为由收回农户的承包地,已收回的要立即纠正,予以退还”的规定,申请人A、A1即使弃耕,只要符合政策,应享有土地承包经营权。

另查明:乙村二组从第一轮土地承包由组分田到户至95年第二轮及2007年延包期间,未调整承包土地,也未签订承包合同。农户土地承包经营权沿袭第一轮的土地承包经营,未发放土地经营权证书。申请人与被申请人也均未与发包方签订土地承包合同和领取土地经营权证书。

本会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之一:申请人A、A1家庭是否享有团二斗的土地承包经营权;之二:被申请人B家庭是否用六斗调换了B2家庭调换来的团二斗,享有团二斗的土地承包经营权。申请人A、A1沿袭本村、组的土地承包经营权的状况,要回原承包的团二斗土地承包经营权申请仲裁,符合有关国家政策和法律规定,本会予以支持。

被申请人B的辩称其父辈用家庭承包的田地六斗调换B2家庭换来的团二斗。经查,其证据不足,与本案事实不符。况且,第二轮承包期间,发包方与承包方未签订承包合同,领取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对团二斗未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其辩解理由不能成立,本会不予采信。为稳定农村土地承包关系,维护土地承包经营权管理秩序。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承包法》第九条、第二十一条、第三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四十四条;《国务院批转农业部关于稳定和完善土地承包关系意见的通知》(国发[1995]7号)第三条;《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妥善解决当前农村土地承包纠纷的紧急通知(国办发明电[2004]21号)第三条、第四条之规定,裁决如下:

被申请人B于本裁决生效后二日内将位于乙村2组的丘块名称团二斗、面积3.567亩返还给申请人A、A1承包经营。(四至为:东至B1下二斗,南至B1屋抵界,西至丁时准的田抵界,北至河堤抵界)。

当事人不服仲裁裁决的,可自收到裁决书之日起三十日内向人民法院起诉。逾期不起诉的,裁决书即发生法律效力。

首席仲裁员 x

仲 裁 员 x

仲 裁 员 x

二O一三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书 记 员 x

附:相关法律条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

第九条:国家保护集体土地所有者的合法权益,保护承包方的土地承包经营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侵犯。

第二十一条:发包方应当与承包方签订书面承包合同。

承包合同一般包括以下条款:

(一)发包方、承包方的名称,发包方负责人和承包方代表的姓名、住所;

(二)承包土地的名称、坐落、面积、质量等级;

(三)承包期限和起止日期;

(四)承包土地的用途;

(五)发包方和承包方的权利和义务;

(六)违约责任。

第三十七条:土地承包经营权采取转包、出租、互换、转让或者其他方式流转,当事人双方应当签订书面合同。采取转让方式流转的,应经发包方同意;采取转包、出租、互换或者其他方式流转的,应当报发包方备案。

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合同一般包括以下条款:

(一)双方当事人的姓名、住所;

(二)流转土地的名称、坐落、面积、质量等级;

(三)流转的期限和起止日期;

(四)流转土地的用途;

(五)双方当事人的权利和义务;

(六)流转价款及支付方式;

(七)违约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八条: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合同。

第四十四条:依法成立的合同,自成立时生效。

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办理批准、登记等手续生效的,依照其规定。

 

农村土地承包仲裁裁决书㉓

某市某区A与B、乙村5组土地承包纠纷仲裁裁决书

申请人:A,女,74岁,汉族,某市某区甲镇乙村5组村民,家住某市某区甲镇乙村5组106号。电话:x。

申请人第一代理人:Ad,男,49岁,汉族,某市某区甲镇政府干部,家住家住某市某区甲镇游家坝97号。电话:x。

申请人第二代理人:Ad1,男,54岁,汉族,某市某区法律援助中心法律工作者,家住某市某区百安大道257号1栋3单元8—1室。电话:x。

被申请人:B,性别: 男, 73 岁, 汉族,某市某区甲镇乙村5组村民,家住某市某区甲镇乙村5组66号。电话:x。

被申请人代理人:Bd,男,56岁,汉族,某市某区甲镇乙村2组村民 ,家住某市某区甲镇乙村2组15号。电话:x。

被申请第二人:甲镇乙村5组,法定代表人、组长Bf,男,62岁,汉族,家住某市某区甲镇乙村5组。电话:x。

被申请第二人代理人:Bd1,男,59岁,汉族,甲镇乙村委主任,家住某市某区甲镇乙村5组 80号。电话:x。

申请人称:2001年,被申请人在我家没有劳动力耕种土地的情况下与我家协商,以土地经营权属不变,谁耕种土地谁承担农税提留,将我家承包土地两份转给被申请人耕种。2008年我孙子大学毕业无业可就,准备回家在自己的承包土地上发展种养业。我家多次向被申请人交涉,要回土地耕种,而被申请人认还不还,2010初还两次铲掉我家播种的白肋烟苗床,造成经济损失达10600元(土地经营损失10000元,苗床损失600元)。特申请仲裁:

1.被申请人偿还我两份土地承包经营权。

2.赔偿土地经营损失8100元。

本庭现已查明:

一、1998年农村二轮土地承包时,A家(当时户主A1),家庭总人口2人,承包土地人口2人,承包土地面积2人2.3亩,其中田1.0亩,地1.2亩。田分布在地名为张家凳当门,地分布在地名为肉榔树坪、大生田、黑大丘、顺山丘和当门塘坎。

二、1998年农村二轮土地承包时,B家庭总人口4人,承包土地人口4人,承包土地面积3人3.32亩,其中田1.35亩,地1.97亩。田分布在地名为盖坟良,地在分布在地名为万友、大石宝、枫香遍(2片)、后朝、大路良、丛树保、张家凳当门、手爬岩、风相偏、大石保。

三、乙村5组原组长C回忆:2001年,Ad父母年老无力耕种承包土地,要求将承包土地退回集体、交给生产队;时任队长C因农税提留无人上交,非常为难,要求Ad家自己找好愿做土地的人,看谁愿意接包土地;在当时谁都不愿接土地,耕种土地要上交农税提留划不算。后来通过Ad和队长多次作工作,才找到B,B也因自己年龄较大不愿多做土地,经队长C再三劝说,并说你家以后也要进土地(B家已有5个人,其中有2个人无承包土地),在旁的Ad同时也说他家今后再不要土地了,B才同意接下Ad家交还给集体的承包土地。

事隔不久,就几天后,Ad怕B有变,把B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拿去,将自家(Ad时任中山乡政府文书)的承包田、地块过户到B家的承包经营权证上,并亲自将证交到B手上。然后和队长C一同去指承包田地的四至边界。

四、B原本只有3个人的承包土地,可后来变成了5个人的承包土地,其二轮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上也从原3个人的承包田地块变成了5个人的田、地块,A1家的田地块(除自掏的生田外)全部过户到B家;B在耕种期间,承担了国家、集体的各种税费,耕种至今。

本庭还查明:

1.2007年,Ad已将自己家的房屋及猪牛栏、院坝、家里日常用具卖给了本组村民C1,同时把自家的自留地也让给了C1耕种;其父、母亲跟随Ad在甲镇游家坝97号(原中山乡政府所在地)居住。父亲A12008年去世,母亲户口仍在甲镇乙村5组。

2.2008至2009年间,A孙子,即Ad儿子大学毕业后想回家搞种养业,曾几次找村组干部调解要收回已交还组里的承包土地,但终未达成协议。2010年,Ad堂弟A2未经B同意,在A转给B的土地上播种白肋烟苗,发生矛盾纠纷。

3.Ad举证的A1(A)和B1998年农村二轮土地承包时的土地承包合同书和承包土地及附属物明细登记底卡双方认定均是真实的,其二轮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也是真实的,没有异议;证明B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多的田、地块是发生在1998年后,农村土地承包法实施前,而且证上前后填上去的田、地块笔迹出自一人之手,Ad为此未进行再举证。

4.Ad陈述:当时(2001年)在黑桃树下,他找C(时任队长)、B3人一起商量,想把土地转包出去是事实,但谁种谁交农税,如果承包土地有调整政策,耕种人可以优先承包。B答辩:当时说的要我耕种,就必须将土地全部给我,而且说的是永远不要土地。

5.B与A由于在承包地块上有争执,纠纷矛盾未协调清楚,B新的确权证(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暂未发放。

由于双方当事人未达成调解协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三条一款、第四条、第二十条一款、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九条,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条、第八条、第十条一款、第二十五条等规定,特仲裁如下:

一、A在农村二轮土地承包期间可保留甲镇乙村5组的土地承包经营权。

二、A(Ad母亲)的两份承包土地转给B耕种事实成立,其行为合法有效。

三、A要求B赔偿土地经营损失不予支持。

四、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纠纷调解仲裁法》第四十八条规定,任何一方或者双方不服,在收到裁决书30日内可向某区人民法院起诉。逾期不起诉的,本裁决书即发生法律效力。

首席仲裁员:x

仲 裁 员:x

仲 裁 员:x

二O一二年十一月三十日

书 记 员:x

农村土地承包仲裁裁决书㉔

 某省某县A与B土地承包纠纷仲裁裁决书

申请人

A 性别:男 年龄:44 岁

住所:某县甲镇乙村4组

被申请人

B 性别:男 年龄:83岁

住所:某县甲镇乙村4组

第三人

C 性别:男、年龄:50岁

住所:某县甲镇乙村4组

申请人A为与被申请人B侵害六毛沟土(又称:大电杆土,下同)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阻挠其在此地进行农业生产纠纷一案,向本委口头申请仲裁。本委受理后,依法由首席仲裁员x,仲裁员x、x,书记员x组成仲裁庭,于2014年3月4日在甲镇乙村村委会办公室开庭审理了此案。申请人A与被申请人B和第三人C(乙村四组原组长)到庭参加仲裁,乙村村委会干部及部分村民代表到庭旁听,双方当事人陈述了自己观点,分别对对方提出的证据予以质证和进行了辩论,同时还回答了仲裁庭的提问。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A称:2014年2月,我雇人在承包地六毛沟土中犁地,B声称该地是他家的承包地,强行阻挠我犁地生产,我家1999年承包六毛沟土,发包方甲镇乙村第四农业合作组向我家颁发了二轮《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并耕种至今已十多年,全组村民都知道六毛沟土是我家承包的,现B提出六毛沟土是他家承包地,阻挠我犁地生产的行为,违反了《农村土地承包法》的规定,侵害了我家二轮土地承包合法权益,请求仲裁庭依法纠正B的侵权行为,维护我家二轮集体土地承包经营权。

在举证期限内,申请人申请人A为证明其主张的事实,向本庭提供了如下证据:

