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仲裁频道>>图文直播>>
费宗掉:仲裁符合我的秉性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来源:中国仲裁网发布时间:2015-10-20 16:55:26

  又是一个炎热的下午,记者担心费老会不会不胜酷暑,难赴贸仲委的办公楼,接受记者的采访呢?等我赶到时,却见费老早已在一僻静的房间,伏案修改文书。记者不禁油然而生一股敬意。

  话题从他介入涉外仲裁开始。费老说,他与仲裁打交道主要是通过立法。1991年讨论修改《民事诉讼法》,其中第四编第28章《仲裁》中,对我国涉外仲裁做出了比以前更为具体的规定,明确了涉外仲裁的立法思想,初步确立起国内仲裁机构的法律地位。接着就是1995年的《仲裁法》。费老参与了仲裁法的起草、通过并实施的全过程。该法是我国唯一的一部关于仲裁的独立法律,成为我国仲裁业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通过这些工作,费老逐渐介入到涉外仲裁中来,被任为中国国际贸易仲裁委员会副主任。这一职务,费宗?一任就是三届。从1986年讨论中国参加纽约公约开始,到参与民诉法的修改和仲裁法的起早,可以说,费老成为改革开放后我国仲裁业发展的参与者与见证人。

  他接着介绍说,以仲裁员的身份办理仲裁案件,是从90年代开始的。因为本身在法院工作,又正好是负责涉外审判以及海事海商等案件的审理,对于开庭、审理这些司法程序本是驾轻就熟,因此费老做仲裁员的优势自不待言。费老认为,仲裁与司法诉讼、审判有很多相近的地方,在仲裁中可以借用司法机关的经验与做法。当时包括他在内的一批司法界的同仁,不断地把司法审判中的一些做法和经验,介绍并推荐到仲裁中来,以改善仲裁工作,丰富仲裁经验,提高仲裁水平。例如在司法中经常运用的审判与调解相结合的做法,就被合理地“嫁接”到仲裁中来,变成仲裁与调解相结合,这一办法后来被写入仲裁规则中,成为一条影响深远的仲裁原则。这一仲裁原则后来还被推广到国际上,被称为“东方经验”。

  说到调解,费老特别指出,调解不等于“和稀泥”,不等于不讲法。调解是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坚持法律原则的条件下,来为当事人友好、协商解决争议。在商事争议中,当事人之间不仅看到发生争议时的利害关系,他们还会考虑到双方今后的往来与合作。作为仲裁,不仅要解决“过去”发生的争议,还要引导双方“向前看”。这样,当事人往往在某一方面进行让步或放弃眼前的利益,而获得另一方面的长远的利益。因此,在符合法律原则、尊重当事人意愿的前提下,在仲裁中运用调解的方式解决争议,是一个好办法。费老说:“毕竟中国人的习惯是和为贵,和气生财嘛!”

  记者感到,老一代的来自司法机关的仲裁员,为开创我国仲裁事业的新局面奠定了基石。他们不仅带来了许多好的做法,也到来了尤为宝贵的职业风范。费老感慨,80年代司法机关以其公正廉洁的形象在社会公众中享有神圣威严的地位,这种良好的职业风范也被带到仲裁中来。在法院工作时,费宗?的不讲情面、依法办事的作风是有口皆碑的。到了仲裁委以后,他一直坚持着这种作风。当时,费老等业界人士极力主张仲裁员不能身兼律师,不能成为当事人的代理人;即便是当事人所指定的仲裁员,也一定要严格区分仲裁员与当事人的代理人或代理律师的角色,从而确保仲裁员的独立身份。正是由于这一代仲裁员的不懈努力,中国仲裁的独立公正才逐渐深入人心,并逐渐树立起中国仲裁的国际地位。费老认为,从80年代开始,仲裁员的这种独立性、公正性,已发展成为中国仲裁业的最大特色。

  有人说,仲裁的裁决书不如法院的判决书的效力大,对此,费老不以为然。他说,在国际上,仲裁的效力实际上超过法院。世界上的很多国家都已参加联合国1958年的《纽约公约》,承认并执行缔约各国的仲裁协议和仲裁裁决,这是公约所规定的国际义务。而法院的判决在本国的效力勿容置疑,但是当一方当事人在国外,判决结果需要到国外执行时,如果两国之间没有签订相关的双边条约,对方可以不予执行。目前,与我国签有这类双边条约的国家不多,且多是小国。而仲裁裁决则不然,中国国际贸易仲裁委员会的裁决可以被世界20多个国家和地区承认和执行。这也就是国际商事活动中,当事人更愿意选择以仲裁的方式来解决争议的一个重要原因。

  多年来在贸仲委担任重要职务,并以独立仲裁员身份办理案件,费老对贸仲有很深的感情,对贸仲的发展怀着拳拳之意。他认为,贸仲仲裁员的水平不低,但是它的发展历史还比较短。尽管受理案件的数量排在国际首位,但在所受理的案件中,案件的地域范围还不太广,标的额很大的案子还不是很多。费老经常与同仁探讨的一个话题是:在21世纪,特别是我国加入世贸组织后,国际商事仲裁也是一个市场,世界各国都在争夺这一市场。这就要求我国的仲裁机构要进一步现代化、国际化,要提高服务水平;既要保住国内市场,更要“走出去”抢占国际市场,要在国际上树立权威地位。

  要实现这一目标,费老认为,很重要的一点是培养一支适合现代化、国际化的仲裁员队伍。从目前的情况看,仲裁员队伍需要更新换代,需要提高自身素质。也许是出自法院的缘故,费老比较强调仲裁员的法律水平,特别是要掌握国际贸易方面的法律法规,包括投资、货物交易、保险、海商等。当然,既然是国际商事仲裁,仲裁员的外语水平也不可忽视。此外,费宗?也提出,我国的仲裁法需要修改,以适应“入世”的要求。

  本可以在家颐养天年的他,却仍然为仲裁事业不惜操劳。看得出,费老多年来从事司法工作,深怀对职业的眷爱。作为一个法界人士,他格外理解在当前的社会环境下,民众对于健康的法治视若甘饴。基于此,费老尤为珍爱自己作为一个独立仲裁员的身份,对仲裁的独立性、公正性才这样推宗备至,奉为精髓。面对记者的采访,费老由衷地说:“仲裁更适合我的秉性”。(作者:李红阳 )

(责任编辑:蒋琳)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