《1999年户主A全家承包集体土地经营权证》书;拟证明其全家1999年7月二轮土地承包时,依法承包被申请人B退包六毛沟土面积0.18亩的事实。

被申请人B辨称:1983年至1999年6月底,我家2人(我和弟)承包集体土地面积2.178亩,其中,承包六毛沟土面积0.28亩。1998年村计划修建四组道路,我自愿将承包地六毛沟土面积0.28亩让出用于组道路建设。1999年7月我组开展二轮土地承包,村组将我家原承包的六毛沟土发包给了A家耕种,现四组道路至今未修建,也未占用A家的承包土地,请求仲裁庭裁决A归还我家原承包土地六毛沟土面积0.28亩的二轮土地承包经营权。

在举证期限内,被申请人B为证明其主张的事实,向本庭提供了如下证据:

《1983年户主B全家承包集体土地经营权证》书;拟证明其全家1983年至1999年6月一轮土地承包期间,依法承包六毛沟土面积0.28亩的事实。

第三人C称:1993年至2004年我任四组组长,1999年6月底前,B家承包的六毛沟土中面积0.28亩与A家承包的六毛沟土中面积0.58亩相邻相连,1998年村计划修建四组组道路,估计占用A等农户家庭承包土地,当时,B主动向村、组口头申请,自愿将承包地六毛沟土面积0.28亩让出用于四组道路建设,村、组同意了B退包六毛沟土面积0.28亩的请求,以备修路用地。1999年7月我组进行二轮土地承包,四组道路未建,村、组考虑到B年龄大,六毛沟土离他家较远,耕种不便;在征得B本人同意下,就将B让出六毛沟土面积0.28亩中的0.18亩依法发包给了A耕种,剩余面积0.1亩由集体留作机动地,暂交由申请人A代种至今。A拥有六毛沟土面积0.18亩的二轮承包经营权和代种六毛沟土0.1亩的经营权。B1999年7月自愿退包六毛沟土面积0.28亩后,不拥有六毛沟土面积0.28亩的二轮承包经营权。

在举证期限内,第三人C向本庭提供了如下证据:

1. 《1983年甲镇乙村四组一轮农村土地承包社存本》;拟证明1983年至1999年6月一轮土地承包期间,申请人A家庭承包六毛沟土面积0.58亩的事实;被申请人B家庭承包六毛沟土面积0.28亩的事实。

2.《1999年甲镇乙村四组二轮农村土地承包社存本》;拟证明1999年7月二轮土地承包时,申请人A家依法取得六毛沟土面积0.18亩的二轮土地承包经营权事实;被申请人B家无六毛沟土面积0.28亩的二轮土地承包经营权事实。

申请人A辩称:1983年至1999年6月一轮土地承包期间,我家承包六毛沟土面积0.58亩与B家承包六毛沟土面积0.28亩相邻相连。虽然1999年二轮土地承包时,组道路未修,也未占用我家承包土地,但B家原承包的六毛沟土面积0.28亩是组集体依法发包给我家耕种0.18亩;另0.1亩是组集体决定暂由我家代种,待组道路建设时,交给集体。我家承包六毛沟土面积0.18亩和代种六毛沟土0.1亩是合法的,B阻扰我在六毛沟土中耕种是违法行为,请求仲裁庭支持我的主张,维护我家的二轮农村土地承包权益。

被申请人B辨称:1983年我家承包集体土地六毛沟土面积0.28亩。1998年我自愿将承包地六毛沟土面积0.28亩让出用于组道路建设,主动让出承包地六毛沟土是为了修组道路,但至今四组道路未修建,1999年7月二轮土地承包时,村组非法收回我家六毛沟土面积0.28亩的承包经营权,调整发包给A家耕种不合符农村土地承包法律法规规定,属于侵权行为,请求仲裁庭支持我的主张,维护我家的农村土地承包权益。

第三人C辩称:1999年7月我组按照二轮土地承包政策和“大稳定、小调整,就近方园、方便农户管理和耕种承包土地”的原则,开展了二轮土地延包,B退包原承包集体土地六毛沟土面积0.28亩是经村、组征求本人意见后,自愿同意退包六毛沟土,村、组无强迫侵权行为;当时,我组将B家退包的六毛沟土面积0.28亩调整发包给A家耕种面积0.18亩,剩余0.1亩留作集体机动地,暂交由A代种的方案是由村、组集体讨论决定,程序合法;现B主张拥有集体土地六毛沟土面积0.28亩的二轮承包经营权,不符合二轮农村土地承包法律法规和政策规定。

经庭审质证,对各方提供的证据认定如下:

申请人A对被申请人B提供的证据和第三人C提供的1号、2号证据无异议;被申请人B对申请人A提供的证据和第三人C提供的1号、2号证据无异议。经本庭审查证据认为,申请人A提供的证据,被申请人提供的证据和第三人C提供的1号、2号证据,合法真实,应作本庭审理本案佐证使用。

仲裁庭经审理查明: 1983年至1999年6月底,被申请人B家2人(B和其弟)承包集体土地面积2.178亩,其中,承包六毛沟土面积0.28亩;申请人A家3人(其父、母、A)承包集体土地面积2.04亩,其中,承包六毛沟土面积0.58亩,与被申请人B家承包的六毛沟土相邻。1998年上年村计划修建四组道路,规划道路建设将占用申请人A等农户的承包土地,被申请人B主动向村、组口头申请,自愿将承包地六毛沟土面积0.28亩退给组集体用于组道路建设占地。1999年7月该组开展二轮土地延包,四组道路未建设。经村、组征求被申请人B本人意见,被申请人B同意将原承包土地六毛沟土面积0.28亩退包给四组集体用于修路。当时,村、组考虑到被申请人B是主动自愿让出承包土地六毛沟土面积0.28亩用于修四组道路,四组道路现在未修,以后修路需要占用农户承包地;加之B为本组五保户,年龄较大,六毛沟土离他家较远,不便耕种等情况,便将被申请人B家退包的六毛沟土面积0.28亩中0.18亩依法发包给申请人A家承包耕种;剩余面积0.1亩由集体留作机动地,委托申请人A代种,待组道路建设备用,符合农村土地承包法律法规和政策。依据《甲镇乙村四组1999年7月农村土地承包<社存本>》和申请人A、被申请人B手持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申请人A依法承包六毛沟土面积0.18亩和代种六毛沟土面积0.1亩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B主张拥有集体土地六毛沟土面积0.28亩的二轮承包经营权无事实依据和确凿证据,阻挠申请人A在六毛沟土中犁地生产为侵权违法行为。

综上所述,本庭认为:四组集体按照二轮土地延包政策,依法将收回的六毛沟土面积0.28亩中的0.18亩发包给申请人A家承包耕种,剩余0.1亩由集体留作机动地,暂交由申请人A代种,待四组公益事业建设占地备用,是四组应行使的权利和履行的职责。申请人A依法取得组集体发包土地六毛沟土面积0.18亩的二轮土地承包经营权和集体委托代种六毛沟土面积0.10亩应受到农村土地承包法律法规保护,其主张本庭应予支持。被申请人B在第一轮土地承包期间,承包耕种集体发包六毛沟土面积0.28亩,情况属实。1998年,主动向村组口头申请,自愿将承包土地六毛沟土面积0.28亩退包给组集体用于组道路建设,到1999年7月该组进行二轮土地延包时,虽然该组道路未建,被申请人B主动放弃六毛沟土面积0.28亩的二轮集体土地承包经营权,是其为支持四组道路修建自愿退包六毛沟土面积0.28亩真实意愿的表示,已成既定事实,现主张申请人A归还六毛沟土的二轮土地承包经营权,不符合二轮农村土地承包法律法规和政策规定,其主张本庭不予支持。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九条、第五十一条、第五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纠纷调解仲裁法》第二条第五款、第三条、第四条;《某省<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实施办法》第二十条和农村土地承包政策及《某县农村土地承包纠纷仲裁暂行办法》第四十一条的规定,裁决如下:

一、申请人A及家庭承包土地共有人依法享有六毛沟土面积0.18亩的二轮土地承包经营权和集体委托代种六毛沟土面积0.10亩的耕种使用权。

二、被申请人B及家庭承包土地共有人不享有六毛沟土面积0.28亩的二轮土地承包经营权。非法阻挠申请人A在六毛沟土中犁地生产的行为,应予纠正。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纠纷调解仲裁法》第四十八条的规定,双方当事人不服本仲裁裁决的,可在自收到本裁决书之日起三十日内向人民法院起诉。逾期不起诉的,本裁决书即发生法律效力。

首席仲裁员 x

仲 裁 员 x

仲 裁 员 x

书 记 员 x

2014年4月7日

农村土地承包仲裁裁决书㉕

 某省某市某区A与B等土地承包纠纷仲裁裁决书

申请人A,男,1963年6月8日出生,汉族,住所:某区甲镇乙村丙组,身份证号:x。

代理人Ad,某律师事务所律师助理,代理权限:特别授权。

被申请人B,男,1973年4月1日出生,汉族,住所:某区甲镇乙村丙组,身份证号:x。

被申请人B1(又名x),男,1973年5月4日出生,汉族,住所:某区甲镇乙村丙组,身份证号:x。

二被申请人代理人Bd,某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一般代理。

二被申请人代理人Bd1,某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一般代理。

申请人A就与被申请人B1(x)、B土地承包纠纷一案,向某区农村土地承包纠纷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本委受理后,依法组成仲裁庭于2013年8月28日开庭进行了审理。申请人及代理人与被申请人及被申请人代理人均到庭参加了仲裁活动,双方当事人都分别陈述了自己的观点,并对对方的证据进行了质证,同时回答了仲裁庭的提问。现本案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称:

甲镇乙村丙组风包岩山属于申请人所在组的集体石山。上个世纪80年代,申请人家在风包岩开了两块荒地,面积有1亩多。1992年,申请人又用自家小地名付加坟山的承包地调换本组C在风包岩山开垦的一块770平方米荒地耕种,调换后,申请人家就在该地块周围开荒复垦,使该地块面积达2亩左右,申请人家一直耕种上述土地至今。

2013年5月,由于碧阳二道修路需要征用部分风包岩山,二被申请人以申请人不是上述土地的起始承包人为由要求征地单位不认可上述土地为申请人管理使用土地,妨害申请人对上述土地的经营管理权。

申请人认为,涉案土地由申请人管理使用20多年,没有任何人提出过异议,申请人为合法的土地承包经营权人,被申请人的行为属于侵权行为。而且,申请人本组其他村民开荒复垦的土地,现在被征用的,都是把他们按承包经营权人处理,各自都获得了征地补偿款。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特向某区农村土地承包纠纷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请求裁决申请人对自己管理使用的甲镇乙村丙组风包岩山4亩土地(三块)享有承包经营权,二被申请人停止侵害。

二被申请人辩称:

一、被答辩人A主体资格不适格。

A虽然是某区甲镇乙村的村民,但是其在某区甲镇乙村丙组、丁组大白岩、小白岩、风包岩并没有荒山所有权,只是其父亲A1在第一轮土地承包时在小白岩旁的湾湾里有一点二等沙地,被答辩人A不是承包地所有人,更不是荒山所有人,其不具有仲裁主体资格。

二、被答辨人A以答辩人侵犯其土地承包经营权不符合客观事实。

某区甲镇乙村丙组、丁组大白岩、小白岩、风包岩的荒山属于丙、丁村民组集体所有。自第一轮土地承包至今,从来没有通过任何方式承包给任何人,其所有权和使用权均属于村民组集体所有。

2013年5月庙于碧阳二道修建需要征用头步村丙组、丁组大白岩、小白岩、风包岩,在政府工作人员来测量被征用土地时,A、A2、A3在村委会及村民组相关人员不在场的情况下,采用欺瞒的手段将属于组集体所有的荒山指认为自己的,导致政府工作人员错误登记在A,A2之夫李某、A3三人名下,其中,A把风包岩的一部份指认并量为自己家的,A2、A3把大小白岩指认量为自己家的,严重侵犯了村民组的集体合法权益。现经两个村民组的强烈要求,政府将该笔征地补偿款予以冻结。

终上所述,被答辨人A以二答辩人侵犯其土地承包经营权提起仲裁,既无事实依据又无法律依据。请求依法驳回被答辩人的仲裁请求。

在举证期限内,申请人为证明自己的主张提供了如下证据:

证据一、A与C的《调地协议》,拟证:(1)申请人对纠纷地享有经营管理权;(2)纠纷地是在20多年前就互换耕种以及开垦的荒地。

二被申请人的质证意见为:《调地协议》的当事人C不在场,不能证明本案事实。C对调出的土地并没有承包经营权。不能达到申请人的举证目的。

证据二、风包岩山争议地的现状照片,拟证:该争议地申请人一直持续耕种20多年,直到2013年碧阳二道征地才发生纠纷。

二被申请人的质证意见为:(1)风包岩头到现在都还是荒山,申请人实际耕种的只有下面一小点,申请人并没有取得纠纷荒山的承包经营权;(2)达不到申请人耕种20多年的证明目的。

证据三、申请人的二轮土地承包合同,拟证:(1)申请人与C调换土地不违法;(2)申请人二轮土地承包证包含了纠纷土地,只是登记面积与实际面积不相符。

被申请人的质证意见为:(1)该户承包证上的土地面积只有0.437亩,300个平方左右,申请人并没有相应面积的土地与C调换;(2)申请人与他人调换土地耕种,没有报发包方备案,不合法;(3)该承包合同没有登记地名,只有面积;(4)该证是1999年登记的,纠纷地是在1992年互换的,本证据上没有登记该争议地。

证据四、申请人证人出庭证词:1、D(C之子),我家确实与A家调过地,现在我家都还耕种与他家调来的地。2、D1,我是这个村十多年前的支书兼主任,分地情况我不清楚,但十多年前搞水保工程,占用A纠纷地一部分,补偿了他钱。3、D2,我和A家换工,我帮A家在石山脚纠纷地栽种过包谷。4、D3,A家在风包山开石山,政府封山,他家就没有开石山了。当时村民大家都在那里开石山,后来政府不准开石山了,大家就各自把自己开石山的地方挖来种了,有20多年了。申请人拟证:(1)申请人与C调换土地的事实成立;(2)申请人耕种纠纷地20多年的事实成立;(3)申请人对涉案土地应享有经营管理权。

被申请人的质证意见:(1)调换土地事实不成立,因为调换面积不清楚,位置不明确。(2)申请人诉争土地有两亩左右,即便开了荒地也没有这么多面积,因此,调换土地与本案无关联。

被申请人为了证明自己的主张提供了如下证据:

证据一:甲镇公路养护料场协议书复印件,拟证风包岩头的荒山属于村集体所有。

申请人的质证意见为:该证为复印件,没有原件,不予质证。

证据二、被申请人证人出庭证词:1、D4,我在老生产队任有职务,分地在我手里分的。A在风包岩没有分到地,但在风包岩处有村民在那里开荒的事实。2、D5,我是原丙小队会计,风包岩处的荒山没有分给村民个人,我不晓得A向C家是否调得有风包岩处土地,A在风包岩处也没有分到土地。3、D6,土地下放时我在村里任出纳,我们村只是分土地,没有分荒山。A可能没有分得风包岩的土地。申请人与C调换得风包岩一小点地,在开石山处。当初大家说过开石山开出来的地不给个人,归村集体。有人在风包岩处开石山。

被申请人拟证:(1)村集体从未把诉争土地所在的风包岩荒山分给个人;(2)申请人对争议地没有合法的土地承包经营权;(3)争议地的所有权与使用权属于均村集体。

申请人的质证意见为:(1)达不到被申请人的证明目的,证人证词只能说明分地情况,不能说明分地后的土地变化情况;(2)关于土地承包证上没有登记纠纷地的情况,在前面举证时已做了说明,甲镇丙组的登记都不详细,(3)土地流转可依法进行。

经庭审质证对双方的证据认定如下:

对申请人的证据认定:证据一、《调地协议》符合证据三性原则,予以采信。证据二、照片能反映纠纷地现状,但不能达到举证人举证目的。证据三、申请人二轮土地承包合同,真实、合法、有效,但不能反映纠纷地情况。证据四、申请人四证人的证言相互应证,仲裁庭认定其真实合法有效,予以采信。

对被申请人的证据认定:证据一、因是复印件没有原件核对,申请人不予质证,仲裁庭不予采信。证据二、证人D4、D5两证人的证言相互吻合,仲裁庭认定其所说内容客观真实,予以采信:对证人D6的证言,前半部分与其他两证人证言相互吻合,予以采信,后半部分所谓“大家说过开石山开出来的地不给个人,归村集体”的部分没有旁证材料予以佐证,仲裁庭不予采信。

仲裁庭查明:

申请人A与被申请人产生纠纷的土地位于甲镇乙村的风包岩山。产生纠纷的土地是在80年代申请人在风包岩山开荒耕种的两块土地,加上申请人在1992年用自家在付加坟山的承包地与C互换的C在风包岩山开荒耕种的一块土地,共三块,约四亩左右。申请人一直管理耕种至今。A开垦的土地及调换的土地没有写入二轮土地承包证件。2013年,修碧阳二道征用该地,因被申请人提出异议,认为纠纷地属于集体的荒山,没有分给任何个人,申请人对纠纷地没有取得承包经营权,这个地方的荒山与荒地的所有权与经营权应属于集体所有。从而与申请人产生纠纷,经多次调解未果。申请人特向仲裁委申请仲裁,请求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本庭认为:

在80年代土地承包到户后,国家放宽土地政策,各地方群众开荒种地是普遍现象。参照原国家土地管理局《确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若干规定》([1995]国土【籍】字第26号),第二十一条规定:“农民集体连续使用其他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已满二十年的,应视为现使用者所有;连续使用不满二十年,或者虽满二十年但在二十年期满之前所有者曾向现使用者或有关部门提出归还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根据具体情况确定土地所有权。”如果农户开垦集体荒地耕种达到一定年限,而其他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不予制止,甚至予以认可,应认定开垦荒地农户获得所开垦土地的承包经营权。因第二轮土地承包是第一轮土地承包的延续,群众开垦的荒地一般都没有写入二轮土地承包证件。根据《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九条、第十条,《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纠纷调解仲裁法》第二条之规定,现裁决如下:

申请人A拥有甲镇乙村风包岩山所开垦土地和与C互换的土地(三块,共4亩左右)的承包经营权。

根据《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纠纷调解仲裁法》第四十八条之规定,当事人不服本裁决的,可在收到本裁决书之日起三十日内向人民法院起诉,逾期不起诉的本裁决书即发生法律效力。

首席仲裁员 x

仲 裁 员 x

仲 裁 员 顾 x

二〇一三年十二月十七日

书 记 员 x

农村土地承包仲裁裁决书㉖

 某省某县A与B等土地承包纠纷仲裁裁决书

申请人:A,女,汉族,1967年出生,住甲乡乙村第五村民小组,身份证号码:x

委托代理人Ad,男,汉族,甲乡乙村第五村民小组村民。

被申请人:B,男,汉族,住甲乡乙村第五村民小组。

B1,男,汉族,住甲乡乙村第五村民小组。

B2,男,汉族,住甲乡乙村第五村民小组。

第三人:甲乡乙村第五村民小组。法定代表人:C。

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因确认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发生纠纷一案,申请人向本会申请仲裁,本会于2010年6月10日受理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按规定程序送达了申请书副本、权利义务告知书等文书;于8月24日在申请人驻地乡政府开庭审理,申请人A及委托代理人Ad,被申请人B、B1、B2,第三人代表C均到庭参加仲裁,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称:1982年农村土地承包到户时,申请人户承包人口4人,户主为祖父A1,承包人祖父母、妹妹A2及申请人,祖父母去世后,承包户主变更为妹妹A2,后因申请人外出打工,承包土地流转给第六小组农户C1。2001年村民小组分丙茶园时,在群众会上,有人提出把申请人户的承包土地分给其它农户,经群众会讨论决定:“农户自认,即农户可以自认丙茶园,也可以认申请人户的田、地、山林,但是认着申请人承包土地的,若申请人回来,要还给申请人,不得重新参与丙茶园分配”。当时自认申请人承包土地的农户为:B、B1、B2、C2、C3、C4等6户27人。2007年换发经营权证,小组收承包合同本时,由于申请人不在家,没有收到申请人户的承包同本,村委会和换发经营权证的业务人员为了与申请人小组的承包土地总面积相符,于是将申请人的承包土地变更成集体的机动土地,同时登记上了B、B1、B2、C2、C3、C4六户的承包合同、经营权证上。2010年申请人回来后,要求被申请人退还承包土地的经营权,三被申请人不同意,经乙村第五村民小组、村委会、乡农经站长、乡司法所多次调解无果。申请人于是向某县农村承包土地纠纷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请求依法裁决三被申请人归还申请人的承包田、地、山林的经营权,即:

一、根据五组村民群众会当时的决定,要求B、B1、B2三户归还申请人户承包田、地、山林的经营权。

(一)要求B归还水田二块,1、大山田一块,四至:东至杨先旺界;南至大深沟;西至莫乐村地界;北C2界。2、大山田脚五丘,四至:东至B原田界;南至杨先旺界;西至杨丙海界;北至B原界。3、麻梨树山,四至为:东至从助界;南至杨聪是界;西至大界置领干;北至从佐界。

(二)要求B1归还田、地、山林。1、大山田一块,四至:东至杨从堂界;南至杨丙海界;西至路;北至杨从壹界。2、山地三块,①小荒田,四至:东至沟;南至杨从近界;西至B1原界;北至从选界。②新地茶园,四至:东至从毕界;南至路;西至路;北至路。③从位头间地,四至:东至先周;南至先波;西至杨万;北至正余界。3、麻梨树山、四至:东至大沟;南至从信;西至从建,北至从佐界等土地的承包经营权。

(三)、要求B2归还田、地、山林。1、大山田一块。2、地两块,①大山田茶园,四至:东至B界;南至莫乐社界;西至大深沟;北至路。②猪子窝地,四至:东至路;南至杨从兴界;西至沟;北至祖法界。3、林地,麻梨树山,四至:东至从建界;西至丙植界;南至杨聪是界;北至从佐界。

二、注销被申请人的《承包合同书》、《经营权证书》上所登记的申请人的承包土地,同时完善申请人的经营权证。

被申请人辩称:分丙茶园和申请人的承包土地时,开过群众会,但当时说:“五年内如果申请人户回来,就还给其承包土地”,由于五年内申请人不回来,2007年小组已将该土地发包给三被申请人,并登记上了三被申请人的承包合同、经营权证上。申请人提供的那份会议记录是C5后来自己写的,开会时没有人叫他做过会议记录,并且该会议记录上也没有村民小组长和社员签字盖章。因此申请人没有理由要求三被申请人归还其原承包土地的经营权。

第三人称:乙第五村民小组没有收回申请人户的承包土地。2001年分丙茶园地时,由于联系不着申请人,开群众会的时候,部份群众提出分申请人户的承包土地,经会议讨论决定的方案为:“丙茶园和申请人的承包土地拿在一起分,群众自认,可以认丙茶园,也可以认申请人的承包土地、山林,但是认着申请人的承包土地,若申请人回来,归还申请人,不得重新参与丙茶园的分配"。开会记录人是C5,因为队长不会写字,C5字写得好,小组平时开会都是他做记录的,这次开会也是他记,所记的内容是真实的,也是大家决定认可的,会议记录在开会结束时就已交给当时的村民小组长C6保管,C6不当组长后又交给C保管。

综合各方当事人主张,本案对以下问题存在争议:A2户的承包土地乙村第五村民小组是否收回重新发包过?

针对上述争议,申请人向本会提交如下证据:

1、1994年承包合同档案、小组承担农业税的花名册1组。

2、2001年小组分丙茶园和A2的田、地、山林的会议记录一份。

3、户口簿复印件一份。

4、C6证明一份。

以上4组证据证明:第五村民小组对A2户的承包土地没有收回重新发包。

经质证,被申请人对证据1认可。对证据2的内容部份认可,即对被申请人签字认可,对申请人证明的观点不认可。对证据3不认可,认为该证据没有经办人签字及登记时间。对证据4不认可。认为当时开会说的只是五年内,若先招回来就还,现在已过五年,不应该还。

被申请人对其答辩理由向本会提交如下证据:

1、1994年机动地档案1份,证明A2户土地已由集体收回来做机动土地。

2、《承包合同书》、《经营权证》一组。证明A2的土地由集体发包给三被申请人。

3、《林权证》一份。证明A2的山林集体已重新发包给被申请人。

经质证,申请人对证据1、2的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明的观点不认可,认为2007年换发经营权证时,因申请人的承包合同找不着,村上在累计土地总面积时,由于我们小组的总面积少了,为了把我们小组的土地总面积套足,经村委会、经营权证换发工作组擅自决定,于是把申请人的承包土地填入三被申请人的承包合、经营权证上,这件事小组并不知情。对证据3的真实性认可。对证明观点不认可,认为林权证的取得原因是,由各户自己申报,林业站技术员去勾图,申请人的山林不是集体发包给三被申请人的,而是三被申请人自己申报的。

申请人证人C6、C5出庭证言

C6证言:我是1999年以前的队长。承包到户时,我参加分配,申请人户分到的田、地与承包合同、经营权证上所登记的是一样。

C5证言:我队在分丙茶园时,B提出说A2不回来了,把她家的承包土地分了。后经群众讨论同意先把A2家的土地、山林分了,但是还说过,如果她家回来要还她家,而且不能参加丙茶园地的分配。当时自认的农户有6户27人,自认农户都签字认可。我的记录是真实的,开会结束时,会议记录就交给当时的队长C6保管着。

通过双方当事人对上述证据的质证,本会认为,对申请人提供的证据,对证据1的真实性、合法性、有效性,本会予以采信;对证据2、3、4的真实性、本会予以采信。对被申请人提供的证据1、2的真实性予以采信,对证明的观点不认可,本会不予以采信;对证据3的真实性认可,因不属于农业承包合同经营权的范围,与本案无关联性,本会不不予以采信。对申请人的证人证言的真实性,本会认可,予以采信。

根据庭审和质证,本会确认如下事实:

申请人户属乙村第五村民小组农户,1982年农村土地承包到户时,该户的承包人口为申请人的祖父母、妹妹及申请人等4人,承包土地大山田2.49亩,猪子窝、烂地1.09亩,承包户主为申请人祖父A1。1994年该户进行了承包合同续签。后因申请人祖父母去世,申请人长年在外打工,承包土地无人耕管。2001年村民小组以申请人不在家为由,将申请人户的承包土地分给了本小组农户B、B1、B2、C2、C3、C4等6户耕种,同时约定,如申请人回来就将申请人户的承包土地归还申请人。2001年申请人回来后,C2、C3、C4三户所管的部份已归还申请人,B、B1、B2三被申请人不同意归还,经乡、村、组多次调解未果,申请人于2010年6月10向本会提出仲裁申请,请求三被申请人归还申请人的承包土地、山林。

本会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五条规定“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有权依法承包由本集体经济组织发包的农村土地。”第三条国家实行农村土地承包经营制度“农村土地承包采取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内部的家庭承包方式,不宜采取家庭承包方式的荒山、荒沟、荒丘、荒滩等农村土地,可以采取招标、拍卖、公开商等方式承包。”第三十五条规定“承包期内,发包方不得单方面解除承包合同,不得假借少数服从多数强迫承包方放弃或者变更土地承包经营权,不得以划分“口粮田”责任田“等为由收回去承包地搞招标承包,不得将承包土地收回抵顶欠款。”第二十二条“承包合同自成立之日起生效。承包方自承包合同生效时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本案的申请人户属第五村民小组的农户,1982年申请人户与村民小组所签订的农村土地承包合同是合法有效的,申请人户与村民小组承包的土地的承包方式为家庭承包,申请人与村民小组订立的土地承包合同,1994年进行了续签,承包期延长到2030年12月31日,在承包合同期间,村民小组不得单方解除与申请方签订的承包合同。申请人户承包合同的承包土地的经营权应属申请人。鉴于本案,申请人长期外出打工,对承包土地不能进行经营的特殊实际,村民小组在确实联系不到申请人的情况下,考虑承包土地的摞荒问题,于是将申请人户的承包土地暂时分给其他农户,因为村民小组在分申请人土地是,作了强调,如果申请人回来,就将土地归还申请人,所以村民小组的这种行为不是将申请人户承包土地收回重新分配,申请人户承包土地的经营权应归申请人。因此申请人要求被申请人归还承包土地的经营权本会部份支持,1、要求B归还“大山田一块”的承包经营权,本会予以支持;大山田脚五丘、麻梨树山林由于不在申请人的承包合同中,本会不予以支持。2、要求B1归还“大山田”的承包经营权,本会予以支持;小荒田、新地茶园、从位头间、麻梨树山等地块不在申请人承包合同中,本会不予以支持。3、要求B2归还大山田、猪子窝地的承包经营权,本会予以支持;大山田茶园、麻梨树山没有登记在申请人承包合同中,本会不予以支持。

为促进农村社会和谐稳定,保护当事人合法权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三条、第五条、第二十二条、第三十五条、五十一条、五十二条的规定,裁决如下:

一、B归还A“大山田”的承包经营权,四至:东至杨先旺界;南至大深沟;西至莫乐村地界;北南C2界。

二、B1归还A“大山田’’的承包经营权,四至:四至:东至杨从堂界;南至杨丙海界;西至路;北至杨从壹界。

三、B2归还A“猪子窝地”的承包经营权,四至:东至路;南至杨从兴界;西至沟;北至祖法界。

四、裁决生效后,登记在B、B1、B2三户承包合同、经营权证书上已裁决归还申请人的地块自动失效。

当事人若不服本裁决,可在收到裁决书之日起30日内向某县人民法院起诉另一方当事人,逾期不起诉,裁决书即发生法律效力。

首席仲裁员:x

仲 裁 员:x

仲 裁 员:x

二○一○年九月二十一日

书 记 员:x

农村土地承包仲裁裁决书㉗

 某省某县A等与乙村委会丁村民小组土地承包纠纷仲裁裁决书

申请人A,女,汉族,1942年1月生,住某县甲镇乙村委会丙3号。

申请人A1,男,汉族,1957年5月生,住某县甲镇乙村委会丙82号。

申请人A2,女,汉族,1957年5月生,住某县甲镇乙村委会丙91号。

申请人A3(曾用名x),女,汉族,1944年3月生,住某县甲镇乙村委会丙42号。

申请人A4,女,汉族,1950年2月生,住某县甲镇乙村委会丙19号。

申请人委托代理Ad,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一般代理。

被申请人甲镇乙村委会丁村民小组。法定代表人Bf,男,现任丁村民小组组长。

申请人A、A1、A2、A3、A4与被申请人甲镇乙村委会丁村氏小组因收回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发生的纠纷一案,申请人A等5人向本会申请仲裁。本会受理后,依法组成仲裁庭,于2011年7月29日开庭审理了此案。申请人A、A1、A2、A3、A4及委托代理人Ad与被申请人法定代表人Bf均到庭参加仲裁活动。当事人陈述了己方的观点,分别对对方提出的证据予以质证并进行了辩论,同时还回答了仲裁庭的提问。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称:大约在1992年至1994年期间,因五申请人户的子女先后到学校就读,被申请人将五申请人户子女的承包田收回集体管理。在此期间,因客观原因集体不便管理,在1994年底,当时的生产队队长C口头将原所收五申请人户子女“农转非”土地归还五申请人户承包经营。之后五申请人一直承包经营该土地至今,且在该承包土地内历年投入成本,生产粮食,并积极交纳公余粮。今年,被申请人考虑到土地被国家征用,将获得一定金额的征地补偿费,便以五申请人户原子女的承包田曾被集体收回过为由,欲将该承包田再次收回集体,故引起纠纷。经村、乡调解未果。为维护五申请人户的合法权益,根据我国相关法律规定,请仲裁委员会依法将五申请人户原与本集体承包的承包田裁决归五申请人户继续承包经营。

在举证期限内,申请人为了证明其主张的事实,提供了如下证据:

1、1982年丙第二生产队承包水田清册。证明五申请人户现承包经营的土地是1982年承包到户时与本集体依法承包的。

2、原生产队长C证言:1990年元月集体收回五申请人的承包土地后,仍租给五申请人户耕种到1994年12月份,由于群众意见大,1995年又以夺标的形式租给其他农户耕种到2000年,期间由于租金难收难管理,大部分农户都不交租金。2000年A3来跟我反映说:“听说有政策下来了,我们被清收的“农转菲”土地要归还我们了”。当时由于是我独自一人当队长,农转非土地的租金又收不起,于是我就将土地归还给五申请人管理,以后谁当队长有能力要收又再收。证言证明了五申请人的农转非承包土地从1990年集体收回至2000年后又归还五申请人承包经营管理的事实。

被申请人对证据1认可。对证据2不认可,认为自1990年集体己将五申请人户的农转菲承包土地收回集体为机动土地。生产队没有退还给过五申请人。

被申请人辨称:一、1982年承包到户时,本小组按人口将土地承包到户,人均440斤粮食的承包土地。五申请人户分得的承包田为小庙脚、长沙田、压坟地、施家田等。1990年五申请人户将自己读书的子女申请办理农转非,按当时的政策规定,农转非的人员分得的承包田必须收回集体。五申请人向当时的生产队写了申请,按程序办理了农转非,并将农转非人员的承包田份额收归了集体。由五申请人租种到1994年。由于群众意见大,1995年召开群众大会讨论,通过夺标的方式将收回的承包田租给其他社员,具体承包人是:1、A户的小沙田、中沙田由肖某汉耕种,年租金280厅稻谷,耕种时间为1995年至2000年。2、A1的小沙田,任由本户耕种,交了三年的租金,耕种时间为1995至2011年。3、A2的施家田仍由本户耕种,1995年至2000年租给肖某仙耕种。4、A3的花子树、小庙脚由本户耕种,1995年A1耕种,1996年肖某祥耕种,1997-1999年李某庆耕种,2000年肖某先租种管理。5、小庙脚1995年由三位村民分别管理种到2000年。6、小庙脚、长沙田、压坟地由赵某芳管理、后分别出租给四位村民管理租种到2011年,并有转租人员的证实。

二、五申请人大约于1992年-1994年期间,将该读书的子女申请农转非的时间不符,应是1990年1月1日,收回了土地。分别租给上述人员租种管理到2000年。申请人A3于2000年向原任丁社组长C讲政策来了,原五申请人被集体收回的农转菲人员的承包田应退还,其余四申请人没有讲过和写过任何申请,也没有经过会议三分之二的成员同意,仅丁队队长C一个答复归还五申请人暂时管理,以后由下一届干部按政策处理,一直没有得到解决,因此,五申请人向镇农经站申请解决,该站于2011年6月22目在乙村委会召集双方解决未果,接着五申请人于2011年7月7曰向某县农村土地承包纠纷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归还被集体收回五申请人户的承包田,其理由不能成立,应予驳回。

三、因国家规划开发建设需要,我丁社村民小组的集体山地被征收100余亩,广大村民迫切要求村民小组清理从承包到户20余年以来的账目,就牵涉到申请人5户被收回集体的上述承包田的问题,而不是像五申请人所讲的再次收归集体,将得到可观的补偿,根据《农村土地承包法》的法律、法规和当时政策规定,经多次召开村民大会讨论决定,收归集体的五申请人户的承包田,不能归还给他们,在1995年至2000年只是暂时租给五申请人管理租种。综上所述,五申请人申请仲裁的理由不成立,根据法律、法规和政策规定,驳回仲裁申请,维护集体合法权益。

在举证期限内,被申请人为了证明其主张的事实,提供了如下证据:

1、承包土地使用登记卡。证明五申请人的农转非承包土地清收时间为1990年1月1日。

2、集体收五农户农转非土地后,五农户又向集体租种的记录。证明五申请人所说的争议地块集体已收回为机动土地。

3、经夺标后耕管五申请人“农转非”主地的农户证明。证明五申请人户的农转非土地集体已收回,并由其他农户耕管到2000年。

经质证,申请人对证据1、2、3不认可。认为内容不真实,属被申请人伪造的。

经庭审质证,对双方提供的证据认定如下:

对申请人提交的证据1,被申请人无异议,本会予以采信。对证据2所认定的事实,经证人当庭陈述,被申请人无异议,本会予以采信,对被申请人提交的证据1没有村民小组长签名和具体时间,本会不予采信。对证据2、3属后来补写的,没有五申请人签名,本会不予采信。

仲裁庭经审理查明,五申请人户办理农转非时间为1990年以前。被申请方集体以1990年对五申请人户农转非土地进行清退,清退后的农转非土地又以机动土地租赁给五申请人户耕种至1994年。1995年被申请方集体又以夺标的方式将清收的农转非土地租给本户或本小组的其他农户耕种至2000年前后。2000年后被申请方集体又将原农转非土地归还给五申请人户各自承包经营管理至今。五申请人户从2000年经营管理原各自被集体收回后又归还的农转非土地,现已有10余年,此期间,该集体从未召开会议商讨过归还五申请人户的农转非土地的承包方式问题,也没有规定收取过承包金,五申请人户承担着原农业税,后又按政策领取粮食直补等,被申请方集体任何人并没有向申请人书面或口头提出过异议。2011年被申请方以“机动土地”为由,将2000年前后归还五申请人的农转非土地收回集体,五申请人户不同意,经村委会、甲镇相关部门调解无果。2011年7月五申请人户向本会提出仲裁申请,要求依法裁决五申请人户的原农转非土地归五申请人户为家庭承包经营。

本会认为:五申请人户被该集体收回的“农转非”主地,是1982年承包到户时该小组依法发包的,当事双方均确认无异议。1990年被申请方集体按政策将五申请人户的农转非土地收归集体“为机动地”是合法的。该集体收回的“农转非”土地,先是由本户租赁承包,后是以夺标方式由本户或由该组的其它农户租赁承包,2000后年该集体又将清退的农转非土地口头归还给(口头发包)五申请人承包管理至今,已有10余年,也是无可否认的事实。其间该集体对收回的“农转非”土地经营管理极为不善,租赁承包金有的农户交,有的农户不交,租金无法收取,集体内部一盘散沙。对清退的“农转非”土地经营管理混乱。2000年后因被申请方集体对清收的五申请人户的“农转非土地”无能力管理,当时的社长C又将五申请人户的“农转非”土地口头归还(口头发包)给五申请人户各自承包经营管理:其间该集体从未召开会议讨论商定对归还五申请人户的“农转非”土地,是家庭承包还是租赁承包,若是租赁承包又没有集体与五农户收交土地租金的依据或记录。也没有前几任负责人及群众口头提出过其它任何异议。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四条:国家依法保护农村主地承包关系的长期稳定。第二十二条:承包合同自成立之日起生效,承包方自承包合同生效时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第二十四条:承包合同生效后,发包方不得因承办人或者负责人的变动而变更或者解除,也不得因集体经济组织的分立或者合并而变更或者解除。第二十六条:承包期内,发包方不得收回承包地。第三十五条:承包期内发包方不得单方面解除承包合同,不得假借少数服从多数强迫承包方放弃或者变更土地承包经营权,不得以划分“口粮田”和“责任田”等为由收回承包地搞招标承包,不得将承包地收回抵顶欠款。现该集体要清理承包到户以来近30年的集体经济帐目,而将2000年前后口头发包给五户申请人的“农转非”承包土地再次收回集体,于情于理于法不舍。本案五申请人要求本村民小组退还清收的“农转菲”土地为家庭承包,本会予以支持。

为促进农村社会和谐稳定,保护当事人合法权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承包土地承包法》第四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六条、第三十五的规定,裁决如下:

一、2000年甲镇乙村委会丁村民小组口头归还(口头发包)给A、A1、A2、A3、A4五农户的原“农转非”承包土地归其五户为“家庭承包”经营。

二、根据《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纠纷调解仲裁法》第48条规定,当事人不服仲裁裁决的,可以寄收到裁决书之日起三十日内向人民法院起诉。逾期不起诉的,裁决书即发生法律效力。

首席仲裁员 x

仲 裁 员 x

仲 裁 员 x

2011年8月7日

 

农村土地承包仲裁裁决书㉘

 某省某县A与B等土地承包纠纷仲裁裁决书

申请人A,男,汉族,粮农,1952年11月生,住甲乡乙村丙寨20号附1号。电话x、x。

被申请人B:男,汉族,粮农1968年生,住甲乡乙村丙寨。电话:x、x。

被申请人B1,男,汉族,粮农,1960年生、住甲乡乙村丙寨。

申请人A与被申请人B、B1因承包林地。田地经营权争议纠纷一案,申请人向本委申请仲裁。本委受理后,依法组成仲裁庭。于2013年11月20日在某县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纠纷仲裁庭开庭审理了此案。申请人A与被申请人BB1到庭参加仲裁活动。当事人陈述了己方的观点。分别对对方提出的证据予以质证并进行了辩论,同时还回答了仲裁庭的提问。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称:申请人与两被申请人系兄弟关系。1978年7月13日在父母主特、寨邻参与,三弟兄对原来大家庭的部分财产进行了分割,并约定三弟兄共同赡养老人,待老人百年归终后老人的财产弟兄三人平分。1984年古历腊月12日,B1,B分家,兄弟三人约定老人及妹妹的山林、土地份额由B暂时管理,待老人百年归终后弟兄三人平分。1988年11月12日弟兄三人对父母及妹妹的山林、土地进行分割并约定:1、老茶地、饲料地及老人开挖的土地,由被申请人B暂管,待老人百年归终后弟兄三人平均分。2、山林中的自家坟、四方地(又叫老茶地山)、杨连芳岭干、瓦场、构皮洼等,因老人要烧柴,由被申请人暂时管理,待老人百年归终后弟兄三人平分 至此被申请人B暂时管理的属弟兄三人共有的山林、田地有:

一、山林有:1、构皮洼二块,面积约12亩:2、杨连芳岭干一块,面积约4亩:3、白家坟一块,面积约3亩:4、四方地(又叫老茶地山)一块,面积约3亩;5、瓦厂山一头,约3亩。

二、田地有:1、田龙塘坡一块,面积约4.5亩;2、平田脚老人开垦的田0.5亩;3、大园子承包地1.5亩:4、沙松地1.2亩;5、老茶花地0.5亩;6、瓦场饲料地2亩;7、大年枣树地0.5亩;8、江坡地0.4亩;9、板栗树地0.5亩。

上述山林及土地申请人本不打算现在就分割,但由于被申请人在续签土地承包合同及办理林权证时将原承包经营权人及所有人C(申请人的父亲)改为被申请人B,未经过申请人A及被申请人B1同意,被申请人还一直以B1的名义要求对申请人的“老鹰窝”山林进行分割。申请人要求被申请人B:1、对上述共有山林、土地进行分割;2、被申请人上述山林砍伐正房三格、厢房四格,出卖了大量木材,总价值146900元,申请人应占三分之一,应得48966元;3、被申请人侵占申请人的B大门外的林园地0.3亩也应当一并返还给申请人。

在举证期限内,申请人为了证明其主张的事实,提供了如下证据:

1、1985年承包土地使用证、1994年承包土地及定产表、1984年自留山使用证一组。拟证明申请人的承包土地、山林与被申请人的不相干。

2、2007年林权证1份。拟证明申请人的山林老鹰窝是申请人三定时就分得的责任山,与被申请人不牵涉。

3、甲乡人民调解书一份。拟证明此纠纷甲乡政府帮解决过。

4、财产委托书一份。拟证明老人承包土地经老人同意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各占三分之一份额,老人怕他去世后申请人与被申请人产生矛盾特写下的。

5、分家协议1组,共3份。1978年1份、1984年1份、1988年1份。1978年的证明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分家,只对房产、家具、果子树进行分配,与山林、田地不相干。1984年的证明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分家时对老人赡养问题进行了商定,对老人妹子的山林、田地只是由B暂时管理着。1988年的证明老人及妹子的承包山林、田地申请人有三分之一的份额。

经质证,两被申请人对证据1、3认可。对证据2不认可认为老鹰窝林地被申请人B1应有一半。对证据4不认可,认为是申请人自己写的。对证据5中的1978年分家协议认可。对1984年、1988年的分家协议不认可,认为是申请人自己写的。

被申请人辩称:父母、妹子的承包土地、山林原来是我管理着,1991年我将自己管理“老鹰窝”,山林两段,约20亩的一段,100亩的一段,抽出来了作为父母、妹子的份额分给大哥A,二哥B1,当时他们两将约20亩这段分配各自管理一部份,其中大哥的8亩,二哥7.8亩。面积大的约100亩这段、由于二哥长年在外,他们俩一直没有进行划分,2007年林改时,大哥A将这段100亩面积全部填入了自己的林权证。大哥和三哥的事与我无干。为此请仲裁委依法裁决:驳回申请人的仲裁请求。

在举证期限内,被申请人为了证明其主张的事实、提供了如下证据;

1、林权证、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一组。拟证明父母、妹子的林地、山地、水田B已隔出给了A、B1二人。

经质证,申请人对证据1中的中叉洼地不认可、对其它地块,田块均认可。认为中叉洼地A应还有三分之一份额。

经庭审质证,仲裁庭对双方提供的证据认定如下:

对申请人提交的证据第1、2组真实性、关联性、合法性无异议,本会予以采信;对证据第3组的真实性无异议,但与本案无关;对证据第4组因委托人到庭说明,当时没有对土地进行过分配,只讲老人的赡养问题,本会不予以采信。对证据第5组1978年、1984年、1988年所写的三份分关。虽两兄弟未签名,但对其客观真实性无异议,本会予以采信。

仲裁庭经审理查明。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属同胞兄弟:申请人为大哥,被申请人B1为二弟,B为三弟。申请人与被申请人与1978年分家,被申请人B1、B与父母、妹子为一户,申请人A为一户。1982年土地承包到户时,A,B1各力一户承包集体土地,B与父母、妹子4人为一户承包集体主地因此当时所分包的山林、水田、旱地三户各不牵扯是清楚的。1988年妹子出嫁,父母提出分户生活,经弟兄三人商定,将二老、妹子的田地、林地份额抽出由被申请人B暂管,待父母百年归终后弟兄三人均分。具查:

1、已分的山林有:①自留山:沙地、广洞头(有证)、里鱼塘(无证)三块。其中,沙地,分给B1:广洞头,分归B,里鱼塘由A与B分,因里鱼塘属山包着地的形式,B分得了其中的地,A分得其中的山。②责任山:橄榄树岭干(又名老鹰窝岭干、赵家岭干、大浪山)(有证)由B1、A分,当时由于该块林地上没有树木、B1不想要,A拿原来属于自己名下的部份调换给了B1,面积大约10亩、2007年B1、A将调换的林地分别登记上了林权证,A的老鹰窝岭干,面积100亩,登记在“腾林证字(2007)第0000199238号”林权证上。

2、未分山林七块,面积20.7亩,①构皮洼二段,面积9.8亩,(上段无证约4亩,下段有证5.8亩);②杨连芳岭干,面积2.3亩(有证);③白家坟,面积2.8亩(有证),④水沟共,面积2.6亩(又名老茶地山)(有证);⑤孙家水井(又名小庙房),面积1.7亩(有证);⑥豹子洞,面积0.5亩(有证):⑦岔洼,面积1亩(有证),未分配的山林总面积20.7亩,其中应划除集体分给B的承包份额约5,7亩,父母妹子的承包份额为15亩,弟兄三人人均5亩。

3.未分旱地五块,面积3.8亩,即:①大园子,面积0.5亩(有证),实际有1.2亩;②江坡梁子,面积0.2亩(有证);③沙松地三台面积1亩(无证);④大年早树,面积0.2亩(无证);③瓦厂,面积1.2亩(无证)。未分配的旱地总面积3.8亩,其中应划除集体分给B承包份额为1亩,父母,妹子承包份额有2.8亩,弟兄三人人均0.9亩。

4、未分水田二块,面积5.3亩,即:①龙塘坡(有证),证书面积0.5亩,实际丈量面积约5亩。②小平田脚(老人开的私房田,无证),面积0.3亩。未分配的水田总面积5.3亩,其中应划分给B承包份额1.3亩,父母,妹子承包份额为4亩,弟兄三人人均1.3亩。

上述三弟兄未分的山林、旱地、水田申请人不打算现在就分割,因被申请人B一直以被申请人B1的名义提出要求对申请人的“老鹰窝”林地进行分割而发生矛盾纠纷,经村乡相关部门多次调解无果,申请人于2013年10月21日向本会提出仲裁请求:请求仲裁委依法对被申请人B暂管的属父母、妹子承包份额的土地、林地三分之一裁归申请人经营管理,其次是补给申请上述山林伐卖木材款48966元。

本会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是申请人作为子女是否有权继续承包父母、妹子所分份额的土地、林地。从法律的角度讲,承包人应得的承包收益,依照继承法的规定继承,在承包期内,土地的承包人死亡,其继承人可以在承包期内继续承包。申请人与两被申请人包产到户时各为一户承包乙村丙寨村民小组集体土地,所不同的是当时被申请人B未成家,户主是父亲C。故父母、妹子的承包土地、林地份额在现在的被申请人B户上,经几次分户三弟兄都约定:父母、妹子的承包田地、林地份额待老人百年归终后均分,同时约定三弟兄共同赡养老人各称粮给钱等事项,并共同遵照履行至今。申请人与两被申请人三弟兄对父母都尽了赡养义务,对其父母的财产应予均分继承。对父母、妹子所取得的土地、林地承包经营权。妹子出嫁后对其土地、林地承包份额不主张权利,在承包期内,由三弟兄均分继续承包。《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三条规规定:“农村土地承包采取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内部的家庭承包”。第五条规定“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有权依法承包由本集体经济组织发包的农村土地。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剥夺和非法限止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发包组织成员承包土地的权利”。故申请人主张分割父母、妹子三分之一团地、林地份额的请求依法依情依理,本会予以支持 申请人请求补给山林伐卖木材款不属本会受理范畴。

为促进农村社会和谐稳定,保护当事人合法权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三条、第五条、第九条、第五十一条,第五十二规定,裁决如下:

一、构皮洼上段山林:面积约4亩,按现状(被申请人不得损毁)归A管理使用。其四至为:东至B、陈贵深界桩南至陈贵深界桩。西至进构皮洼大路。北至匡大连界桩。

二、沙松地旱地三台上两台,面积0.5亩,承包经营权归A。其四至为:东至B1。南至何体昌。西至何体昌栗子树。北至陈兴旺、何体昌界。下一台,面积0.5亩,承包经营权归A。其四至为:东至杨明常。南至何开应界。西至何自海界。北至陈兴旺。

三、龙塘坡承包田由被申请人B划出1.3亩归A承包经营(书、证待换证时变更)。其四至为:东至江。南至何自海界。西至B1界。北至陈太朋、陈寿恒界。

四、除以上山林、土地裁归申请人A管理使用外,其它山林,土地弟兄三人各按现状管理使用上证。

五、根据《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纠纷调解仲裁法》第48条规定,当事人不服仲裁裁决的,可以自收到裁决书之日起三十日内向人民法院起诉。逾期不起诉的,裁决书即发生法律效力。

首席仲裁员:x

仲 裁 员:x

仲 裁 员:x

二○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书 记 员:x

农村土地承包仲裁裁决书㉙

 某省某市A与B土地承包纠纷仲裁裁决书

申请人:A,女,1947年7月25日出生,彝族,农民,住某市甲街道办事处乙社区丙居民小组78号,身份证号码:x。

委托代理人:Ad,男,某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特别授权。

被申请人:B,男,1951年4月8日出生,汉族,农民,住某市甲街道办事处乙社区丙居民小组49号,身份证号码:x。

委托代理人:Bd,男,某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特别授权。

第三人:某市甲街道办事处乙社区丙居民小组。

代表人:Cf,职务:居民小组组长。

申请人A与被申请人B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定纠纷一案,于2012年6月5日向本委申请仲裁。本委于2012年6月10日受理后,于2012年6月15日向被申请人B送达了申请书副本及受理通知书,被申请人于2012年7月21日向本委提交了答辩状和证据材料,本委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2年8月21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第三人某市甲街道办事处乙社区丙居民小组代表人Cf未到庭,申请人A、申请人的委托代理人Ad与被申请人B及其委托代理人Bd到庭参加了仲裁活动。当事人陈述了己方的观点,分别对对方提出的证据予以质证并进行了辩论。本案经合议庭评议后报市仲裁委员会讨论决定,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请求:1、确认“大河边”河水退让后形成的地块的经营权归申请人所有;2、责令被申请人停止侵权。事实及理由:2006年丁镇政府帮助乙村修建三面光沟渠及田间道路时进行了田块调整。工程实施过程中,在镇工作组的指导下,群众选出C、C1、C2、C3、C4、C5、C6及小组干部C7、Cf九人作为测田群众代表来组织分配田块。针对河边田块被水冲得严重,分给谁家谁家都不愿意要的实际,集体统一决定:将河边被水冲垮严重的田块作为危田抽签分配,如果轮到哪家的田,有地做保护的,直接测给承包面积,如果轮到田头没有保护层直抵河边的,可以从河边的埂边让5米进来后再测承包面积,但东面一直抵河边,冲治与生产队无关,队上一律不补,治得的田地归农户承包。申请人家抽到类似的田地,并根据抽签情况将分到的承包田填写在换发的承包合同书上,于2007年取得了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2007年底,水位下降,抽到田块的人家都在自家田头东面河边上治起来的土地上进行整理栽种,一直没有什么争议。2010年,政府对我村的土地进行征收,同年10月10日上午10点左右,被申请人以申请人田头东面河边上治起来的田地是其1982年分的承包地为由阻止申请人栽种并强行耕种,被申请人的行为不但侵犯了申请人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还严重影响了我村的土地征收工作。后被申请人与申请人多次因治得的土地归谁承包发生争吵,为了维护申请人的合法权益,申请人已逐级向有关部门申请解决,但终因争议较大调解未果。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纠纷调解仲裁法》第21条规定申请某市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纠纷调解仲裁委员会依法裁决如前所请,以维权益。

被申请人辨称:争议地块位于丁镇某寨抽水站河对面河边,该地块于1982年由村集体承包给答辩人B户经营。但是,当时办理土地承包证件时,考虑到农户还得上交公粮,而且土地也便宜,为了减轻农民负担,并未将上述地块写进农村土地承包证件里。1982年分得以上地块后,一直由答辩人户耕种。这些事实,有丙村原队长王光福,原队长C8及现任村委会主任C9等人的调查笔录、证人证言为据。同时,还有村小组、村委会的书面证明为凭。1992年左右,因河水上涨,答辩人地块被淹没,无法耕种。2006年,为了修建引水渠和道路,队上进行了一轮调田,但这次调整只涉及水田,而没有对承包地进行调整。关于承包地,队上集体领导的意见是,原来属于谁家的,依然由谁家承包经营,经营权不变。直至去年,盘龙河水位下降,答辩人被淹没的承包地重新裸露出来,但答辩人还未来得及重新耕种,就被申请人强行占用。上述事实,有丙村原村干部王光福、C8和现任村委会主任C9等人的调查笔录、证人证言为据,以及村小组、村委会的集体证明为据。申请人A申请所称,并不符合事实。首先是争议地块在1982年时是答辩人的承包地是历史;其次是1992年河水上涨淹没了答辩人的承包地是自然灾害;再次是2006年集体调田时只涉及水田,并没有对承包地块进行调整;最后,2007年将所谓该河边地填在申请人家的承包合同书上,以及颁发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严重损害了答辩人家的合法权益,依法应予撤销。请仲裁委依法确认该河边土地归答辩人承包耕种管理。

第三人某市甲街道办事处乙社区丙居民小组代表人Cf未到庭未作陈述。

申请人为了证明自己的主张,在举证期限内向本委提供了如下证据:

第一组证据:2006年4月8日时任小组干部的分田情况记录。拟证明丙四队分河边的危田时村民一致同意直抵河边让5米后才量面积,外一直抵到河边为止,冲治所得土地与生产队无关,治得归承包农户所有;

第二组证据:送原某县丁镇农经办材料。拟证明2006年丙四队分河边的危田时村民一致同意直抵河边让5米后才量面积,外一直抵到河边为止,冲治所得土地与生产队无关,治得归承包农户所有的事实已经当时工作组组长、组员张某、群众代表C、C1、C3、C6、C5及原小组干部Cf确认;

第三组证据:A户的农民集体土地承包合同书及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拟证明申请人享有争议地块的土地承包经营权;

第四组证据:丙第四村民小组关于争议地块经营权确定的民主表决情况及丙第四村民小组的处理决定。拟证明该纠纷已经村民民主解决,争议地块归申请人管理栽种,若发生土地征用,补偿款由申请人享有;

第五组证据:2012年4月9日丙村小组出具的证明。拟证明2006年调整田块时高某、A、马某、肖某、胡某等农户的承包合同书及经营权证相关内容填写有误:

第六组证据:丁镇人民政府关于纠纷调解未果的情况说明。拟证明该纠纷已经丁镇土地承包纠纷调处小组调处过,因双方意见分歧较大导致调处失败。

经质证,被申请人对申请人提供的第一组证据认为是申请人自己制作的,没有相关参与人签字,不具有真实性;对第二组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认为同时印证了调田不调地的事实;对第三组证据认为记载内容不真实;对第四组证据认为是申请人利用自身关系制作的,是无效证据;对第五组证据认为没有按照相关程序进行变更,不具有合法性;对第六组证据无异议。

被申请人在举证期限内提供了如下证据:

第一组证据:居民身份证。拟证明被申请人的身份情况;

第二组证据:2011年2月23日乙村委会、丙村小组出具的调解意见。拟证明2006年调整只调田不调地,河滩地属哪户的仍属哪户耕管;

第三组证据:2011年4月27日乙村委会、丙村小组、2006年时任小组干部C8出具的证明。拟证明B等六户农户在大河边分有承包地;

第四组证据:乙村委会、丙村小组出具的证明。拟证明争议地块没有填入被申请人户的承包合同书及经营权证是为了减轻农民负担;

第五组证据:丙村小组及马万刚等10名村民出具的证明。拟证明被申请人承包到户时在争议地点分有土地,同时证明2006年调整时只调田不调地的事实;

第六组证据:关于2006年丙四队农业开发项目土地调整大河边危田分田到户情况说明。拟证明2006年调田时争议地块被水淹,工作组不知道河边有部分农户的耕地。

第七组证据:调查笔录。拟证明1982年承包到户时被申请人在争议地点分有承包地。

第八组证据:现场照片。拟证明争议地块现由被申请人耕种。

第九组证据:Cf农户的“10503289”号集体土地承包合同书副本。拟证明申请人“大河边”地块的面积和四至界限。

第十组证据:Cf农户的“10503289”号集体土地承包合同书正本。拟证明争议地块的四至界限与副本填写不一致,应依法撤消。

除了提供上述书面证据外,被申请人还申请2名证人出庭作证:

证人一:D,女,住某市甲街道办事处乙社区丙居民小组。其证明土地承包到户时自己参加了地块丈量,被申请人在争议地段分有承包地。

证人二:C7,男,住某市甲街道办事处乙社区丙居民小组。其证明承包到户时被申请人在争议地点分有承包土地,后被河水冲垮淹没,2007年调整田块时该地段是水面,没有地块。同时证明调田方案是经群众会议讨论通过的,方案规定只调整田块,不调整地块,但没有会议记录。

经质证,申请人对被申请人提供的第一组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对第二至九组证据有异议,认为内容不客观,证据形式不合法,对其证明事项不应采信;对第十组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对证人D、C7的证言认为事实不清,不具有真实性。

第三人某市甲街道办事处乙社区丙居民小组代表人Cf未到庭未提供证据。

经庭审举证质证认证,本委认为:申请人出示的第一组证据是居民小组干部自己做的笔记,不具有客观真实性,不予采信;第二、三、四、五、六组证据符合证据规则,所阐述的事实客观真实,且与本案有直接关联性,予以采信。

被申请人提供的第一组证据客观真实,予以采信;第二组证据中村民小组的“意见”不具有行政效力,不予采信;第三组证据反映情况客观真实,予以采信;第四、五组证据名为证明,实为处理意见,不具有行政效力,不予采信:第六组证据来至相关工作负责人员,所述事实客观、真实,予以采信;第七、八组证据来至当地群众及干部,所述事实客观、真实,予以采信;第九、十组证据不是本案争议双方当事人的承包证书,与本案没有关联性,不予采信;被申请人申请出庭作证的2名证人所述事实客观、真实,予以采信。

本委经审理查明,认定本案事实如下:本案争议地块名为“大河边”,位于某市甲办事处甲社区红旗抽水站对面河道界线(市水务局勘定界线)以西至点6(横坐标:18425745,纵坐标:2581793)、点7(横坐标:18425742,纵坐标:2581792)、点8(横坐标:18425738,纵坐标:2581802)之间泥沙堆积形成的范围,河道界线以东至河水边部分为国有河道。农村土地承包到户时,被申请人B户在争议地段分得有耕种地块,该地块于1992年被河水冲毁且没有在B户的第二轮承包合同书和经营权证中进行过登记。2007年,“大河边”地段盘龙河河水退让形成地块,申请人A户依据2006年调整田块时集体的相关规定和本户所持《承包合同书》、《经营权证》的界定范围在地上种植农作物。2010年,该片区土地被国家征用,就补偿费归谁享有即该地块的承包经营权归属的问题申请人与补申请人之间发生了争议,纠纷发生后,丙村小组、乙村委会、丁镇政府、市农科局等单位均组织争议双方进行了调解,由于双方各持己见、互不相让导致调解失败。申请人依法向本委申请仲裁,请求确认“大河边”河水退让后形成的地块的经营权归申请人所有,同时责令被申请人停止侵权。

以上事实有申请人的陈述、被申请人答辩及双方提供的证据、仲裁庭依职权调取的证据在卷予以佐证,足以认定。

本委认为:农村土地承包到户时,被申请人B户在争议地段分得土地耕种是事实,但该地块已经于1992年被河水冲走消失达18年之久。2010年因河水退让泥沙堆积形成的现争议地块并非当年的地块,而是一块新地块,被申请人将此地块视为已经消失的地坎的主张不能成立。2006年丙村因修建“三面光”沟渠,占用了部分农户的土地面积,经村民会议民主决定进行田块调整,并对分配方式制定了较为具体的方案,即:将河边被水冲垮严重且田块直接连接河面的地段作为“危田”抽签分配,所抽田块不属于“危田”地段的,直接测给承包面积,如果抽到“危田”地段的,可以从河边的埂边让5米后再测承包面积,但东面一直抵河边,并明确以后被河水冲走损失的面积队上一律不补,河水退让泥沙堆积形成的多出面积归农户承句,该方案符合实际,程序合法,且已经实施结束,依法予以支持。村集体所指的“危田”是指田的一头直接接触河水中间没有地块相隔的地段,抽签分配田块时,被申请人户参加了调田,争议地段实际上是水面,被申请人并没有进行异议主张,应视为已经同意分配方案并认可在承包到户时分在该地段的地块已经被河水冲毁消失且自动放弃承包经营权。申请人抽签分到的承包田块已经纳入丙村集体土地承包合同管理取得《农民集体土地承包合同书》,并于2007年取得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从证书中登记的“大河边”面积0.55亩东至河的该田块的界线来看,争议地块已经被包含其中(证书上“北至马平”实为填写错误、实际应为北至马任平)。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纠纷调解仲裁法》第2条第4款、第48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9条、第51条第2款、第52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28条第3款之规定,裁决如下:

位于某市甲办事处甲社区红旗抽水站河对面河道界线(市水务局勘定界线)以西至点6(横坐标:18425745,纵坐标:2581793)、点7(横坐标:18425742,纵坐标:2581792)、点8(横坐标:18425738,纵坐标:2581802)之间泥沙堆积形成的范围内地块属申请人A户的承包土地,该地块由A户经营管理。被申请人B户自收到本裁决书之日起停止对该地块的一切耕种管理行为。

当事人不服本仲裁裁决的,可以自收到裁决书之日起三十日内向人民法院起诉。逾期不起诉的,裁决书即发生法律效力。

首席仲裁员:x

仲 裁 员:x

x

二○一二年十二月十一日

书 记 员:x

农村土地承包仲裁裁决书㉚

 某省某县A与B土地承包纠纷仲裁裁决书

申请人:A,男,汉族,现年57岁(公民身份证号码:x),某省某县人,农民,住某县甲镇乙社区丙四组47号。

委托代理人:Ad,男,某县法律援助中心法律援助工作者。

被申请人:B,男,汉族,现年,68岁(公民身份证号码;x),某省某县人,农民,住某县甲镇乙社区新景四组。

第三人:C,男,汉族,现年57岁(公民身份证号码:x),某省某县人,农民,住某县甲镇乙社区丙四组。

申请人为与被申请人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纠纷一案,向本委申请仲裁。本委受理后,依法组成仲裁庭,于2011年3月1日开庭审理了此案。申请人及其委托代理人、被申请人、第三人到庭参加仲裁。当事人陈述了已方的观点,分别对对方提出的证据予以质证并进行了辩论,同时还回答了仲裁庭的提问。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称:

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同属一个村民小组的成员。1902年第一轮土地承包到户时,对该村民小组牛奶厂0.35亩(202.7平方米)的土地享有经营权,2003年4月政府征收土地时,由于申请人无二轮土地承包证,且与被申请人发生争议。2011年1月19日,申请人向某县仲裁委申请仲裁,请求确认0.35亩(202.7平方米)的土地承包经营权属申请人所有。

在举证期限内,申请人为了证明其主张的事实,提供了如下证据:

1、申请人身份证、户口簿复印件各1份,证明A身份及现系某省某市某县甲镇乙社区丙四组村民;

2、江某、赵某、陈某、D调查笔录复印件,证明1984年至2003年争议地块为申请人A在耕种。

3、群众联名证明复印件1份,证明争议地一直是申请人A在耕种。

4、领条复印件2份,证明国土资源局征用0.35亩(202.7平方米)后,其补偿费B已领取。

被申请人称:

1980年土地联产承包责任制到户,被申请人在大关山分得承包地,承包地外边是岩,1984年10月原丙镇为了处理垃圾,便从牛奶厂到蔬菜厂征收部份土地作为修公路所用,被申请人承包地被征收,修公路时由于被申请人承包地外边是岩,岩下边是污水沟,修路时施工弃土将岩填成斜坡,被申请人就在斜坡上种植农作物,被申请人种了几年的农作物,申请人见被申请人的庄稼好,申请人也开荒种农作物,申请人种的荒地与被申请人种的荒地相连,因而双方管理形成边界相连,1888年双方对此地发生争议,经当时办事处干部C1、C2和小组长C解决,经协商同意,被申请人同意将申请人A侵占被申请人五锄把荒地让二锄把给申请人。后来,申请人又年年侵占被申请人的坡地,为此双方经常吵闹,曾多次经办事处和社干部劝解。

2003年振兴大街二期工程启动,该地段被再次征用,申请人和被申请人再次发生争议,导致征地工作出了无法进行。经现场征地人员和群众的劝说,被申请人让了1万多元征地款面积给申请人,申请人才没阻碍征地工作。在发放征地补偿款时,双方又起纠纷至今。

被申请人请求某县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纠纷调解仲裁委员会依法驳回申请人的请求,维护甲人民政府的调解处理意见。

在举证期限内,被申请人提供了如下证据:

1、甲人民政府的处理决定(2007年8月31日)复印件1份,证明此争议地不属申请万的承包地,属于甲镇乙社区校园三组(现称某省某市某县甲镇乙社区丙四组)集体所有。2、某县国土资源局通知(2004年3月24日)复印件1份,证明此争议地不属申请方的承包地,属于甲镇乙社区校园三组(现称某县甲镇乙社区量新四组)集体所有。

3、某县国土资源局通知(2004年9月1日)复印件1份,证明此争议地不属被申请方的承包地,属于甲镇乙社区校园三组(现称某县甲镇乙社区丙四组)集体所有。

4、孙某证实材料(2004年9月14日)复印件1份,证明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发生边界争议,他当解决是B三锄把,A二锄把。

5、葛某自述材料(2004年10月21日)复印件1份,证明被申请人B的承包地当时被征用三半截,还的半截未征

6、第三人证明材料(2004年10月15日)复印件1份。证明申请人无此地块。

7、第三人情况反应(2006年4月29日)复印件1份,证明此地属于被申请人。

8、甲镇乙社区告知书(2006年7月5日)复印件1份,证明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发生争议后调解未成功。

9、甲镇乙社区校园三组李兴芬土地纠纷一案的信访回复(2006年8月25日)复印件1份,证明此争议地不属被申请方的承包地。

10、争议地的现状图片(2011年1月28日提交)1份,证明争议地在其图片中。

11、某县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2007年11月14日)复印件1份,证明《甲镇人民政府对乙社区校园三组A反映的土地权属争议问题的处理决定》维持某县国土资源局作出的争议地不属于争议双方承包地,存在主体不适格和适用依据错误,被某县人民政府依法撤销。

12、零星材料1份5页,证明被申请人有土地在本经济组织。

第三人称:

2003年,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因征地补偿款发放引发纠纷。为化解纠纷,某县国土局分别于2004年3月24日、2004年9月1日处理,将争议的土地确定给甲镇乙社区校园三组(明称某县甲镇乙社区丙四组),并将争议地征地补偿款发放给了甲镇乙社区校园三组。2006年10月18日,甲镇乙社区校园三组认定该争议地属被申请人承包的零星地,于2006年10月19日将0.35亩(202.7平方米)的土地补偿费22300.30元全额发给了被申请人。

被申请人、第三人未作书面答辩。

为了查明案件事实,本仲裁委员会依法调取了由土地局、农业局、信访局组成的政府工作组于2008年至2009年期间调查D1、D2、D3、D4、D5、C、D6,D7、D8、D9、D、D10、D11,以及申请人、被申请人和第三人等人的调查笔录。

经庭审质证,对各方提供的证据及政府工作组调查所作笔录认定如下:

1、申请人对仲裁委员会所调取的调查笔录,除对被申请人、第三人的调查笔录有异议外,其余予以认可;申请人对被申请人提交的第6、7份材料有异议,其余予以认可。

2、被申请人对仲裁委员会所调取的调查笔录,除对申请人的调查笔录有异议外,其余予以认可;被申请人对申请人提交的第2、3份材料有异议,其余予以认可。

3、本庭对申请人提交的材料予以采信;被申请人提交的第3、4、6、7、12份材料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不予采信,其余予以采信。

仲裁庭经审理查明:

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同属一个村民小组的村民。1980年第一轮土地承包到户时,被申请人在大关山分得承包地,承包地外边是岩。1984年10月,国家修建水井湾至罐头厂的公路时,由于被申请人当时的承包地外边是岩,岩下边是污水沟,修建该路时,施工方将弃土倒在污水沟,将岩填成了斜坡,被申请人就在该斜坡上种植农作物。被申请人种植几年后,申请人见被申请人在该地上所种植的庄稼好,便也在该处开荒耕种。申请人与被申请人所开荒地边界相连。1988年,双方因该地发生争议,经当时办事处干部C1、C2和本村民小组长解决,被申请人同意将申请人侵占被申请人五锄把荒地让两锄把给申请人。后来,申请人又年年侵占被申请人的荒地,为此双方经常吵闹,多次经办事处和社干部劝解。

2003年振兴大街二期工程启动,该地段被征用,申请人和被申请人再次发生争议,导致征地工作受阻,后经征地人员和群众的劝说,争议双方同意征地人员把有争议的土地丈量后,注明有争议。后在发放征地补偿款时,双方为征地补偿款发放不断找相关部门解决。2004年3月24日和2004年9月1日,某县国土局分别下文处理该争议,将该争议土地补偿款确定给甲镇乙社区校园三组(现甲镇乙社区丙四组),并将该补偿款发放给了校园三组。2006年10月18日,校园三组认定争议地属被申请人承包的零星地,于2006年10日19日将0.35亩(202.7平方米)的土地补偿费22300.30元全额发给被申请人。

申请人对校园三组将上述土地补偿费发给被申请人一事不服、不断找甲镇人民政府解决,甲镇人民政府依法组织双方调解未达成协议。2007年8月31日,甲镇人民政府作出《甲镇人民政府对乙社区校园三组A反映的土地权属争议问题的处理决定》,维持了某县国土资源局的认定和乙社区校园三组的处理意见。申请人不服《甲镇人民政府对乙社区校园三组A反映的土地权属争议问题的处理决定》,于2007年9月15日向某县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某县人民政府于2007年11月14日以云永政行复决字[2007]第2号决定书撤销了《甲镇人民政府对乙社区校园三组某某反映的土地权属争议问题的处理决定》。之后,申请人不断向某县人民政府和相关部门反映要求解决该纠纷。

上述事实,有甲人民政府的处理决定、某县国土资源局通知,争议地的现状图片、甲镇乙社区告知书,某县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领条复印件2份,调查D1、D2、D3、D4、A、B(2份)、D5、C、D6、D7、D8、D9、D、C2、D11的调查笔录,庭审录音为证。

本庭合议认为:

国家实行农村土地承包经营制度,依法保护农村土地承包关系的长期稳定,农村土地承包采取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内部的家庭承包方式,对不宜采取家庭承包方式的荒山、荒沟、荒丘、荒滩等农村土地,采取招标、拍卖、公开协商等方式承包;农村集体经济组织进行土地承包时,遵循民主协商、公平合理等原则,并按照有关土地承包的法律、法规及政策规定,发包方与承包方签订承包合同,方可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并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登记造册,颁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

本案中,申请人与被申请人系自行在争议地进行耕种和管理,但是,该村民小组没有将争议地进行发包,争议双方均未依进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十二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纠纷调解仲裁法》第二条、第四十四条、第四十八务之规定,裁决如下:

一、申请人和被申请人对该争议地块均无承包经营权。

二、对申请人的仲裁请求予以驳回。

当事人不服仲裁裁决的,可以自收到裁决书之日起三十日内向人民法院起诉。逾期不起诉的,裁决书即发生法律效力。

首席仲裁员 x

仲 裁 员 x

仲 裁 员 x

书 记 员 x

二○一一年三月十八日

(责任编辑:买园园)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